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4)      人物簡介待續(08-04)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4)     

跟著老公去穿越195 米商

計劃進行的很順利,慢慢的城外的小山成了藍寄柔和斐黛的約會地點,通過斐黛,藍寄柔知道,原來李修林通常是把貨物放在草叢中,然后等著買家去收貨,如果抓住了也不會牽連到自己,那些買家都是洛陽城里有名的商戶,也有一些是米商,經過米商一倒手,頓時大米比黃金還貴。
  要成為李修林的買家還是很困難的,這不僅要讓人從中介紹,還要取得李修林十足的信任,所以這些米商可能比做李修林的義子還難,無奈之下,藍寄柔只好通過米商來搜集李修林的犯罪證據。
  認識的第一個米商還是斐黛介紹的,藍寄柔是認得他的,斐黛告訴藍寄柔其實那天去參加酒席的就有很多李修林的買家,李修林無疑是他們唯一的進貨渠道。
  這天藍寄柔去了米商賈寬的家里,賈寬是洛陽有名的米商,做生意還算厚道,賈寬對這個李府公子的突然到訪有些奇怪,但是也不敢怠慢。
  “公子突然造訪所為何事?”賈寬恭敬的問道。
  “呵呵,其實也沒什么事,只是最近聽義父說賈伯父經商有道,特讓阿貴來學習一下。”藍寄柔奉承道。
  “那里那里,我們都是仰仗李巡撫,要不是他,我們怎么還能在洛陽地界混飯吃呢?”
  “賈伯父真是謙虛,聽說最近賈伯父進了一批貨,不知銷路怎樣?”藍寄柔問道,她看見賈寬似乎有些猶豫。
  “什么貨?”賈寬裝作不解。
  “賈伯父,您就別裝不知道了,恐怕您還不知道吧?那乞丐里面可是有我的。”藍寄柔挑挑眉毛。
  賈寬這才放心下來:“哦,原來是公子做的啊,公子還真是李巡撫的得力助手。”
  “是啊,義父說了,最近朝廷查的嚴,希望大人不要急于出貨。”藍寄柔小聲道。
  “那是當然,規矩我一直遵守,收貨半月之后才出手,而且都是銷往其他地方,絕對不會在洛陽出手,這點公子可以請大人放心。”賈寬認真道。
  “那就好,那就好。”藍寄柔點著頭,心里明白怪不得最近一直等不到這些糧食的消息,原來都要囤半月。
  藍寄柔把這個消息通知了方文宣,方文宣和田勿意就挨個潛入米商的倉庫,終于他們把囤積贓物的米商名單統計了出來,足足有十一人之多。
  可是盡管這樣,拿到米商的名單也不足以證明李修林跟這件案子有關,李修林也會把自己置身事外,幾人又想了一個辦法,準備引蛇出洞。
  方文宣想了一個主意,就是再讓皇上派糧下來,但是這次的糧食就不是大米了,而是沙子,若是米商知道自己買的是沙子一定會跟李修林翻臉,那個時候是收集證據的最佳時機。
  果然,皇上放出口風說盡管上次的米糧丟了,但是絕對不會讓百姓繼續挨餓,準備再撥下一些米糧賑災,李修林毫無疑問的得到了‘內部消息’便把這件事情跟藍寄柔商量。
  藍寄柔依然被派去裝作災民搶劫糧食,這次也是非常成功,運送糧食的官差也十分配合,沒多久都敗在藍寄柔的手下,身邊的高手拍了拍藍寄柔的肩膀道:“武功增進了不少。”
  藍寄柔笑道:“上次是第一次太緊張,這次就不同了,一回生兩回熟么。”
  這次藍寄柔依然把貨放在草叢里,她拍拍手道:“大功告成,我們走吧。”
  上次的一個高手道:“還是等陳管家來吧。”
  “不是跟上次一樣行動么?”藍寄柔問道。
  正在這時,陳管家從對面跑來:“公子,老爺說,讓你在這里看著這批貨,等米商來運。”
  “我?這不太好吧?我想我還是不知道為妙。”藍寄柔道。
  “別,公子還是在這里看著貨吧,一會米商就到了,我想這是老爺在考驗公子呢,老爺是越來越信任公子了。”陳管家解釋道。
  藍寄柔聽到這里想到或許李修林是對自己沒有芥蒂了,上次的事情自己做的也算成功,看來這次李修林也不想隱瞞自己對這些米糧的銷路了。
  藍寄柔點點頭:“義父信得過我,我誓死也會護住這批貨的,你放心,我一定等米商們來。”
  陳管家笑道:“公子真不愧是老爺的左膀右臂,以后你們在一起真是無往不利啊,公子我回去稟告老爺了,老爺說這次做完了給你擺酒慶賀。”
  藍寄柔高興的點點頭,心想:“李修林,你死到臨頭了,還為你的仇人擺慶功酒。”
  沒多久藍寄柔就等來了第一個米商,他趕著馬車,小心的走過來問道:“我的東西在這里么?”
  藍寄柔點點頭,覺得這人十分眼生,心想李修林又找了一批新的買家,藍寄柔吩咐幾人把幾袋貨搬運上馬車,可是還沒等搬完,突然身邊的幾個高手馬上用劍指著藍寄柔道:“大膽小賊,竟然敢搶官糧。”
  “什么?你們這是干什么?”藍寄柔愣住了,她沒想到身邊的幾個人都脫下乞丐的衣裳,露出了衙差的官服。
  “哎,老夫真是遇人不淑啊,本以為可以收養個義子頤養天年,沒想到老夫看錯了人,老夫是終于皇上的,義子啊,我的乖義子啊,老夫真是舍不得你。可是,老夫是百姓的父母官,義子犯錯也要與庶民同罪,何況你竟然搶劫了災民的糧食,你也不怕遭天譴?”李修林一邊說一邊從草叢中走出來,后面還跟著一臉壞笑的陳管家。
  藍寄柔心下知道,自己不妙了,她皺著眉頭問道:“義父這是怎么回事?你為什么要抓我?我是給你辦事的啊。”
  李修林搖搖頭,裝作一臉痛苦道:“你到現在還不承認,孩子啊不要執迷不悟了,我是皇上的忠臣,就算是我的親生兒子我也不會手軟的,還不快把她抓起來?!”李修林一拍手,接著兩人把藍寄柔壓了起來。
  藍寄柔的手被扯得生疼,她叫道:“李修林,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哼!你以為我真不知道你么是誰么?你個小妮子還真想做我李修林的乖兒子?就憑你們,你們能斗過我么?”李修林哈哈大笑起來。
  “你說什么我聽不明白。”藍寄柔裝作無辜道。
  “聽不明白?那好,我告訴你,自打你跟方文宣來了洛陽,我就派人找你們,誰知道你們隱藏得這么好,不過你們還是露出了馬腳,既然你這個小丫頭喜歡跟我玩,那么我李修林也會奉陪到底的,你們真以為我老糊涂了?你們跟我斗還太嫩了點。”李修林捋著胡子,顯得十分狡詐。
  “我們露了什么馬腳?”藍寄柔問道。
  “我的眼線遍布天下,你以為老夫縱橫官場這么久連你們這點小伎倆都看不出來么?告訴你吧,張賦是我的人,你們的名字自打你們進了官衙我就聽過了。不過開始我還真不知道你是女人,你個小妮子掩飾的還挺好。”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人?”藍寄柔不解,她想自己死也要死個明白。
  “斐黛早就看出來你是女人了,你還想用你的伎倆套出我的罪證,我李修林最近正好寂寞,既然你們這些小家伙喜歡跟我玩,那我就陪你們玩,也不要辜負了皇上對老臣的一片盛情。”
  “李修林,你好狡猾。”藍寄柔啐了一口。
  陳管家用袖子幫李修林擋了一下,陳管家說:“我們老爺把你的事情稟告皇上了,說抓到了上次劫糧的惡人,你放心,等老爺的公文遞到皇上面前的時候,你已經人頭落地了,你的事情老爺已經告訴了全洛陽的老百姓,所以老爺一定要手刃義子,不但替百姓除了一害,而且老爺還博得了大公無私的名聲,哈哈。”
  “你知道我為什么說,等你劫了那批糧食我就名利雙收了吧?”
  現在藍寄柔想到李修林確實說過那樣的話,她惡狠狠道:“想你這樣的惡人,就應該無子送終。”
  李修林一聽啪得一聲打了藍寄柔一耳光,陳管家道:“老爺別生氣,你們還不快把這妮子壓下去!”
  藍寄柔邊罵邊被幾個高手押送了回去。
  藍寄柔被抓的事情很快傳遍了洛陽,方文宣知道藍寄柔出事了很是著急,田勿意也大嘆太過疏忽沒有想到老奸巨猾的李修林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現在把藍寄柔就出來才是最重要的。”方文宣道.
  “可是李修林已經把藍寄柔的事情告訴了全洛陽的百姓,現在那些不知情的百姓恨不得藍寄柔趕快斬首。”田勿意皺著眉頭似乎也沒有辦法。
  “你一定有辦法的是么?你不是第一捕頭么?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把藍寄柔救出來,你不是還是李修林的兒子么?”方文宣很是著急,似乎藍寄柔多在牢房呆一刻,就多了一份危險。
  田勿意道:“這還是你第一次為了藍寄柔來求我吧?”
  “什么節骨眼了,你還想開玩笑。”方文宣很是惱怒。
  “這不是玩笑,我想藍寄柔知道死也瞑目了。”田勿意笑了笑。
  方文宣只覺得田勿意是個冷血動物,這個節骨眼了還在拿自己和藍寄柔的事情開玩笑。
  方文宣推了一把田勿意道:“你不想辦法就別礙事,我自己去救他,我還有皇上給我令牌,量李修林也不敢把我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