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88 調查

尹知府皺皺眉頭:“他們不知道你和李巡撫的關系吧?”
  田勿意道:“我跟他沒關系。”
  尹知府說:“你就是嘴硬,你可想好了以后的結果?”
  “結果很簡單,貪官污吏都要繩之以法。”田勿意面無表情。
  “可是,他是......”
  “好了,不要說了,老尹,那人的事情跟我沒有關系。”田勿意很不想聽尹知府的話......
  話說藍寄柔跟著李修林進了屋,李修林并沒有馬上給她安排差事,而是找人給藍寄柔畫了一副畫像。
  之后,藍寄柔才從陳管家的口中得知,只要是跟李修林的人,都要畫一幅畫像,李修林會派人去各個地方核對畫像眾人的身份,藍寄柔說自己是茂城人,可是藍寄柔在茂城根本沒有家,更別說有誰會認識她了,藍寄柔覺得自己馬上就要露出馬腳了,可是此時,藍寄柔被安排在一間客房里,這里設施齊全,甚至馬桶都在里面,一日三餐都有人送來,藍寄柔現在被李修林軟禁了起來。
  焦急的藍寄柔在房間里踱步,她后悔自己在跟陳管家聊天被問道是哪里人的時候,藍寄柔說自己是茂城人。
  “喂,藍寄柔。”焦急中的藍寄柔聽到房間里似乎有人叫他。
  藍寄柔抬頭一看,一只眼睛正在房頂上盯著她看,藍寄柔嚇道:“你是誰?”
  “田勿意啊。”田勿意把臉離遠了瓦片,藍寄柔才看清楚,尤其那兩撇小胡子,簡直就是田勿意的象征。
  “我跟李修林說,我是茂城人,怎么辦啊?他要派人查我。”藍寄柔現在只能求助于田勿意。
  田勿意道:“啊呀,那怎么辦啊?你又不是茂城人,據我所知茂城人個個都很實在,沒有一個會撒謊的,哎,藍寄柔我看你完了,你竟然說你是茂城人。”
  “我總不能說我是京城人吧?京城人是李修林的頭號公敵,你別說風涼話,快給我想辦法啊。”藍寄柔被田勿意一數落更是又氣又急。
  田勿意道:“哈哈,你放心吧,別忘了,我可是茂城第一捕頭,你以后在李府平步青云,可別忘了我啊,我走了,你好自為之。”田勿意說完,便踏著瓦片離開了。
  藍寄柔只能揣度著田勿意的話,自言自語的說:“他應該會辦好吧?”
  藍寄柔不知怎的,她覺得田勿意一定會幫她解圍,自從認識田勿意以來,他還沒有讓藍寄柔步入真正的危險,比如上次在河南邊上的劫道大漢......
  田勿意快馬加鞭回了茂城,他去了商林客棧,看見田勿意的時候,云蝶幾乎是沖過去的:“你來了?有任務?”
  田勿意推著云蝶進了一間客房,云蝶拉著田勿意的手說:“你走了,我想了很多,我還是......”
  田勿意做了一個噓的手勢:“這次我要來找你幫忙的。”
  “師兄,要我幫什么忙?”云蝶聽到哦田勿意有求于自己心里很開心。
  田勿意說:“還記得上次的主仆二人么?我告訴你,他們是來查李修林貪污的巡查御史,但是身份卻要保密,現在阿貴已經混進去李府了,可是李修林要查他的底細,你幫我找一戶人家,對好口徑。”
  “師兄,他們要查李修林?就是那個李巡撫?”云蝶確認道。
  “是啊。”田勿意點點頭。
  “可是他是你父親啊,你怎么能讓人......”云蝶還沒說完,嘴巴就被田勿意給捂住了。
  田勿意皺著眉頭道:“他是他,我是我,我早跟他斷絕父子關系了,我就問你,你幫不幫我吧?”
  云蝶低著眼簾,看著田勿意的大手捂在自己的嘴上,似乎這是自己和師兄靠的最近的一次,田勿意意識到云蝶的那充滿**的眼神,馬上把手拿開。
  云蝶道:“我不能幫你,我不能幫別人害你的父親,現在你不覺得,以后李巡撫真出了什么事,你還是要怪我們的。”
  田勿意急的跺腳:“我絕對不會怪你的,這都是他自作孽,我不能眼看著藍......阿貴出事。”
  云蝶似乎洞察到了什么,頓時醋意上升:“阿貴?你總是阿貴長,阿貴斷的,你還抱過他,你對他是不是......”
  田勿意聽了云蝶的話只是急的抓耳撓腮,似乎這輩子只有兩個人他最害怕,一個是李修林,一個就是云蝶,可是眼下田勿意只能找門路最廣的云蝶幫忙。
  田勿意道:“我對他沒什么,我怎么會對一個男人......”田勿意著急道。
  “那就好,除了我,你對誰都不能好。”云蝶嬌滴滴的聲音讓田勿意很無奈。
  “你幫還是不幫吧?不幫我就找別人去。”田勿意只覺得自己全身血液倒流。
  “好,我幫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云蝶似乎有什么條件要交換。
  田勿意無奈的點點頭。
  “你得把我帶上,我也要去洛陽。”云蝶覺得這是拉近自己和田勿意距離的最好時機。
  “不行,那里是災區,沒有吃的,而且你出了這里你就會原形畢露的。”田勿意盡量找到對云蝶最致命的打擊。
  “大師兄,上次你說的話我回來考慮過了,我知道你是因為我只在商林客棧才有這般的姿色,而一旦出了門就沒那么漂亮了,你走了之后我日夜研究,終于被我研究出來了,我制作了一只香囊,只要我每天佩戴在身邊,我的姿色還是不會變的,你看到的還是這么漂亮的云蝶。”說著云蝶挽挽自己的發絲,那傾倒眾生的招牌動作在別人看來是沒幾個人能招架住的,但是在田勿意眼里就是一種無奈。
  田勿意眼下只能答應云蝶的條件,他說:“那靠你了,等這件事辦完了,你就去洛陽府找我。”說完田勿意踏著窗戶飛了出去。
  云蝶臉上飄過一絲得意的微笑。
  果然在云蝶的籌劃下,巧妙的給阿貴打發了前來調查的人,那人拿著畫像四處問人:“有沒有見過這個人?這是我弟弟失蹤了。”
  還好,云蝶早有計劃,安排了一個老人家裝路過他的身邊,湊上去道:“這不是我們家阿貴么?”
  “您見過畫上這個人么?”那人問道。
  “何止見過,他是我兒子,他前些年去了洛陽,最近聽說他在洛陽當衙差,我讓他回來,聽說洛陽最近鬧災嚴重,我怕他吃不飽,這小子竟然跟我說洛陽有個什么李大人,說就奔人家去的,這小子每天就知道瞎琢磨,你說人家大人也是他想見就見的。哎!我說你弟弟跟我們家阿貴怎么長得這么像呢?”老人演得很投入,似乎眼神中都能流露出想念兒子的情感。
  那人馬上把畫卷起來:“老人家,人有相似,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說完那人走到街頭,騎上快馬帶著畫卷飛馳而去。
  云蝶辦事,田勿意是放心的,只是云蝶的條件讓田勿意很鬧心,更沒想到的是,自己剛回到洛陽府打包了行李慌張的要跑出門去,正被方文宣碰見:“你去哪里?阿貴的事情辦好了?”
  田勿意道:“此地不宜久留,你跟老尹說我出去躲風頭,等我單線跟他聯絡。”說完田勿意鬼鬼祟祟的就要逃跑。
  正巧門口站著同樣背著包袱的云蝶:“師兄,你只是要去哪里?”
  方文宣轉頭一看,正是自己念念不忘的云蝶,她還是那么漂亮,那么嫵媚,那細細的腰肢隨意的靠在門框邊上,更顯得曼妙。
  田勿意自己心里罵道:“真倒霉,還是跑慢了一步。”
  “云蝶姑娘,你怎么來了?”方文宣一字一頓的問道,似乎自己魂兒都被勾走了。
  “我是來找我師兄的啊。”云蝶跑到田勿意的身邊,田勿意只覺得自己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方文宣問道:“你是他的師妹?”
  云蝶點點頭:“這次來找師兄我就不走了,我跟師兄一起走天下。”
  田勿意聽了這話,便覺得背后一股涼氣,果然身后的幾個人見了云蝶馬上跑了過來。
  熊格看著云蝶流著口水,狠狠的撞了一下田勿意道:“老田認識你這么多年,你有個這么漂亮的師妹我們都不知道,你太不仗義了吧?”
  高個子的周翔道:“小師妹叫什么名字?”
  “我叫云蝶。”云蝶那招牌似地微笑迷倒了眾人。
  張賦馬上上前替云蝶背上包袱道:“老田的師妹就是我們大家的師妹,云蝶姑娘,快里面請。”
  眾人一起把云蝶請到了屋里,只有田勿意傻呆呆的站在門口......
  果然,藍寄柔被軟禁了沒幾天就被放出來了,而且聽到調查人的匯報,李修林格外開心:“這小子所言不虛,還真是忠于我的。”
  “大人,我開他是個人才,將來一定會幫我們做成大事的。”陳管家也符合道。
  “不可,我李修林做事向來謹慎,我看還得觀察他一段時間。”李修林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