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9)      人物簡介待續(09-29)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9)     

跟著老公去穿越209 塵歸塵土歸土(完結)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
  “給你?”方文宣緊緊握住仙草:“這樣吧。還是勞煩田侍衛帶我去親自呈給皇上吧。”
  “呵呵,沒什么勞煩不勞煩,那我們走吧。”田勿意走在前面,他自然知道方文宣是不肯把那么緊要的仙草放心交給自己的。
  方文宣跟著田勿意爬上余華山,這里的一草一木還一如從前,空中略微有些云彩但是更把余華山刻畫成仙境一般。
  皇上站在山頂,閉著眼睛,似乎在吮吸著天地的靈氣,方文宣跑上前去獻上仙草:“皇上,這就是相士所說的仙草。”
  皇上輕輕捧著仙草,左看右看,這株仙草除了比別的草上多了一根紅線之外沒有其他的與眾不同,甚至說是有些枯萎。
  “這......是仙草?”皇上不信。
  “下官不敢欺瞞皇上,這的確是仙草,皇上不信可以叫相士來看。”方文宣十分誠懇。
  “那好,有請相士。”皇上一揮手,草叢中便姍姍走出一個人來。
  方文宣聞聲望去,卻嚇了一跳:“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那人嚴厲的說。
  “你們......我知道了,你們合起伙來害我。”方文宣站起來指著那人。
  “要不是你變成這樣,想用周俊豪威脅我去謀求你的丞相之位,我和皇上也不會這樣做的。”說話的正是藍寄柔。
  “哼!我忘記了,你都是皇上的女人了,在皇上枕邊一吹風,皇上就得聽你的。”方文宣嘆道。
  “方文宣你錯了,大錯特錯,你以為喜歡一個女人就是占有么?自打藍寄柔來找朕那時起朕就知道,她一定是出了事,后來朕才和藍寄柔演了一出,本想叫你交出仙草,可是你卻執迷不悟,直到老夫人的死訊都沒打動你,朕不知道你已經做上了丞相,你還想要什么?后來朕越想越后怕,你想要的根本不是這簡單的丞相之位。”最后的幾個字皇上喊的特別重。
  嚇得方文宣慌忙跪地:“皇上,臣只想做大啟的臣子,臣是想快些為國家效力,所以才會沖昏了頭腦。”
  “哼,后來朕派人跟著你才發現原來你在偽造啟朝前太子和你母親的事情,你想成為前太子的兒子,這樣你就可以奪取朕的皇位么?”皇上似乎已經把事情查的一清二楚。
  “臣沒有,臣不認識什么啟朝前太子,臣沒有那么想過。”方文宣一再狡辯。
  “朕對你太失望了,來人吶,把方文宣抓起來。”皇上振臂一呼,從草叢中又跳出了幾個侍衛,很快就把方文宣拿下,小太監摘去方文宣的官帽,方文宣顯得特別狼狽。
  “方文宣,朕念你是方家之后,對你從輕發落,你去駐守邊疆吧,那里也是報答國家的好去處。”皇上道。
  “不,我不去,皇上,我知道錯了,皇上您放過我吧。”
  “把他帶下去。”田勿意壓著方文宣要走。
  “等等,田侍衛,讓我跟藍寄柔說幾句話。”方文宣乞求道。
  “讓他說。”皇上下了旨。
  侍衛壓著方文宣走到藍寄柔的跟前:“對不起,我不該利用你,我想說,其實你是我這輩子愛過的唯一一個女人,可是我不能擁有你,所以我才會這樣對你,你能原諒我么?”
  藍寄柔看著眼前披頭散發的方文宣,突然心生一陣憐憫之情,藍寄柔點點頭:“你去了戰場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方文宣嘆了口氣:“謝謝,謝謝你肯原諒我。”
  正在此時,一陣狂風大作,樹葉飄零風沙四起,大家都捂住眼睛,突然從天而降一白衣女人,從皇上手中搶了仙草,并且還拉走了侍衛手中的方文宣。待風停歇,眾人見一蒙面女人一手拿著仙草一手揪住方文宣。
  “你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搶皇上的東西。”田勿意抽出長劍指著白衣女人。
  “田侍衛不要殺她,她是我的姐妹。”藍寄柔自然認得蒙面的女人,她正是自己的好姐妹絲絲。
  “姐姐,你為什么不跟皇上說,把方文宣和仙草扔下山崖,這樣周俊豪就回來了,姐姐,方文宣這么壞,他死有余辜,周俊豪是你的夫君難道你不想留住他么?這樣你們可以永遠在一起。”絲絲的話讓眾人大驚。
  “不行,方文宣雖然壞,但是身體是他的,我沒有權利也不能結束他的生命,我想好了,等到周俊豪灰飛煙滅的時候我也不活了,我跟他一起投胎,說不定我們還會做一對夫妻。”藍寄柔說出自己的想法時,更讓大家唏噓。
  “姐姐,當前事當前了,你怎么知道你一定會跟他一起投胎?造化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管我要把這個壞人和仙草一起推下去,還你一個真正的周俊豪。”說著絲絲就要推下方文宣。
  “不行,你把他推下去,我也不活了。”說著藍寄柔站在懸崖的另一邊。
  “為什么,姐姐,他無親無故了活在這世上也沒用,給他一個新的靈魂讓他重生難道不好么?”絲絲急的跺腳。
  藍寄柔果真站在懸崖邊上,似乎被風一吹都有掉下去的可能。
  “不,他沒有無親無故,他還有母親。”藍寄柔說著從草叢中走出老夫人。
  “母親,您沒死?你還活著?”方文宣激動道。
  “是啊,我本以為我死了可疑喚醒你的良知,可是你繼續執迷不悟,看來母親是沒教育好你,母親不該忽略你小時候的感受,母親一直以為你是個好孩子,不需要跟你說太多。”說到這里老夫人已經老淚縱橫。
  方文宣也哭了,他突然跪下道:“母親,孩兒知道錯了,孩兒真是中了魔怔,孩兒怎么會變成這樣?孩兒今天站在這余華山上才明白自己真是做錯了,做人就應該認真的做人,有些人想做人都做不成,好比這仙草中的周俊豪,他是比我好千萬倍的人,只有他才能真正給藍寄柔想要的愛。只有他才能做母親的好兒子。只有他才能做這大啟的好子民。”方文宣懺悔道。
  老夫人閉上眼睛,兩行滾燙的淚珠流了下來。
  “姐姐,你說過,女人要爭取自己的幸福,他的母親都為這個壞人死過一次了,他沒什么好可憐的。”絲絲道。
  “是,我沒什么好可憐的,母親,您保重,藍寄柔好好照顧母親替我盡孝!”說完方文宣猛的站了起來,搶過絲絲的仙草縱身跳了下去。
  “不!”藍寄柔跑了過去,跪坐在地上,此時方文宣已經砰得一聲落地了......
  老夫人手執佛珠念叨:“我的好兒子,母親希望你早日超生。”
  田勿意一看馬上帶著一對士兵下山去搜尋,藍寄柔也跟了去,藍寄柔一路上都很忐忑,藍寄柔不知道方文宣的**是不是真的能和仙草互換,畢竟這是高高的懸崖,如果兩人都這樣消失她更覺得自己是罪人。
  終于一個士兵喊道:“快來,在這里。”
  大家沖了過去,看見方文宣的身體正躺在草皮上,草地被砸出了一個大坑,侍衛把方文宣抬走之后,藍寄柔和絲絲到處尋找仙草,可是卻沒有發現。
  “姐姐我們回去吧,我想仙草一定附在方文宣的體內了。”被絲絲一提醒,藍寄柔趕忙跑去看望方文宣,藍寄柔搖晃著方文宣的身體卻不知道該叫他什么,只是拼命的喊:“老公,老公,你沒事吧?”
  方文宣被抬到皇宮,經過太醫的救治算是保住了性命。
  半月之后他終于醒了過來,他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身邊正有一個女人趴在**頭,他搖了搖了藍寄柔:“姑娘,姑娘,我這是怎么了?這是在那里?”
  “你醒了,你終于醒了。”藍寄柔興奮的拉著他的手叫道。
  “姑娘,你是誰?”
  “我是誰?”藍寄柔心里撲騰一聲,她心涼了:“你不會又失憶了吧?”
  藍寄柔只覺得自己被上天作弄,還沒弄清這人是方文宣還是周俊豪,沒想到現在他又失憶了。
  “你好好想想,求求你一定要記得自己是誰。”藍寄柔哭著搖著他。
  “老婆~”當那人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藍寄柔停住了動作,楞了神。
  他晃晃在藍寄柔面前的手說:“老婆我終于回來了,我是周俊豪啊。”
  藍寄柔聽到那熟悉的稱呼,突然撲在周俊豪的懷里拼命的大哭著:“你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
  皇上本來已經走到門口,可是見到這種場景也不便打擾便和田勿意回去了。
  這時月老突然出現在藍寄柔身后道:“藍寄柔,你在人間的期限已滿,趕快隨我回去。”
  “不,我不會跟你回去。”藍寄柔僅僅握住周俊豪的手。
  “不行,上天有規定,玉帝讓我帶你回去。”說著月老就要分開兩人。
  周俊豪拼命的拉住藍寄柔:“不行,不能帶他走,玉帝不能搶人家老婆。”
  說完這話,突然從屋頂傳來一道聲音:“哈哈,誰要搶你老婆了?”
  說話的正是玉帝,只見月老欠著身子很是恭敬,這道聲音也讓藍寄柔想起自己仙子的身份,藍寄柔跪在地上道:“小仙已經是藍寄柔了,小仙不想回去了,求玉帝成全。”
  方文宣一聽是大名鼎鼎的玉帝,便也趕忙拖著病體下**跪在地上說:“玉帝大人,您行行好,讓我跟藍寄柔在一起好不好?”
  玉帝笑道:“哎難道又要失去一個仙子?那可不行,你得趕快找一個仙子給我補上這個缺。”
  “這個......”月老為難道:“恐怕很難。”
  “誰說很難,我有一個人選,絲絲怎么樣?她為人善良,雖然之前殺過人,但是現在已經悔過,還開辦了啟朝第一個孤兒院。”藍寄柔靈機一動。
  “我看不錯,月老本玉帝命你速速去請那信任的仙子上天議事,不得有誤。”說完月老一個閃遁就不見了人影。
  “藍寄柔,你該怎么辦呢?”玉帝道。
  “求求玉帝讓我留下吧。”藍寄柔見有了新人選頂替也就沒那么驚慌了。
  “那可不行,既然周俊豪回來了,那么后世的你們也要去繼續經歷苦難了解自己的一生,我給你們一天的時間去把這里的事情了解,第二天陽光來臨的時候你們會發現你們又回到了現代,我不多說了,我得去準備開會了,還有三天就是王母的生日了,本玉帝得給她一個驚喜。”說完玉帝的聲音也消失了,藍寄柔和周俊豪這才放下新來,頭碰頭的享受著只有兩人的寂靜。
  藍寄柔回了方家跟老夫人說了一切的經過,婉兒說:“姐姐放心,我會照顧好老夫人的。”
  “還叫老夫人,叫母親。”在兩個時辰前,婉兒已經正式認了老夫人做母親了,藍寄柔笑道:“婆婆有了婉兒,我就放心了。”
  老夫人從懷中掏出一只牡丹金簪送到藍寄柔的手里:“回去的時候帶上它吧,想啟朝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
  “婆婆,這不是已經當了么?”藍寄柔問道。
  “我又把它贖回來了,現在送給你,希望你們在現代過的紅紅火火。”老夫人拍著周俊豪道:“雖然我沒了兒子,但是我還有你們留給我的回憶,我會為文宣天天誦經念佛希望他下輩子投身一個好人家。”
  周俊豪點點頭:“謝謝老夫人。”
  兩人依偎著走在夕陽下越走越遠......
  畫面轉回到現代,藍寄柔趴在桌上睡著了,身邊的蛋糕散發著陣陣的香氣,藍寄柔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我這是在那里?”
  從夢中醒來的她,看見自己做的一桌子的菜和那只蛋糕她自言自語道:“難道剛才只是一場夢?”小屋的一切還是原來的陳設,此時周俊豪按響了回家的喇叭:“滴滴滴滴。”每次周俊豪下班回家都會按按喇叭,這喇叭只有他們小兩口自己知道,意思是說:“老婆,我回來了。”
  “恩一定是夢,沒想到我睡了這么久。”藍寄柔伸伸懶腰,突然一只金釵從圍裙里掉了出來,藍寄柔慢慢的撿起它,愣了好半天,她會心的一笑,此時周俊豪那熟悉的上樓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本書完結,感謝大家對颯颯的支持,希望這個結局大家會喜歡,颯颯希望看過此書的朋友們永遠健康幸福,颯颯會更加努力的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