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26 送飯

當把自己的理想拿出來高談闊論的時候,最可悲的就是正在饑寒交迫之時,在人類的生理需要之下一切都是那么渺茫和渺小?
  方文宣坐在椅子上搖著扇子,藍寄柔緊張的四下看還有沒有老鼠出沒,可是這時的兩人都已經饑腸轆轆,他們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了,傍晚的云似乎又厚重了不少,讓這個四面透風的房間更增添了幾分寒意,而一直注重外表形象的方文宣輕輕搖著扇子,一來顯示他大少爺的臨危不亂,二來搖著折扇的聲音可以掩蓋自己肚子的抱怨之聲。?
  而藍寄柔已經捂著肚子坐在草垛之上,現在兩人再也沒有心情高談什么畫作了。?
  “咕嚕,咕嚕。”藍寄柔的肚子叫的最響,這讓方文宣的肚子也應和起來,藍寄柔看著方文宣,撲哧一笑道:“少爺也餓了?”?
  “喔,還行。”方文宣死要面子,似乎自己就該是那可以不吃不喝的圣人。?
  “少爺,什么時候會有人來送飯啊?都這么晚了,不會把我們忘了吧?不過忘記我也不會忘記少爺你啊。”藍寄柔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現在只希望自己能跟著方文宣沾點光。?
  “止憂房是不準送飯的,要不怎么叫止憂房呢?你如果餓了,還是快睡覺吧,睡著了就不覺得餓了。”方文宣的扇子越搖越慢似乎自己真的就要睡著了似地。?
  藍寄柔瞥了一眼方文宣想:就算自己好不容易睡著了,也會被自己的肚子吵醒的,或者自己干脆就永遠醒不來了,俗語也叫做——餓死!?
  “少爺,你說老夫人不心疼你,可是你還有妻子啊,我看少奶奶不會忍心讓你挨餓受凍的吧?”藍寄柔現在把一切的希望都壓在這個讓搶走自己丈夫的女人身上。?
  “李慕慈唯一的優點就是聽話,她聽我的話但是更聽母親的話,母親不準她送飯,我就是餓死她也不敢給我送飯。”方文宣不知是夸她還是諷刺她,只是在方文宣心里,李慕慈是絕對不會來送飯的,她頂多就是求求老夫人早些把自己的相公給放出來。?
  藍寄柔終于泄了氣,她又問:“我們什么時候能出去?”?
  “看母親的心情了,我之前被關過,直到餓暈了母親才放我出去,我看你這個樣子很快就會暈倒的,所以說不定我還能沾你的光。”方文宣搖累了,自己把扇子放在腿上不說話了。?
  “啊?要餓暈啊,怪不得少爺這么怕老夫人,原來是怕止憂房啊?”方文宣看看假裝睡著的方文宣又重重的倚在了墻角,她想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呢,到那里都要看人家心情,在大牢的時候要看大老爺的心情,而在方家就要看老太太的心情,本想指望著李慕慈會來送飯誰知道李慕慈竟然是個唯命是從的小女人,而且自己現在竟然被方文宣指望著自己趕快暈倒,藍寄柔覺得自己像個可憐的玩偶。?
  藍寄柔看著從房頂的破洞處透過的光亮,她看看身邊的方文宣想:還好,他在身邊,要不把自己一個人關在這個屋子里自己一定會被嚇死。不過再想想自己卻還是被方文宣給連累的。?
  藍寄柔迷迷糊糊的睡去了,在夢里似乎還慶幸自己可以睡著,只是她不停的摩挲著自己的肩膀,她覺得好冷,但是夢里卻好溫暖,她夢到自己就是畫里的那個有錢人,身邊有人伺候,還有火爐烘烤,最重要的是藍寄柔竟然夢到一桌子都是肉,烤肉、熏肉、燉肉,自己剛要去抓卻聽見有人叫自己的新名字:阿貴,阿貴,快醒醒。”?
  等到藍寄柔醒來的時候,他看看方文宣,方文宣也正睡得香,似乎也夢到了吃的,他正流著口水傻兮兮的笑著:恩,好吃,好吃。”?
  藍寄柔以為是自己幻聽了,她剛要閉上眼睛繼續睡覺的時候,她又聽到:“阿貴,這里,我在這里。?
  這個聲音讓藍寄柔覺得好生耳熟,她轉頭望去門口,在那破門的外面正有一只眼睛從門縫里瞪著自己,藍寄柔嚇了一跳,她揉揉眼睛定神一看,正是丫鬟婉兒在叫她。?
  藍寄柔慢吞吞的爬起來,不是她故意慢,而是她已經餓的沒力氣了,藍寄柔倚在門上問:“婉兒,這么晚了還不睡啊?”?
  “我來給你送吃的,你餓了吧?”婉兒從三只寬的門縫里遞給藍寄柔一只餅,藍寄柔看見餅抓著剛要吃,卻被方文宣奪了過去,方文宣一口咬下去半只餅已經沒有了,原來剛才方文宣也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看見阿貴接過一只餅來,正餓牢牢的方文宣跳了起來一個箭步沖向了阿貴手中的那只餅......?
  方文宣狼吞虎咽,眼看餅只剩下一小口了,藍寄柔便上去搶,她叫道:“這是我的,還給我。”?
  此時的方文宣和藍寄柔如同餓狼撲食一般,那里還有半點主仆的影子?似乎他們活著就只為方文宣緊握著要往口里塞的那一只餅,藍寄柔失落的看著方文宣把最后的餅渣都添干凈的時候,她終于暴怒了,她揪著方文宣的衣領拼命的搖晃著他:“你還給我,你把餅還給我。”?
  “放開!”此時吃飽了的方文宣又有了力氣,他瞪著藍寄柔并且呵斥她。?
  藍寄柔哪管自己是什么身份,她想到剛才被方文宣搶走的那只餅就氣不打一處來,她哪管方文宣對她瞪不瞪眼。?
  “阿貴,別急,我這里還有。”婉兒倒是細心,她自己偷偷的去廚房偷了一塊,怕貴不夠又在吃飯的時候自己藏了一塊,只是婉兒沒想到阿貴會因為一塊餅反應這么大,她又把餅塞進了門縫里,而這時的方文宣說:“那才是你的,我不跟你搶了。”?
  藍寄柔轉過頭看見那塊餅的時候她當時真得很想熱淚盈眶,剛要伸手去接,可是她聽到老夫人的聲音:“婉兒在那里么?”?
  門口的婉兒心一驚手一抖,竟然把餅從手中掉了下去,可是偏偏餅掉在門縫緣上又滾到門外去了,藍寄柔就這樣還沒來得及摸摸那塊餅就跟它訣別了,婉兒說:“不好了,老太太來了,我得走了。”婉兒根本來不及看藍寄柔當時的表情,藍寄柔心里當時只有兩個字——倒霉。?
  話說老太太正路過止憂房,她看到房外似乎有人,便叫下人拿燈籠去照,她依稀的看到止憂房外那個小丫頭很像是自己的丫鬟婉兒,便叫了一聲,可是那丫頭聽到老夫人的聲音便頭也不回的一溜煙跑沒影了,老太太上前去看,卻見地上有一只餅,自然命白了怎么回事。老太太說:“哎!這不是糟蹋糧食么?來把餅撿起來。”接著一個下人拾起餅,老太太順著門縫就往里瞧,她看見方文宣正在椅子上假裝睡覺,而阿貴卻也看不到人影,老太太那里知道阿貴正躲在門邊瞪著搶走他口糧的方文宣,直到聽到老太太走遠之后,藍寄柔才蹣跚的站起來,此時她恨,她恨的東西似乎很多,她恨方文宣搶走了她的餅,她很老太太為什么這時候要來,她更恨為什么餅是圓的還會自己滾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