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82 兔腿

既然看到了田勿意,藍寄柔也同意了田勿意同行的建議。
  方文宣見藍寄柔把田勿意也帶來了,有些不悅,多了一個不了解的人同行也多了一份麻煩。可是畢竟田勿意也是幫自己找回令牌的人,自己也不好拒絕什么,就這樣前往河南的路上又多了一個人......
  田勿意一路上都很照顧兩人,這讓藍寄柔覺得這個人沒白來,什么粗活累活都搶著幫藍寄柔干,只是田勿意似乎只對藍寄柔還不錯,對于方文宣就置若罔聞了。
  在田勿意的帶領下,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河南境內,剛踏入河南邊境,藍寄柔就感覺到一股怨氣襲來,路上的行人大多衣不蔽體,面黃肌瘦,用充滿警惕性的眼神關注著三個陌生的人。
  藍寄柔看到他們的樣子,很想上前握住他們的手說:“災區人民,我們來解救你們了。”
  可是,她卻不能說,甚至不敢看他們的眼睛,有幾個大膽的災民圍了上來,伸手跟他們要吃的,藍寄柔身上的銀子也不多,咬咬牙取出了十兩銀子。
  可是災民們似乎并不想要銀子,他們問:“給點吃的吧?給點吃的吧?”
  看到這種情景,藍寄柔不得不承認,平日在電視上見到確實沒有身臨其境的感覺,而現在,陰雨密布的天空,還有凄慘的哀叫,那一雙雙驚恐又無力的眼神,還有小孩的哭聲和老人的嘆息聲,這一切都讓藍寄柔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來自災區人民的苦難。
  “干嘛那么小氣。”一邊的田勿意用劍一挑藍寄柔背干糧的包袱,頓時包袱掉了下來,三人五天的糧食滾落在地,原本只有力氣匍匐的人們,馬上一窩蜂的跑了上來,十幾只圓滾滾的大餅被大家一搶而空。
  藍寄柔還沒反應過來,田勿意的行為卻招來了方文宣的不滿:“你把這些東西都給了他們,我們吃什么?”
  田勿意聳了聳肩,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方文宣按壓怒火,他告訴自己,自己不屑與這種人生氣。
  一行人往前走,又是一片荒涼,藍寄柔悶頭往前走,正為午餐擔憂的時候,突然,覺得頭觸碰到了如同鬃毛的物體,瞬間一股男人的狐臭味兒侵襲了藍寄柔的鼻子。
  藍寄柔抬頭一看,自己正撞在一個袒胸露背的男人胸前,那胸前雜亂不堪的胸毛讓藍寄柔一陣陣的泛惡心。
  藍寄柔慌忙躲開,田勿意問:“路這么寬,怎么非得擋在我們前面?”
  那大漢一聽,更是把腳扎穩了馬步說:“想從這里過去,把吃的拿來。”
  方文宣這下明白自己是遇上劫道兒的了,如今的河南劫的都是糧食,方文宣也明白了田勿意剛才為什么寧可把糧食送給災民了。
  大漢不信,搶了藍寄柔的包袱來查看,果真沒有干糧,他有些氣惱:“最近老子很久沒吃肉了,見這小子皮光柔滑,不如留他下來解解饞。”
  藍寄柔聽了渾身發毛,現在她很討厭自己以前搞那么多護膚品在臉上,明明身邊的兩個大男人一看就比自己還肥,沒想到這大漢竟然喜歡皮光肉滑的,藍寄柔下意識的往后躲:“你不能吃我,我有病。”
  大漢道:“先給老子解解饞,老子把這山上的野味都吃光了,恐怕五年老子都碰不到肉了,這次看見你了,老子就知道,上天要給老子解饞了。”
  說著,大漢就要去抓藍寄柔,藍寄柔圍著田勿意就跑,兩人就像老鷹抓小雞似地圍著田勿意轉,田勿意只是站在那里抱著手中的劍觀望。
  方文宣見藍寄柔馬上要被抓住了,自己也上前幫忙,藍寄柔一只小胳膊被大漢提著,雙腳已經離地,藍寄柔不停的拍打大漢的手臂,怎奈那手臂如石頭般堅硬,方文宣怎么拽都拽不開,只得用文人的話來解決問題:“人怎么能吃人呢?你這是犯法,你這是草菅人命。”
  藍寄柔嚇得又哭又叫,她被抓的生疼,而且還能感覺到那臭氣熏天的大壞蛋正看著她流口水。
  三個人圍成一團,方文宣顯然不是那人的對手,終于田勿意打了哈欠:“鬧夠了沒有,放下她。”
  大漢輕蔑的看了看田勿意:“不知死活的東西,你少管閑事。”
  藍寄柔眼巴巴的淚眼望著田勿意:“救我,我不想被吃掉。”
  方文宣也求道:“快救救她。”
  田勿意慢慢的靠近大漢,藍寄柔被大漢挎在腰間,只像抱一根木頭那么簡單。
  沒等田勿意出手,大漢一個熊掌就拍了下來,田勿意只是用兩根手指輕輕的夾住了拍下的手掌,只見大漢一臉痛苦,手腕上的青筋都綻開了。
  “哎呦,哎呦。”似乎大漢很是痛苦,藍寄柔覺得攬住她的大手慢慢的變得無力,很快藍寄柔就逃了下來,大漢疼的滿臉汗水,一個勁兒的求饒。
  田勿意問:“還想吃肉么?”
  大漢道:“不吃了,不吃了。”
  田勿意笑道:“你不是說她皮光柔滑么?”
  大漢道:“壯士不讓我吃,我就不吃了。”
  “我沒不讓你吃啊。”田勿意笑道。
  藍寄柔一聽心中又緊張了起來:“你開什么玩笑?”
  田勿意一直手夾住大漢,大漢已經疼的半跪在地,另一只手往天上一晃,接著一只鳥就被田勿意手中的小石子給打了下來,眾人見田勿意連看都沒看就能打下一只鳥來很是佩服,之見那只可憐的小鳥仰著身子亂蹬了兩下細腿就丟了小命。
  田勿意道:“這個給你解解饞,吃人可不好,再說這小子還有病,小心吃死你。”說完放開大漢的手,那大漢疼的只是吊著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抓起那只小鳥還不停的說:“謝謝壯士開恩,我以后決不吃人了。”
  田勿意繼續抱著自己的劍徑直往前走,藍寄柔和方文宣似乎都沒反應過來,好一會兒藍寄柔才沖上前去喊:“哎!你說清楚,我有什么病?”
  前面只聽到田勿意爽朗的笑聲......
  “還有半天就到洛陽府衙了,那里有我的好友,到時候好酒好菜招呼你們。”夜里田勿意挑了挑架起的篝火,上面正烤了一只干瘦的兔子。
  藍寄柔抱著手臂縮在一邊,踢著腳埋怨道:“都是你,我們的干糧都沒了,一只兔子怎么夠我們三個人分的?”
  田勿意轉動著兔子,似乎那香噴噴的味道已經散發出來了,田勿意道:“他們比我們餓,只是一天沒吃東西而已,他們都幾天沒吃了,說不定我們的那些干糧,能救活幾個人。”
  藍寄柔想想也是,只是總覺得田勿意太隨心所欲了,什么事都不跟自己商量,剛才自己還差點成了別人的盤中餐,她對田勿意真是又愛又恨。
  方文宣反倒不說話,只是眼睛盯著篝火似乎在想自己的事情,藍寄柔湊了過去,問道:“是不是擔心李修林?”
  方文宣點點頭:“馬上就要到布政司衙門了,到時候還不知道有沒有命吃東西。”
  田勿意輕笑道:“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這么怕事的巡查御史,他有什么好怕的?還不是普通人一個?告訴你一個方法,只要你不怕死,這世界上沒有人能難倒你。”
  田勿意的話,惹來了藍寄柔陣陣白眼:“你說得輕松,可不是你去查李修林。”
  “好好好,我不說了,兔子熟了,來吃吧。”田勿意取下烤架上的兔子那陣陣的香味還有那泛油著油光鮮嫩的肉汁,讓藍寄柔早已按耐不住就要上前去搶,田勿意倒是很有紳士風度,給了藍寄柔一只后腿,也取下另一只遞給方文宣。
  許是方文宣心事太重根本感覺不到餓,他擺擺手,自己徑直躲到一邊去了。
  “好,你不吃,可別怪我沒給你啊。”說著田勿意咬了一口噴香的兔肉。
  藍寄柔原本很有食欲,可是見方文宣如此頹廢,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安慰他一下。
  “吃吧,吃飽了好上路。”藍寄柔把自己的一只兔腿遞給方文宣。
  看見熱騰騰的兔腿,方文宣能感覺到來自藍寄柔的關懷。
  田勿意一邊嚼著兔腿,那兩撇胡子不停的擺動,只見田勿意的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
  第二天,三人早早的啟程,藍寄柔肚子又開始叫了,顯然昨天的一只兔子并不能打發三人的肚子,藍寄柔捂著肚子喊:“餓的走不動了。”
  田勿意道:“誰叫你昨天非得把一只兔腿兩人吃,倒是便宜我了。”
  田勿意看起來還在回味著昨日的野味。
  “你就知道吃,一點也不剩。”藍寄柔埋怨道。
  “你不吃,你怪誰啊?”田勿意理直氣壯并且帶有幾分嘲諷。
  “別說了,我們快趕路吧,田捕快不是認識洛陽府衙的人么?到那里我們就有吃的了。”方文宣想到昨天藍寄柔先把兔腿給自己吃,等到藍寄柔想到問田勿意要另外的兔腿時,田勿意已經把那只兔子的骨骼刻畫的淋漓盡致了,藍寄柔跺腳的時候,方文宣遞上去自己吃剩一半的兔腿,以至于兩人只能吃一只兔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