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178 監察御史


  很快,皇上下旨要召見方文宣,方文宣一番打扮之后,小心的步入大殿,左右文武皆站立于殿上,甚是威嚴。
  皇上道:“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方文宣。”
  “皇上圣恩,肯讓文宣步入朝為官,文宣受寵若驚,文宣以前若是有什么沖撞皇上的地方,還望皇上恕罪。”方文宣低著頭,讓人感覺很是真誠。
  可是皇上卻皺了皺眉頭:“方文宣,這不像你啊,你以前為了藍寄......”皇上剛想提到藍寄柔,卻看看滿朝文武,知道不應該說這些,便憋了回去,道:“既然各位大臣都舉薦你為此屆的狀元,那么朕也恩準了,方文宣,朕問你,你想做個什么官?”
  方文宣馬上跪下道:“替皇上分憂為百姓解難才是文宣考科舉的目的,文宣尚且自知能力不足,怎敢跟皇上要官做?”
  皇上半晌沒說話,從方文宣嘴里說出的話,皇上怎么聽都覺得別扭:難道當上狀元以后就變得虛偽了么?
  皇上說:“既然你只想替朕和百姓分憂,那你就回家吧,朕要的是好官不是好心人。”
  方文宣聽了不停的磕頭道:“皇上教訓的是,文宣一定鞭策自己。”
  “迂腐。”皇上從認識方文宣開始就沒覺得這個詞可以用在他的身上,現在的方文宣唯命是從讓皇上大為不滿。
  直到此時一位大臣站了出來:“皇上,最近河南水患,朝廷運去的銀子足以治理水患,可是水患卻久治不愈,李修林還總是跟朝廷要銀子,臣覺得里面定有蹊蹺,不如讓這個新科狀元去一查究竟,展示一下他的才華,皇上再來定奪他今后的官職。”
  皇上一聽,確實最近送去河南的銀子甚多,只是卻沒聽到成功治愈的好消息。
  “怎么樣?去河南!”是詢問也是命令。
  方文宣道:“文宣愿去。”
  “那好,朕封你為監察御史,替朕查個清楚。”
  方文宣聽了馬上謝恩,告退。
  出了宮門,老夫人、藍寄柔和王碧瑤都站在宮門口,老夫人問:“皇上封你個什么官?”
  “是啊,文宣,皇上封你為幾品管員?”藍寄柔忍不住問道。
  方文宣沒有回答,只是看著藍寄柔哼了一聲,甩著手走在前面,看得出來他十分不滿意皇上的冊封。
  藍寄柔似乎已經習慣了方文宣的冷目,藍寄柔在心里又告誡自己:再叫你多管閑事。
  回到家中,老夫人了解了詳情,便問:“替天子巡視不是很好么?”
  方文宣搖搖頭:“母親有所不知,這監察御史只是一個七品的小官,而且我還沒施展才華,皇上就拍我去河南查李修林的事情,李修林在朝中的耳目眾多,這次河南一行恐怕十分兇險,這一切都得怪藍寄柔,要不是她以前跟皇上的事情,皇上不會把氣撒在我身上,憑我的才華至少官居五品。”
  “文宣啊,你怎么能這樣想呢?第一,你不能把事情都推到藍寄柔的身上,第二,皇上以前對藍寄柔余情未了,可是上次你重傷之后皇上再也沒有跟你們糾纏,反而兩次派兵救了你們。”
  “母親,皇上不是救我,是救藍寄柔,要不是因為她,文宣一定比現在好得多。”
  “文宣啊,你不能這樣......”老夫人覺得自己的兒子回來了,可是他卻喜歡把責任推給別人,而且沒有以前大肚了。
  方文宣有些不耐煩,打斷了母親的話,站起身來說:“文宣去收拾行裝了,這一去恐怕要不少時日。”
  方文宣收拾好行裝,準備啟程,這時,皇上的圣旨到了。
  大意是說,方文宣新婚不久就要與夫人分離,皇上不免憐惜新婚燕爾,特命令方文宣攜藍寄柔一起啟程去河南。
  方文宣接旨之后,便去通知了藍寄柔帶著她一起去河南。
  老夫人叮囑藍寄柔:“跟文宣一起,一定不要鬧別扭,現在文宣還想不起你們的事情,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增進你們的感情,說不定等文宣回來,你們一如從前。”
  藍寄柔點點頭,其實她也這樣想的,最近方文宣總給她甩臉子,讓藍寄柔萬分痛苦,可是方文宣是因為不記得之前的事才這樣的,所以藍寄柔只能忍耐。
  就這樣一對夫妻踏上了巡查之路,因為此事是秘密進行,所以方文宣沒有穿官服,只有一塊御史令牌作為憑證。
  路上方文宣也不說話,只是藍寄柔問東問西,方文宣只是記不得和藍寄柔的事,對于啟朝的一草一木,方文宣都能追溯到他們的祖宗輩兒。
  兩人走進山林,藍寄柔不免覺得有些異樣,悄悄的對方文宣說:“我怎么老覺得有人盯著我們?”
  方文宣和藍寄柔又同樣的感受,他說:“可能是劫匪,到時候把錢給他們,應該不會為難我們。”
  藍寄柔點點頭,小心的跟在方文宣的后面,果然,沒過多久,從樹上跳下一個蒙面男人,他手執鐵錘道:“還真有不怕死的,這地方沒人敢來,我盯你們好久了,遇到我算你們倒霉。”
  方文宣陪著笑臉道:“這位好漢,我們是遠道而來投奔親戚的,不知這里是大哥的地盤,還望放我們過去。”
  “休想,投奔親戚?我看你們不像,看你們穿著打扮,一定是主仆二人!”大漢扛著鐵錘圍著兩人轉了兩圈。
  “主仆?我是他夫人。”藍寄柔氣的跺腳。
  “不像,看看你們的穿著便知道,他錦衣錦緞,那有你這樣的夫人?”的確藍寄柔穿著樸素,自然沒有方文宣華麗。
  “你一定是有錢的公子哥,不如借我兩個錢花花。”大漢伸出手來,方文宣點點頭:“大漢莫急,我這就拿。”方文宣仔細的尋找包袱。
  藍寄柔看著那人就來氣,她突然按住方文宣的手說:“不能助紂為虐,我們給他錢,他嘗到甜頭就會搶其他的人。”
  藍寄柔的話激怒了大漢,他掄起鐵錘罵道:“臭丫頭,你是活夠了。”
  方文宣馬上捧上銀子說:“下人不懂事,大漢莫怪,這些銀子奉上,還望大漢行個方便。”
  本來氣惱的土匪見了銀子也樂開了花,直夸方文宣識時務。
  藍寄柔越想越氣,方文宣是把所有的銀子都給了土匪,這樣以后兩人還怎么行程?
  藍寄柔突然打掉方文宣正要遞給土匪的銀子,幾錠銀子掉了一地,藍寄柔說:“呀,銀子掉了,快撿啊。”
  土匪倒也聽話,扔下鐵錘悶頭撿銀錠去了,藍寄柔撿起鐵錘掄起錘頭就往土匪的腰部砸去,這一瞬間方文宣是目瞪口呆。
  “再叫你說我像下人,再叫你說我像下人。”藍寄柔不知哪來的氣力,朝著土匪的腰部猛砸,土匪被砸到在地,哀嚎聲起。
  “臭丫頭,竟然敢偷襲我。”被藍寄柔打到在地,土匪扶著腰卻發現自己只能趴在地上。
  藍寄柔見土匪一時半會是起不來了,便扔了錘頭,拍拍手說:“告訴你,我不是什么丫頭,我是懲惡揚善的方夫人。”藍寄柔得意洋洋,輕松地撿起銀子,放回到包袱里面。
  藍寄柔悲傷包袱,拉著方文宣便跑走了,后面只留著那窩囊的土匪罵罵咧咧的道:“臭娘們,你給我等著,哎呦,哎呦。”
  藍寄柔開心之極,猶如打了勝仗,銀子沒丟還教訓了土匪一頓。
  誰知卻招來方文宣的一頓指責:“你做事怎么這樣不顧后果,萬一你失手了,我還得跟這你倒霉,我是皇上的御賜御史,也是金科狀元,你怎么能不顧我的安危?”
  藍寄柔莫名其妙的又受了指責,這下她可不能忍了:“我還不是為了你?我們的銀子都給了他,我們吃什么?沒有銀子我們就到不了河南,就玩不成皇上交給的任務,到時候你連金科狀元都做不成。”
  方文宣聽了倒也不說什么了,背著包袱自顧往前走,藍寄柔覺得自己剛才的話像是傷了方文宣的自尊,便也默默的跟著方文宣。
  方文宣回頭道:“不如你打扮成我的仆人,這樣好辦事。”
  藍寄柔對方文宣的提議還算贊同,藍寄柔也想利用這次女扮男裝再次喚回方文宣的記憶,讓方文宣想起自己做書童的日子。
  藍寄柔換了男裝,方文宣眼前的藍寄柔變成了一個翩翩少年,藍寄柔問道:“似曾相識么?”
  方文宣看著藍寄柔的男裝打扮,心中一怔,似乎這副男裝打扮自己在什么地方見過,只覺得熟悉,可是卻想不起來。
  方文宣又冷冷的道:“抓緊時間趕路!”
  兩人終于走出了森林,到了街上雇了輛馬車,只要出了森林,去河南的路就方便多了。
  兩人坐了馬車還算是安全,到了茂城兩人下了馬車,準備住進客棧,客棧名字叫商林客棧,客棧里面客商云集,藍寄柔本想在客棧住一晚就起程,可是沒想這客棧里面竟然還有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