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1)      人物簡介待續(09-21)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1)     

跟著老公去穿越201 前世

可是開心過后,藍寄柔又像泄了氣的皮球,她覺得自己好亂,好亂,這時候門口響起熟悉的聲音:“姐姐,你怎么在這里?”
  藍寄柔轉頭一看是絲絲,她一身普通的裝扮,似乎不再喜歡白色,或許她也不用為那‘白護法’三個字裝飾外表了。
  “絲絲......”藍寄柔再見到好姐妹的時候突然心中一陣委屈,便抽泣了起來,絲絲馬上放下手中的竹筐,跑過去抱住藍寄柔拍著她的肩膀說:“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有我在,你不要怕。”
  哭完藍寄柔跟著絲絲去了她的住處,絲絲一直打理著遺留下來的月蓮教,里面的彪形大漢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群的孩子。
  藍寄柔問:“怎么這么多孩子?”
  絲絲道:“他們都是孤兒,我覺得我以前殺人太多,所以我想贖罪,這里面還有被我殺掉父母的孩子,我覺得我有責任照顧他們。”
  藍寄柔聽完,點點頭:“原來你是歷史上第一個孤兒院院長。”
  “姐姐說什么院長?是你們那里的方言么?”絲絲問道。
  藍寄柔笑了笑:“恩,是夸獎你呢。”
  “呵呵,姐姐別笑我了,姐姐你怎么樣?方文宣還是很疼你吧?”
  聽到這里藍寄柔又收起了笑容,藍寄柔拉著絲絲說:“現在我知道了一件事,但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你來幫我想想辦法。”現在藍寄柔的心情真是很亂,五味參雜。
  藍寄柔繼續說:“原來方文宣不是我老公,但是我老公在穿越的時候上了他的身體,或許他是周俊豪的前世,可是現在的方文宣不是周俊豪,夫子說如果要換回我的老公就要讓他受刺激,或者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再跳一次懸崖,夫子說余華山聚了天地的靈氣,他們兩人的都和余華山有緊密的聯系,我現在的煩惱就是,我好想讓我的老公回來,可是我又不能讓別人的兒子消失,他們兩人現在在交替出現,或者三年一交替、或者五年、或者一輩子我老公都不會出現了。”藍寄柔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這種事情要不是自己遇到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可是絲絲卻好像聽明白了藍寄柔的‘胡言亂語’她說:“就是說把現在的方文宣再推下去你老公就回來了么?”
  藍寄柔點點頭,又搖搖頭:“我不能這樣做,原來的方文宣就消失了三年之久。”
  “可是他消失了三年他還是沒記得你啊。”絲絲問道。
  “那是夫子讓我老公失憶了,這樣老夫人就不會傷心了,夫子救的是我老公周俊豪,但是周俊豪那里會記得老夫人?所以夫子就將計就計干脆把我老公也弄失憶了,這樣老夫人還算有個兒子。”
  “啊,那老頭怎么這么壞?”絲絲跺著腳。
  “我能理解他,他也是為我婆婆好,現在想想夫子也不容易,他還教我老公讀書識字,并沒有把我老公推下山崖再次換回原來的方文宣。”藍寄柔想到自己和老公怎么也算相處了一段時間也算欣慰。
  “那姐姐,你甘心么?他現在是原來的那個人,他根本不是你的相公啊。”絲絲分析道。
  “哎!”藍寄柔長長得嘆了一口氣:“我好煩,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我老公的靈魂就在這座山上,我卻不能把他找回來。”
  “姐姐,你放心,你下不去手做,我去做,只要能把他的靈魂召喚回來就行。”絲絲似乎有了主意。
  藍寄柔急道:“萬萬不可,老夫人現在就有這么一個兒子了,我們不能做那樣損人利己的事情,如果要犧牲了真正的方文宣換回我的周俊豪,就算換回來我也于心不忍,而且我老公也不會同意的。”
  “姐姐,你別傻了,現在他根本是另一個人,他本來就是要死的,只是你老公進入了他的身體他才活了下來,現在身體好了又想回來了,那有這么多好事啊?”絲絲打抱不平。
  “那身體本來就是人家的,說不定方文宣就是周俊豪的前世,是我們打破了規律不小心掉進了啟朝。”
  “對了,那賣你糕點的老頭呢?他應該有辦法吧?他這么會折騰人,真是太壞了。”絲絲提醒道。
  “對,他曾經說過什么不是真正的方文宣,看來他明白這一切的,絲絲,讓我睡覺,每次我都會在夢里見到他。”藍寄柔跑進臥室,立馬躺在**上閉上眼睛,準備進入夢鄉和賣她蛋糕的人來一次對話......
  余華山上,到處都是蝴蝶,藍寄柔開心極了,她一邊跑一邊叫:“老公,快來啊,幫我捉蝴蝶。”
  可是藍寄柔跑著跑著卻出現兩個同樣的人,一個是方文宣一個是周俊豪,這搞得藍寄柔也不認識他們了,藍寄柔問:“你們那個是我老公?”
  可是任憑藍寄柔怎么問,他們都不回答,藍寄柔看見從兩人身后走出了賣她蛋糕的人。
  “你到底想怎么樣?”藍寄柔十分生氣。
  “我說過我是月老,我是在幫你們理清絲線。”
  “有你這么牽線的么?你不是月老你是惡魔。”藍寄柔指著那人道。
  “好吧,現在時間也到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把整件事情告訴你吧,你來看!”說著那人把手在藍寄柔的眼前一揮,便出來活動的畫面。
  藍寄柔看到,一個女人正努力的生孩子,這時一個女嬰降生了,女人很開心女人有些胖,但是能看出來她長的并不丑,這時畫面中伸過來一雙手,把女嬰抱在懷里,藍寄柔看見那雙手的主人竟然就是元正。
  藍寄柔想這可能就是元正和生病女人的女兒,沒多久突然沖出來元正的妻子,她指著女人罵她是不要臉的狐貍精,搶走了自己的丈夫,元正的妻子上前就對那女人又打又罵,在拉扯中元正失手把自己的老婆推到了柱子上,元正的老婆后腦狠狠的碰在柱子上,不幸殞命。
  生完孩子的女人突然受到了刺激,發狂不止,元正找了個地方把自己的妻子埋了,回了家帶了自己和妻子剛生下不久的兒子一起跟女人逃命去了,為了躲避追查,他們來到京城,
  之后女人的病情十分不好,日漸消瘦,后來便一病不起,沒想到沒多久元正發現自己的女兒也有這樣的病,就打聽誰能救母女二人,元正終于打聽到方老夫人和醫圣有些淵源,便潛進方家直到坐上了管家的位子才向老夫人提出請求,不料,卻被老夫人回絕。
  女兒死了,元正更是嫉恨在心,每日做黃紙人扎小人,只是這黃紙人上面并不是老夫人的名字,而是方文宣的大名,直到元正的和兒子把方文宣推下山崖,方文宣的幽魂便沖上了云霄殿,方文宣的靈魂怒指元正是個忘恩負義的人,要玉皇大帝對元正做出懲罰,正在此時,仙班中有一女仙子站出,她說元正在凡間是自己的父親,為報養育和不棄之恩,她愿意代為受過。
  在玉皇大帝的調停之下,讓此仙女兩千年后作為方文宣轉世的妻子,但是要跟隨他的后世受些折磨,現世的方文宣見仙子善仁便同意仙子代父受過,之后便得到機會靈魂游離在**和靈氣之間,也就是一個肉身有方文宣和周俊豪兩個靈魂的存在。
  看完,藍寄柔直搖頭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不信,要叫你這么說,我的前世是元正的女兒?”
  月老點點頭:“是的。”
  “那為什么還要讓我們回來受苦?”藍寄柔問道。
  “因為你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感化元正,讓他不要再害人,然后讓他自己解除對方文宣的怨念,所以你們又回來了,就在剛才你感化了元正消除了他的戾氣。”說完賣蛋糕的男人變了一副裝扮,化身成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手中還不停捻著紅繩。
  “那我是仙子?這太可笑了。”藍寄柔道。
  “沒有什么不可能,按照你們現代的話來講,我們是同僚,只是你還不知道而已,現在你的劫數和方文宣的劫數都了卻了,你可以跟我回去了。”月老道。
  “回去?我是來找老公的,你現在編出這樣的謊言來騙我去什么天庭,別鬧了。”藍寄柔道。
  “把你和方文宣的后事帶回來就是要在這個時間點解決,要知道方文宣的靈魂還沒消散,而且這也是仙子你自己的選擇,你們不但回不去了,而且在后世的記憶里,是沒有你們兩人的,你們兩人的投胎轉世只是為了化解啟朝的方文宣和元正雙方的戾氣,你回到天庭毫無牽掛的繼續做你的仙子,方文宣繼續做他的大少爺,元正也繼續和心愛的人在一起生活,這不挺好么?”月老道。
  “那么周俊豪呢?他去那里了?”藍寄柔問道。
  月老點點頭:“他只是方文宣后世的替代品,你們的恩怨化解了,他就消失了。”
  藍寄柔搖頭:“不,我愛的是周俊豪,你怎么能讓他消失,月老,我求求你,不要讓他消失好不好,我要回去現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