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202 千年草


  第二百零二章千年草
  “說實話,我也不愿意這樣把你們棒打鴛鴦。可是,現在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選擇的。是仙子你說要償還方文宣的靈魂,現在功德圓滿,你完成了任務,元正不再仇恨方家,方文宣已經回到肉身,仙子也可以返回天庭了,周俊豪只是一個后世,這世了結了之后,他就不會存在了。”月老道。
  “你是月老,你是給別人牽線的,怎么能讓我們分開呢?”
  “你怎和世人一樣無知?月老主管的不只是牽線,就像這根紅線吧,有的時候一端往前,另一端也要往前,一端往后,另一端也要往后,若是一端往前一端往后,這線就要斷的,也是世人所說的分手,你跟周俊豪就像這線一樣,你拼命拉扯,可是他卻不肯往前,最后也是要斷的,你一個人的努力只是為了平復啟朝的方文宣和化解你前世父親的戾氣,現在線要斷了,我也無能為力。”月老捻著線,似乎每一根都是一段姻緣。
  “讓我帶周俊豪回去吧,我們有自己的小屋,我們還有自己未來的計劃,他有工作,有父母,我也有,我要回去,我們失蹤了這么久,他們是要擔心的。”藍寄柔乞求道。
  “你放心吧,他們只是依附你而存在的,你不會去,他們都不會存在。”
  “那讓我見見周俊豪吧?他在那里?讓我跟他說句話吧。”藍寄柔拽著月老的衣袖。
  “這個......”月老似乎很為難。
  “求你了,我就跟他說幾句話。”藍寄柔眼淚汪汪的看著月老。
  “好吧,周俊豪是余華山上的一根千年草變的,他生長在懸崖峭壁上,你若是想找到他,就要爬到懸崖上找他。”
  “你不是說我神仙么?我有法術的吧?”
  “呵呵,法術?你的法術要去了天庭才能給你,我不能跟你多說了,又有小兩口要我去牽線了,好自為之吧,你記住你原來就是仙子,一切都是虛幻的。”說完月老飛奔而去。
  “不要走,等等。”藍寄柔躺在**上,手腳并用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東西,絲絲在一旁輕輕的呼喚著:“藍姐姐,你怎么了?”
  藍寄柔含淚睜開眼睛,看見絲絲之后才知道剛才是夢境,她把自己的夢告訴了絲絲,絲絲道:“太不可思議了,姐姐是仙子?周俊豪是千年草?玉皇大帝這么會折騰人?”
  “不管怎樣,我要去找周俊豪,我不管他是人還是草。”藍寄柔自己也分不清是真是假。
  “可是懸崖峭壁,很危險的。”絲絲擔心道。
  “他不是說我是仙子么?我沒那么容易死的。”藍寄柔十分篤定。
  終于藍寄柔決定爬上懸崖去尋找那株千年草。
  余華山下,藍寄柔高高的望著山頂,由于距離太遠,藍寄柔根本看不清山上有沒有什么草,她在身上綁了繩子,絲絲在山上釘了木樁,就這樣藍寄柔利用自己在現代玩過的攀巖開始了尋找千年草之路。
  懸崖峭壁上一個弱女子用手奮力的扒著石塊慢慢往上移動,烈日下她滿手的黃泥,終于黃泥變成了紅泥,但是她不覺得疼,只要看到一株草就要過去呼喚一聲:“周俊豪,是你嗎?”
  終于在藍寄柔快要爬到山頂的時候發現腰上的緞帶被一株草給纏住了:“老公?是你么?”
  藍寄柔興奮道,仙草似乎發出了微弱的聲音,聲音很小,藍寄柔要附上去聽。
  “是我。”
  “太好了,我終于找到你了。”
  “可是我們永遠也不能在一起了,我才知道,我只是這懸崖峭壁上的一株仙草,你是仙子,我們永遠也不能在一起。”
  “這么說你記得我了?你告訴我,我用什么辦法才能把你救出來?”
  “何以談救?這是我本來的宿命,這件事情結束之后我們都要歸位,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周俊豪這個人了。”
  “不,我相信人定勝天,我們一定可以戰勝困難的,難道你不愛我了么?”藍寄柔問道。
  “不,我愛你,我本來是一株沒有感情的千年草,在這里生長了千年,直到玉帝給我做方文宣后世的機會,讓我遇到了你,我沒有忘記你,我一直在這里等著你。”仙草上頓時凝結了許多露珠,藍寄柔知道,那是周俊豪的眼淚。
  “我該怎么做?我不能讓你繼續在這里做一株沒有感情的仙草。”藍寄柔問道。
  “你把我拔下來,放在你的身邊。”
  聽完藍寄柔輕輕的把仙草拔了出來,小心的放進自己的衣服里,這時天空突然陰云密布,狂風大作,山崖上的絲絲見木樁被風吹得到處搖晃,絲絲趴在崖邊叫道:“姐姐,快上來,木樁不行了。”
  藍寄柔被風吹得到處搖擺,連黃土都踩不住,更別說往上爬了。
  風越來越大,藍寄柔的頭發被吹得散開了,這時她發現自己的衣襟也要被吹開了,仙草就在里面......
  藍寄柔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可是卻不想另一只手已經無力承擔自己的身體,就這樣,藍寄柔落下了山崖,藍寄柔聽到崖上絲絲哭喊著叫道:“姐姐,小心......”
  藍寄柔在**的瞬間雙手護住胸前的仙草,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在**的不那么快了,她感覺到仙草散出的光環把她籠了起來,漸漸的她雙腳落地,藍寄柔毫發無損。
  “哇,我沒事,老公謝謝你。”藍寄柔從懷中取出仙草,可是卻發現仙草已經變得不那么鮮亮了,甚至有些枯萎:“老公,你怎么了?”
  “我用了法力,以前我生長在余華山上,山上的靈氣供我給養,現在我離開了余華山,就失去了給養,剛才用了法術,所以虛耗太多......”仙草似乎已經沒有力氣。
  “老公,對不起,那你以后不要用法力了。”藍寄柔撫摸著仙草。
  仙草擺了擺葉子:“我不用了。”
  藍寄柔終于找到了老公,哪怕老公變成了一株仙草,驚恐的絲絲跑下山崖看見藍寄柔毫發無損也放下心來,便問:“姐姐日后有什么打算?”
  “我要跟它在一起,不管怎樣,我都不會屈服的。”藍寄柔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以后跟一根仙草生活一輩子。
  看著藍寄柔離去的背影,絲絲明白,用任何方法也拉不住這癡情女子的心意。
  方文宣上次跟藍寄柔鬧了一頓,每每路過裁縫鋪的時候都想進去看看,可是大男子主義還是讓他止住了腳步。
  小柱邊嘟囔著什么邊走出來道:“掌柜的是怎么回事?好幾天都不來。”
  聽到小柱的低語,方文宣上前問道:“你掌柜出什么事了么?”方文宣想到藍寄柔現在除了鋪子,似乎沒有別的去處。
  “是啊,前幾天我們抓住一個壞蛋,那壞蛋和掌柜是認識的,后來掌柜心軟就把他放了,之后我就自己回來,這幾天再也沒見掌柜了。”小柱收拾著屋里的東西準備關門,因為最近幾天藍寄柔也沒做什么衣服,客人也就少了很多。
  “見什么壞人?”方文宣關切的問道。
  “他是來偷店鋪衣樣的,被我當場抓住。”
  “他長得什么樣?”方文宣有些著急。
  “那家伙還挺老的,住在京城周圍的村子里。”小柱道。
  “快帶我去看。”方文宣覺得藍寄柔的失蹤可能跟這個人有關。
  “你是誰啊?”小柱說了半天都不認得這個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跟他說這么多。
  “我是她的相公,她也沒有回家,一定是出事了,快帶我去。”方文宣道。
  “哦,掌柜沒回家?那壞了,好,我現在就帶你去找那個壞人。”小柱趕快鎖上門帶著方文宣就往村子里跑。
  小柱憑著記憶找到了元正的屋子,里面有一個女人正躺在**上,方文宣一進去就聞到一股惡臭,便問:“這是什么味?”
  小柱捏著鼻子說:“這是壞人的老婆,她好想得了怪病,每天都拉在炕上。”
  方文宣那里見過如此的屋子,破爛不堪到處都彌漫著糞坑的味道。
  “吃飯了。”從門口傳來一道聲音,方文宣轉頭看過去,正是幾年前將自己推下山崖的元正。
  “少爺。”元正愣住了。
  “你還有臉叫我少爺?現在我可找到你了,你不但把我推下山崖,還在我失憶的時候對我們方家落井下石,你是逃不掉了。”說著方文宣就上前扭住元正的胳膊。
  **上的女人似乎聽到了什么動靜,不停的咬著牙齒,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少爺,我把你推下去是我不對,我現在明白了,我以前做的都是錯的。”元正也不反抗。
  “你明白就好,走,跟我去官府。”方文宣拉扯著元正。
  “不行,我不能走,我走了她就沒人照顧了。”元正跪在地上求道。
  “你把我推下去的時怎么不想母親有沒有人贍養?”方文宣死活不放元正,將他往外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