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11-23)      人物簡介待續(11-23)      第一章生日愿望(11-23)     

跟著老公去穿越189 心有靈犀


  “老爺,我們安排他什么差事?”陳管家似乎很不喜歡別人游手好閑。
  “這樣吧,讓他去派米,你再找幾個人去搗亂,我要看看他的真本事。”李修林嘴角泛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藍寄柔聽說自己終于被放出來了,她明白自己所托非人。
  而且陳管家還讓藍寄柔回到衙門口繼續派米,藍寄柔更是高興,心想自己又為洛陽的災民爭取到了一些糧食。
  第二天,藍寄柔就帶著幾個人去衙門口派米,這次不是穿著衙差服,但是她往衙門口一站,還是很多人圍了上來,伸著手叫道:“官爺給點吧,給點吧。”
  藍寄柔心里美滋滋的,既能做善事,又能賺一個官爺的名號,她笑著說:“這次李巡撫又增加了一些米,大家人人有份,現在開始派米。”
  這次派發省去了熬成粥的步驟,半車米有二十多袋,一人一瓢也能發很久。
  藍寄柔打開一袋米,看也不看就舀到一人的碗里:“下一個。”
  藍寄柔又舀起一瓢,可是卻發現眼前的人一臉怒氣,他舉著碗對大家喊:“大家不要信他,他給的都是沙子。”
  “怎么可能?怎么會是沙子?”藍寄柔仔細檢查自己打開的一袋米,果然里面都是沙子,沒有半顆米粒。
  大家跟著帶頭的人,一起指著藍寄柔罵道:“你們這群狗官,竟然拿我們老百姓開玩笑。”
  藍寄柔突然從官爺降級到了狗官,藍寄柔一只搖頭道:“不是,我不知道,怎么可能是......沙子?”
  藍寄柔懵了,自己走的時候明明是見了工人把一袋袋的大米綁好,然后放上了車子里,現在怎么會變成了沙子?在這個米粒如鉆石般珍貴的時候,自己怎么能擔當得起半車米的后果?
  藍寄柔一一打開剩下的十幾袋米,全都是沙子。
  眼看大家都要憤怒了,藍寄柔馬上道:“各位稍安勿躁,阿貴犯錯誤了,阿貴把巡撫大人要給大家修繕房屋的沙子給拉來了,巡撫大人見最近多雨,所以特別安排了一支工人準備過幾天為大家修繕房屋,是昂貴不小心,拉錯了車子,阿貴跟大家保證,大家的米絕對少不了。”
  聽到藍寄柔這樣說,大家問道:“是不是真的?我家的墻壁破了好久了,大人真要給我們修么?”
  藍寄柔點點頭:“大人本想給大家一個驚喜,沒想到阿貴今天犯了錯誤,把大人給大家的驚喜提前吐露了,希望大家能明白。”
  “如果真能修就好了,大人真是關心我們老百姓啊。”大家信以為真,紛紛拱起雙手。
  藍寄柔只是心虛,她馬上掉轉了車頭,回了李府。
  剛回李府,李修林就拍著手道:“田阿貴,誰說要給他們修房子了?”
  藍寄柔裝作委屈道:“大人,你給阿貴換了大米也不告訴阿貴一聲,阿貴差點把大人的名聲給砸了。”
  李巡撫道:“什么大米換了?本官怎么不知道?是不是你私吞了?”
  藍寄柔知道李修林是在做戲,她也奉陪到底,藍寄柔哭訴道:“小人被百姓打死倒沒事,小人就怕沒保住大人的名聲,大人,小人知道您這是在考研阿貴呢?是不?”藍寄柔滿臉的委屈,引得李修林大笑道:“好好好,你這個人小鬼大的小人精,知道本府是要考驗你。不錯,本府沒看錯人,知道隨機應變。”
  藍寄柔終于松了一口氣道:“阿貴知道,大人不會為難阿貴的,大人只是想考研阿貴。”
  李修林問道:“你是怎么想到本府要考驗你的?”
  藍寄柔道:“這很簡單,早上的時候,大人故意把阿貴的注意力分散,在給阿貴看了一袋米之后馬上換了另一車裝滿沙粒的袋子。阿貴臨走時,大人囑咐過阿貴說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不能污了大人的名聲,大人這不就是提醒阿貴了么?所以阿貴知道只要能保住大人的名聲,大人愿意做任何事。”藍寄柔小心翼翼道。
  聽完,李修林更是開懷:“做得不錯,不但給本府保住了名聲,還多了一項功名,既然本府給皇上上報了十車,那么本府就再拿出九車糧食來分給大家,并且還會按照你說的,給大家修葺房屋,本府做的這些之為慶祝本府得到一個人才,不過你以后可要給本府掙回來啊。”李修林拍著藍寄柔的肩膀,藍寄柔只在心里罵道:“老狐貍。”
  虛驚一場之后,藍寄柔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似乎經過了剛才的事情,自己的魂都飛走了一半。
  “藍寄柔,怎么樣?他沒有為難你吧?”屋頂又傳來熟悉的聲音,那是田勿意的聲音。
  藍寄柔騰的坐起來:“你怎么老喜歡在屋頂偷看啊?萬一我在洗澡怎么辦?”
  田勿意小聲笑道:“你又沒料,我看得什么勁啊?”
  “你!”
  “好了,以后我會跟你暗號再看你好不?你還得謝謝我救你一命呢。”田勿意捋捋小胡子。
  “是啦,要不是你提醒,我還想不到理由說服大家,不過你是怎么知道的?”藍寄柔想到今天的事情,正當自己不知改怎么處理的時候,她看見田勿意正坐在對面的房頂跟自己打招呼,他指了指對面一間破屋子,然后做了一個刷墻的動作,藍寄柔經過提示才有了剛才的‘急中生智’。
  田勿意道:“今天第一個排隊的人,我認得的,他是李修林身邊的人,我看見他穿得破破爛爛覺得他有問題,然后我就跟蹤他,后來知道,李修林要為難你,把大米都換成了沙子,看你怎么隨機應變,所以我就替你想了一個辦法,沒想到你還挺聰明的,能猜到我的意思。你說我們兩個是不是心有靈犀啊?”
  “我呸,誰跟你心有靈犀,要不是我聰明,你那手勢誰能想得到?”藍寄柔完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田勿意道:“好好,你這種人不會感恩,以后我也不會幫你了,對了,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云蝶來了,好像方文宣很興奮啊。我走了,你好自為之。”
  藍寄柔一聽云蝶,馬上叫道:“你等等,你是什么意思?”
  可是聽著田勿意的腳步已經走遠,藍寄柔心里更擔心了,要說吃醋還是有的,可是藍寄柔擔心的是云蝶明明是一個男人,方文宣竟然還如此著迷......
  自從云蝶來了衙門以后,大家都圍著云蝶轉,似乎云蝶的話就是圣旨,云蝶的事情更是圣意。
  尤其是幾個未婚的小子,簡直把云蝶當成了未來的伴侶,不斷的跟云蝶獻殷勤,甚至都忘記了還有一個叫田阿貴的存在,要不是云蝶問起,恐怕大家都已經把她淡忘了。
  當然藍寄柔在云蝶心里還是很有地位的,原因很簡單:師兄抱過阿貴,而且云蝶總感覺師兄看阿貴的表情總是那么耐人尋味。
  云蝶掩飾的很好,絲毫沒有露出本來的面目。
  方文宣對云蝶原本就是朝思暮想,現在云蝶來了,馬上揮毫潑墨給云蝶畫了一副美人圖。
  方文宣把畫送給云蝶的時候,可以說他已經完全想不起藍寄柔這個人的位置來,方文宣打心眼兒里喜歡云蝶姑娘,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能讓方文宣徹夜難眠。
  藍寄柔一直周璇在李府里,最近她感覺自己被盯得很緊,不但李修林、陳管家、似乎就連那些家丁丫鬟看她的申請也都像是監視。
  藍寄柔住進李府已經五天了,她每每經過涼亭都會看見上次彈琵琶的女人,那女人似乎是跟涼亭長在一起的,盡管錦衣玉食,但是她一個人的時候卻總是愁眉苦臉。
  這個人讓藍寄柔提起了興趣,而且她每每彈起同一首曲子的時候,竟然讓藍寄柔這個五音不全毫無藝術細胞的人也感到一絲傷感。
  這天天上下著細雨,藍寄柔躲進涼亭,那女人見了陌生人便要走。
  “哎,等等,姐姐,你彈的多好聽啊,為什么不彈了?”藍寄柔拍打這自己身上的雨水。
  “好聽?真的好聽?”女人跟藍寄柔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完全兩樣,第一次藍寄柔見到她的時候,她十分自信,似乎沒有人能打破她的意境,而現在,她卻懷疑別人贊美她的話。
  “當然了,難道你不覺得么?”藍寄柔反問道。
  “他們沒有一個人愿意停下來聽我彈琵琶。”女人指著旁邊走過的家丁。
  “那是他們怕李巡撫罵他們偷懶。”藍寄柔胡亂編了個理由搪塞。
  “那你不怕么?”女人問道。
  “怕啊,我也怕,如果我不怕五天前我就對你說了,姐姐你彈得真好。”藍寄柔時刻不忘自己拍馬屁的功夫,因為她對這個女人的好奇心遠遠超過了對李修林的好奇心。
  女人臉上突然泛起了一絲紅暈,她問道:“真的么?我彈得那里好聽?”
  藍寄柔看著女人的臉道:“好像是在思念誰吧?”藍寄柔眼神迷離,每次藍寄柔聽到女人的琵琶聲,她總能想到自己的老公——周俊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