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197 刑場


  第二天一早,藍寄柔和方文宣就被獄卒壓著上了囚車,與電視劇里面的情節一樣,兩人被眾人扔菜葉,只是那些菜葉實在是不能吃掉的,藍寄柔感慨,若不是饑荒年代,恐怕自己連雞蛋都要‘享受’了。
  沿途,災民指著兩人罵道:“你們不得好死,偷了我們的糧食你們下閻王殿去吧。”
  藍寄柔輕笑道:“不知我下的閻王殿是現代的還是古代的?不過我希望能跟他一起下閻王殿。”
  說著藍寄柔扭頭看看身后的方文宣,方文宣也正遭受著眾人的菜葉洗禮。
  午時很快就到了,藍寄柔在囚車上站了很久,被押到臺上的時候,她才明白為什么囚犯都跪得紋絲不動,因為他們累了,他們的心早已經死了。
  夏天的中午特別炎熱,太陽刺痛了藍寄柔的眼睛。
  藍寄柔耳朵里充斥了災民的罵聲,它像是曾經的車水馬龍,只是從身邊經過,自己從來不會在意,可是藍寄柔已經來到啟朝很久了,她已經記不得汽車長得什么了。
  午時三刻到了,監斬官李修林扔下一只木條,笑道:“午時三刻已到,行刑!”
  身后的儈子手并不像電視里演的那樣個個胡子拉碴還肥頭大耳,藍寄柔斜著腦袋看著身邊的方文宣:“能再叫我一次老婆么?”
  方文宣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識的喊了一聲:“老婆。”
  藍寄柔擺好腦袋,閉上眼睛:“真好聽啊。”
  方文宣又喊了一聲:“老婆下輩子我一定好好對你。”
  “慢著!”多少次電視劇里的橋段卻是藍寄柔沒有料到的。
  喊聲是從一個熟悉的人群里傳來的,她竟然是斐黛。
  “你怎么來了?”李修林看見斐黛有些驚訝。
  “大人,你認識這個么?”說著斐黛從懷里掏出一本賬簿。
  “你這是干什么,快還給我。”李修林似乎很是緊張,蹭得站了起來。
  “大人,你不該栽贓嫁禍他們,他們是無辜的。”斐黛道。
  “你這個賤女人,難道我以前白養你了?”李修林要上前去搶,斐黛身邊的田勿意上前擋住。
  “你,你個不孝子,你竟然聯合外人對付你父親?”李修林氣得跺腳。
  田勿意道:“父親?你刺瞎我母親眼睛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是我父親?她是你夫人?你打斷母親腿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她是你夫人?我從離開家改了名字以后就跟你斷絕了父子關系。我沒有父親。”
  “你。”李修林怒氣沖天,眼中布滿了紅絲。
  百姓聽到田勿意和自己的父親對質,所陳述的事情讓人嘖嘖不已。
  方文宣跪在地上道:“我就知道你沒有變,你還是老田。”
  田勿意笑著點頭又看了看驚訝中帶著希望的藍寄柔。
  “大家不要相信這個人,他說的不是真的,他跟這個女人勾結要謀奪我的家產。”李修林的除了貪贓枉法的本事以外,竟然還有迅速誣陷別人的特長。
  田勿意哈哈大笑:“你用這種辦法鏟除了多少異己?要不是我那天纏住你和你喝酒,斐黛也不會這么快找到你的賬簿。”田勿意說出了那天接近李修林的原因。
  斐黛手中拿著賬簿對老百姓說:“這里記錄著他和二十多位米商和城外的土匪勾結貪污你們糧食的證據,真正貪贓枉法該下地獄的人是他,而不是方文宣和阿貴。”
  百姓們一聽連李修林的女人兒子都這么說,都開始圍攻李修林,李修林見大家來勢洶洶,便要逃跑,此時李修林突然撞上了一個人,李修林驚慌之中便覺得這人面熟。
  那人用扇子敲了敲李修林的腦袋:“怎么連朕都不認識了?”
  狼狽的李修林這才認出此人是穿著便衣的皇上,他馬上跪下道:“皇上不要聽他們瞎說,臣從來不做貪贓枉法的事情,前幾天臣還用了自己的米糧賑濟了災民。”
  此時藍寄柔已經被皇上的侍衛松綁,藍寄柔跳下臺子指著李修林道:“呸!你真是不知廉恥。”
  李修林嚇得一個勁兒的磕頭:“皇上不要聽他們瞎說,臣冤枉啊。”
  “那賬本是怎么回事?來去給朕拿來。”一個侍衛從斐黛手中接過賬本遞到皇上的面前。
  皇上打開賬本搖頭嘆道:“李修林啊,李修林,你看看你這幾年都做了什么好事!”
  李修林見皇上已經拿到賬本,便癱坐在地:“臣知錯了,臣不該貪了百姓的糧食,臣該死,臣該死。”
  “李修林,你還有要解釋的么?”
  “有,皇上,臣還有。”李修林抱住皇上的雙腿,此時幾名侍衛馬上把李修林架到一邊。
  李修林道:“臣還有同黨,那人就是斐黛,皇上還不知道吧,她是西域人,潛入我的府上就為套取皇上的近況,好伺機發動戰爭。”
  斐黛聽了馬上跪在地上道:“奴婢確實是西域人,但是奴婢從來沒有做這種事情。”
  皇上聽了點點頭:“朕一定會調查這件事的,你還有什么同黨?”
  “臣,臣還有同黨。”
  “快說,朕一并懲治。”
  “臣的同黨就是田勿意,他負責在外接貨,臣貪的糧食都是田勿意搶的。”
  “李修林!”田勿意聽到父親這樣陷害自己指著李修林罵道:“你連自己的孩子都要置之死地,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李修林對著皇上道:“皇上臣說得都是真的。”
  “田勿意!”皇上怒喝道。
  “臣在。”田勿意馬上跪下。
  “你太讓朕失望了。”
  “皇上,田勿意沒有做那種事情。”
  “你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竟然遇到這樣的父親?”皇上道。
  “臣~”田勿意這才明白皇上并沒有相信李修林的鬼話。
  “李修林,你以為朕是瞎子?你以為朕能聽你一面之詞?或許,這個斐黛我會去調查,但是朕的田勿意是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你太不了解你的兒子了,你更不了解朕的貼身侍衛。”
  “貼身侍衛?你不是茂城第一捕頭么?”藍寄柔問道。
  “那是幾年之前的事情了,一次皇上來茂城微服私訪,遇到危險臣幫了個小忙,所以就被提升為貼身侍衛了,后來皇上知道李修林是臣的父親就讓勿意一直調查這件事情,其實我跟著你們是暗中保護你們的。”田勿意說出了實情。
  “不孝子啊。老夫真該在你出生的時候就把你掐死。”李修林罵道。
  “父親,我最后叫你一聲父親,你伏法吧,下輩子不要再做這樣的人了。”田勿意語重心長道。
  “田侍衛,你回避吧,這原本是要斬首方文宣的法場將會成為斬首田勿意的刑場。”皇上顧及到田勿意的身份。
  田勿意拱了拱手道:“是,臣馬上回避。”
  “你別走,你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死,你求求皇上吧,你要救救我啊。”聽到斬首兩個字,李修林突然軟了下來,拼命的求著田勿意。
  可是田勿意并沒有回頭,只是嘆了一口氣,然后離開了。
  李修林被送上了刑場,百姓們拍手叫好。
  藍寄柔指著李修林道:“活該,有這種下場是你自找的。”
  李修林只是跪在法場,似乎知道自己氣數已盡。
  “阿彌陀佛。”人群中突然有一個師太發出了這道聲音。
  走出來的是一個瘸腿的師太,她捻著念珠嘴里念著什么。
  “你也來看我行刑么?你的兒子為你報仇了。”李修林認得那是被自己打斷腿的夫人。
  師太的確只有一只眼睛,她道:“我是來為你送行的,希望前塵往事不要帶去太多,你罪孽深重,我會一直替你誦經念佛祈求菩薩保佑的。”
  李修林聽完,一行淚珠滾了下來,他問道:“你能原諒我么?”
  師太搖頭道:“從來沒有恨過你何來原諒?”
  “我知道了,我希望在死之前跟你和兒子說一聲對不起,皇上我對不起你。”李修林仰天長嘯,似乎他真得是放下了。
  隨著儈子手的手起刀落,李修林的人頭瞬間落地,藍寄柔還是嚇得躲進了方文宣的懷里。
  此時田勿意沖了出來,跪在李修林的身邊,為李修林撒著紙錢,大膽的百姓們看著李修林的尸體議論紛紛......
  一盞孤燈,四人圍坐,藍寄柔和方文宣死里逃生,對皇上很是感激,藍寄柔問道:“皇上派了人幫我們,為什么不告訴我們呢?害的我們誤會田捕快,哦不田侍衛了。”
  皇上笑道:“把田勿意放在你們身邊,朕才知道你們到底有多少能力,不過朕現在知道了。”
  “皇上恕臣無能。”方文宣知道自己做得并不好,便跪在地上請罪。
  “這次你們都是功臣,其實朕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朕不該讓藍寄柔跟著你,她只會添麻煩。”皇上道。
  “不,這件事情她是最大的功臣,沒有藍寄柔,就破不了這件案子。”方文宣連忙為藍寄柔正名。
  藍寄柔聽到方文宣這樣緊張自己,她心的里樂開了花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