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81 云蝶


  云蝶臉上劃過一絲異樣的表情,她抱著手臂:“田捕頭,兩個大男人這樣不太好吧?”
  “呵呵,這小子又不沉,抱起來跟提一張凳子那么簡單。”田勿意笑道。
  “他們主仆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云蝶問道。
  “沒有,一切都好。”
  “你跟他們很熟么?”
  “同是住店的,和老板想必我是跟他們熟絡一些,天色不早了,老板一曲下來也該累了,田勿意先告辭了。”田勿意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拱了拱手徑直走了進去。
  云蝶望著田勿意的背景輕輕的抿了抿嘴,似乎想說什么又忍住了。
  方文宣依然擔心令牌的事情,藍寄柔安慰道:“田捕頭說過了,他會幫我們找到的。”
  “你跟他很熟么?”方文宣似乎似乎話里有話。
  “不跟你說了,明天就知道了,困了,睡覺去。”藍寄柔哼著小曲,去了隔壁的房間。
  方文宣依然擔心了一整夜......
  第二天藍寄柔打開房門,發現門外有一只袋子,藍寄柔彎腰拾起那紅色的布袋,里面竟然是方文宣的令牌,‘巡查御史’幾個大字赫然印在上面。
  “怎么樣?我說話算話吧?”田勿意突然從門旁閃了出來。
  藍寄柔嚇了一跳,但還是禮貌的感謝道:“太好了,果然第一巡捕不是虛名,這小偷是誰呢?跟李修林有關么?”
  “沒有關系。”田勿意很肯定的回答。
  “沒有關系為什么會只偷這塊令牌呢?”藍寄柔問道。
  “這令牌怎么丟的還得問你們方大少爺,要不是他只顧看云蝶姑娘跳舞,小偷也不會給順了去。”田勿意笑道。
  藍寄柔回憶到方文宣如癡如醉的樣子想想也是,或許方文宣看的太過癡迷,當時就連藍寄柔自己都覺得云里霧里,也沒留意過方文宣身邊的動靜,如此想來,似乎真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盯著他們看過。
  田勿意說:“其實他偷你東西的時候,我早就看到了。”
  聽到田勿意這樣說,藍寄柔氣不打一處來:“你為什么不提醒我們?為什么不抓住小偷?”
  田勿意看見藍寄柔心急的樣子就覺得好笑,似乎他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這樣輕松的跟人開過玩笑:“我是來執行任務的,任務就是找這個小偷,茂城三天前有一戶人家被人殺了,一家九口無一幸免,恰好這小偷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偷走了犯案人的隨身物品,那天我就是一直盯著這個小偷,他也盯著你們,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就沒有動手,我怎么知道你們是不是他的同伙,后來我就去調查你們,看來你們真的是受害者,所以今天我就去給你抓了小偷,找這個令牌來了。只不過那小賊偷了這塊東西覺得沒用,就被扔在了茅廁里,這不我剛拿到就給你送來了。”田勿意越說越起勁。
  藍寄柔聽了這塊令牌是在茅廁里找到的,當場皺起了眉頭,這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拿在手里像是燙手的山芋。
  田勿意見了藍寄柔的表情更是有一種成就感,他笑道說:“我讓他已經給你們清洗干凈了,沒問題,你沒看我都用一只干凈的布袋包著么?”
  藍寄柔聽出田勿意是有意戲弄自己,發作也不是不發作也不是,只是狠狠的說了句:“謝謝田捕快了。”說完就要關門。
  “哎,等等。”田勿意伸出劍去別住了門縫。
  “你們要去洛陽,正好我也要去洛陽查案子,不如我們同行,我還可以保護你們。”田勿意似乎很熱心。
  “不用了,我們自己會去的。”藍寄柔覺得被田勿意跟著有些礙事,而且藍寄柔覺得在田勿意面前他們是沒有秘密的。
  田勿意說:“那好吧,你們不愿意就算了。”田勿意似乎有些失望,倒也沒強人所難。
  藍寄柔把令牌交給了方文宣,方文宣失而復得,長嘆一聲:“以后我得把這令牌看好了。”
  “是啊,可不能為了看人家姑娘連令牌都丟了。”藍寄柔陰陰陽陽的話讓方文宣自知理虧。
  可是之后,方文宣找到了令牌反而覺得沒了心事,藍寄柔經過房門口的時候竟然看見方文宣和云蝶正在屋里攀談,兩人說的熱火朝天,像是認識了許久的朋友。
  藍寄柔站在門口咳嗽了兩聲,云蝶姑娘這才收了收笑容,站起身來告辭了。
  方文宣被打斷了艷遇,有些不悅,可是就算自己失憶,眼前的藍寄柔也是自己的夫人,也只能忍住。
  “你跟她很熟么?”藍寄柔學著方文宣的口吻問道。
  “不熟,只是剛才跟她道別而已。”
  “我正要來跟你說這件事情,我們耽誤了兩天,要趕快啟程。”藍寄柔提議。
  “好,我收拾了東西,我們馬上就走,確實耽誤了不少時日。”
  兩人結了帳匆匆出了門,方文宣走到半路才想起來自己忘記把印章帶上了,現在應該壓在方文宣的枕頭底下,藍寄柔怕方文宣粗心,自己跑回去拿印章去了。
  找到印章,藍寄柔剛要出門,卻聽見云蝶和田勿意在另一個房間里講話。
  云蝶問:“真的要走么?”
  田勿意道:“你這不是客棧么?住夠了就要走了。”
  云蝶又問:“你只把這里當客棧么?”
  田勿意道:“要不是來辦事,我是不會住這家店的。”
  云蝶嘆了口氣:“要不是知道你來辦事我也不會裝作不認識你,師兄,你知道我從小就喜歡你。”
  聽到這里藍寄柔全身一顫,原來云蝶和田勿意是認識的?這讓好事的藍寄柔提起了興趣,慢慢的趴在門縫邊往里面張望,他看見田勿意似乎有意躲著云蝶,而云蝶卻很不經意的把身子傾向田勿意。
  田勿意搖搖頭:“云蝶,師兄知道,你有自己的喜好,可是師兄是不會喜歡你的。”
  云蝶聽了抓住田勿意的手臂問:“我哪里不好?”
  “你沒有不好,只是你不是......不是......”藍寄柔很想聽到田勿意下面的話,可是田勿意似乎沒說出口。
  云蝶跺了跺腳道:“師兄怎么那么世俗,我不覺得我們不能在一起。”
  田勿意甩開云蝶的手臂說:“當年師父算出你有一場浩劫,只能把你當做女孩養,才能化解,我理解你,可是你畢竟不是女人。”
  聽到這里,藍寄柔覺得實在不可思議,眼前的云蝶明明是一個美女,為什么田勿意有那樣的話?
  云蝶氣惱道:“住店的客人都喜歡我,說我是女人中的極品。”
  “那是他們不知道你那些金粉的用處,你在客棧里放滿了金粉,那金粉有迷惑人的效果,若是你不撒,他們那能看不出你的男兒身?”田勿意無情的戳破了云蝶的計謀。
  云蝶生氣的一躍而起飛出了窗外,田勿意也跟著飛了出去,藍寄柔覺得還有好戲看,自己也趕快下樓追他們去了。
  等到藍寄柔找到他們的時候,兩人似乎已經說了好一會的話了,隱約中藍寄柔聽到云蝶說:“我真實的樣子就那么難看么?”
  田勿意道:“你沒明白我的話,你是男人,我不能把你當做女人。”
  云蝶把田勿意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處道:“就是因為這里是平的么?”
  田勿意雖然知道對面的是個男人但還是覺得尷尬,他甩開手道:“不要這樣。”
  云蝶突然哭了:“你走吧,以后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云蝶轉向了藍寄柔這邊,藍寄柔才看清楚,云蝶確實是一副男人相,跟自己在客棧看到的SD美女截然不同,而且仔細一聽云蝶的聲音還有些粗獷,藍寄柔直覺得有些作嘔,一個男人竟然讓自己嫉妒了好一會。
  云蝶走了,田勿意喊道:“出來吧。”
  藍寄柔知道自己被田勿意發現了,她尷尬的笑著走了出來。
  田勿意道:“都看見了吧?”
  藍寄柔點點頭:“為什么我在客棧看到的云蝶和在這里看到的不一樣呢?”
  田勿意道:“她用了金光粉,那個可以迷惑人的心智,所以你們看到的云蝶是一個完美的女人,如果你們身上的金光粉消失了,云蝶離開了有金光分的地方,他就會顯露出原來的面目了。”
  “他是男人,為什么還叫云蝶呢?”
  “他自小就被師傅當女孩樣,而且還取了一個女孩的名字,這樣可以幫他擋災,或許他真以為自己是女人,成年以后一直不肯做回男人,我從小就很照顧他,所以他才會把我和他的關系搞亂了。”田勿意解釋說。
  “原來這樣,那他也挺可憐的。”藍寄柔想到其實云蝶繼續做女人也挺好,省的做回男人被人叫做娘娘腔,或者被人看做是怪物,藍寄柔似乎很寬容這些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性別的人。
  田勿意抹了抹兩撇胡子說:“你不會吃她的醋吧?”
  藍寄柔想到自己剛見到云蝶的時候還真是有些醋意,如今知道云蝶是男人,她心里莫名的開心,或許是因為方文宣的關系,她想如果方文宣知道自己喜歡一個男人的話一定會作嘔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