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92 儀式

第二天一早,藍寄柔便從昏迷中醒來,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躺在衙門里,想到昨天的事情藍寄柔只覺得后怕。
  方文宣端了藥進來,藍寄柔扭過頭去不看他。
  方文宣尷尬道:“來把藥喝了,喝了就好了。”
  藍寄柔只是看著天花板也不接藥,方文宣知道藍寄柔還在為昨天的事情的生氣。想到昨天的那一幕卻讓方文宣想了好久,昨天云蝶扶著藍寄柔進屋的時候,方文宣原本以為自己會關心云蝶,可是沒想到自己二話不說先沖到藍寄柔的身邊,這個小小的動作或許大家看來沒什么,可是在方文宣心理卻想了好久,還有當田勿意推開方文宣說:你不要,我要。的時候,方文宣似乎升起一絲醋意。
  藍寄柔昏迷的時候,方文宣很是擔心,晚上方文宣向上天祈禱藍寄柔快點醒來,可是這一切真是因為皇上么?方文宣沒時間多想,因為似乎人類冥想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快,**沒合眼的方文宣還沒想通就到了早上,又開始擔心藍寄柔的身體,這才馬上去熬了藥,趁熱給藍寄柔端來。
  藍寄柔傷了心,不看方文宣的臉,像孩子一樣跟方文宣置氣。
  “怎么不喝藥?”一道聲音從門口飄來,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
  方文宣往外看去,他大叫一聲:“你是......”
  “沒錯,我是云蝶。”聽到方文宣驚訝的聲音,藍寄柔也往外看去,果然看見一個白衣少年從門口走了進來。
  藍寄柔驚奇的發現,原來云蝶男裝打扮也很俊朗,讓她想起了現代的一些韓國明星。
  “云蝶你怎么......”藍寄柔問道。
  “我想通了,我本來就是男人,何苦要每天假扮女人呢?阿貴,暫且叫你阿貴吧,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你的真名,對不起了。”云蝶雙手抱拳,很有俠士的風范。
  方文宣指著云蝶道:“原來你是男人!我......嘔......”看著方文宣放下藥跑到院子里嘔吐的時候,藍寄柔和云蝶相視一笑。
  方文宣一邊吐一邊想云蝶女裝的打扮,其結果就是——吐得更厲害!
  熊格、周翔、張賦、田勿意見方文宣在院子里嘔吐,都問道:“你不舒服么?”
  方文宣擺擺手道:“你們......你們進屋看看就知道了!”
  眾人跑了進去,熊格、周翔、張賦竟然和方文宣一樣的反應,就這樣一個不大不小的院子里竟然有四個男人出現嘔吐狀況。
  只有田勿意看到了云蝶男裝打扮之后會心一笑:“小師弟,你終于做回你自己了。”
  云蝶點點頭,他看看藍寄柔說:“謝謝你們點醒了我,你們聊吧,我去看看那幾個人,雖然沒有外傷,但是我相信他們內傷一定很重!”
  藍寄柔再見田勿意的時候有些尷尬,因為在云蝶打傷她之前,藍寄柔親耳聽見云蝶說田勿意是喜歡自己的。
  田勿意摸了摸小胡子坐在**邊道:“傷得嚴重么?你不要怪師弟,都是我以前怕打擊他沒有跟他說清楚,現在清楚了,真不錯。”
  田勿意不知是自己跟自己說話,還是跟藍寄柔說話,藍寄柔只是低著頭,田勿意感覺到氣氛有些尷尬便道:“對了,你真要做李修林的義子?”
  藍寄柔點點頭:“這是找出李修林犯罪證據的關鍵橋梁。”
  “李修林老奸巨猾,我怕你早晚會被發現。”
  藍寄柔搖搖頭:“我是一個死心眼的女人,認準了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就像我認準了方文宣一樣,無論他怎么對我,我最后還是要原諒他的。”
  田勿意能聽出藍寄柔似乎在暗示他什么,田勿意笑著拍了拍藍寄柔的頭:“傻瓜,你不會以為我喜歡你,你才跟我說這些的吧?”
  “不是么?”藍寄柔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想問清楚。
  “當然不是,是我把你們帶來的,所以你和方文宣都是我的保護對象,我可不能讓你們污了我第一捕頭的名聲,云蝶是因為太敏感所以才會誤會我們,不過這樣也挺好,終于讓他清醒了。”田勿意解釋道。
  “啊,那是我誤會了,那就好。”藍寄柔釋懷之后笑的很自然,可是田勿意嘴角又掛上了那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云蝶走了,他說要回去繼續經營商林客棧,不在以女人的身份,他給自己起了一個特別陽剛的名字——天峰。
  藍寄柔不肯在衙門多做停留,她馬上回了李府,布置第二天的儀式。
  堂堂的巡撫收人做義子可謂聲勢浩大,但凡是洛陽有名的人士都被請了去,盡管洛陽城已經顆粒無收,但是在李府,山珍海味應有盡有。
  尤其是熊格吃的特別歡,原本就圓鼓鼓的肚子,現在更是懷胎八月像是馬上要臨盆了一樣,張賦、周翔也毫不客氣,既然來了自然要祭祭自己的五臟廟,藍寄柔照應著遠道而來的客人,可是始終不見田勿意,藍寄柔自言自語道:“這家伙說好了要來,怎么還不到?”
  身邊的尹知府道:“他不會來了。”
  藍寄柔問:“一定是怕這里聲勢浩大,我明白他沒見過這么大場面,可是尹知府,怎么夫人沒一起來呢?”
  尹知府支支吾吾道:“她......她今天有些不舒服。”
  藍寄柔只覺得這姐弟兩真是不給自己面子,也罷,藍寄柔本來也沒真想認一個老不羞的干爹。
  大家都落座之后,李修林走上臺去:“今天是我李某人的大日子,都說老來得子,今天老天就給我送來了一個兒子,來阿貴,上來。”
  聽見叫自己的名字,藍寄柔馬上跳上了臺去,方文宣在人群里往臺上張望著,只見藍寄柔一襲緞面的藍色長褂,腳踩細絨灰色長靴,看起來也算精神。
  藍寄柔拱手道:“各位叔叔伯伯,阿貴在這里向大家問好了,以后有用得著阿貴的地方,阿貴一定盡力,能成為義父的義子,阿貴真是修了八輩子的福氣,阿貴以后一定好好孝敬義父,阿貴一定要成為孝子,大家舉起酒杯來替阿貴作證,今天上天賜給阿貴一個好爹爹,阿貴一定會成為爹爹的好兒子。”
  “說得好,來大家干杯。”李修林聽得樂開了花。
  阿貴舉起酒杯,走到斐黛的面前:“母親以茶代酒就行。”
  斐黛笑了笑,遞給藍寄柔一只紅包,然后一飲而盡。
  正在此時,李修林拉著阿貴說:“來,敬完母親,去敬你姐夫去。”
  “姐夫?”藍寄柔只記得李修林是有一個女兒,可是連姐姐都不認識何來姐夫之說,藍寄柔問道:“姐夫是誰?我不認識。”
  李修林大笑道:“你連你姐夫都不認識?還在你姐夫手下做過事?真是傻孩子。”
  “做過事?”藍寄柔自問道,可是現在她心里亂了,卻實在想不起來誰是自己的姐夫。
  “尹知府還站在下面?來上來,讓阿貴給你敬酒。”
  尹知府本來想躲,可是被點了名,只好走了上去。
  藍寄柔看見是尹知府的時候,她愣住了,接著在藍寄柔的腦海里拉起一只關系網:姐夫是尹知府,那么姐姐就是尹知府的夫人,尹知府的夫人是田勿意的姐姐,這不亂了么?
  藍寄柔正想著,卻被李修林拍了拍后背:“想什么呢?看你姐夫都舉起酒杯來了。”
  “哦,哦。”藍寄柔來不及多想,只能一飲而盡,接下來的敬酒,藍寄柔像是行尸走肉,但是她腦海里一直在考慮田勿意的事情。
  終于忙碌的一天結束了。
  藍寄柔假裝醉倒,被下人抬進了屋,等到下人走光,藍寄柔偷偷溜出了李府。
  藍寄柔直奔衙門,進了衙門便逼問道尹知府事情的真相,方文宣聽了之后也是一頭霧水。
  尹知府道:“其實,你們都不知道,我的夫人就是李修林的女兒,她叫李素,田勿意也是李修林的兒子,叫李凱,只是因為一些事情,搞得他們父子決裂,所以李凱改名田勿意。”
  “什么?那這么說,田勿意是李修林的親生兒子?真是可笑,他竟然幫我們去查李修林的犯罪證據?你們太陰險了,你們一定是想等我們查到證據然后殺人滅口是么?”藍寄柔突然覺得后背發麻,似乎自己和方文宣都在別人的算計之中。
  尹知府道:“你們千萬別誤會,我是大啟的官員,我是皇上的子民,李巡撫和我夫人雖然是有血緣關系,但是我夫人并不知道你們的事情,我和田勿意都為你們保密,你們也不要誤會田勿意,他不是有心欺瞞你們的,更不會對你們落井下石。”
  “要不是我今天發現,你們還想瞞著我們,如果你們不是做賊心虛,為什么不說出來,我不信。”藍寄柔搖頭道。
  “那好,你們不信,讓我來給你們說吧。”聽到門口的聲音,藍寄柔和方文宣把頭轉過去,看見田勿意正從外面跨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