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25 解密方家

藍寄柔繞著幾平米的屋子跑,倒是不知道是老鼠在追藍寄柔還是藍寄柔在追老鼠了。
  后來,方文宣一只大腳踩在了老鼠上,藍寄柔終于松了口氣,她想:還是男人比較厲害。看到方文宣腳踩大老鼠的威猛,讓她覺得倒有幾分安全感了,久違的安全感。
  方文宣踩著那只吱吱亂叫的老鼠,幾下之后,那只碩鼠就一命嗚呼了。
  藍寄柔想了想:不對啊,現代的周俊豪明明就很怕老鼠的,為什么現在穿越了變得這么勇猛?
  藍寄柔問:“少爺不怕老鼠么?”
  方文宣搖著扇子說:“區區一只小老鼠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叫一只老鼠滿屋子追著跑。”
  藍寄柔擦擦頭上的汗說:“我不是怕,我是不想殺生,那老鼠多可憐啊,你就一腳把他踩死了。”藍寄柔倒打一耙,死不承認自己怕老鼠。
  方文宣笑道:“那你去給它立個墓碑,說不定它的在天之靈還會感激你的。”說著方文宣提起那只死老鼠的尾巴就晃到藍寄柔的眼前,藍寄柔嚇得哇哇直叫,自己站在桌子上去。
  方文宣見玩夠了,自己順手把老鼠扔了出去,拍了拍手,又坐在椅子上搖著扇子了。
  藍寄柔跳下桌子說:“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方文宣剛才那么一逗小書童倒是心情變好了。
  “為什么要把這幅畫,掛在這里?”藍寄柔指著那副畫問。
  “這里破么?”方文宣并不直接回答。
  “破,沒想到方家還有這么破的房子。”藍寄柔直言不諱。
  “正是因為這里破,所以這幅畫才掛在這里,這間房間就是用來激發斗志用的,我的父親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覺得自己生活的太奢侈了都會來這里思過的。有時候他會住一個月,母親說,他每次思過之后都會斗志昂揚帶著自己的部隊打勝仗。”方文宣道。
  藍寄柔想:原來這就像是武俠小說里面常常提到的思過崖啊。
  藍寄柔又問:“那方老太爺呢?”
  方文宣問:“元正沒告訴過你?”
  藍寄柔搖搖頭,她想或許正是那次元正被婉兒叫走之后,元正便忘了告訴自己關于方家的歷史。
  方文宣得意的說:“正好本少爺無聊,我就跟你說說方家的事情吧。”
  藍寄柔點著頭站到方文宣的邊上,方文宣用折扇指著對面的一張小方凳說:“搬過來,坐下聽吧,方正現在我們都在止憂房,不論尊卑。”
  又是不論尊卑,藍寄柔心想:你還是說什么是什么啊?
  不過藍寄柔也不準備一直這么當奴才,她拖了一張板凳坐了下來,那張板凳要矮一些,藍寄柔把手肘放在大腿上支著腦袋聽方文宣講話,這種情景讓藍寄柔想起了一首歌詞——聽媽媽講那過去的故事。
  方文宣搖著扇子,閉著眼睛說:“方家的祖輩不是文官就是武將,他們一心為國,啟朝二百年的基業基本上都是方家打下來的,據說當年方家的祖宗,方乾,他和當今皇上的祖先啟文帝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們見當時的國家民不聊生,百姓十分疾苦,他們就揭竿起義,在方家祖先和啟文帝的帶領下,他們開拓了自己的山河,后來民心所向又加上他們文治武功,所以他們得到了天下。可是一國不能二君,方家的祖先就讓出了自己的功勞,回家種田去了,這讓啟文帝很是內疚,后來他招了我們祖先的孩子做了宰相,他叫方士偉,方士偉才略過人,幫著啟文帝處理了不少國家大事,還輔佐了啟武帝,不久我們的祖先方乾因病不治,他死后啟文帝厚葬了方家的祖先,并且允許唯一一個外姓人埋葬在啟文帝的墓穴旁邊,這是方家多大的榮耀啊。”
  講到這里,藍寄柔心中只有兩個字——封建。
  方文宣又講:“之后方家的子孫都是啟國的棟梁,而我的父親是方家的第九代單傳,他是威武將軍,他的戰功赫赫,但是在一次抵御外敵的戰爭中中了一支毒箭,后來就先去了。”說道這里方文宣眼睛濕潤了,他哽咽了。
  藍寄柔想:他根本不是你的父親,你竟然讓自己這么投入。便覺得可笑。
  方文宣抹著眼淚說:“據說我的父親在我六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藍寄柔抓住機會問:“據說?”
  方文宣說:“其實兩年以前我失足落下了懸崖,什么事情都不記得了,這些都是母親告訴我的。”
  藍寄柔還想再問下去,卻怕方文宣起疑就不敢問了,她說:“我們家鄉有一種技術,可以治你的失憶之癥。”
  方文宣聽后馬上睜大眼睛說:“真的么?”他搖著藍寄柔,藍寄柔被晃的天旋地轉,她說:“不過你要跟我回去治療。”
  “方家有的是銀子,你把他帶來,他能給我治的好,他要多少我給他多少。”方文宣以為用錢就能解決一切。
  藍寄柔搖搖頭說:“他是個高人,他不會為了錢而出賣自己的原則的,只有你跟我回去,我才能救少爺。”
  方文宣點點頭說:“只要能把我治好,我跟你去。”
  “那你快去跟老夫人說吧,讓她趕快把我們放出去。”藍寄柔一刻也不想多呆,她現在只想帶著方文宣離開這里。
  方文宣搖搖頭說:“母親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她說一不二,她是個女巾幗,以前她也是將軍的女兒,和父親并肩作戰的英雄。”
  方文宣又說:“過幾天母親就放我們出去了,到時候我去跟母親說,她一定會答應的。”
  藍寄柔點著頭想:反正你都答應跟我走了,我就先在這里委屈一下吧。
  藍寄柔倒是沒想到方文宣這么快就答應了下來,看來他也很想急著把自己的病治好,藍寄柔問:“少爺治好病后想做什么?”
  “考狀元,聽說我以前也是飽讀詩書才高八斗,只是撞壞了腦袋才把以前的學識忘掉的。”
  藍寄柔心想:看來方文宣還是很想在啟朝有所作為的,萬一他知道了自己并不是什么古代的富家公子而是現代的普通人他會不會失望呢?藍寄柔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她對自己說:想什么呢?自己的任務就是要把老公給帶回去,然后過幸福的小日子。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