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11-23)      人物簡介待續(11-23)      第一章生日愿望(11-23)     

跟著老公去穿越188 再拍馬屁


  藍寄柔和方文宣被押了下去,在花園里,另一個人正被押著走向他們,那人已經五十多歲,一個勁兒的喊:“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你們抓我?”
  陳管家道:“方文宣,你自己還不知道么?一會見了老爺有你好看的。”
  這下兩人總算明白,原來是一個跟方文宣重名重姓的人。
  藍寄柔道:“你可不能再用方文宣這個名字了。”
  方文宣點點頭:“還好,他們沒發現我的真實身份。”
  方文宣和藍寄柔被關在了大牢里,他們現在擔心的并不是偷盜案,而且更擔心方文宣的身份被識破。
  沒多久,陳管家悻悻而來:“真倒霉,那個根本不是皇上派下來的人。”
  獄卒問道:“那他是誰?”
  “平頭老百姓唄!你說他叫什么不好,非得叫方文宣,挨了一頓打才走的。”陳管家顯得有些沮喪。
  “那這人可真倒霉。”獄卒道。
  “是啊,老爺說了,一定會抓住方文宣這小子,怎么也得扒了他一層皮。”陳管家看看牢里的兩人,道:“走吧,你們可真不是時候,正好老爺生氣的時候犯事。”
  兩人被押著又回了涼亭,涼亭里正由丫鬟在收拾地上的碎片,看來這個李修林因為沒有抓到真正的方文宣而大發雷霆過。
  “剛才本老爺有些事,沒審問完你們,你們都叫什么名字?”李修林問道。
  “我叫田阿貴,他叫周俊豪。”藍寄柔急中生智,只能用自己老公的名字。
  “哼!田阿貴,周俊豪,你們二人的膽子可真大,連我李府的東西都敢偷?”
  “大人,我們實在是冤枉,那車米突然出現在府衙里,我們還奇怪呢?因為是觀世音菩薩顯靈,帶給災民的溫飽,啊呀,如果知道是您府上的,就是借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你說這是誰偷的呢?真是的,竟然敢欺負到大老爺您的頭上了,小人剛剛來洛陽就聽說過您的大名了,剛才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剛剛聽了獄卒說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河南巡撫李修林,小人剛才多有冒犯,還望李大人海涵。”藍寄柔一股腦的說了奉承李修林的話。
  李修林還真是有些得意:“知道我的厲害就好,真不是你們偷的?”
  藍寄柔拼命的點頭:“李大人,咱好人可不能白做,小人有一個提議。”
  “什么?講。”李修林道。
  藍寄柔道:“其實大人就是百姓的觀世音菩薩,我們只不過是替大人派發糧食給大家,我想今天的事情,大人有必要澄清一下,糧食是大人派發給大家的,這樣皇上知道了也一定會覺得大人不徇私利,見百姓疾苦還拿出自家的糧食救濟災民,您說您不是觀音菩薩么?”
  李修林聽了十分得意,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可是百姓又不知道這些糧食是我的啊?”
  藍寄柔悄悄上前道:“大人反正一車糧食都發出去,不如您再拿出半車糧食來,到時候跟皇上啟奏您發了五車糧食,我想皇上一定會記在心里的,到時候說不定皇上十車糧食奉還大人,而且大人再派發出的糧食,大家一定會稱贊您是大善人呢。”
  李修林完全被藍寄柔的所說的十車糧食迷惑住了,他咯咯得笑著,幻想著皇上的圣旨和那十車糧食。
  方文宣在一旁看的瞠目結舌,他沒想到藍寄柔竟然這么了解官場上的事情,殊不知這些都是藍寄柔從電視劇上學來的,現在藍寄柔看來沒事看看電視劇還是非常管用的。
  李修林上下打量了一番藍寄柔道:“你這個田阿貴,沒想到你人不大,心眼兒道不少,不過本府很欣賞你。”
  “謝大人,這些只是小人應該做的,您在小人心理那可是最崇拜的人,小人就是剛才不知道您是誰,現在知道了毀得腸子都青了,小人居然頂撞了您,哎,小人只求大人原諒小人,小人只求百姓能明白大人的善心。”
  李修林聽著不住的點著頭,眼看著一場災難就要化解,突然陳管家帶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洛陽知府尹天志。
  陳管家對尹天志還是十分客氣的,他引著尹天志到涼亭:“老爺,尹知府來了。”
  李修林不屑得看看尹天志道:“是來給你這兩個手下求情的吧?”
  尹天志點點頭,道:“還望大人開恩,這兩個人是剛進衙門的,有些事情還不懂。”
  “不懂?我看這個田阿貴倒是挺懂得嘛。”李修林陰陽怪氣,讓尹天志以為李修林不肯放過藍寄柔,便道:“因為最近剛下的公文,下官又有些不適,所以沒教導好二人,還望大人不要放在心上,我可以擔保田阿貴和......”尹天志剛要叫道方文宣的名字時,藍寄柔突然大哭了起來。
  尹天志剛到嘴邊的話突然被藍寄柔打斷了,眾人驚訝的看著藍寄柔。
  李修林問:“田阿貴你為什么哭啊。”
  “大人,我知道您不會追究我們兩人做的錯事了,可是小人一直很崇拜大人您,現在尹知府要領小人走了,小人實在不想離開這里,小人見了您就像見到了小人的父親,小人......”此時藍寄柔裝的泣不成聲。
  方文宣懸著得心也放了下來,暗暗佩服藍寄柔的演技。
  尹天志聽得一頭霧水,這明明是來給他們求情的,怎么感覺像是要把一對父子拆散呢。
  藍寄柔的干淚還真沒白流,李修林還真感動了起來:“本官也覺得跟你一見如故,不如這樣吧,你就留在本官身邊。”
  李修林說完看看尹天志問道:“怎么樣啊?”
  尹天志那里敢說個不字?他點點頭:“如果大人需要田阿貴就讓他留下吧。”
  “那好,我就把他留下了,你們走吧。”李修林揮了揮手,示意尹天志把方文宣帶回去。
  就這樣,藍寄柔跟著李修林走了,方文宣心理明白,藍寄柔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如果讓李修林知道藍寄柔的身份,藍寄柔會有生命危險的。
  回到府衙,方文宣才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了尹天志,尹天志看到方文宣的見令牌如見皇上的腰牌,尹天志馬上跪下磕頭。
  方文宣對尹天志說:“以后我就叫周俊豪,還望大人替我保密。”
  尹天志不住的點頭:“巡查御史說什么,尹天志照做就是。”
  此時,田勿意風風火火的從衙門外趕來問:“聽說出事了?藍寄柔方文宣被抓了?”
  看到方文宣的時候,田勿意才松了一口氣說:“今天聽街上的百姓說派發糧食的兩個衙差被抓了,還以為是你們,我差點就要去救你們。”
  “哼!”方文宣瞥了田勿意一眼。
  田勿意一臉無辜指著方文宣問道:“老尹,他這是怎么了?”
  接著尹知府就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田勿意,田勿意贊道:“這個田阿貴還真厲害啊,真沒看出來,她還能轉危為安。”
  方文宣只覺得田勿意是在幸災樂禍道:“你偷了人家的東西也不告訴我們,還叫我們去派發糧食,這不是讓我們往槍口上撞么?”
  田勿意委屈道:“我當時只想趕快賑濟災民,好讓田阿貴心里好受點,我沒想到李修林這么快就查了出來。”
  “現在阿貴在李修林那里,他也到處找我,要不是阿貴,恐怕我也回不來,現在他在李修林那里太危險了,我們得她就出來。”方文宣看起來很著急。
  田勿意道:“沒想到你還挺關心她的,看把你急的。”
  “我。”方文宣想解釋什么,可是他心里真得是擔心藍寄柔的安慰,此時又不想去解釋什么。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讓藍寄柔在他身邊混熟了也不錯,這樣可以搜集到李修林貪贓枉法的證據,雖然危險點,但是我想她為了你,應該甘甘愿去做的。”田勿意摸摸兩撇小胡子道。
  “可是她現在太危險了,我不需要她這么做。”方文宣實在不想拖藍寄柔下水。
  “可是她愿意這么做啊,她愿意為你這么做。”田勿意的話似乎在暗示著方文宣什么。
  尹知府問:“你們在說什么?什么愿不愿意的?”
  田勿意笑著拍到尹天志的肩膀說:“你不懂,他們兄弟情深,對了你得去跟那些人說說,不要把方文宣的真實姓名跟別人提起。”
  尹天志道:“我交代清楚了,他現在就叫周俊豪,以后誰敢說出去,我八十大板伺候。”
  田勿意聽了點點頭,可是方文宣卻心急火燎,他現在十分擔心藍寄柔,藍寄柔到底現在怎么樣了,她在李修林身邊有沒有害怕,有沒有露出馬腳......
  方文宣滿腦子都是藍寄柔,他跑了出去,對著衙門口仰天大喊。
  尹天志問:“他怎么了?”
  田勿意道:“放心,這是好事,你不要管他。”
  尹天志點點頭問道:“你早知道他們是來查李巡撫的案子的,是么?”
  田勿意臉色突然一沉,點點頭道:“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