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1)      人物簡介待續(09-21)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1)     

跟著老公去穿越199 商業間諜


  藍寄柔轉過頭去,看見一臉慍怒的方文宣。
  “你怎么了?文宣。”藍寄柔被方文宣的大小聲嚇了一跳。
  “你過來。”方文宣變得很嚴肅,藍寄柔像個犯了錯的孩子跟著方文宣走到墻邊。
  “你是個女人,不能拋頭露面知道么?”方文宣道。
  “女人怎么了?何況沒有人知道這店是方家的。”藍寄柔想到剛才方文宣的態度,她覺得委屈至極。
  “你不要管人家知不知道,我知道就行了,你趕快把店鋪關掉,沒有女人做老板的,你知道都是什么樣的女人做老板么?真是的,你就不能給我考慮一下。”方文宣說道這里臉上飄過一絲不屑的表情。
  “什么女人?你說!”藍寄柔滿腔怒火。
  “你還非得讓我說?好,我告訴你,老鴇子,她們開妓院的,你看有那個好女人自己做老板的?”方文宣一提醒藍寄柔也想到了似乎能自己做老板的只有那種女人了。
  藍寄柔賭氣道:“我要開啟朝的先河,不行么?何況我是什么女人不用別人來評判,方文宣婆婆都答應了,你為什么不答應?”
  “她是她,我是我,我們考慮的問題不同,我現在是四品官員,難道還養不起你么?”方文宣一口大男子主義。
  “我不要你養,反正我們只有夫妻之名,如果你覺得我做得事情妨礙到你了,那我走,我走了就可以堂堂正正的開店了。”藍寄柔說完,又有點后悔,自己太過激動。
  方文宣的話又成為了新的導火索:“我一直努力說服自己接納你,可你怎么老叫我瞧不起。”
  “方文宣!我藍寄柔不用讓誰瞧得起,我瞧得起我自己,你瞧不起我,我還瞧不起你呢,我們分道揚鑣,以后各不相干,我也努力說服自己你會對我好,不過看來這一切都是虛幻的,不可能實現的,我現在特別后悔怎么會來到啟朝......”藍寄柔還想說下去,可是又馬上止住了。
  “你說什么來到啟朝?你本來就是啟朝人,難不成你是吐蕃或者西域人?”方文宣得猜度更讓藍寄柔氣的翻白眼,她告訴自己此方文宣不同彼方文宣,可是越是這樣告訴自己淚就越想流下來。
  藍寄柔跑了,跑了兩步眼睛開始模糊,跑了四步淚就掉了下來。
  方文宣站在原地,他只是覺得藍寄柔太不可理喻,嘆了口氣,便背著手走了。
  藍寄柔回到方家撲在床上大哭了一頓,老夫人聞聲趕來:“是不是文宣氣你了?”
  “婆婆,文宣不準我開店。”藍寄柔像是小孩子告狀一樣,充滿了委屈。
  “哎,可能文宣最近公務比較繁忙所以脾氣會大些,你得諒解他。”老夫人極力的勸導。
  “我知道了,婆婆,你讓我自己一個人想想。”藍寄柔想到一句話:“婆婆永遠向著兒子。”
  第二天一早,婉兒跑到老夫人的屋里叫道:“老夫人,不好了,三少奶奶走了。”
  婉兒早上去叫藍寄柔吃飯的時候,發現桌上有一封留信,大體意思就是說藍寄柔要走,她說自己的理想有兩個現在有一個實現不了就要努力去實現另一個,藍寄柔說以后賺了錢會把老夫人的本金換給她,現在也不要去找她,也不要管她,她自己決定的事情沒有人會改變。
  老夫人看了只是嘆氣,婉兒問:“要叫三少奶奶回來么?”
  “不要了,現在文宣這個狀況,她回來也沒有用。”老夫人還是了解藍寄柔的。
  方文宣知道藍寄柔離家之后,更生氣了,他只是擺擺手道:“以后她的事與我們無關。”
  藍寄柔明白,那晚的事情,方文宣和自己都耿耿于懷,這次只是借題發揮,正好,藍寄柔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現今的方文宣,而且藍寄柔覺得方文宣做了四品官員之后便很會擺官架子,更會打官腔,似乎那前往洛陽辛苦尋找李修林的貪污證據還有九死一生的法場上的情景,在兩人的心里都成為了過去式,看到藍寄柔的時候,毫無感情的方文宣還是接受不了自己這個似乎從天而降的妻子。
  瀾軒裁縫鋪白天的時候十分熱鬧,到了晚上,只有藍寄柔和一個小伙計,小伙計很少言語,只是負責賣藍寄柔做好的衣裳,藍寄柔一只手支著腦袋一邊問道:“你覺得我能做好這生意么?小柱?”小柱是新來裁縫店的活計。
  “自打裁縫鋪開了之后,店里很熱鬧呢。”小柱安慰道。
  “可是沒有人買我做的衣裳啊,她們只是看看就走了。”藍寄柔嘆了口氣,這接連幾天都沒有進賬。
  “是啊,我也奇怪,為什么她們只看不買呢?掌柜做的衣裳都是她們沒見過的。”
  “她們會看就代表喜歡啊,為什么不買呢?”藍寄柔仔細琢磨著。
  “掌柜!小柱有句話不知該說不該說。”小柱表情凝重似乎是問題的關鍵。
  “你快說。”藍寄柔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其實我們剛開鋪不久,對面街的結尾也開了一家裁縫鋪,而且我發現我們這邊做了什么衣裳,第二天那邊準有,不但價格比我們便宜一半而且那邊的掌柜還很快拉攏客人。”小柱道。
  “啊,這么快就遇到商業間諜了?”藍寄柔想到自己辛苦設計制作的衣裳這么快就被人盜版很是氣憤。
  “商業間諜?”小柱沒聽說過這個詞。
  “恩,你有沒有觀察到誰每天都來,而且認真的研究我的衣裳呢?”藍寄柔問道。
  “聽掌柜這么一說,小柱倒是想起來了,確實有這么一個人,不過他是一個年齡挺大的男人,每天都會過來看我們店里的新衣裳,而且他一個男人好像很關心掌柜的衣裳,有時候會摸半天,但是又不買。”小柱道。
  “那就是他了,明天我就要抓住這個間諜,他太可惡了我一定要教訓他一下。”藍寄柔狠狠得錘了一下桌子。
  第二天一早,藍寄柔就在店里觀察著店里的動靜,進來一個客人藍寄柔都要用眼神詢問一下:是不是這個?
  小柱總是搖頭,終于在晌午的時候,小柱給藍寄柔使顏色:就是他。
  藍寄柔順著小柱的眼神看去,她看到一個男人的背影,那男人正鬼鬼祟祟的前后翻看著藍寄柔做的新樣子。
  “還不讓我抓到你。”藍寄柔沖上去,把手搭在男人的肩頭,男人轉身的一剎,藍寄柔呆住了,因為那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方家的老管家元正。
  “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在這里碰到你,你死定了,你推方文宣墜入山崖,還偷了方家的地契,現在你別想跑了,小柱快來抓住他。”藍寄柔一聲令下,小柱趕忙挽起袖子,使勁抓住元正。
  “三少奶奶,你放過我吧,我是迫不得已的。”元正求饒道。
  “所有的壞人做壞事都是迫不得已,你別想我會心軟,我要把你移交官府,不夠砍頭也會把牢底坐穿。”藍寄柔十分憎恨這個吃里扒外的家伙。
  元正此時已經老淚縱橫:“少奶奶,我真是迫不得已,元正也不想搞成這樣,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說得算的。”
  “你還說得不算?那誰說的算?你別跟我墨跡,你說再多話也只是費你口舌而已。”藍寄柔下定決心要嚴懲元正。
  “我不求少奶奶放過我,我只想帶你去見一個人,少奶奶跟我去就知道,求求少奶奶了。”元正跪下不停的磕頭,連小柱都抓不住他了。
  “看什么人?不會是陷阱吧?”
  “不會的,元正保證不會跑,少奶奶看完人之后再決定抓不抓元正吧,元正在這里保證,一會少奶奶什么決定,元正絕不反抗。”元正似乎真得有隱情,而且好奇的藍寄柔也想知道元正到底會帶自己去看什么人。
  “那好吧,你現在就帶我們去。”藍寄柔同意了。
  元正帶著藍寄柔和小柱走進了很久,終于走到京城邊上的一個村莊,藍寄柔跟著元正走了進去,這個村莊似乎沒有什么人知道,跟京城的繁華大相徑庭。
  元正把他們帶進一個小屋,這屋子四處漏風,破爛的草席固定在墻的周圍,藍寄柔走過,能感覺到草席后面一定是一個很大的洞,再往里走,藍寄柔聞到一股臭味,這味道極像茅廁里的味道,藍寄柔看見一個瘦弱的女人躺在床上,瘦小的身體占不了床的三分之一,她瘦的皮包骨頭,臉上的顴骨特別高,女人把眼睜得特別大,似乎像是受了驚嚇,一眨不眨的盯著房梁......
  “她怎么了?”藍寄柔問道。
  “她十年前得了一種怪病,原來她很胖,可是現在她瘦的只剩下骨頭了。”元正看著躺在床上的女人,藍寄柔能讀出元正那關愛的眼神。
  “她是你什么人?她的家人呢?”藍寄柔好奇的問道。
  “她是我的女人,我一直沒有成家也是為了她,而且我們還有一對兒女,只是這些老夫人都不知道罷了。”看見元正的表情,藍寄柔大抵能想得到,只是沒想到元正竟然還有一雙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