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3)      人物簡介待續(01-23)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3)     

跟著老公去穿越194 美男計

藍寄柔依然猶豫不決,身邊的幾個高手已經安奈不住,最后,有人大喊一聲:“沖啊。”
  接著一群埋伏在四周乞丐打扮的人都跳了出來,聽到了周圍的動靜,領頭的官兵團團圍住幾車官糧,雙手執刀煞有一番同歸于盡的氣勢。
  藍寄柔跑上前去,領頭的一個官員問道:“你們是何人,你可知,這是官糧?”
  藍寄柔道:“我自然知道,我們這些人已經很久沒吃過飯了,看有糧食送來,我們那能不搶奪?我們管它是不是什么官糧。”
  帶頭的官兵道:“我看你們不像普通的老百姓,我看你們是早有預謀的?”
  藍寄柔搖頭道:“我們是一群百姓,有何預謀?”
  “不要跟他那么多廢話,快殺,一個不留。”藍寄柔身邊的一個高手叫道。
  接著兩隊人馬就開始廝殺,藍寄柔不會功夫只能游走在眾人之間,頓時黃沙漫天,李修林找的人果然功夫了得,沒有多久便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個個倒臥在地,幾車糧食唾手可得。
  正在藍寄柔以為旗開得勝之際,突然看見剛才領頭的官兵從地上爬了起來,舉著大刀向自己沖來,藍寄柔嚇得腿腳都不聽使喚了。
  看著對面的人猛沖過來,藍寄柔唯一能做的就是閉上眼睛大叫一聲。
  可是過了一會卻沒有了動靜,藍寄柔瞇著眼睛,她看到剛才朝自己沖來的人已經倒在了地上,再看看遠處似乎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正離開,那人就是田勿意......
  藍寄柔把搶來的糧食按照陳管家的吩咐,只放在山下的一推草叢中,草叢有一米多高,沒有人會注意到的,藍寄柔想知道是誰來接應這批糧食,可是身邊的高手一個勁的催促藍寄柔快走,藍寄柔不敢多呆怕露出馬腳,只能悻悻離開。
  方文宣已經把這件事情的原委秘密啟奏了朝廷,說是為了讓藍寄柔能搜集到證據,希望朝廷對這件事情能睜一眼閉一只眼,皇上收到密信之后,此事便不了了之。
  很快劫官糧這么大的事被時間給遺忘了,雖然全城的百姓已經不再討論官糧的去向,但是藍寄柔還是不知道接應的人到底是誰,老奸巨猾的李修林每次在藍寄柔旁敲側擊的打聽官糧的去向時,他總是說:“凡事不要問那么多,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方文宣和田勿意到處打聽最近那里有糧食進入,可是依然無所獲,田勿意道:“李修林做得滴水不漏,恐怕是藍寄柔還沒有完全得到李修林的信任。”
  “那怎么才能讓藍寄柔得到李修林的信任呢?”方文宣問道。
  田勿意道:“你知道李修林最信任的人是誰么?就是斐黛。”
  “可是她是女人。”方文宣道。
  “就是因為她是女人,她是李修林的女人,所以李修林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她,而且我也打聽到,這個斐黛好像對藍寄柔挺有意思的,我看只能從她這里下手。”田勿意出主意道。
  “這樣會不會有危險,畢竟藍寄柔不是男人,如果被發現了,連斐黛都會視她為敵人。”方文宣聽說過藍寄柔當年和婉兒的事情,婉兒還是過了很久才原諒了藍寄柔,這女人一旦知道自己被欺騙,那是比男人的手腕還狠毒的。
  “如果藍寄柔不這樣做,恐怕我們要好幾年才能查到,到時候李修林拿了銀子告老還鄉,我們還查個什么勁?不過,方文宣,你什么時候這么關心藍寄柔了?我一直以為我比你關心她的。”田勿意似笑非笑。
  “我,沒關心她,再說她是我們方家的人,我怎么把她帶出來的,就得怎么把她帶回去。”方文宣道。
  “死鴨子嘴硬,唉,兄弟,藍寄柔是個好女人,要不是她心有所屬我非得把她搶過來不可。”田勿意笑著,方文宣不知道田勿意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但是他聽到田勿意這話心里特別不舒服。
  藍寄柔接到方文宣給她的信,信上說讓她接近斐黛,套取李修林的犯罪證據,藍寄柔也認同這種做法,因為每次藍寄柔跟李修林談事情的時候,李修林從來不避諱斐黛,而且每次自己走了之后,藍寄柔能隱約聽到李修林和斐黛在討論些什么。
  這天,藍寄柔依照計劃,跟斐黛說淘到了一個如意翡翠,要把它送給斐黛,兩人相約在城外的小山上,藍寄柔等了很久斐黛都沒有來,正當藍寄柔對自己的向來引以為傲的男裝打扮有些失望的時候,斐黛緩緩的走來。
  “母親,怎么現在才來?”藍寄柔道。
  斐黛道:“既然我們都不再李府,就不要叫我母親了,何況我們年紀相仿,我聽起來也不順耳。”
  “斐黛。”藍寄柔充滿感情的喊了一聲,喊得斐黛抿嘴直笑。
  “你是有什么要送我?”斐黛問道。
  “這個。”藍寄柔從袖口中掏出一塊翡翠,它晶瑩剔透,看起來就價值不菲。
  斐黛見了很是喜歡,雙手捧道:“真好看啊,你是從那里弄到的?一定很貴吧?”
  藍寄柔瀟灑一笑:“這算什么?送給自己喜歡的人,再多錢我也愿意。”藍寄柔說的很是大氣,這讓斐黛更是深信不疑。
  看見斐黛臉紅的樣子,藍寄柔心里暗笑著,恐怕斐黛還不知道這塊翡翠是方文宣從皇上那里借來的,反正皇上家財萬貫,平日放在庫房浪費,還不如拿出來為他們釣釣魚。
  當然這送禮只是第一步,接下來,藍寄柔把斐黛雙手捧著斐黛的臉,斐黛羞澀的抿著嘴,藍寄柔剛要把斐黛擁入懷中,突然一群蒙面的歹徒沖了出來。
  當然這也是早就設計好的,為首的就是田勿意,他帶著熊格幾個人裝扮成匪徒,個個蒙著黑布,讓斐黛認不出來,田勿意揮著劍道:“你們都是李修林的走狗,真是上天有眼,讓我們在這里看到你們,兄弟們,李修林害的我們家破人亡,我們今天就要為家人報仇。”
  接著眾人沖了上去,斐黛大叫著躲在藍寄柔的身后,藍寄柔雙手插腰道:“不要害怕有我在。”接著藍寄柔指著田勿意道:“大膽小賊,竟然敢跟我做對,今天你們都別想活著離開。”
  說著便把斐黛推向一旁,自己跟幾人廝打起來,自然,這一切只是在斐黛面前做戲,藍寄柔那里會什么功夫,平時連三腳貓的功夫都不會,在田勿意的配合之下,藍寄柔看起來還真有那么些架子,沒多久,幾人就被‘擺平’了。
  藍寄柔指著他們道:“你們嚇壞了我的斐黛,真該死,不過我的斐黛怕血,今天就饒了你們,下次再看見你們非扒了你們的皮。”藍寄柔惡狠狠的話,讓斐黛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我們以后再也不敢了,兄弟們,塊跑。”田勿意假裝求饒帶著熊格幾人逃去,熊格體態雄壯,逃走的背影惹得藍寄柔和斐黛格格直笑,直到幾人逃得看不見影子,斐黛才把身子貼在藍寄柔的后背說:“今天要不是你,后果真是無法想像。”
  藍寄柔聽到斐黛嬌滴滴的聲音不免覺得耳朵發麻,她拍著斐黛的肩膀說:“你放心,只要我有了機會,我一定會保護你一輩子的。”
  “機會?”斐黛搖搖頭說:“我們可能只能這樣偷偷的相會了,老爺那邊恐怕不行。”
  藍寄柔裝作一臉痛苦道:“斐黛我一切都是為了你,難道你不喜歡我么?難道你不肯離開李修林么?”
  斐黛含淚道:“我好想離開他,可是我一個西域女子無親無故,我離開他我就沒法生存。”
  “斐黛,那是以前,你有了我,還怕什么?我要不是為了你,絕對不會認他做義父的,如果你不愿意離開他,我也不強求,我明天就走。”藍寄柔有些生氣。
  “不要走,我愿意和你一起離開,要不我們現在就走吧。”斐黛像是真下定了決心要跟阿貴私奔。
  可是這時,藍寄柔長嘆了一聲:“唉!”
  “怎么了?”斐黛關心的問道。
  “我們走了,李修林的勢力還在,他知道我們私奔,以他的為人,就是天涯海角也得把我們碎尸萬段,我是不怕死的,可是我們死在他手里我不甘心,我希望和你長相廝守,我們一定要長遠打算。”藍寄柔開始切入正題。
  “怎么打算呢?”斐黛問道。
  “李修林這老家伙貪贓枉法不是一天兩天了,不如我們利用皇上把他干掉,這樣我們就能遠走高飛也不怕有人分開我們,斐黛,我知道你是西域人,而且很想回去,只要我們把李修林送去閻王殿,我答應你我跟你一起回西域。”藍寄柔道。
  “真的?回西域?”斐黛聽到西域的時候十分激動,西域有她失散多年的親人,還有她童年的回憶。
  藍寄柔點點頭:“斐黛,你愿意為我們的將來這樣做么?”
  斐黛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我愿意,我被李修林控制了三年,我每天都想有人能把我從火坑救出去,沒想到,救我的人真的是你,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跟別人不一樣,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會做的,為了你我的將來,我愿意。”斐黛的話讓藍寄柔心里默念四個字——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