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198 裁縫鋪


  皇上笑道:“朕也知道你記不得藍寄柔了。怎么這會兒像是比以前更關心她了?”
  方文宣道:“我答應過她,要好好對她,雖然我想不起她,但是現在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夫人。”方文宣似乎從沒這么認真的轉達過自己對藍寄柔的感情。
  藍寄柔看這田勿意,從剛才的時候他的表情就很僵硬,似乎在想什么事情,而且根本沒心思聽他們說話,藍寄柔覺得這么偉大的時刻多一個人來聽就多一份幸福。
  藍寄柔問:“田侍衛,想什么呢?”
  田勿意似乎剛剛被喚醒:“啊?你叫我?”
  皇上拍拍田勿意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有負擔,就算我們找不到他的證據我們也沒做錯。”
  “什么?皇上您說的是什么意思?”藍寄柔見兩人似乎有什么事瞞著自己。
  皇上抿了口茶道:“其實,我們沒有拿到李修林的賬簿,他藏的太隱蔽,斐黛找不到,可是朕不想看見這個誤國的賊子就這樣被姑息,所以朕和他們合演了一出戲,引得李修林招認了罪行,朕知道,這樣做可能會給田侍衛蒙上一層陰影,不過朕希望他往大局看,朕實在不想看見百姓受苦了。”
  田勿意點點頭:“這樣也好,希望他下輩子,做個好人。”
  “那斐黛為什么肯幫我們了?”藍寄柔記得是斐黛告訴了李修林自己是個女人。
  “這個,還是問田侍衛吧。”
  田勿意道:“其實我和斐黛早就認識,三年前我曾救過她,后來藍寄柔出了事,我準備去李修林屋里偷賬簿的時候,被她發現了,她是個知恩圖報的女子,她跟我計劃了之后的事情,我假裝回去投奔他,剩下的時間讓斐黛替我找賬簿,不過斐黛始終沒找到賬簿,后來,斐黛憑著記憶做了一個假的賬簿封面,這樣他才肯招認出來。”
  “原來是這樣,那斐黛現在不是沒有依靠了?”藍寄柔問道。
  “斐黛出來吧。”田勿意拍了拍手,斐黛似乎是早已站在門口。
  “斐黛,你怎么站在外面,快進來吧。”藍寄柔上前拉住斐黛的手。
  田勿意笑笑說:“斐黛怕你生她的氣,所以一直不敢見你。”
  藍寄柔指著自己問:“我?我可不是那么小氣的人,何況斐黛也挺可憐的,我相信她是身不由己。”
  斐黛感動的不知說什么才好:“知道你叫藍寄柔之后,我就覺得你的女裝打扮一定也很漂亮,既然這件事情結束了,不如換回你的女裝打扮,跟方公子成雙成對的回去,而且我也很想見藍寄柔女裝打扮是設么樣。”
  藍寄柔撲哧一笑:“是啊,你不說我還真以為自己是男人了,是該換回女裝了,你等我,我給你看看。”
  藍寄柔閃進屋子,換了本來的面目,走了出來,斐黛嘆道:“還真是個美人胚子。”
  “那可是。”藍寄柔股子里還有著現代人接受表揚不過分謙虛的美德。
  這讓田勿意直做嘔吐的樣子,藍寄柔白了一眼田勿意道:“不如你跟我們回京城吧?”
  “朕答應斐黛會安排人把她送回西域,讓她找自己的家人。”皇上一提醒,藍寄柔記得自己曾經給斐黛的承諾。
  藍寄柔擔心道:“皇上可得找個信得過的人,這西域路途遙遠,可千萬別有什么閃失。”
  皇上點點頭:“藍寄柔也會考慮事情了,朕決定讓田勿意送她回去。”
  “皇上,臣不在您身邊,不行啊。”田勿意似乎沒有料到舊的任務一結束又來了新的任務。
  皇上道:“朕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擔心朕,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你的任務除了把斐黛送回西域還要自己安全的回來,最近朕聽說西域比較亂,你長得也不想西域人,可別叫人家給抓起來。”
  田勿意摸摸小胡子道:“皇上放心,別說一個西域就是十個西域都不是我田勿意的對手,斐黛也會安全送達。”
  聽到這里,斐黛欠欠身子給了皇上一個重重的謝禮。
  就這樣,藍寄柔送走了斐黛和田勿意,自己跟這皇上和方文宣回了京城,其實藍寄柔看到皇上的時候難免會想起他之前和方文宣的沖突,還有皇上對自己的感情,但是這次看來皇上好像是真的放下了......
  方文宣算是圓滿的完成了任務,方家張燈結彩的慶祝兩人回來,晚上,老夫人張羅了一桌子的好菜,把兩人灌得酩酊大醉,但是酒醉人醒,兩人還是知道自己被丫鬟們扶著進了房間。
  方文宣和藍寄柔被扶進了原來的新房,這讓藍寄柔感慨萬千,指著里面被老夫人精心布置和以前的陳設都如出一轍的物件說:“婆婆真是費心了。”
  方文宣道:“以前母親從來不會管這些事情的。”
  “恩,我不管他們以前怎么樣,方文宣,你答應過我要好好對我,你還記得么?”說著藍寄柔就把一只手搭在方文宣的肩膀上,方文宣還是第一次跟藍寄柔靠得這么進,他臉紅得點點頭。
  藍寄柔一臉壞笑,把方文宣推到床上,自己也倚在方文宣的肩頭,藍寄柔羞問道:“那你知道你該怎么做了?”
  方文宣一把抱起藍寄柔把她平放在床上,藍寄柔看著一臉嚴肅的方文宣雙手捧住他的臉,輕輕的吻了他的唇。
  方文宣似乎是楞了一下,然后自己也俯下身子......
  “對不起,我還沒準備好。”方文宣突然赤裸著上身坐了起來,迅速的穿上鞋子披上衣服匆匆開了門逃了出去。
  床上藍寄柔半露香肩一滴淚卻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她低低道:“方文宣你騙我,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你都是騙我的。”
  藍寄柔知道,方文宣的那些話是他作為一個要負責任的男人而說的,如果是以前的方文宣恐怕不會為了承擔某種責任而說自己違心的話,藍寄柔默默的想自己早該明白方文宣沒有那么容易喜歡上一個和自己學識修養甚至是才能不相匹配的女人,方文宣說得那些話只是為了敷衍自己對藍寄柔的愧疚感。
  第二天,藍寄柔裝作沒事人一樣依然跟方文宣以禮相待,只是方文宣似乎整夜沒睡穿的又少便有些受涼的癥狀。
  一家人在餐桌上吃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讓老夫人好一個觀察兩人,私下里便找了藍寄柔了解情況,藍寄柔對這些事情實在不好啟齒,而且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像怨婦一樣整天追著一個男人索愛,那會讓藍寄柔覺得自己跟當年的李慕慈沒有兩樣。
  很快皇上的圣旨就到了,因方文宣有功,所以皇上給了他一個四品的官做,方文宣似乎更是得了機會,經常在外辦公許多天都不回家。
  老夫人勸道:“或許文宣還沒有適應過來,想必日子久了,你們的感情也就深了。”
  “婆婆,這些我都知道,我從開始就知道,我不會放棄的,不過現在我們不能逼他太急,讓我們都好好考慮一下,我想好了,不如我找些事情做,這樣我還有個寄托。”
  “你要做什么?”老夫人問。
  “我想做生意,我有裁縫的手藝,我想開一家店,平時做做想做的針線活。”藍寄柔說完,就引得老夫人連連搖頭:“不可,不可。我們方家的兒媳怎么能去做生意呢?這也太不像話了,而且文宣還是朝中的官員,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不對我們方家說三道四。”在那個朝代,極少有女人做生意,而官員的配偶做生意的更是少之又少。
  “婆婆,什么都有先例,我做生意不止為錢,它是我的一種精神寄托。”藍寄柔解釋。
  “那你可得答應我,不能拋頭露面,你可以請個伙計幫你搭理,你只能在屋里做裁縫,不能讓別人知道這店是我們方家的。”老夫人見藍寄柔如此也不好多加反對,只能提出些條件。
  藍寄柔聽了連連點頭:“兒媳知道了,兒媳絕對不會讓別人知道兒媳做的什么。”
  “那好,你只管去做,我想文宣也會理解的。”老夫人從抽屜里拿出一些銀子塞給藍寄柔:“拿去吧,買個店鋪租個伙計。”
  就這樣,藍寄柔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筆基金,過了沒多久在街尾開了一家‘瀾軒裁縫鋪’,但是瀾軒裁縫鋪只有一個伙計,沒有老板,鞭炮聲中,藍寄柔站在人群里,看著自己的店鋪,猶如看著自己的孩子一般......
  店鋪開張之后,藍寄柔做了幾個模特展示在來往的人群中,藍寄柔是仿照現代的塑料模特找人做的,她先用稻草扎出人偶的形狀,然后再糊上一層泥巴,找人燒制,這樣不僅結實又光滑,引得大家都圍堵在瀾軒裁縫鋪的門口。
  對于啟超人來說,這可是頭回見到,他們贊嘆道:“這衣服真漂亮啊。”
  藍寄柔聽著別人的夸獎心里美極了,正當她在人群中望著自己杰作的時候,突然身后傳來一道嚴厲的聲音:“誰叫你這么做的?”
  ***********
  今天颯颯突然有事,更新晚了,大家見諒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