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177 科舉

藍寄柔沒想到方文宣竟然問如此勢力的問題,頓時生出一陣厭惡感,在藍寄柔的眼里,無論是方文宣還是周俊豪都不會像現在這般勢力,在藍寄柔的心里他是不會說出這種話來的,可是眼前的方文宣猶如重生一般,變得讓藍寄柔不認識了......
  老夫人道:“她是我們方家的好兒媳,以后不管你記不記得她,她都是我的好兒媳。”
  方文宣有些納悶,母親似乎從來沒有如此篤定一個女人,可是看到藍寄柔,方文宣實在是對她沒有任何感覺。
  經歷了這么多才找到老公的藍寄柔,現在似乎又失去了什么,這一切猶如一團麻繩,讓藍寄柔心生百般疑問,可是卻不知如何開口。
  夜深了,藍寄柔和方文宣和衣而臥,可是方文宣并不肯睡下,他總是覺得**鋪太硬,每次都要起身整理一下,藍寄柔只得在一旁裝睡,最后方文宣還是走下了**,披上衣服出了屋。
  月光灑在藍寄柔的臉上,這讓她想到了月老,藍寄柔迷迷糊糊又走進了那個神秘的世界。
  依然是那個老頭,他正坐在一張石凳上看書,藍寄柔走過去,一把抓起書扔到一旁道:“你還沒折磨夠我?現在又折磨周俊豪?”
  “呵呵,小丫頭,你怎么還覺得他是周俊豪呢?以前你可能會誤會,可是現在,你還相信他是周俊豪?不要騙自己了。”神秘的老頭笑著撿起書。
  藍寄柔指著他道:“你為什么非要破壞我們?難道你沒事做了么?”
  老頭咯咯笑著:“我沒事做?你們才是我的正事,姑娘有些事情命中注定了,不走到最后一刻永遠不會了解真相。”
  “叔叔、大爺、爺爺!”藍寄柔似乎已經瀕臨崩潰了,她說:“求您了,您就放過我吧,讓我的周俊豪回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
  神秘人笑道:“人生不就是這樣么?既然活著就不要想沒有波折,你的愛情很精彩,去吧,去吧。”神秘人揮揮衣袖,藍寄柔被一股大風卷走了......
  醒來之后,兩顆淚珠已經順著藍寄柔的臉頰流到了枕頭上,藍寄柔側著身子摸著眼來,似乎不想讓任何看見,就連那寒冷的月光都不能看見。
  第二天一早,方文宣依舊坐在外面,藍寄柔紅腫的眼睛讓她回憶起昨晚的噩夢。
  藍寄柔只是扒著窗欞看著方文宣的背影,他似乎在認真的讀書。
  “我來吧,你這幾天太累了。”老夫人要替藍寄柔燒飯,藍寄柔卻搖搖頭道:“沒關系,我身體不累。”
  “心累是吧?”老夫人一語道破,藍寄柔無奈的點點頭。
  “好孩子,你可不能放棄啊,雖然我不知道文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會是我的兒媳,這誰都不能改變。”老夫人拍著藍寄柔的肩膀,藍寄柔稍感安慰。
  “母親,我想好了。”方文宣站在門口道。
  老夫人問:“你想好什么了?”
  “我要去參加科考。”
  “還有半月的時間了,時間能來得及么?”藍寄柔擔心道。
  可是方文宣并不回答藍寄柔的問題,像是沒有這個人似地走到老夫人面前說:“以文宣的才華,考個功名是沒問題的,到時候文宣可以重振方家。”
  老夫人點點頭:“我的文宣真回來了,母親信你。”
  藍寄柔像是吃了閉門羹看著這對母子,心中倒是有些醋意,只是扭了頭繼續燒飯。
  接下來的幾天方文宣只是拼命苦讀,白天晚上的看書,藍寄柔只能獨守空**,這讓藍寄柔想到李慕慈當時的感受。
  科考的日子終于到了,方文宣本就是報了名的,所以這次無須再做確認,只是進考場之前看見了王赟與黃元奇,黃公子像是胸有成竹,而王赟依舊謙遜禮讓。
  三人一同進了考場,也算是左右桌,相互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動作。
  擺開架勢,幾人隔著屏風在監考官的口令下,啟朝盛大的科舉考試開始了。
  王赟在方文宣的左邊,方文宣能聽到王赟不停的撕紙的聲音,而黃公子則像是下筆如有神,絲毫沒有一點卡殼,當然方文宣也是侃侃而談,盡情的發揮。
  考到一半,黃元奇突然遞過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早已知曉考試試題,等我做了狀元,一定提拔你,到時候我們繼續縱橫依紅樓。”
  這張紙條一遞,黃元奇的大好前程就毀在了方文宣的手里,方文宣把紙條交給了監考官,自然黃元奇是被架了出去,在考場中劃了一道弧線,然后扔下一句話:“好你個方文宣竟然敢出賣我。”
  考試繼續進行,王赟和其他考生被黃元奇的事情多少影響了些情緒,可是只有方文宣繼續奮筆疾書。
  三天的考試終于結束,考生個個精疲力竭,藍寄柔和老夫人帶了兩只燒餅等在考場外面。
  “文宣你出來了?考的怎么樣?”藍寄柔剛要拿自己的衣袖去擦拭方文宣頭上的汗珠,卻被方文宣擋到了一邊:“不用。”
  “文宣餓了吧?來吃牛肉燒餅。”老夫人從籃子里給方文宣遞過去。
  方文宣卻推了推:“母親以后不用吃這些東西,以后文宣給你山珍海味,以后文宣......”方文宣還沒說完,就看見對面黃元奇朝著自己沖了過來。
  大家都沒反應過來,黃元奇提著一只磚頭想要‘教訓’一下方文宣,方文宣卻一把打掉黃元奇手中的磚頭道:“朽木不可雕也。”
  黃元奇也沒想真打方文宣只是想嚇唬嚇唬他,沒想到自己反倒被方文宣在大廳廣眾之下教訓了一頓,這下黃元奇可是名譽掃地。
  回家的路上,方文宣把自己檢舉黃元奇的事情告訴了老夫人,藍寄柔聽到之后覺得方文宣完全不念及以前的兄弟情義,開始藍寄柔只覺得方文宣和黃元奇是一對狐朋狗友,可是現在方文宣卻六親不認,還把檢舉黃元奇的事情說得冠冕堂皇,并且從言語中藍寄柔覺得方文宣十分看不起黃元奇,黃元奇被方文宣稱之為——敗類!
  景觀是科考結束只等著放榜,方文宣也整日不在家中,大家都不知道方文宣去做了什么。
  幾天之后放榜的時刻到了,方文宣整理好衣服坐在家中喝茶,藍寄柔卻覺得方文宣有點自信過了頭,他有幾斤幾兩藍寄柔還是曉得的,不光是方文宣蹉跎了這些歲月,單單藍寄柔跟著方文宣做書童的日子方文宣的才華藍寄柔早就領教過了。
  可是出乎藍寄柔預料的是,果真聽到了官府的鑼聲,邊敲鑼還邊喊:“給狀元郎送喜了,給狀元郎送喜了。”
  景觀這幾日藍寄柔對方文宣意見頗多,但是聽到方文宣中了狀元也扔下手中個活跑了出去,官員后面跟著是一成群的老百姓,他們都是來看熱鬧的,好多人都對著方文宣豎起了大拇指,一些不認識方文宣的人說:“寒門出才子啊。”
  方文宣跪了下來接過圣旨,這一套原本讓人激動的流程,在方文宣的行云流水的動作中變得冷漠刻板。
  “狀元郎,很快就要入朝為官了,除了皇上的圣旨,皇上還特地讓小人帶了一封信給你們夫妻。”官員從懷中取出信,恭恭敬敬的遞到狀元郎的手中。
  方文宣一愣,他并不知道自己之前跟皇上有什么交集,只是打發了官員關上了房門回屋拆信了。
  心中皇上道:“好你個方文宣,朕原以為你是草包一個,沒想到你的侃侃而談和遠見卓略竟然讓朕的大臣們對你稱贊不已,朕也是沒辦法就讓你做了這個狀元郎,希望你可不要讓朕失望。對了,你做了狀元之后可不能慢待藍寄柔,朕聽說了方家的事情,要不是藍寄柔恐怕你們都要挨餓受凍,做了狀元并不是讓你飛上枝頭,你要做的遠比你平日所想所做的累得多,不過我相信有藍寄柔做你的后盾,你一定不會讓朕失望的,朕等著你為國效力,不要讓朕小看了你。”
  方文宣是皺著眉頭看完的,藍寄柔走過來要看,方文宣卻收了起來:“沒什么,就是讓我為國家效力的話。”
  藍寄柔又被潑了一盆冷水,原本激動的熱血心情突然涼了一半。
  方文宣私下里跟老夫人打聽了自己跟皇上的事情,這才知道,皇上也喜歡藍寄柔的。
  做了狀元,皇上的第一份大禮就是把方家的宅院重新還給方文宣,失而復得之后,老夫人帶著一家上下,跪在門口向著皇上居住的地方叩頭謝恩。
  也許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幸福,可是藍寄柔卻覺得自己越來越遠離方家了,要說每天藍寄柔跟誰說話最多?那只有王碧瑤了,因為她瘋她傻她聽不懂,所以藍寄柔才會在王碧瑤面前訴苦,只是每次王碧瑤都聽了不到一半就吵鬧開來,藍寄柔訴完苦又要哄著王碧瑤入睡,有時候藍寄柔覺得自己真不如跟著王碧瑤一起瘋了,那些難過的人和事就不會再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