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23 翻墻

藍寄柔擦著鼻血,方文宣說:“回去以后和老太太說我們一直呆在書房里。”
  “她會信么?”藍寄柔問。
  “讓你說你就說,哪來那么多廢話?”方文宣不知怎地他覺得現在自己心浮氣躁。
  他們走到方府附近,藍寄柔剛要上去敲門,方文宣說:“你傻啊,你敲門不就讓老太太知道我們出去過么?”
  方文宣拉著藍寄柔跑到方府的圍墻邊,藍寄柔問:“剛才是跳窗,現在又要翻墻?”
  夜黑人靜的方府外面兩個黑影正在交談,方文宣說:“你看我爬,然后你跟上來。”
  方文宣倒是矯捷,他輕輕一躍就扒住了圍墻,然后使勁一瞪就翻了上去,他坐在圍墻上,壓低了身子對藍寄柔說:“就像這樣,看明白了么?你快上來,我在下面接應你。”說完自己就翻了過去。
  藍寄柔那里翻過什么圍墻?她平時看到有條小溝也要繞著走,現在她看著那個兩米多高的墻,她覺得要爬上去很難,藍寄柔徘徊在圍墻外,她想:方文宣,你讓我翻墻我就翻墻?
  而那邊方文宣躲在墻根聽到外面沒有動靜著急了,他輕輕的喊:“快點,你不想留在方家了是不是?”
  聽方文宣這么一說藍寄柔突然有了一股力氣,她使勁一躍,竟然扒住了墻頭,她拼命的蹬著墻,一下兩下,剛才跳窗的時候就像掛臘肉,而現在更像了。
  她左蹬右蹬好不容易爬上去,可是爬上去了又不敢跳下來,方文宣著急的環顧周圍,看看有沒有被人發現,他又張開雙臂說:“來你跳下來,我會接住你的。”
  藍寄柔點了點頭,她縱身一躍,可是就當藍寄柔跳下來的時候方文宣突然把手縮了回去,方文宣想到剛才抱著藍寄柔的感覺,他突然心里抽搐了一下,他害怕,害怕自己的取向是不是有問題,想到這里他突然把手縮了回去。
  而藍寄柔原本以為方文宣會接住她,可是沒想到半空中方文宣把手縮了回去,藍寄柔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她按著腳背埋怨道:“你怎么不接住我啊?”
  看來藍寄柔是扭傷了腳,她想站起來卻使不上勁。
  方文宣明知是自己錯了卻還強詞奪理道:“你一個下人,本少爺為什么要接住你?”
  藍寄柔瞪了方文宣一眼,卻發現四周有一團光圍了過來,方文宣看到光也慌了神。
  藍寄柔坐在地上,方文宣站在墻角,就這樣被方家的護院圍了起來。
  元正從手執長棍的護院中走了出來,他指著那對黑衣人說:“我早就看見你們,你們忒大膽了,竟然敢翻方家的圍墻,來人吶,快把這兩個小偷抓起來。”話說元正剛好路過門口,他聽到墻外似乎有些動靜,他便躲起來,遠遠的看見兩個黑衣人翻了方家的圍墻,他便馬上召集方家的護院,來了個圍攻,元正那里知道這兩個人正是方家的大少爺和小書童呢。
  方文宣看見幾個護院上前就要拿人,他低聲說:“管家是我。”
  元正聽這聲音好生熟悉,他拿了一個護院提的燈籠往那個站著的黑衣人臉上一照,果然是方家大少爺方文宣,再照照地上坐著的正是書童阿貴。
  元正說:“大少爺,有正門不走,怎么凈走旁門左道?”
  方文宣說:“不要胡言亂語,老太太回來了么?你要給我保密啊。”雖然方文宣叮囑元正要保密,但是心里卻明白元正是一個沒有事情敢欺瞞老太太老管家。
  元正猶豫道:“這......”
  “不用元管家說,我都聽見了。”說話的正是從妓院趕回來的方老太太。
  她拄著龍頭拐杖被幾個小丫頭攙扶著,護院們給老太太讓出一條道兒來。
  “母親大人。”方文宣拱了拱手,低著頭。
  “哼!臭小子,要不是有人看見你去了那個傷風敗俗的地方,我還不知道原來我們方家大少爺這么風流?”老太太面無表情,似乎對方文宣傷了心,她又指著聞聲趕來的李慕慈說:“你家里放著這么好的老婆不要,你還出去找那些殘花敗柳?”
  “不,她不是殘花敗柳。”方文宣一聽老太太這么說自己的嬌嬌馬上嘴一快急的說出來。
  老太太一聽更上火了,她說:“看來你讓那些狐貍精迷的不輕。”
  方文宣低著頭不再頂撞了,這時方家所有的人基本上都到齊了,老太太身后的李慕慈委屈的摸著眼淚,藍寄柔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老太太說:“把他們兩個帶到大廳去。”接著被幾個小丫頭攙扶著先離開了。
  只有丫鬟婉兒趕忙上前攙扶著藍寄柔說:“阿貴哥哥沒事吧?”
  藍寄柔搖搖頭,她覺得這件事情鬧大了。
  藍寄柔被攙扶著去了大廳,老太太端坐中央,方文宣灰頭土臉的站在一旁,老太太看人到齊了,指著方文宣說:“你給我跪下。”
  方文宣乖乖的跪下,藍寄柔看方文宣跪下,自己也蹣跚著跟著跪下。
  老太太說:“文宣啊,你母親從來沒去過那種地方,今天為娘的倒是破了例了。”
  方文宣聽到這里趕忙說:“母親大人,對不起。”
  “你沒有對不起我,是我們娘倆兒對不起慕慈啊。”
  李慕慈聽到馬上也跑到方文宣身邊跪下。
  老太太說:“你沒有錯,你跪什么?”
  李慕慈摸著眼淚說:“自己的丈夫出去鬼混,那說明我這個妻子沒有做好,都是我的錯。”
  李慕慈倒也誠懇,只見她梨花帶雨的臉格外招人同情。
  老太太指著李慕慈說:“你看看,慕慈這么好,你卻凈要些勾魂的狐貍精?”
  方文宣還是低著頭不說話。
  老太太說:“看來我不罰你你不會知錯的,來人吶,把他和阿貴一起送到止憂房去。”
  藍寄柔來到方家第一次聽到有個什么止憂房,方文宣一聽要去止憂房馬上說:“母親大人我知錯了。”
  老太太擺擺手說:“明天一早你去止憂房反思幾天吧。”
  就這樣第二天天一亮方文宣和藍寄柔被送到了止憂房,而藍寄柔第一次看到止憂房卻嚇了一跳,這里那是什么房間?連牢房還不如......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