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185 胡七


  雖然是田勿意的客人,但是藍寄柔和方文宣依然被毫不留情的指派到了一個巡邏范圍,就連生病的大老爺也要每日守在公堂,公文也逐漸多了起來,不過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更多的是請示出城的文書。
  田勿意不是洛陽府的捕快,自然樂得清閑,洛陽府衙里只有田勿意一人沒事做。
  尹知府批閱公文,田勿意在一旁擺弄桌上的小玩意,尹知府問:“你準備在外面游蕩多久?你家里人都很擔心你的婚事。”
  “我家里人?呵呵,別開玩笑了,除了姐姐我沒有家里人。”
  “那你倒是說說看,有沒有中意的人?”
  “老尹,你胃不疼了是吧?小心擔心起我的終身大事又犯老毛病。”田勿意的眼睛一直不離手中把玩的東西,似乎對尹知府的話沒放在心上。
  “哎,你這小子,整天讓你姐姐擔心......”尹知府還沒說完,突然看見胖捕快熊格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老爺,不好了,田阿貴抓了胡七。”
  話音剛落,尹知府便覺得自己陣陣胃疼,他問:“阿貴在哪里?快帶我去看看。”
  尹知府幾人走到街尾,果然看見藍寄柔提著官刀雙手掐腰,一副威猛的樣子,敗筆只是那衙差服還有那小巧的身形。
  尹知府走過去,看見胡七正雙手捏住自己的耳朵蹲在墻角,藍寄柔得意洋洋。
  尹知府問:“怎么回事?”
  藍寄柔指著胡七說:“他搶了這位老人家的東西,搶老人家的東西就該嚴懲。”說著藍寄柔一只手揪起胡七的衣領,胡七比藍寄柔矮瘦,所以藍寄柔看起來很有優越感。
  尹知府看到老人家手捧一只地瓜心存感念的看著藍寄柔,尹知府把藍寄柔拉向一旁道:“把他放了吧,他只是搶吃的,我們除了關押他一天,奈何不了他。”
  藍寄柔挑了挑眉毛喊:“不行,他搶了人家的東西怎么能放過他,關他一天也好。讓這小子長長記性。”藍寄柔的大義凜然換來的只是眾人的紛紛搖頭還有田勿意的嘲笑。
  “怎么了?你笑什么?”藍寄柔挽挽袖子死死的拽住胡七,就怕他跑掉,胡七倒也聽話,乖乖的任由藍寄柔那么‘拎著'。
  “田阿貴,現在不比往日,衙門沒那么多糧食給他們吃。”尹知府似乎有些生氣。
  藍寄柔搖頭說:“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他。”
  “真的是好不容易?”田勿意話里有話。
  “你管我怎么抓到他的,反正就是不能把他放了,像這種人一定要關他一天兩天才長記性。”藍寄柔完全把胡七的時間當做自己的功績簿上不可磨滅的一筆,尤其她能順利的抓到罪犯,大有一種懲惡揚善的俠士風范。
  尹知府道:“衙門沒那么多錢給他們吃,衙門不會出錢給他們吃的。”
  藍寄柔一聽:“不就是為了糧食么?從我的工錢里扣,我就不信治不了這種人,哼哼,你栽到我的手里算你倒霉。”藍寄柔心想一定是胡七知道衙門不肯出錢給他們吃飯,所以他才如此囂張,光天化日搶別熱東西那還了得?
  尹知府只覺得自己陣陣胃疼,他一甩袖子:“隨他去吧,從阿貴的銀子里扣。”
  藍寄柔聽了馬上道:“這就是了嘛,這種人就應該整治一下,胡七,我再叫你大白天的搶老人家的東西!”
  藍寄柔大義凜然卻換來眾人的嘖嘖聲,藍寄柔覺得自己可能過了頭,但是看見這個壞人被自己抓到的樣子就有一種成就感。
  胡七被藍寄柔押著回了衙門,田勿意只是在一旁暗笑。
  看見田勿意的表情,藍寄柔不屑的問:“怎么樣?我比那些真正的捕快都厲害吧?”
  “您厲害,世界上再也沒有比您厲害的了,我是茂城第一捕快,你就是洛陽第一捕快,恭喜你啊。”田勿意忍俊不禁。
  藍寄柔擺擺手道:“我不要那些虛名,什么第一第二,能抓住壞人就好。”
  方文宣在一旁觀察到眾人的臉色都很怪異,沒有一個因為藍寄柔抓到了壞人而興奮的,反而是愁云密布,方文宣覺得事有蹊蹺。
  送胡七進牢房的時候,藍寄柔也是第一次觀摩了牢房,里面一個犯人都沒有,有的只是黑暗和陰森的恐怖。
  不過藍寄柔依然壯著膽子推了胡七進去,當鎖上牢門的時候,藍寄柔覺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
  可是尹知府卻說:“因為沒有犯人,所以這里已經沒有獄卒了,你負責看守吧。”
  “什么?我是捕快,為什么要讓我看著他?”藍寄柔十分不解。
  “是你把他抓來的,你不看難道要我們看啊?”張賦念叨著。
  “可是~”藍寄柔看著黑咕隆咚的牢房,簡直比地窖還陰森,可是想了想自己還是不能因為黑就退縮,作為一個捕快,她要稱職。
  大家都散了,只留藍寄柔蹲在牢房外面,胡七懶洋洋的躺在稻草上:“終于進來了,終于不用搶東西吃了。”
  “你也不愿意搶人家的東西,是么?”藍寄柔問道。
  “誰愿意偷搶啊,那是逼不得已,既然進來了,我就沒想過要出去。”胡七的話讓藍寄柔十分驚訝。
  “你干嘛不想出去?難道你不要自由了?”藍寄柔覺得不可思議。
  “跟填飽肚子比起來,自由算個屁?!”胡七一臉得意道:“阿貴捕快,謝謝你啊,我一直都想進來,可是就是沒人抓我。”
  “什么?你!”藍寄柔突然覺得自己被人擺了一道。
  “不行,你犯了什么樣的罪,就要呆幾天。”藍寄柔突然明白為什么尹知府不想讓胡七進來。
  “那我出去再搶東西,你還能抓我進來么?”胡七的話像是祈求。
  藍寄柔只覺得自己頭上鳥在飛,她不知道自己這么做是對還是錯,不過在她看來她做的正是一個伸張正義為民請命的捕快所做的事情。
  藍寄柔把臉別到一邊:“不知道。”是啊,藍寄柔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這可惡的災情屈服,或許在太平盛世五谷豐登的時候,身邊的這個胡七還是一個良好市民。
  胡七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你們都一樣。”看著胡七失落的樣子,藍寄柔左右為難,這種世道讓藍寄柔憎恨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貪贓枉法霸占災民物資的李修林。
  藍寄柔不知什么時候,自己靠著欄桿沉沉的睡去,胡七一直在擺弄著草席。
  “送飯來了。”田勿意帶著兩份飯菜走了進來,打斷了藍寄柔做看著李修林被正|法的美夢。
  “我還真餓了。”藍寄柔跳了起來,接過飯菜,把一份遞給了牢里的胡七。
  胡七接過飯菜什么都沒說,連筷子都不用,直接用手扒飯。
  藍寄柔見此情景不由的辛酸起來:“剛才我還夢見李修林被正|法。”
  田勿意道:“是么?什么時候?”
  “不知道,不過我覺得肯定是快了,嗨!胡七,你慢點吃。”藍寄柔指著胡七道,轉頭之間藍寄柔并未發現田勿意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田勿意走了,藍寄柔坐下來吃飯,還沒吃兩口,便覺得自己正被人盯著看,在這黑兮兮的牢房里,如果有那么一雙閃亮的小眼睛瞪著你,那么你身上一定會感到陣陣的發毛。
  胡七扒著欄桿,盯著藍寄柔手中的飯菜,舌頭舔著嘴巴喊:“我沒吃飽。”
  藍寄柔道:“你吃了那么多,還餓?”
  胡七道:“別看我個子小,我的胃口大,所以娘都養不起我,從小就把我賣了,俺給人家干活,從來沒吃飽過,開始自己去挖地瓜吃,后來遭了災,大家都去挖地瓜,沒辦法我只能搶,您行行好,讓我吃一頓飽飯吧。”
  胡七說完,藍寄柔心軟了,她說:“算了,你吃吧,一頓不吃也餓不死。”
  剛把碗遞過去,胡七又是一頓狼吞虎咽,從藍寄柔驚訝的張開嘴巴到閉上嘴巴的這一霎那,胡七來了個底朝天。
  “吃飽了?”藍寄柔問道。
  “恩,不感覺餓了。”胡七驚人的飯量在洛陽府可是出了名的。
  “阿貴,田捕頭讓我來給你送吃的。”方文宣在有外人的時候總是叫藍寄柔做阿貴,而且自己感覺也挺順口。
  藍寄柔剛才見胡七扒飯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其實也很餓,在胃酸的作用下,藍寄柔毫不客氣的學著胡七的樣子狼吞虎咽,方文宣只能在一旁說:“慢點,慢點。”
  藍寄柔倒是覺得田勿意還是能掐會算的,他想得到藍寄柔定然會把飯讓給胡七,自己沒得吃,自己又找了方文宣來給藍寄柔送飯。
  第二天,天亮了,藍寄柔守了胡七一整夜,當她從椅子上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正披著一件衣服,藍寄柔迷迷糊糊的問:“這是誰給我蓋上的?”
  胡七笑了笑:“田勿意唄,昨天他來的時候見你睡著了,還警告我不要吵你。”
  藍寄柔聽了,心中突然有些異樣,這田勿意到底是怎么想的,給自己蓋衣服的瞬間,田勿意自己又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