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5-28)      人物簡介待續(05-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5-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96 襲擊

“你以為李修林是好惹的?你去了也是送死而已。”田勿意用劍擋在方文宣眼前。
  “我不能眼看著她送死,現在外面的老百姓已經要沖進牢房了,如果我再不去救她,她有生命危險。”方文宣用力推開田勿意的劍。
  “我知道你關心她,可是現在不能盲目,你去了,老百姓認你的腰牌么?李修林都敢劫官糧,他還在乎你這個小小的腰牌?”沒有人比田勿意更了解李修林的狠毒。
  “不好了,不好了,老百姓沖進牢房了,官兵都押不住了。”熊格不知從哪里打聽到了藍寄柔的消息,趕回衙門稟報。
  方文宣一聽頭也不回的跑了,田勿意急的跺腳:“他這不是去送死么。”
  趕到牢房外面,方文宣看見里里外外圍了很多百姓,藍寄柔被關在牢房里,她的額頭已經被無知百姓的石頭砸得流血,她只是雙手抱頭躲在牢房的一角,方文宣推開百姓道:“你們誤會了,她不是搶官糧的人,真正搶官糧的是李修林,這一切都是他策劃的,我是皇上派來的巡查御史,這是我的令牌,你們不要信錯了人。”
  聽見方文宣這么說,百姓們安靜了,個個竊竊私語不知是真是假。
  李修林不知從哪里拍著手走出來:“我正要抓你這個同伙沒想到你竟然送上門來了,鄉親們,里面的這個的確不是主謀,真正的主謀是他,他指使了里面的人接近我,套取了皇糧運輸的路線,然后兩人合謀劫了官糧,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和皇上聯手上演一出好戲,恐怕我還不知幕后指使是誰。”
  李修林又搶過了方文宣的令牌:“這種假貨到處都是,竟然拿著它來騙人。”李修林毫不猶豫的把方文宣手中的令牌扔在了地上。
  百姓一聽,眼前這個才是真正的主謀,而且還冒充什么巡查御史,更是氣憤的不得了,他們不但往藍寄柔的牢房里扔石頭,還開始圍攻方文宣。
  方文宣沒想到李修林會倒打一耙而且連皇上的令牌都不放在眼里,方文宣沖到李修林的面前就要打他,李修林見狀慌忙逃跑,方文宣的手差一點就打到李修林的時候,他突然覺得后背一陣發麻,然后自己就暈了過去。
  藍寄柔跑到柵欄邊,她沒想到的是,襲擊方文宣的人竟然是田勿意。
  藍寄柔咬牙切齒道:“田勿意,原來你才是內鬼。”
  田勿意哈哈大笑道:“別說內鬼這么難聽,我只是維護正義,別忘了,我還是第一捕頭,我怎么可能讓你們陷害我的親生父親。”
  李修林看見多年不見的兒子如此幫襯自己,十分得意,他狠狠的踢了一腳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方文宣道:“還想跟老夫作對。”
  田勿意聳聳肩道:“不自量力啊。”
  “來,你回來了,跟爹去喝酒。”李修林似乎特別高興。
  藍寄柔就這樣,親眼看見一對父子狼狽為奸,方文宣躺在地上已經不知是死是活,藍寄柔哭著叫道:“方文宣,你醒醒,方文宣,你不能死。”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牢里已經被百姓踐踏的十分凌亂,藍寄柔頭上的傷口已經結痂,方文宣依然躺在地上,藍寄柔不停的呼喚著他,終于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藍寄柔隔壁的牢房。
  “你沒事吧?”藍寄柔抓住欄桿問道。
  方文宣摸摸后背覺得生疼,還有腦袋似乎是一片空白,腋下被李修林踢得也覺得酸痛。
  “真沒想到,原來小人就是田勿意。”藍寄柔想到今天的情景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方文宣問:“什么?老田?”
  “對,就是他把你打暈的。”
  “那他現在呢?”方文宣似乎并不生氣。
  “他正跟李修林喝酒慶祝呢。”藍寄柔已經兩天沒吃飯了,想到田勿意這個小人有酒有肉更是氣惱自己會上了田勿意的當。
  “哦。”方文宣只是哦了一聲,并沒有生氣。
  “你沒事吧?”藍寄柔看著方文宣握住腋下,似乎很疼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靠在牢門邊。
  “沒事,你呢?你頭都流血了,沒事吧?”
  藍寄柔聽到方文宣受傷了還關心自己,而且剛才的也是方文宣想要替自己出頭,她欣慰的笑了笑:“沒事,剛才疼,現在不疼了。”
  方文宣嘆了一口氣道:“皇上不該讓我把你帶來,我不是李修林的對手,還連累你跟我受苦。”
  藍寄柔道:“說什么呢,我是你的夫人,我們就應該同甘共苦。”
  “好一個同甘共苦,其實你不介意我不記得你了么?”方文宣問道。
  “介意,不過我已經習慣了,你不記得我不是一次兩次了,不過我記得你就好。”藍寄柔傻傻的一笑,似乎那一笑徹底融化了方文宣內心的冰山。
  “我出去以后一定好好對你。”方文宣握住藍寄柔的手。
  藍寄柔也緊緊的握住方文宣的手道:“恩,你要記得你說得話。”
  “哈哈,真是郎有情妾有意,我都不忍心打擾你們了。”說話的正是田勿意,他拍著手從門口進來。
  “你還來干什么?看看我們現在有多糗么?我告訴你,我現在很開心。”藍寄柔故作鎮定。
  “開心?還有讓你們更開心的事情,明天你們這對苦命鴛鴦就要問斬了,不知道你聽到了這個消息還開心得起來么?”田勿意笑道,他的笑聲是那么的刺耳。
  “問斬?李修林有什么資格把我們問斬?我是巡查御史。”方文宣終于開了口。
  “你是巡查御史?有什么憑證么?你的令牌呢?給我看看。”田勿意收起笑容,伸出手去。
  “你!”方文宣想到剛才的令牌已經被李修林扔了。
  “啊!~”田勿意突然凄慘的叫了起來,方文宣看去,藍寄柔正抓著田勿意的手指,咬得田勿意大叫一聲。
  田勿意的手指頓時被藍寄柔咬得血流不止,田勿意抽回手去:“你們都死到臨頭了,現在我不跟你們計較,你們有話快說吧,明天午時三刻你們就要去閻王殿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們,等你們死了,我爹就是懲惡揚善的大英雄,他是極力想平息民憤,所以才沒等到皇上的批文下來就先將你們繩之以法的。”
  田勿意掉頭便走了,藍寄柔往地上吐了兩口道:“我咬他都閑我得手臟。”
  方文宣倚在牢門口:“我們真的要被斬首了么?”
  藍寄柔聽到方文宣這樣說話,不免有些悲涼,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的來到啟朝,皇宮都去過了,沒想到在這小小的洛陽竟然要客死異鄉,藍寄柔道:“我們死也要死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
  方文宣搖搖頭:“我不是怕,我是不甘心。”
  藍寄柔沉默了一會,她問:“你真的不記得我么?一點兒都記不起來么?”
  方文宣搖著頭:“我真是一點都記不起來,對不起。”
  藍寄柔似乎很是失望,她嘆道:“沒想到我在死之前都沒讓你想起我來,我做人真是失敗啊。”
  藍寄柔在地上畫著圈,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來,不過我一定要讓自己想起來,一定要給你一個交代。”說著方文宣就用力的把頭往欄桿上撞。
  “你這是干什么?不要啊。”藍寄柔聽見方文宣把欄桿撞得砰砰響,對方文宣瘋狂的舉動很是驚訝。
  方文宣一邊撞一邊說:“說不定我能記起你,我一定要記得你。”
  ‘砰!’的一聲,方文宣的腦袋重重的撞在欄桿上,頭上流了血。
  “你別傻了,就是撞死你都記不得我。”藍寄柔安慰道。
  可是在那一剎那,方文宣似乎要暈了過去,血順著額頭流了下來,他的眼睛被血蒙上了一層紅色的薄紗,那一刻,他叫了一聲藍寄柔一直想聽到的稱呼:“老婆!”
  “老公。”藍寄柔回應道,可是等到藍寄柔要隔著欄桿伸手去抓他的時候,方文宣已經毫無知覺的倒在了地上。
  藍寄柔聽到這久違的稱呼,熱淚盈眶,她扶著欄桿叫道:“老公,你終于想起我來了,你終于響起我來了。”
  方文宣不知睡了多久,他慢慢的醒來,藍寄柔一直看著方文宣,直到看見他醒來,藍寄柔叫道:“老公,你醒啦。”
  “老公?什么老公?”方文宣摸摸額頭前面的血,方文宣才想起剛才自己的瘋狂舉動。
  “你剛才記得我了,你還記得么?”藍寄柔激動的叫著,眼中充滿了希望。
  “我真的記起你來了么?我怎么不記得了。”突然兩人之間覺得都用了記得、不記得、這讓外人聽不懂的字眼,但是最后的結果還是不記得。
  藍寄柔笑了笑:“沒關系,反正你剛才叫我老婆了,反正你剛才記得我了。”
  藍寄柔自然是很失望,但是她卻感到小小的幸福,一個男人為了記得自己不停的把頭往上撞,藍寄柔就覺得已經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