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18 洗澡

藍寄柔有了這個自己編出來的規矩,也為她今后洗澡提供了方便,她也順理成章的不必跟著一群男人脫光了衣服擠在一個大浴盆里相互搓背了。
  藍寄柔傷好的差不多了,這天晚上,她自己便抱著木盆去了方家專門給下人設的一個浴池里洗澡,藍寄柔抱著木盆輕輕的掩上門,她走進了浴室,從一個大木桶里取著熱水,這些熱水也是下人們早已經準備好的。
  沒想到啟朝的保溫工作也做的很好,他們在木桶周圍圍了一種特殊的布制,這種布有點像防雨綢,把整個木桶圍得嚴嚴實實。木桶也是密封的,只是在木桶的前側有一個凸出來的竹筒,竹筒上堵著塞子,要用的時候直接扒開塞子灌到自己的木盆里就可以了,不過藍寄柔還是覺得沒有自己的淋浴頭管用。
  藍寄柔扒開塞子,她接了滿滿一盆熱水,藍寄柔被盆里的霧氣籠得格外嫵媚,她慢慢脫下衣服,露出香肩,她的胸口被長長的布條纏住,沒錯,她來到方家做了書童之后,就很自然的把自己給裹了起來。雖說藍寄柔并不算波濤洶涌,但是她還是很有女性體征的,所以藍寄柔每天都會裹得緊緊的,以至于臉總是憋得潮紅,藍寄柔慢慢的解下布條,后背那柔美的曲線顯露無疑,還好這里只有藍寄柔一個人,藍寄柔一邊往自己身上撲著水,一邊贊嘆自己的絕妙想法:“男人不能看屁股,看屁股就沒兒子。”說完自己咯咯的笑著。
  “啊呀!”藍寄柔一時忘了自己的傷還沒好利索,她撲了熱水在自己的屁股上,頓時火辣辣的生疼。
  藍寄柔摸著屁股想:都是那該死的方大少爺。要不是她我又何苦受這樣罪?
  藍寄柔正咒罵著,她突然停了下來,仔細的傾聽,她覺得有人往這邊走來,腳步聲,對就是腳步聲,那腳步聲越來越近,似乎還有那男人粗重的呼吸聲。
  藍寄柔騰地抽起掛在木架上的衣服。
  門口阿康正慢慢的打開門‘吱呀’一聲,阿康在霧氣里看到了一個正在急忙穿衣服的身影。
  阿康問:“是誰在里面。”
  藍寄柔粗著嗓子喊:“阿貴在。”
  還好,藍寄柔動作挺快,不一會她就穿好了衣服。
  阿貴把毛巾搭在自己的肩頭說:“哦是阿貴啊,今天老太太找我有事,洗晚了,正好你在你來給我搓搓背吧,我正愁找不到人呢。”說著阿康就開始解扣子。
  “你,你干什么?”藍寄柔看見堵著門口的阿康還沒走進來,就開始急著解扣子。
  “我洗澡啊,我還能干什么。”阿康不解的問,但還是已經把上衣脫了下來。
  藍寄柔說:“我洗完了,我要走了。”藍寄柔抱著木盆就要沖出去。
  阿康伸開雙臂攔住她說:“我知道你們老家的規矩,你放心我不看你屁股,你幫我搓完背再走。”
  話說阿康張開手臂,藍寄柔馬上聞到阿貴腋下的那個濃烈的酸臭味,還有阿康那胸前的兩個點兒。
  藍寄柔別過臉去說:“看別人的也不行,我們老家還有句話看別人的屁股會倒霉的。”
  阿康撓著頭說:“你們老家怎么那么多規矩?”
  “來,如果倒霉我來倒霉行了吧?快給我搓搓,我要癢死了。”阿康坐在木凳上,接了水直了直身子,示意藍寄柔趕快給他搓背。
  藍寄柔看實在沒辦法,她閉著眼睛,慢慢的給阿康搓著背,藍寄柔正感嘆命苦的竟然還要伺候伺候人的下人的時候,突然阿康來了一句:“你是女人么?”
  藍寄柔嚇出一身汗來:“什,什么?”
  阿康道:“你這么點力氣搓的一點也不同快。來你脫了衣服我給搓搓,告訴你什么叫痛快。”
  阿康轉頭就要扒藍寄柔的衣服,藍寄柔用手捂住衣領說:“我自己已經洗好了,不用洗了,我是怕你疼,我看你的后背長了顆痘痘,所以不敢用力,如果你不介意我可要使力氣了。”藍寄柔打馬虎眼,雖說阿康皮膚又黑又粗,但是后背還是沒有痘痘的。
  “我不在乎,你給我搓痛快就行了。”阿康轉過頭來,弓了弓身子,示意藍寄柔使勁搓。
  藍寄柔咧著嘴,邁出了弓步,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給阿康搓著背,阿康享受的喊:“這才對么,這樣才舒服。”
  可阿康不想,背后的藍寄柔已經累的手酸腿酸了。
  終于把阿康伺候完了,藍寄柔說:“你自己洗吧,我還有事。”
  可是藍寄柔還沒出門,阿康又喊:“等等。”
  藍寄柔不耐煩的轉身說:“還有什么事?”
  這一轉身不要緊,藍寄柔發現阿康手里提著的正是自己裹胸的布條,藍寄柔下意識的捂著胸,她說:“哦,這個是我的汗巾。”藍寄柔走過去要拿。
  阿康說:“汗巾這么長么?”
  “可以剪開分著用。”藍寄柔心虛的說。
  接下來的動作更讓尷尬的藍寄柔作嘔,阿康拿著藍寄柔的裹胸布竟然放在鼻子上嗅了嗅說:”還挺香的。”
  藍寄柔羞紅了臉,她馬上抽過自己的裹胸布說:“我還有事,走了。”
  藍寄柔抱著木盆飛跑了出去,看了看自己沒系腰帶的長袍,心想還好這件衣服夠寬松還不至于被阿康看出什么來,她暗暗決定下次一定要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去洗澡,誰叫這方家的男丁浴池是不用鎖門的呢?
  藍寄柔放下木盆,馬上躲閃進廁所開始裹著自己的胸,可是她聽到似乎門口有動靜,似乎是兩個男人的動靜,聽著他們的腳步聲像是在爭執什么,藍寄柔馬上把臉靠在門上聽著外面的聲音。
  門口的人說:“這么晚了,你還來我家作什么?”藍寄柔一聽這熟悉的聲音就是方文宣的。
  另一個人說:“上次你不是讓我帶畫給嬌嬌姑娘么?怎么你跟嫂夫人圓了房,這么快就把嬌嬌忘了?”說話的正是那位不務正業的黃公子。
  “記得,怎么不記得,可是你這么晚了,來我家萬一被人發現怎么辦?”似乎方文宣很怕被人撞見。
  而此時的藍寄柔突然聽到了嬌嬌這個神秘的名字,自然把臉貼的更近了......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