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22 跳窗

藍寄柔跟著絲絲來到樹下,絲絲問:“你找到相公了?”?
  藍寄柔搖搖頭說:“我沒找到他的心?
  絲絲問:“怎么回事?”?
  “他失憶了,而且他還娶了老婆,現在我只是他的一個書童,他根本不記得我是誰。”藍寄柔低著頭。?
  “什么?他娶老婆了?你還做她的書童?他在那里?我要替你討回公道。”絲絲說著就提著刀拉著藍寄柔要去找方文宣。?
  藍寄柔拖著絲絲說:“不要,失憶不是他的錯。”?
  絲絲氣憤道:“他娶了老婆你還要跟著他?還做他的書童?我不依,他怎么能這么欺負你?”?
  藍寄柔說:“是因為我他才來到這里的,我要把他帶回去,不管他變成什么樣子,他都是我的老公。”?
  絲絲搖著頭說:“你太傻了,你這么好,肯定會有不少公子喜歡你的,不如忘了他吧,何況失憶這種病沒法治,萬一他永遠都想不起你,你就做他一輩子的書童?”?
  “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連啟朝都穿越了,我還能不信么?”藍寄柔想到賣他蛋糕的人一定是個什么神仙。?
  絲絲問:“什么穿越?”?
  藍寄柔說:“哦,沒事。”她又抓住絲絲的手問:“你是通緝犯,你怎么又回來了?”?
  絲絲說:“教主派我執行一個重要的任務,所以我又回來了,藍姐姐你走了以后我好想你。”?
  說著絲絲就抱住藍寄柔,藍寄柔也感覺特別溫暖,話說絲絲也是男裝打扮,她和同樣是男裝打扮的藍寄柔抱在一起,引得幾個路人嘖嘖聲不斷。?
  姐妹相見那管這些,藍寄柔問:“什么任務要你只身犯險?”?
  說道這里藍寄柔倒是提醒了絲絲,絲絲突然想起來黑護法還在里面等著和自己里應外合,而絲絲看到藍寄柔也把這事給忘了,絲絲說:“藍姐姐我差點忘了,黑護法還在里面。?
  “哦小黑啊。”?
  “藍姐姐,你現在住在哪里,告訴我,我有空一定去找你。”說著絲絲就小跑著要回去了。?
  藍寄柔大喊:“東邊的方府,了,來找我。”?
  絲絲跑遠了,藍寄柔不禁開始為絲絲擔心了,畢竟她也是通緝犯,而且現在還進行這么危險的事情。?
  藍寄柔慢慢悠悠的走了回去,才想起來飯菜的事情,她一拍腦門道:“壞了。”?
  她趕快趕了回去,卻聽到屋里已經對酒當歌了,嬌嬌扶著琴,方文宣和黃公子舉著酒杯正侃侃而談,他們看到門口的藍寄柔,方文宣道:“你去那里了?我還以為你被那個姑娘順走了。?
  方文宣倒是沒怎么生氣,開起了玩笑。?
  “我找錯地方了。”藍寄柔解釋道。?
  黃公子說:“你這小書童還真夠笨的。”?
  方文宣瞥了一眼說:“你出去吧。”?
  就這樣藍寄柔站在屋外聽著兩個男人跟一個妓女什么事也沒做只是吃酒聊天。?
  藍寄柔站著站著就蹲在墻根邊睡著了,突然藍寄柔被吵鬧聲驚醒,她站起來往下一張望看見老太太扶著龍頭拐杖氣勢洶洶的走來,她喊道:“文宣呢,文宣真的在這里么?”?
  藍寄柔也不知怎的,馬上跑到房間搖醒已經睡熟的方文宣,方文宣爬在桌上正睡得甜突然聽到藍寄柔喊:“老夫人來了,快醒醒。”?
  方文宣騰的站起來,倒是把藍寄柔給碰了一鼻子,藍寄柔捂著鼻子說:“怎么辦?”?
  方文宣慌了神,他說:“從窗上跳下去。?
  “什么?這是二樓。”藍寄柔喊著。?
  “老太太都來了,就是三樓也得跳。”方文宣拉著藍寄柔要走。?
  嬌嬌也從桌子上醒過來她柔柔眼睛喊:“怎么了?”?
  方文宣說:“我有空再來看你。”?
  他爬到了一樓的窗臺邊,眼看還有一人高的距離,他縱身一跳,就落到了地上,而藍寄柔卻怕的要命,她也好不容易爬到了一樓的窗子上卻扒著窗戶不敢跳,方文宣著急的喊:“你掛臘肉呢?快跳。”?
  藍寄柔搖著頭看看底下的方文宣說:“我,我不敢。”?
  方文宣說:“你跳,我接著你。”?
  方文宣張開大手示意藍寄柔跳下來,藍寄柔鼓了鼓勇氣,她也撒開了手,這一跳正好落到方文宣的懷里。?
  那時那刻,方文宣抱著藍寄柔突然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但是他不能多想,他放下藍寄柔,拉著她的手就跑,而樓上的嬌嬌卻目睹了這一切,眼里充滿了異樣的感覺。?
  方文宣拉著藍寄柔跑,他握著她的手,突然方文宣有種感覺就是,自己的手生來好像就是要握著像阿貴這樣的手的。?
  藍寄柔喊:“跑不動了。停下歇歇。”?
  方文宣停了下來,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握著阿貴的手,他放開手尷尬的說:“還好跑的快沒被老太太發現。”?
  “少爺,您怎么那么怕老夫人呢?”藍寄柔覺得方文宣連命都不要的逃跑,這幾日來他叮囑自己連嬌嬌的名字也不能提,還有他和黃公子緊張兮兮的躲在一邊竊竊私語,藍寄柔覺得向佛的方家老夫人,應該沒有方文宣表現的這么可怕吧??
  “別問那么多以后你就知道老太太的厲害了。”方文宣喘著粗氣自己也累得不輕。?
  方文宣看著藍寄柔,突然指著她笑起來。?
  藍寄柔問:“怎么了?”?
  “阿貴,你的鼻子,哈哈。”方文宣見到藍寄柔已經流了鼻血想到一定是剛才撞的。?
  藍寄柔一聽馬上仰著頭用手捂著鼻子,剛才跑的著急,她還沒有感覺到什么,這會被方文宣一提醒,她倒覺得自己鼻子酸溜溜的痛。?
  方文宣抽出手帕說:“來,我給你擦擦。”?
  方文宣輕輕擦拭著藍寄柔的鼻血,藍寄柔瞪著眼睛盯著方文宣那溫柔的臉,此時此刻藍寄柔覺得眼前的這個就是周俊豪。?
  方文宣原本集中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擴散到藍寄柔的眼睛上,耳朵上甚至嘴巴上,他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察阿貴,而且方文宣覺得心里蕩漾了一下,似乎空牢牢的,又似乎熱血澎湃。?
  方文宣看著藍寄柔的雙唇,他突然有種想咬一口的沖動,方文宣馬上回過神來,他扔了手絹給藍寄柔說:“你自己擦吧。”然后轉過身去,自言自語的說:“我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