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4)      人物簡介待續(08-04)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4)     

跟著老公去穿越203 把柄


  第二百零三章把柄
  “掌柜的,你去那里了?我們擔心死你了。”小柱跑到門口,他看見藍寄柔正站在門外。
  “你放了他吧,他現在知道錯了。”藍寄柔道。
  “謝謝三少奶奶。”元正對藍寄柔十分感激。
  “放了他?你別不知好歹,我要不是擔心你,也不會來找你,你現在讓我把我和我們方家害的差點家破人亡的人放了?”方文宣對藍寄柔的話有些生氣。
  “可是你沒有家破人亡,不是么?”藍寄柔反問道,并且帶了些厭煩的語氣。
  “藍寄柔?他害我失憶了幾年,難道還不夠送官府懲治嗎?”方文宣覺得藍寄柔是假仁慈。
  “他現在已經夠落魄的,你就不要逼他了,他要每天照顧病**上的女人,你怎么忍心讓那個女人餓死?”藍寄柔知道了元正和那女人是自己前世的父母之后便對他們產生了一種憐憫感,和一種讓人琢磨不透的親情,反而現在的方文宣只是老公的前世,而且跟周俊豪的性格大相徑庭。
  “你忍心見我被折磨了這么久么?你別忘了你的身份。”方文宣覺得藍寄柔并不站在自己這邊,十分氣惱。
  “我的身份?我跟你沒有關系。”當然藍寄柔知道,和她有關心的人現在已經變成一株仙草萎靡的躺在自己的懷里。
  “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元正一定要受到懲罰,走,跟我走。”方文宣依然拉著元正。
  “你是個男人,為什么沒有一點憐憫之心呢?”藍寄柔開始反感。
  就這樣元正和方文宣相互拉扯著,藍寄柔走到**邊,女人瞪著眼睛嘴里吱呀吱呀的響,似乎想說些什么。藍寄柔知道她是在擔心元正,藍寄柔回頭道:“方文宣你要是想要報仇就找我好了,我是他們前世的女兒,你放過他們吧。”
  “什么?你說什么?”方文宣和元正都愣住了,對于這個口不擇言的丫頭的話都不敢相信。
  元正道:“三少奶奶,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我女兒沒你這種命,別說前世了,我只希望她下輩子不要因為我的過錯做牛做馬就好。”
  藍寄柔搖搖頭:“只要你能向善,不要再嫉恨別人,她一定不會做牛做馬的。”
  “藍寄柔,你瘋了吧?為了這個人,竟然說什么前世今生,你不是從來不信這些么?”方文宣覺得藍寄柔像是變了一個人,變得奇怪了,變得冷漠了,變得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藍寄柔拭去病**上女人眼角的淚珠說:“他們確實是我前世的父母,如果你們愿意聽,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
  藍寄柔坐了下來,便把自己從頭到尾的經歷講了一遍,聽罷,元正握著她的手說:“原來你前世就是我的女兒?我還這樣害你,是我對不起你,害的你不能做仙子。”
  藍寄柔說:“我雖然不記得你們,但是我知道,作為仙子的我肯為你贖罪就證明你是一個多么好的父親,現在都結束了,你不要有負罪感,剩下的是我們年輕人的事了。”
  “哼!原來是這樣,歸根結底還是你們父女不對。”方文宣像是著了魔一個勁的拍著桌子。
  “方文宣,你永遠成不了周俊豪,現在他是跟我在一起的,你現在還活著也是玉帝為了讓我替他們贖罪,化解你的戾氣。”藍寄柔拍了拍胸口的仙草。
  “我不信,你說的我都不信,如果你能讓我問仙草幾個問題,我就相信你說的話。”方文宣道。
  藍寄柔從懷里拿出仙草,放在桌上,這時大家把目光都聚集在仙草上,方文宣問:“這樣的一株破草會說話?”
  不止方文宣不信,連元正都不信,那株草不能說是鮮亮的,甚至有些枯萎,無異于平日里的花草。
  “我是周俊豪。”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大家都能聽到,小柱聽到仙草的聲音嚇得躲在柱子后面,方文宣側耳聽著似乎那仙草還有喘息聲。
  “你有什么證據證明你是我的后世?”方文宣問道。
  “我沒有證據,其實我并不算你的后世,我是余華山上的一株修煉千年的仙草,我一心成仙,所以月老就成全了我,說他有一個任務就是要尋找代替方文宣后世的人去跟一個叫藍寄柔的女人相愛,如果我答應了這件事,功勞簿上會有我的名字,那樣玉帝會優先考慮每千年一次成仙的名額。我只是一株沒有感情的仙草,見慣了飛禽走獸的相互殘殺和相互撲食,我以為我是沒有感情的,可是成為你的替身之后我有了人類的感情,現在我也是一株有著七情六欲的仙草了。”周俊豪的話讓在場的許多人都為之感動。
  仙草又說:“我當時就像是接了命令一樣,幫你去跟現代的藍寄柔發生感情并且把她帶回來,而時間點就是你被元正退下懸崖的時候,你本來應該是死了的,但是仙子曾經說過,希望玉帝能讓你活下去,沒有仇恨的活下去,所以才會把你的靈魂賦予仙草之中,而那次失憶的周俊豪跳了下來,正好把你換了回來,所以你又回到了你自己的身體里,而并不是什么失憶以后又恢復了記憶,因為你對于我這幾年所做的事情是不了解,你只記得三年前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這玉帝老兒真能玩,不過他定的游戲規則我為什么要遵守呢?藍寄柔既然是來贖罪的,那我就要她贖罪,藍寄柔你現在跟我回去。”方文宣拉著藍寄柔。
  “你怎么還不明白,一切都結束了,我跟你其實沒什么瓜葛,只是上天讓仙草附在你的身上讓我替我的父母贖罪。”
  “我不用明白,我不接受,你跟我回去,你不是要贖罪么?你跟我回去,我叫你贖罪。”
  “方文宣游戲結束了,上天都肯讓我重回仙班,說明一切都結束了。”藍寄柔強調道。
  “你說的沒用,如果真的結束了你為什么還不回去?”方文宣反問道。
  “因為他,我不能離開他。”藍寄柔指著桌上的仙草,仙草也輕輕呼喚著:“藍寄柔。”
  “他是我的后世,他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方文宣,突然抓起仙草就往外跑。
  藍寄柔趕忙追出去,發現方文宣雙手就要撕扯仙草,他說:“不想讓它出事就跟我回去。”
  藍寄柔道:“為什么你非得讓我跟你回去,你對我是沒有感覺的。”
  “不,自從你走了,我發現我竟然離不開你了,找到了你之后,你竟然跟一株草對我說之前的都是假的?你只是跟一株草有感情?真是笑話,你讓我喜歡上了你,然后又來這一出?沒那么容易,你不是來贖罪的么?你用跟他贖罪直接跟我贖罪就好,你跟我回去,我要你做真正方文宣的妻子。”
  “你怎么會變成這樣,你以前知書識禮溫文爾雅,怎么現在跟一個土匪惡霸一樣?”藍寄柔不肯相信方文宣的君子面紗這么快就被揭下來。
  “都是你,是你來招惹我的。我開始根本不喜歡你,后來才愛上你的,是你讓我知道你欠我的,你欠我的就要還給我。”方文宣似乎是咆哮,他一激動手中的仙草就要被扯斷了。
  “你別動,我跟你回去就是了。”藍寄柔終于妥協。
  元正道:“你不能跟他回去,你回去他要折磨你的。”
  藍寄柔搖頭道:“我不怕,只要周俊豪沒事。”
  仙草被扯得奄奄一息,但還能聽到周俊豪微弱的喊:“不要,不要答應他。”
  就這樣,仙草被方文宣霸占,藍寄柔只能跟著方文宣回家。
  剛回到方府,不知情的老夫人就走過來問:“你回來了,我們是一家人不要走了以后。”
  看著老夫人對自己如此關心,藍寄柔始終不肯表露出不悅,她點點頭說:“婆婆,是兒媳不好,以后不走了。”
  和方文宣回到屋里,藍寄柔一個人坐在**上,方文宣懷中的仙草被方文宣緊緊的捏住。
  “我都跟你回來了,你把它給我吧。”藍寄柔半求辦商量。
  “給你?別想了,只要你聽我的,我一定會把他還給你。”方文宣似乎是有什么陰謀。
  “聽你的?你想讓我做什么?”藍寄柔心中一驚。
  “如果你是我的人,因為皇上喜歡你,自然也不會虧待我,現在你只心系于這根破草上,你說我再不抓住你點把柄能行么?以后你走了,皇上還會重用我么?”方文宣終于說出了他心中所想。
  “方文宣,你不是這樣的人,你怎么會......”
  “實話告訴你吧,我就是這樣的人,我年少就飽讀詩書,可是因為我沒有父親只有母親,所以我處處被人看不起,直到我姐姐嫁給了姐夫,那時候我才覺得上天要憐憫我了,可惜,姐夫太讓我失望了,現在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我也指望不上,當我恢復記憶以后,不,應該說當我趕走了霸占我身體的周俊豪以后,我發現,你就是我通往光明之路的階梯,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用怕,可是現在,你,藍寄柔!你也讓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