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190 斐黛


  “你也有思念的人么?”女人問道。
  藍寄柔點點頭:“有時候他明明就在你身邊,可是物是人非,有的人就在眼前,只是他不知道你思念的是哪個他。”藍寄柔稀里糊涂的一頓感慨,卻讓女人飄起一絲紅暈。
  她微微的點點頭:“這首曲子就叫思念。”
  藍寄柔笑道:“還真被我蒙對了,姐姐。”
  “呀,別叫我姐姐,我聽得怪別扭的,我叫斐黛。”
  “斐黛?”藍寄柔心想:好奇怪的名字。
  “我要走了,以后你還會在這里聽我彈琵琶么?”斐黛問道。
  “啊?”藍寄柔被問得不知怎么回答。
  直到斐黛帶著琵琶消失在細雨中的時候,藍寄柔才想到剛才所說的咫尺天涯不會被斐黛誤解了吧?
  遇到毫無戒備陳管家的時候,藍寄柔才知道斐黛的來歷。
  斐黛生在西域,她從小就長在中原,據說斐黛以前的家世背景非常顯赫,因為內政所以斐黛流落到了中原,在中原她無親無故,便被李修林收留,斐黛也算國色天香,這讓李修林垂涎三尺,自此之后,斐黛便成為了李修林的女人。
  斐黛在李府已經三年,三年來斐黛雖然錦衣玉食但是斐黛卻只有一把琵琶陪伴她,她彈的曲子恐怕沒有人能聽明白,就連李修林也聽不出來斐黛要訴說的是什么。
  她在思念西域的親人,自從來到中原,已經和西域失去聯系的她,無時不刻不在想念著家鄉,所以三年來,一支琵琶只是反反復復的彈奏一首曲子,李修林早已聽膩......
  藍寄柔不免覺得斐黛只是籠中的金絲雀,只有華麗的外表卻沒有自由,藍寄柔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能去招惹斐黛,因為在李府步步為營的她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在打聽黛斐的事情時,藍寄柔得知原來李修林還有一位夫人,現在在尼姑庵出家,而且李修林還有一兒一女,長女已經出嫁,兒子卻一直離家,且李修林跟兒子的關系很不好,所以藍寄柔決定利用這一點在李府穩住腳跟。
  第二天一早藍寄柔就在李修林的門口等著他,李修林一開門,便看見藍寄柔端著一碗湯站在門口。
  李修林輕輕的關上門,在那一刻,藍寄柔看見床上的斐黛也往自己這邊望來,但是又很快的閉上眼睛假裝睡去,藍寄柔往里面張望,李修林咳嗽著提醒道:“你找我什么事啊?”
  藍寄柔道:“大人,這是阿貴給大人熬的潤肺湯,昨天聽說到大人咳嗽之聲,心想大人一定是操勞過度,所以身體不適,阿貴家中有一方子據說可以治咳嗽,所以阿貴就來給大人送湯來了,如有冒犯大人,大人盡可處罰,但是大人一定要把這碗湯喝了。”
  李修林皺著眉頭,看著那碗湯,湯確實很香,但是李修林卻不肯相信田阿貴怎會無緣無故的送湯而來,他點點頭道:“把湯給我吧,我會喝的。”
  藍寄柔明白李修林并不信任她,這對于狡猾的李修林來說沒什么可懷疑的,藍寄柔眼淚汪汪的說:“大人,我......”說著藍寄柔便抽泣起來。
  李修林問道:“你哭什么啊?”
  藍寄柔道:“大人,你有所不知,以前我爹就總是咳嗽,但是以前我特別不孝,沒有送藥到床前,最后我爹就落下了病根,大人讓阿貴想起了爹爹,現在爹爹遠在茂城,小人答應過爹爹一定會出人頭地才回茂城,所以現在阿貴看見大人咳嗽,就讓阿貴想起了自己的爹爹,想起了自己對爹爹承諾,阿貴......”藍寄柔假裝哽咽的說不下去,李修林不免心中油然而生一種父對子的愛憐。
  看著藍寄柔離去的背影,李修林看看那碗湯,他叫道:“陳管家。”
  不遠處陳管家急忙跑來:“老爺,什么事?”
  “去看看,這碗湯有沒有毒。”
  “老爺這是從哪里弄的湯?”陳管家問道。
  “不用管,只管告訴我有沒有毒。”
  “是,老爺。”陳管家小心翼翼的端著湯去了廚房,李修林開了門進了房間。
  此時斐黛已經穿好衣服,坐在梳妝臺前,李修林撫著斐黛的肩膀問:“是不是那小子把你吵醒了?”
  斐黛搖搖頭道:“他對大人還真好。”
  李修林笑道:“我看這小子也識大體,我那個兒子不爭氣,你覺得這個怎樣?”
  “什么?大人,你要把他收為義子?”斐黛問道。
  “是啊,你不介意給他做母親吧?最近我有很多事情都要處理,正在物色一個信得過的人,如果這小子對我沒有二心的話,我看他以后能給我做很多事情。”
  斐黛問道:“大人要叫他做事么?可是他才剛來李府。”
  李修林笑道:“時間不是問題,那臭小子三十年前就認識我了,現在還不是一樣跟我對著干?還不如認識一個三天的,斐黛啊,你不也是跟我李修林才三年?可是我對你卻比三十多年的結發妻子更愛你。”
  鏡子里,李修林彎腰站在斐黛的身后,斐黛依偎在李修林的懷里,這時陳管家在門口道:“老爺,湯里沒毒,要不要我去倒掉?”
  “不用拿進來吧,難得那小子一片孝心。”李修林聽到湯里沒毒很是高興,像是自己又收復了一員心腹大將......
  涼亭里,黛斐又彈著‘思念’,藍寄柔站在涼亭外拍手,可是斐黛像是沒聽見一樣對藍寄柔置若罔聞。
  藍寄柔問道:“怎么?姐姐不高興?”
  斐黛道:“不要叫我姐姐。”
  “哦,斐黛不高興么?”藍寄柔又問。
  “不要叫我斐黛。”斐黛看起來很有火氣。
  “斐黛你怎么了?”
  “以后你該叫我母親了,不是么?”
  藍寄柔被斐黛一提醒,知道可能是自己的計劃就要成功了,可是看斐黛的表情,或許是自己太過功利,讓斐黛有些瞧不起。
  藍寄柔覺得斐黛或許會成為自己潛入李府的絆腳石,藍寄柔狠了狠心道:“我做的一切只為我心中的一個人。”
  這種模棱兩可的話讓斐黛突然心中一驚,她想:這是在暗示我么?是暗示我其實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么?
  斐黛又問:“你為了誰?”
  “那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藍寄柔告訴自己為了方文宣能盡快把李修林繩之以法只能暫且利用斐黛。
  斐黛臉上飄過那久違的紅暈,這讓藍寄柔有些負罪感,或者就像當年藍寄柔對待婉兒一樣都是身不由己。
  斐黛道:“你這樣做很危險的。”
  藍寄柔搖搖頭道:“為了心愛的人只能這樣做。”
  此時藍寄柔心里想的是方文宣,而斐黛則以為眼前這個田阿貴是在說自己。
  在藍寄柔故意制造的誤會之下,藍寄柔覺得自己和斐黛的關系似乎又近了一步。
  果然沒多久,李修林找了藍寄柔問道:“你可愿意為本府做事?”
  藍寄柔點頭道:“萬死不辭。”
  李修林道:“我想收你做義子,你看怎么樣?”
  藍寄柔一聽馬上點頭道:“孩兒早已把大人當做自己的父親。”
  李修林聽了藍寄柔自稱‘孩兒’,更是樂開了花:“那好,以后我們父子并肩作戰。”
  藍寄柔點著頭,此時站在李修林身邊的斐黛也點著頭,藍寄柔知道,這里面或許還有斐黛枕邊風的功勞。
  藍寄柔的臥底計劃已經算是成功了一半,接下來就是找到李修林貪贓枉法的證據,為了把這個好消息通知給方文宣,藍寄柔回了衙門。
  可是剛到衙門口,藍寄柔就聽到云蝶和方文宣的笑聲,盡管知道云蝶是個男人,可是云碟卻是喜歡男人的,所以藍寄柔在腦海里得出一個公式:男人=喜歡男人的人=方文宣喜歡的人=情敵。
  藍寄柔沖了進去,本想發作,卻看見原來旁邊坐著好多人,張賦、熊格、田勿意都在,藍寄柔只能憋了回去。
  熊格看見藍寄柔,馬上上前拉著藍寄柔的手說:“來給你介紹一位姑娘......”
  之后的話,藍寄柔沒有聽清楚,反正她是認識云蝶的,看見田勿意趁人不備朝藍寄柔做的鬼臉,藍寄柔道:“我和云蝶姑娘早就認識了,而且云蝶姑娘很仰慕田勿意的,你們竟然在這里礙事,真是太不識趣了。”
  眾人一聽這云蝶和田勿意原來早有一腿,頓時炸開了鍋:“老田你太不仗義了,和云蝶姑娘的事,竟然也不告訴我們,害的我們瞎忙活。”
  田勿意現在成了大眾情敵,他問道:“你不好好在李府呆著,怎么跑這里來搗亂了?”
  藍寄柔笑的:“我是來給你們請帖的。”
  “什么請帖,莫非阿貴要成婚了?”熊格問道。
  藍寄柔搖頭道:“過幾天李大人就要收我做義子了,我來請大家到李府參加酒席的。”
  熊格嘆道:“了不起啊,你竟然能跟李修林盤上親戚,不管是誰也好,只要能祭祭我的五臟廟也不錯,我可是有日子沒吃肉了。”
  大家聽了似乎都很開心,不管那人是不是貪官還是污吏,至少跟著阿貴能吃上一頓久違的美餐也是美事。
  這時有兩個人臉色一沉,一個是云蝶另一個就是田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