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21 情敵相見

藍寄柔跟著方文宣回去,方文宣搖頭晃腦的自己忍俊不禁,藍寄柔盤算著今晚的行動?
  方文宣走著走著突然轉頭問道:“嬌嬌姑娘不錯吧?”?
  “恩,我沒看清。”藍寄柔答道。?
  方文宣點著頭說:“今天晚上我帶你看看清楚。”?
  果然到了晚上,方文宣叫了藍寄柔去了花圃里,遞給藍寄柔一身深色的長袍,藍寄柔拿著袍子問:“這是什么?”?
  方文宣也穿著深色的長衣說:“你這身太明顯了,一看就是方家的人,你快換上。”?
  藍寄柔心想:你自己倒是很小心的去偷腥。?
  藍寄柔換下衣服跟著方文宣去了依紅樓的后門?
  “當當,當當當。”方文宣很有規律的敲著門。?
  一會一個老頭給他開了門,老頭探出投來說:“方公子幾天沒來了,我們嬌嬌姑娘都等急了。?
  看那老頭一臉橫肉,藍寄柔心想:他一定是傳說中的龜公了。?
  老頭看看藍寄柔問:“這位是?”?
  “問那么多干嘛,快讓我進去。”方文宣已經開始猴急了。?
  那龜公說:“是是是,方公子快請。”?
  方文宣帶著藍寄柔從后門上了樓梯,藍寄柔聽著里面鶯鶯燕燕的發著春,她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方文宣很熟絡的帶著藍寄柔找到一個房間,那門半掩著,里面的紅光透過門縫影印在方文宣的臉上。?
  方文宣倒是很有禮貌的敲敲門說:“嬌嬌在么?”?
  “進來。”嬌嬌的聲音無限嫵媚,聽的藍寄柔直翻白眼。?
  方文宣推開門,藍寄柔還是第一次看到妓女屋里的陳設,只是沒有她想象的那么簡單,屋里非常整潔,紅色的燈籠掛在墻上,方文宣指著燈籠給藍寄柔說:“只有第一花魁才有資格在自己的房間掛紅燈籠。?
  再望過去,一張幾案擺放在中央,上面筆墨紙硯一應俱全,桌上還擺著古箏,看起來倒像是個書香門第。?
  嬌嬌馬上迎了上來,柔媚的扭著自己的身段,她穿著一襲彩衣,腰上掛著通透的玉佩,手中一把絲扇輕搖著,絲扇上的粉紅流蘇格外惹眼。?
  藍寄柔這才看清了嬌嬌的長相,她粉撲撲的小鵝蛋臉,一彎柳葉眉高高的掛著,晶瑩的眸子判若秋水,高高的鼻尖輕輕的挑著,微微一笑,櫻桃小嘴白玉的牙齒格外分明,耳鬢兩旁兩綹頭發修飾著雙頰。?
  看到嬌嬌,藍寄柔不禁心中一顫,如此的美人胚子再加上那拿人的聲音,恐怕藍寄柔變成男人的話也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方文宣笑著問:“嬌嬌想我了吧?”?
  嬌嬌上前挽住方文宣的胳膊說:“你幾日沒來了,我都不開心了。”?
  “我身不由己,我何嘗不想多來探望你。”方文宣解釋道。?
  嬌嬌輕輕的推了方文宣一把說:“你總是這么說,可是每次都要十天半月才肯來探望我,你可知道我以為你變心了,我聽說你跟大少奶奶圓房了?”?
  方文宣上前搭著嬌嬌的后背說:“那是老太太逼的,我沒辦法。”?
  “我可沒說不讓你圓房,其實大少奶奶也挺不容易的,作為女人她可是受盡了你們這些男人的苦。”嬌嬌輕輕皺著眉頭看著方文宣。?
  “還是嬌嬌心腸好,所以我只喜歡嬌嬌你啊。”方文宣只顧跟嬌嬌打情罵俏一點也不記得身邊的阿貴還豎在一旁。?
  藍寄柔假裝咳嗽了一聲這才引起嬌嬌的注意,她站起來打量著藍寄柔,上下看,左右看,前后看,轉著圈的看,藍寄柔被盯得好生難受,嬌嬌問:“這位公子是?”?
  “我的書童。”方文宣似乎對嬌嬌盯著藍寄柔看了半天吃醋了。?
  “你的書童?”嬌嬌柔柔的問道,眼睛依然不停的打量藍寄柔。?
  “他要來看看你,我就帶他來了,阿貴,你出去吧。”方文宣現在覺得藍寄柔礙事了。?
  “出去?”藍寄柔壓根就沒想出去,難道任由他們胡來??
  方文宣說:“你去門口盯著。”?
  藍寄柔出了門,他依然覺得嬌嬌那灼熱的目光盯著自己。?
  雖然出了屋但是藍寄柔慶幸還可以聽到里面的聲音。?
  嬌嬌說:“你的書童長的有些與眾不同。”?
  “有何不同。”?
  “說不上來。”嬌嬌話音由高變低,好像是自己坐到了方文宣的身旁。?
  方文宣說:“不要討論他了,他只是個下人。”?
  方文宣吃了干醋,他覺得自己應該提醒一下嬌嬌阿貴的身份。?
  “你把我的畫掛起來了?”方文宣站了起來,欣賞著墻上的畫像。?
  嬌嬌也站了起來扶著方文宣的胳膊說:“你畫的真美。”?
  “是嬌嬌長的好,我覺得還不夠美呢。”方文宣看著畫再看看嬌嬌他覺得自己還是沒畫好嬌嬌的神韻。?
  聽到這里,藍寄柔想起方才在嬌嬌的房間看到一幅秀女圖,原來圖上的便是那嬌嬌,藍寄柔啐了一口道:“一點也不像。”藍寄柔想到老公連素描都不會沒想到幾天功夫這秀女圖倒畫的有幾分功底了。?
  正側耳聽著,藍寄柔突然被一個人嚇了一跳,這人正是黃公子。?
  黃公子站在門口問:“方兄可在里面?”?
  “在,你快進去吧。”藍寄柔一看有了外人,想必他們也不敢多放肆了。?
  黃公子推開問喊:“方兄、嬌嬌我來了。”?
  方文宣說:“你怎么才來。”藍寄柔心想:你肯定不想他來,只是客套話罷了。?
  接著方文宣探出頭來說:“找人給我們備上酒菜。”?
  藍寄柔應了一聲,但是偌大的依紅樓她卻不知道該去那里要酒菜,自己便到處尋找著柜臺。?
  藍寄柔正尋著,她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驚叫著:“絲絲”?
  話說挽絲絲正在暗查一個官員的行蹤,被藍寄柔這么一叫自己也驚了一下。?
  她抬眼一望正是自己在獄中認識的好姐妹,她興奮的小聲說:“藍姐姐,怎么在這里碰到你了?”?
  藍寄柔點著頭說:“絲絲我好想你。”?
  絲絲拉著藍寄柔的手說:“這里說話不方便我們出去說。”?
  看到絲絲后藍寄柔就把酒菜的事情忘到一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