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206 宮門口


  第二百零六章宮門口
  不知不覺中,兩人已聊到清晨,一縷陽光偷偷的照了進來,此時還有一個不速之客也推開了房門,方文宣走進屋里,一把抓起仙草:“我要把他拿回去。”
  “你還給我,你不是說把仙草給我么?”藍寄柔驚恐道。
  “但是你沒給我做事。”方文宣似乎還有什么要求。
  “你說,我什么都答應你。”
  “去**皇上。”方文宣毫不知恥的說出了這幾個字。
  “什么?你,方文宣你別欺人太甚。”
  “這一直是我棋子,現在周俊豪只有七天的時間,那么你也只有七天的時間,七天對你們來說一定很寶貴吧?所以要抓緊**皇上,讓他給我宰相做做,聽見了沒有,前任宰相正好病重,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現在是最好的時機。”方文宣有些著急。
  “方文宣,你就那么喜歡當官么?它真的對你這么重要么?”
  “對,很重要,就像周俊豪對你一樣重要,所以你每天只有做到我滿意了,我才會把這破仙草給你,藍寄柔你懂我的意思吧?”說完方文宣摔門而去,藍寄柔看著方文宣手中緊握的仙草,她很想把它奪回來,可是自己那樣做只會增加周俊豪的危險......
  皇宮門口,藍寄柔在那里徘徊了很久,守門的侍衛都換了幾撥了,其中有一個侍衛走過來問道:“你在這里這么久想做什么?是不是別國的奸細?”
  藍寄柔搖頭道:“不是。”
  “那你在這里做什么?”
  “我,我來找人的。”藍寄柔支支吾吾。
  “找誰?”
  “皇上。”
  “哈哈,皇上是你想見就見的?走走走!別在這礙事。”侍衛架起長矛準備趕走藍寄柔。
  這時一個小太監跑了出來:“等等。”
  藍寄柔回頭望去,這小太監似曾相識,好像是皇上身邊的人。
  “李公公,又要出宮啊?”侍衛很是客氣。
  “是啊,奴家準備為皇上采辦些物件,這位是藍寄柔,她可是皇上的貴賓,你可不能對她無禮。”但凡早些入宮的老人都明白皇上和藍寄柔那點事,就算不明白也很快被人傳明白了,總之在宮里,皇上心里唯一喜歡的女人都知道是藍寄柔。
  藍寄柔被說的臉上一陣緋紅,侍衛一聽把上拱手道:“小人多有得罪,還望姑娘見諒,小人這就帶您去見皇上。”說著侍衛就要帶著藍寄柔進宮。
  “等等,我想我還是不去了吧。”藍寄柔猶猶豫豫這真能進宮了,突然又怕了起來。
  “姑娘,都是小人不好,還請姑娘不要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侍衛以為藍寄柔是故意刁難。
  藍寄柔笑道:“這時候皇上一定是在上朝,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去了再打擾皇上,我先走了。”藍寄柔越說越退,她實在不知道該怎么獨自面對皇上。
  “藍寄柔。”藍寄柔下定決心要打退堂鼓的時候,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
  藍寄柔看見遠處有一個人小跑了過來,似乎是跟他很熟,但是那人看起來還蠻英俊的,可是藍寄柔卻發覺自己并不認識他。
  藍寄柔沒有回應還是退著要走,直到那人追上藍寄柔一把攔住她:“你來找誰的?怎么要走?”
  再自己琢磨著聲音,確實是再熟悉不過的,藍寄柔仔細的打量著對面的這個英俊的男人,卻突然把手捂住嘴巴驚叫道:“田勿意!”
  “是啊,沒了兩撇胡子就不認識我了?”田勿意哈哈大笑,笑聲還是那么爽朗。
  “你怎么把胡子給刮了?”藍寄柔覺得田勿意的兩撇胡子已經成為他的金子招牌,而且他也說過自己是不會輕易刮掉胡子的。
  “因為一些人,所以我還是刮掉的好。”說道這里田勿意嘴角洋溢著微笑。
  “為了什么人?對了斐黛找到家里人了么?”說道斐黛藍寄柔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指著田勿意道:“哦,我知道了因為斐黛對不對?”
  田勿意憨笑著點點頭。
  “快跟我說說你們是怎么好上的?”藍寄柔拍了拍田勿意結實的肩膀像是見到了故友。
  田勿意道:“這個......說來話長,我看我們還是別在外面了,走我帶你進宮,我想你是來找皇上一定有重要的事吧?”田勿意一提醒又讓藍寄柔眉頭一簇。
  田勿意觀察到了這一細節問道:“怎么?遇到煩心的事了?沒法解決了?”
  藍寄柔搖搖頭:“沒事。”
  旁邊的侍衛插嘴道:“藍姑娘在門口很久了。”
  “別叫人家藍姑娘,叫方夫人,他可是我們正議大夫,方文宣方大人的夫人。”田勿意糾正道。
  “小人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剛才方夫人說怕打擾皇上,所以要走。”侍衛道。
  現在藍寄柔聽到方夫人這三個字,并沒有任何感覺,要說有,那只有作嘔。
  “皇上剛下朝,走我帶你去找皇上。”田勿意自告奮勇帶領藍寄柔去找皇上,藍寄柔只得跟著田勿意進了宮。
  再次看見宮里的景象,自己又禁不住想到了前幾年的事情,想到了那些已經成為過往甚至是歷史的人物:被冬雷嚇死的八皇子,為救自己兄弟反目的九皇子,年紀尚小就失去母親的十皇子,還有體弱多病的五公主、變成啞巴性格倔強的六公主,失去兒子一心想搶奪別人兒子繼續自己的太后美夢的王皇后,還有那含冤受屈被誣蔑的蕭皇后,甚至還有一直在為王碧瑤推波助瀾的陳秀好,這些人像是一張大網,籠罩著藍寄柔的整個宮內的人生,還好,藍寄柔跳出來了、逃出來了,可是現在藍寄柔又要進宮了,逼不得已的她只為了愛情。
  皇宮的路雖然很長,那些往事還沒想完,藍寄柔就站在皇上的屋門口,田勿意進去稟報:“皇上,藍寄柔來了,可能遇到了什么事。”
  “哦?快叫她進來。”正在批閱奏章的應豐趕忙放下紙筆,坐在龍椅上等候著藍寄柔到來。
  藍寄柔緩步進入皇上的書房,她欠了欠身子行禮道:“藍寄柔見過皇上。”
  “哈哈,藍寄柔你還是這么不懂規矩,你忘了前幾天朕剛封了你為二品夫人,雖然方文宣是四品,不過你在上次李修林的事情上做的可是功不可沒,所以朕要你壓過方文宣,呵呵,朕也是說笑,怎么?今天來找朕有什么事么?”應豐問道。
  “皇上,其實......”藍寄柔想到方文宣用那么惡俗的兩個字‘**’來指派藍寄柔的任務,藍寄柔就覺得惡心,可是她現在別無他法,為了周俊豪,為了剩下的六天時間,藍寄柔只能硬著頭皮往上上。
  藍寄柔看了看田勿意,田勿意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多余,拱著手便退了出去。
  “什么事?說吧。”皇上能感覺到藍寄柔的有口難言,似乎這個家伙真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藍寄柔看了看左右道:“皇上這里說話不太方便能找個安靜點的地方么?”
  皇上笑道:“這是朕的書房,最安靜的地方了,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說好了。”
  藍寄柔猶豫了一下,然后走到皇上面前,跪下道:“皇上,你還喜歡我么?”
  聽到藍寄柔的話,皇上突然臉色沉了一下,然后問:“你這是怎么了?”
  藍寄柔搖搖頭:“沒怎么,皇上我只問你你還喜歡寄柔么?”
  “這......”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藍寄柔狠了狠心,便開始解自己的衣裳。
  “你在做什么,藍寄柔你瘋了?”皇上上前握住藍寄柔的手制止她。
  “皇上,你不喜歡我了?我想明白了,其實我喜歡的是你,難道你不喜歡寄柔了?”藍寄柔此時強作嬌媚,可是眼淚卻流了下來。
  皇上替藍寄柔拭去淚水,那一刻,他好像抱住藍寄柔說:“我一直都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可是如今他已經把藍寄柔塵封在心底了,藍寄柔像是一個圣女永遠都只能遠遠的看著她。
  “你為什么這么做?”皇上似乎看出了藍寄柔定然有什么難言之隱。
  “沒有為什么。”藍寄柔的手依然在解自己的扣子。
  “夠了,我叫你住手,你不住手朕砍了你的頭。”應豐厲聲喝住了藍寄柔,似乎也喝住了自己方才那一念之間的想法。
  田勿意聽到聲音沖了進來:“皇上什么事?”
  看見皇上握住藍寄柔的手,藍寄柔的衣襟已經解開一半的時候,田勿意知趣的趕忙退了下去,過了很久,藍寄柔哭著從皇上的屋里出來,這是許多人都看見的了,田勿意焦急的守在門口,見藍寄柔哭著跑了出來,便追了出去。
  “站住,我知道,我是一個普通的侍衛,但是你和皇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剛才皇上是不是欺負你了?”田勿意果然忍不住問道。
  藍寄柔只是捂著胸口哭,像是被人欺負了一樣,頓時皇宮里便傳開了藍寄柔和皇上在書房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