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184 燈下黑

第二天,是田勿意叫醒了所有的人,捕快們懶懶散散的揉著眼睛問道:“老田,怎么這么早就叫我們起**啊?”
  “你們不用巡視么?”田勿意有些納悶。
  胖捕快搖頭道:“巡視什么啊?那些賊都餓的沒有力氣作案了,就算是他們有力氣作案也都是偷些干糧,我們啟朝對這些犯人只是關押三天,你關著他們還得管他們吃飯,府衙里哪有這么多糧食給他們吃啊,現在牢里除了死囚犯其他的囚犯都放了,我們養不起啊。”
  聽完胖捕快的話,藍寄柔問道:“如果真有人燒殺搶掠,你們還不管了?”
  高個子的捕快道:“沒辦法,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方文宣聽完直搖頭,田勿意道:“怎么來了一天,也沒看見老尹?”
  聽到田勿意叫老尹,藍寄柔問:“老尹也是捕快么?”
  胖捕快笑笑道:“是我們的大老爺,只有老田喜歡這么叫他。”
  田勿意道:“他不會也餓得起不來了吧?”
  胖捕快道:“不是餓得起不來,而是餓病了,老爺他三天兩頭犯病,胃疼得下不了地,不過府衙也沒什么事。”
  “他的老毛病了,我去看看他,走吧,二位,我帶你們去看看青天大老爺,到了人家的地盤怎么也得打聲招呼啊。”田勿意像是很熟悉府衙的環境,就像是回了自己家一樣。
  大老爺的住處就在衙門后面,藍寄柔和方文宣跟在田勿意的身后。單看院子,藍寄柔就知道大老爺一定是個清官,院子里除了幾盆廉價的盆栽之外再沒有別的裝飾,地上的石板有的已經翹起,還有的地方已經長滿了青苔。
  突然聽到一陣潑水的聲音,藍寄柔望去,只見一個打扮普通的中年女子把水潑向田勿意,田勿意飛快的閃了一下,水稍稍的濺到了藍寄柔和方文宣的身上。
  中年女人馬上放下木盆,走上前去問:“二位不好意思啊,我是潑這臭小子的,沒想到他后面還有人,你們沒事吧?”
  藍寄柔一聽是沖著田勿意去的,心中便覺得解氣:“沒事,沒事。”
  田勿意哈哈大笑:“想潑我?沒那么容易。”
  中年女人白了田勿意一眼:“臭小子,怎么現在才回來,不是昨天就到了衙門?”
  聽女人的語氣,似乎和田勿意很熟,藍寄柔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打量了這個女人。她看起來比田勿意要大很多,別看田勿意每天掛著兩撇小胡子,但是能看得出來,田勿意不過三十歲,而這個女人感覺像是四十有余,見兩人打情罵俏,藍寄柔開始懷疑田勿意的眼光。
  田勿意道:“這不是回來了,昨天太忙沒想來給你們添麻煩。”
  “行了吧,你來什么時候不帶給我們麻煩就行了。”嘴上這樣說,但還是愛憐的看了看田勿意的周身,然后說:“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很忙?”
  田勿意道:“茂城第一鋪頭是虛名么?不過也別說我,姐姐你也瘦了好多。”
  聽到田勿意叫她姐姐,藍寄柔才知道原來這是姐弟倆,不過田勿意也實在沒什么禮貌,這讓藍寄柔誤會了一盞茶的功夫。
  田勿意的姐姐挽著頭發說:“現在鬧災呢,你姐夫又病了,快去看看你姐夫去,兩位小兄弟也請進吧。”
  說著一行人進了廳堂,轉了個彎就到了臥房,還沒進屋,就聽到里面傳來陣陣的**聲,藍寄柔聽著心里發毛,那聲音像是地獄的鬼魂,叫得特別凄慘。
  推開門,藍寄柔就看到一個面色蠟黃的中年男人,他捂著腹部,卷縮著雙腿,臉上豆大的汗珠告訴藍寄柔他正忍受著病痛的摧殘。
  田勿意上前道:“老尹,疼得這么厲害?”
  大老爺見了田勿意忍痛笑道:“你來啦,你姐姐想你好久了,一直叨念你呢。”
  田勿意點了姐夫的幾個穴位,只見尹老爺舒緩了很多,田勿意的姐姐道:“還是你有辦法,我說你就別去茂城了,在這里幫你姐夫不是更好?”
  田勿意避而不語,見弟弟還是如此,姐姐嘆氣道:“哎,我知道你為什么不愿意回來,可是你也不能總躲著那個人吧?”
  田勿意笑笑說:“那個人跟我沒關系,我只是不想呆在洛陽,天大地大,哪里沒有我田勿意容身之處?”
  藍寄柔這才知道,原來這里才是田勿意的老家,似乎這里有一個他不想見的人......
  尹知府見田勿意身后兩個人立而不語,便問:“這兩位是?”
  “老尹,這兩位是我的朋友,剛才我救了你,你可得報答我,這兩個就讓他們在你這里做捕快吧。”田勿意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的喝下,看起來田勿意很是隨便,似乎**上躺著的不是主人。
  尹知府問:“你們兩個以前做過捕快么?”
  藍寄柔和方文宣兩人都搖搖頭,他們似乎還沒有從田勿意給他們安排差事的驚訝中走出來。
  尹知府道:“他們兩個都沒做過捕快,我怎么能安插他們呢?”
  田勿意嘖嘖道:“姐夫叫你安插兩個人而已,如果他們真有本事,我就不用求你了。”
  藍寄柔聽了田勿意的話十分不順耳,心想:居然說我們沒本事。
  尹知府想了想道:“好吧,就留他們在這里吧。”
  聽到這話,藍寄柔和方文宣的臉上沒有一絲謝意,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想當什么捕快,他們是來查李修林的,可沒想要做什么差事。
  田勿意推著兩人出門回頭跟姐夫道別:“老尹,我們先走了,回頭再來看你。”
  田勿意匆匆離去,姐姐追出門來喊:“今天回來吃飯吧?我給你做好吃的。”
  田勿意回了句:“不了,有好吃的給老尹吃吧,我在前面吃。”田勿意所說的前面是指的衙門口,在啟朝有規定,官員的妻妾只能呆在后院,那院子猶如一道屏障,隔開了知府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藍寄柔很不情愿的問道:“你讓我們做捕快,你瘋了吧?”
  田勿意道:“做捕快真不錯,除暴安良而且別人還怕你。”
  藍寄柔撅撅嘴道:“我們是來查案的,不是來謀職位的。”
  田勿意看看兩人大笑起來:“你們還真以為我讓你們來幫姐夫查案啊?”
  方文宣問:“那田捕頭是何意?”
  “你們有了官職,哪怕是小小的捕快你們也有接近李修林的機會啊。”田勿意這么一說,大家恍然大悟。
  “你們兩個笨蛋,不是不愿意讓李修林知道你們的身份么?這種事情我最拿手了,就是用一個身份掩蓋另一個身份。”田勿意說完,讓兩人理解了田勿意的用意,只是兩人都覺得這個田大捕頭有些霸道,遇到什么事都不會提前跟兩人商量。
  藍寄柔和方文宣統統穿上了捕快的衣裳,藍寄柔還是第一次提刀,那如石頭般沉重的大刀搭配上藍寄柔前長后長的衙差衣裳顯得十分不匹配,田勿意見藍寄柔這副打扮樂得開了花兒,胖捕快難為情的說:“這衣服是上一任留下來的,我們已經好多年沒做新衣服了,這個是最小的,不過你穿著......”
  藍寄柔整了整扣住半張臉的帽子,挺了挺胸道:“沒事兒,挺好的,我看挺合適的。”
  田勿意在一旁已經笑的站不穩了,他指著捕快們道:“我們洛陽府真是出人才啊,高矮胖瘦都齊了。”
  被田勿意這么一說,放眼望去,果然是高矮胖瘦參差不齊,尤其是站在最后的藍寄柔,像是一只小蘿卜頭,要說里面最看的過去的,也就是方文宣了,他穿起衙差服倒是少了幾分書生氣多了幾分英姿。
  藍寄柔當了捕快才知道他們的名字,胖捕快——熊格,高的捕快——周翔,還有一個看起來比較年長的捕快——張賦。
  加上藍寄柔和方文宣,洛陽府衙里一共有五位捕快了。據說,那是洛陽府衙捕快最多的時候,當然這和當時的民情是極不相符的。
  不過方文宣和藍寄柔的到來,確實緩解了下面發生的事情。
  洛陽府接到上級公文,說是要各府衙門加強巡邏防范,時刻保持警惕,對于外來人員一律上報審核。這道公文一下,全衙門都沸騰了。
  “鬧什么鬧,現在加強什么戒備,沒有戰事也沒有通緝犯,就算有人家也不來我們這里啊,不被抓到也會餓死的。”胖捕快有些不悅。
  田勿意悄悄的跟藍寄柔和方文宣耳語:“恐怕是李修林知道你們來了,正在全城找你們呢。”
  田勿意的話提醒了方文宣,怕現在全城都在尋找方文宣,還好自己早早了進了衙門,正所謂‘燈下黑’。
  命令一出頓時城門大關,每個進城出城的人都要經過嚴格的審核,沒有公文的基本上是出不了城了,原本大家都會去城外挖地瓜野菜,現在城門一關更是物資無法進入,滿城的人民民怨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