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207 執迷不悟


  第二百零七章執迷不悟
  藍寄柔和皇上在書房的事情惹得大家浮想聯翩,再加上原本應豐和應旭爭奪藍寄柔的事情,所以整個京城都在討論方家少***事情,方文宣不但不辟謠,反而依然照常上朝,而且也沒有過激之舉。
  大家都為方文宣鳴不平,更多的是罵藍寄柔的聲音。
  自然,這件事情很快傳到了老夫人的耳朵里,老夫人不肯相信自己的兒媳竟然紅杏出墻,勾搭的還是皇上。
  這天,她叫了藍寄柔去屋里,語重心長的問道:“藍寄柔,他們說的不是真的吧?”
  “婆婆,他們是誰?”藍寄柔假裝糊涂。
  “難道你和皇上的事情被傳得沸沸揚揚你還不知道么?”
  “婆婆,你信么?”藍寄柔問題,讓老夫突然發怒:“你是我們方家的人,你是文宣的妻子,你也是二品夫人,是我們方家的門面,不是我信不信,是你怎么做。”
  藍寄柔被訓斥了一通,突然覺得其實老夫人也很可憐,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親生兒子是一個怎樣的人,從小他就多恨這個家庭。
  藍寄柔端上一杯茶去道:“婆婆,兒媳不好,不過兒媳保證以后而且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方家的事情,兒媳是有苦衷的,等過了六天之后您就知道了。”
  “六天?為什么是六天?你有什么事情不要放在心里,跟我說,我這個老婆子幫不了你也會替你出出主意。”老夫人緩和了下來。
  “婆婆,您還是不要管了,我答應你,我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方家的事情。”藍寄柔一個勁的保證卻又不說為什么。
  老夫人見問不出來,便揮了揮手:“你知道就好,我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孩子,你下去吧,我要午休了。”
  老夫人慢慢躺下,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但是藍寄柔能看到老夫人的眉頭還是深鎖,藍寄柔替老夫人蓋上了毯子,自己輕輕關了門下去了。
  婉兒在一旁也要離開,讓老夫人睡個清凈的午覺,可是老夫人突然叫道:“等等。”
  “老夫人您沒睡啊。”婉兒走到老夫人**邊,老夫人爬了起來,在婉兒耳邊耳語了幾句,婉兒不住的點著頭,之后老夫人擺了擺手道:“快去吧。”
  婉兒接了老夫人的吩咐便不敢怠慢,也關上門出去了,老夫人坐起身來,拿起手中的念珠不停的念叨著:“希望沒事,希望沒事。”
  “你做的不錯。”方文宣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那,把仙草給我。”藍寄柔伸出手來。
  方文宣從懷中抽了出來:“你還真是癡情,竟然為了他要做這種事情。”
  “還不是你逼的,你個卑鄙小人。”藍寄柔捧著仙草瞪著方文宣。
  “行,你怎么說都好,現在是要你跟皇上好,又不是跟街上的乞丐,再說你們本來不就**不清么?當皇上的女人可不會吃虧的,要不是我是個男人,說不定我也早就入宮選秀女去了。”
  “方文宣,你不要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勢力,你本身就是一個不懂愛情的人,你的愛也是建立在權利和地位的基礎上,老夫人含辛茹苦把你養大,培養你,教育你,她是想讓你做官,可是她絕對不會想讓兒子變成這樣的一個人。”
  “藍寄柔你說夠了沒有?我方文宣不用你說教,別以為自己找到了丈夫就了不起了,你沒資格和我說這些,我追求的東西你們永遠不敢,現在我只是在教你,明天繼續給我進宮,有什么閃失,小心他的小命,別忘了他的根早被我拔下來了,你們別想耍花招,等我做了二品大員以后,我就做件好事,成全你們。”方文宣之所以能威脅到藍寄柔,是因為方文宣手里攥著仙草的根,若是根被毀了,那么仙草馬上就會死去,所以方文宣留下仙草的根,只把仙草的莖葉給藍寄柔,但是并不影響他們交談。
  看著方文宣趾高氣揚的走出門去,藍寄柔啐了一口,然后看看仙草,似乎又枯萎了一切,周俊豪道:“你不值得,我不該出現在你的生命了,我害了你啊。”
  “不,你別這樣說,如果說這一切都是天注定的,那么我認命,如果說我做點事情就能跟你多一天的時間呆在一起,那么我愿意,你在我心里比什么都重要,周俊豪,你還記得我們客廳的那幅畫么?”藍寄柔提醒道。
  仙草道:“記得,那是一個為愛放棄一切的聾啞少女。”
  “對,是的,我現在能體會到她的感受,她可以什么都聽不見,但是她心里還是一只在演奏愛的旋律,她可以不能唱歌,但是她的愛卻是最好的音樂,周俊豪,我從來沒有這么詩意的跟你表達什么,現在我說了,那是因為我愛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挽留你,如果你不在了,我活著也沒有意義了。”藍寄柔似乎透露出幾天之后的事情。
  周俊豪激動道:“你千萬不要做傻事,原本你是仙子,我只是一株沒有情感的仙草,我已經是高攀了,你不能為我做傻事,你要回到天上繼續做你的仙子,就當為了我,我不想你跟我一起消失。”周俊豪道。
  這一切都被窗外的一只眼睛看的一清二楚,沒錯,那人就是婉兒,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親眼看見那株草會動,也親耳聽到從那株草里發出微弱的男聲。
  方才老夫人故意裝睡,打發了藍寄柔走,然后吩咐婉兒偷偷的跟著她,看她都做了什么。老夫人總覺得藍寄柔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所以就讓婉兒來打探,沒想到這一切的大概都被婉兒看得清楚,聰明的她把他們的對話一字不差的都告訴了老夫人。
  老夫人是知道藍寄柔的身份的,她從兩千年以后的現代遠道而來找自己的老公,聽了婉兒的訴說,老夫人已經猜了**不離十。
  老夫人嘆道:“我寧可文宣就是她要找的那個人,哎,真是造化弄人啊,文宣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第二天老夫人一早等在方文宣書房門口,方文宣已經接連幾日都睡在書房里,方文宣伸著懶腰看見母親馬上上前請安道:“母親怎么起這么早?”
  “早?我不是起的早,我是**沒睡。”
  “母親病了么?”方文宣關心道。
  “許是快了吧。”說著還真覺得喘不上氣來,便開始咳嗽了起來。
  “母親,快回去吧,這里風大。”方文宣扶著老夫人要走。
  “不行,我有事問你。”老夫人拉住了方文宣的手。
  “你是不是讓藍寄柔做什么見不得光的事情?”老夫人小聲問道。
  “母親,你怎么這樣說?我怎么會讓她做見不得光的事情?”
  “那她和皇上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一直睡在書房又是怎么回事?”老夫人問道。
  “母親,您別管了。”方文宣避而不談。
  “方文宣,我是你母親,你就是一品大員,我也能管得了你。”老夫人又急又氣。
  “您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方文宣有所察覺。
  “你先回答我的話,藍寄柔去皇上那里是不是你的計劃?”老夫人自己是不敢相信的,除非親耳從方文宣嘴里聽到。
  “哎,是,我也是為了方家,犧牲一個藍寄柔換來的是兒子甚至是子孫后代的前途,母親您別......”還沒等方文宣說完,老夫人一巴掌就打在方文宣的臉上:“畜生!”
  “你打我?你為什么打我?我從小就被人叫沒爹的孩子,你知道你兒子為什么那么乖么?因為他像只老鼠一樣,他見不得光,他害怕,他害怕連這僅有的一切都要失去,他聊以慰藉的是別人夸他聰明,夸他將來一定是棟梁之才,你打我?你憑什么打我?你以為你做的是最多的么?不,你不是,你知不知道,我已經不能和女人......”方文宣說道這里又咽了回去。
  “什么你不能......”老夫人顯然不知道方文宣這一弱點。
  “是,就是因為我小時候老被人欺負,沒有人幫我,所以我才變成這樣,我們不能再叫別人欺負了,什么皇帝的鎏金牌匾?難道您忘記了先皇當年是怎么對你們的么?他給的牌匾只是為了讓父親替她賣命,讓你忘記太子,可是后來呢?父親死了所有人都欺負我們,姐姐好不容易嫁了姐夫,您又說什么不能讓姐夫徇私,不讓他引薦我,到頭來呢?他卻是啟朝最大的貪官。母親,你看清了沒有,最后只有兒子才能陪在你身邊,包括婉兒和藍寄柔他們只是方家的附屬品,方家用用她們怎么了?”方文宣說完,老夫人已經老淚縱橫。
  “兒啊,你回頭吧,藍寄柔是好姑娘,你不能這樣糟蹋人家,如果你不行,你就休了她吧。”老夫人終于說出了來意。
  “不可能,母親,您不要管,再過幾天兒子就是宰相了,兒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兒子一定會把方家發揚光大,到時候您就是最受人敬仰的長者了,哈哈,母親,這日子離我們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