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19 偷聽


  時間:2011-05-30
  方文宣偷偷的問:“嬌嬌喜歡我的畫么?”
  黃公子先是頓了頓,似乎是在賣關子,他把頭別到一邊說:“方才方兄還著急趕我走呢”
  “黃兄,好黃兄,我們老太太你又不是不知道,萬一被別的小丫頭聽了去,那我再想見嬌嬌就難了,你就當成全我,原諒我,黃兄方文宣一著急把扇子打在自己頭上,算是賠罪了
  黃公子一瞧方文宣急了,自知也不能再賣關子下去了,便伏在方文宣耳朵上說:“她都感動的哭了呢,你沒看嬌嬌的眼淚,那個叫人心酸呦”
  說到這里,藍寄柔把耳朵貼的近了,不由的移了移步子生怕自己聽漏了什么
  藍寄柔小小動作卻驚嚇到了方文宣,原本方文宣就是驚弓之鳥,這下他聽到有人的動靜,馬上,示意黃公子不要說話,方文宣瞥見廁所外有一只木盆,便曉得里面有人在偷聽,方文宣也緊張兮兮的,他想萬一是那些愛咬耳朵的家丁可就壞事了”
  黃公子也看到里面有人的一雙腳,他指了指門縫里的腳給方文宣看,方文宣猛的踢了一下門,這可把藍寄柔給撞壞了,剛洗完澡的藍寄柔‘啊’的一聲被踢進了馬桶里,自己坐在馬桶上,屁股上都沾了污穢之物,剛好的屁股又被重創了一下,藍寄柔一看是方文宣干的好事,馬上破口大罵:“你神經病啊,你干嘛踢門”
  看著藍寄柔一臉窘相,方文宣和黃公子都笑的前仰后合,方文宣把扇子打在手掌上啪啪作響,他笑道:“原來是我的小書童,我以為是哪個順風耳要去告我的狀”黃公子也拍著方文宣的肩膀配合道:“這哪里是什么順風耳,明明就是一個黃石黃屎將軍”
  說完兩人是樂的開了花
  藍寄柔自己嗅嗅衣服上的味道,馬上開始作嘔,她邊嘔邊罵道:“方文宣,你看你干的好事,我怎么這么倒霉”
  方文宣突然不笑了,他撩了一下自己發冠上的青色緞帶說:“哼你可知下人最大的忌諱就是偷聽主子說話”
  藍寄柔突然站起來,她指著方文宣逼向他們,方文宣和黃公子,看見這個臟臟的阿貴沖著自己過來,兩個人馬上倒退了幾步,藍寄柔說:“我在這里方便我礙你們什么事了?是你們非跑到我的門口講給我聽,這會子又說我偷聽?”
  方文宣見一個下人竟然敢跟主子講理,他馬上拿著扇子指了回去道:“你不知道,主子跟別人講話的時候自己要回避么?就算回避不了自己也要把耳朵捂起來,你倒好,趴在門上偷聽”方文宣氣勢洶洶,用扇子指著藍寄柔又倒退了幾步
  藍寄柔說:“我......”但是她轉頭想想自己的確是在偷聽的
  “我什么我?作為一個下人尊卑不分”方文宣大有拿著主子的身份壓死奴才不償命的架勢
  藍寄柔看見方文宣如此霸道無理,她突然一絲酸楚涌上心頭
  她一句話不說,站在那里聽著方文宣毫無道理的數落
  藍寄柔低著頭,等方文宣數落完了,她猛的抬起頭說:“你說完了么?”
  方文宣原本還是不罷休,這下一看自己的小書童阿貴已經淚眼漣漣了,他突然怔了一下,不做聲了
  黃公子見小書童委屈的哭了,也拉著方文宣說:“別說了”
  藍寄柔看著自己的老公變成了這個樣子,再想想自己的處境,還有自己的一身污穢之物,她不由的悲從中來
  方文宣說:“你快去洗洗,洗干凈了到我書房來”
  剛從浴室出來的藍寄柔這下又要重返浴池了
  她摸著眼淚取了件干凈衣裳抱著木盆跑回浴室,還好,看來阿康那家伙動作還蠻快的,這會已經不見人了
  藍寄柔搬了椅子堵在門口,這下她長心眼了,一定要把門堵上
  藍寄柔慢慢的脫下臟衣服,她看著衣服上的斑斑點點她委屈的抽泣著,她接了一盆熱水從頭灌下去,她似乎已經忘記了**上的疼痛,淚水和熱水混在一起,染紅了眼睛里的一道道血絲
  “壞周俊豪,壞方文宣,壞老公,我要跟你離婚”藍寄柔邊沖著身子,邊咒罵著,突然她頓住了,離婚?現在方文宣根本不是她的人了,方文宣已經變了,方文宣已經失憶了
  她轉念又一想可是自己還是方文宣的人,說不定他還會恢復記憶,那么?應該原諒他么?這種想法從她剛踏入方家的門開始就一直糾纏著她,藍寄柔雖然生活在現代,但是她卻崇尚女子對丈夫的忠貞不渝,如今丈夫并不算犯錯,他只是失憶,就像一個孩子沒有大人管教犯了錯誰也怨不得,藍寄柔身體里蘊含著東方女性的古典美,現在知道自己的丈夫就在眼前,難道她能不管么?難道她就任由他失憶么?最后藍寄柔的答案是否定的,她要跟著他,她知道老公早晚有一天會記得她的,她不能放棄他,不能放棄自己在另一個空間里對那個叫做周俊豪的五好丈夫的海誓山盟
  但是她心里還是不甘,她又接了一盆水,自己用拳頭敲打著盆里的誰罵道:“死方文宣,壞方文宣,還我老公,還我周俊豪”
  發泄一通之后,她心里才舒服了一點
  她洗完澡又要乖乖的去方文宣的書房了
  方文宣一邊看著天花板一邊扇著扇子,儼然一副大少爺摸樣,藍寄柔敲敲門,方文宣說:“進來”
  藍寄柔進了屋關上門,方文宣瞟了一眼藍寄柔說:“洗干凈了?”
  藍寄柔白了他一眼,藍寄柔看到方文宣高翹著的二郎腿心想:站沒站相坐沒坐相
  方文宣一邊繞著自己的發冠上的緞帶一邊搖著扇子好不愜意,他問:“我們說的你都聽到了?”
  藍寄柔‘恩’了一聲
  方文宣問:“你都聽到什么了?”
  “嬌嬌”藍寄柔毫不掩飾,這也是他想知道的
  “嬌嬌?”方文宣聽到這個名字嘴角泛起一絲微笑,他馬上坐正了看著藍寄柔,說:“你想知道她是誰么?”
  藍寄柔瞪大了眼睛點著頭
  “好本少爺明天帶你去見見世面,你先下去,不過你真的洗干凈了么?我隱約還聞到一股臭味兒呢”說完方文宣哈哈大笑
  藍寄柔自己提著衣領聞了聞,已經沒有那些氣味了,看來方文宣是故意逗自己的,藍寄柔‘哼’了一聲出了書房,關上了門,在關門的一霎那,藍寄柔看見方文宣帶著淫笑晃著扇子嘴里面還不停的念著:“嬌嬌,嬌嬌”
  小說來源:淘書吧中文網http: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