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31 最溫柔的方文宣

方家又把那些奏哀樂的統統打發走又把為阿貴準備的棺材退了回去,老夫人說:“今天阿貴替我們跟閻王打了交道,我們方府上下也算心里有底了,我老太太一定天天誦經念佛報答閻王的大恩大德,只要能保佑好方家我也就安心了。”
  “外祖母還得做老神仙呢。”呂齊一句稚嫩的話更讓老夫人開心的直晃手上的那根龍頭拐杖。
  “今天是方家的好日子,今天晚上方家上上下下都要坐下來吃飯,沒有尊卑之分,你們都是好孩子,你們該沾沾方家的喜氣,哎!老頭子,你在天上可看見了么?”說道這里老夫人突然想到了方文宣的老爸。
  方文宜趕忙掏出手絹來給母親擦著眼淚說:“你說這高興的日子,母親怎么怎么就哭了?”
  “我是高興得。”老太太拿手絹柔了柔眼睛。
  藍寄柔看到這里突然有一種自責感,她覺得自己不該戲弄這老夫人,看來老夫人真是把這事當真了,可是她又不能承認自己是女兒之身,更不能告訴他們是自己的好姐妹挽絲絲女強盜救了自己吧?
  方家上下都為今晚的大型晚宴準備的不亦樂乎,家丁丫鬟們都忙且快樂著,以前他們只是會在過中秋的時候才能和方家的主子們平起平坐,沒想到阿貴起死回生之后老夫人不但讓他們共進晚膳,而且還答應賞他們一個月的月銀,這又吃又拿的好事恐怕一年碰不上幾回,而且他們也對阿貴彬彬有禮,總覺得阿貴無比的神奇,畢竟他見過閻王老子嘛......
  可是偏偏就是有一個人不喜歡阿貴起死回生,他就是阿壽,看到婉兒對阿貴射出那崇拜的目光時,阿壽恨不得上去掐住阿貴的脖子問他干什么又回了魂兒?想歸想,阿壽還得裝作高興的拍一拍阿貴的肩膀說一聲:“好兄弟,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所有人都忙不迭的時候,只有方文宣自己像個小女生似地揪著半片樹葉抿著嘴想跟阿貴說些什么。
  藍寄柔總是感覺自己的背后似乎正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她轉過頭去看到的正是方文宣,她一邊擦著柱子一邊問:“大少爺怎么老看我?我的臉臟了么?”
  “沒有。”方文宣搖搖頭。
  “哦。”藍寄柔也覺得氣氛尷尬她繼續裝作很賣力的擦著柱子,最后干脆蹲下來擦,避開方文宣的眸子。
  方文宣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他也蹲下說:“對不起啊,我不該搶你那只餅的。”
  “嗨,這事還用說對不起么?你是大少爺,本來就該你先吃。”藍寄柔撲哧一笑,沒想到方文宣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跟那只餅過不去了。
  “可是,也是因為我,你才跟我受罰的,而且你差點死了。”方文宣終于提到了最根本性的問題上了。
  藍寄柔停下手中的活她笑笑說:“大少爺想怎么補償我?”
  “啊?”方文宣似乎沒想到阿貴會這么直接。
  “不過你說的話已經實現了。”藍寄柔詭異的一笑。
  “我說的什么話?”方文宣好奇的問,因為他不知道在阿貴醒來之后自己還承諾過他什么。
  “你說的要請我吃一頓好的,這不老太太幫你實現了么?還有你的淚。”說道這里藍寄柔伸出右手掌心,當時方文宣的一滴眼淚就滴在那里。
  “你怎么知道的?當時你都不省人事了。”方文宣像是被揭了瘡疤,有些難為情。
  “我的魂兒看見的。”這話藍寄柔可是說的真,當時她的魂就飄在一旁,直到方文宣離開之后她才陷入了重度昏迷,然后自己的魂也看不見聽不見了。
  “那是老夫人說的,我還會請你吃頓好的,你放心吧。”方文宣像是發誓一樣。
  “恩。”藍寄柔回了一聲繼續擦柱子了。
  方文宣覺得被阿貴知道自己哭了是很糗的事情,所以他轉頭就走了,不過他心里還是寬慰了許多,因為這么看來阿貴并沒有責怪過他,方文宣覺得阿貴真是個難以琢磨的人,他邊走邊想當時在止憂房跟阿貴搶那只餅的樣子,不由的笑出聲來。
  “方兄,什么事這么好笑?”對面正走來方文宣的狐朋狗黨——黃元奇。
  “你怎么來了?”方文宣停下步子扔掉手中的那半片枯葉。
  “我來看看你啊,自從那天你從嬌嬌的房間跳了出去,我就聽說你被關了起來,而且我還看見你家后門那么多穿素衣的樂手,我就知道你們家肯定出了大事,這不趕快來看看,不過怎么感覺不是像出了大事,像是......”黃元奇用扇子抵住了下巴像是在想什么似地。
  “像什么?”方文宣低聲問道。
  “像是再張羅著給你娶一房。”黃元奇說完自己哈哈大笑。
  方文宣卻沒有跟他逗樂的興致,方文宣說:“你見了母親可別亂說話。”
  “知道啦,如果老夫人問我,我只會說不知道!這樣行了吧?”黃元奇把手搭在了方文宣的肩膀上,卻被身后的尖叫給嚇了一跳。
  “黃元奇!”說話的正是方文宜,她方才聽見黃元奇跟弟弟正談論著前幾天的那件大事。
  “呦,這不是大姐么?您怎么又來了?”黃元奇是個不招方家待見的人,可是方文宣數來數去也就黃元奇這么一個朋友,黃元奇打小就帶著方文宣不干好事,所以方文宣的家人也沒給過他好臉色看,方文宜上前一步手插著腰成水壺狀指著黃元奇罵道:“肯定又是你帶著我們家文宣去那種不三不四的鬼地方,害的母親都把弟弟給關起來差點出了人命。”
  黃元奇握著扇子深深的作了一揖說:“姐姐這話太重了,我可沒帶方兄去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就是我想帶他去方兄也不會跟我去的。是吧?方兄。”黃元奇給方文宣使眼色,方文宣點點頭說:“姐姐別多想了,元奇是我的好兄弟,他怎么會帶我去不三不四的地方呢。”
  “好,你們一唱一和的,到時候可別讓我抓住你拐帶弟弟的把柄,否則我這個二品夫人絕對不會放過你們黃家的。”方文宜剛剛被皇帝賜了一個二品夫人的頭銜,最近她總是喜歡拿出來炫耀,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她覺得那就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呦,大姐現在成二品夫人了?失敬失敬。”黃元奇又馬上作了一揖道:“小的給二品夫人請安了。”
  “呵呵,臭小子,還算你識相,記住啊,別帶壞弟弟了。”說著方文宜終于松了口,她一扭一扭的走遠了,心里還是美滋滋的在耳邊還回蕩著黃元奇的那聲‘二品夫人’。
  黃元奇拉了方文宣到一邊說:“嬌嬌姑娘你再也不見了么?”
  “不見了。”方文宣想了一會說。
  “哼!原來方兄是個薄情郎。”黃元奇把頭扭向一邊。
  “黃兄,這件事被老太太知道了,我以后怎么再去啊,以前老太太不知道我還能鬼鬼祟祟,現在,哎,你知不知道因為上次那件事差點送了阿貴的命。”方文宣的眉頭擰成了一個結。
  “阿貴?那個書童?方兄你別開玩笑了,有多少皇帝因為美人連江山都不坐了,一個小小的書童方兄竟然就讓方兄打退堂鼓了?再說了他們那些下人命又臭又硬,即便是為我們犧牲了也是值得的,方兄你何時這么心軟了?”黃元奇搖著扇子給方文宣說教。
  說道阿貴,方文宣每次心都會一沉,似乎這個小書童在自己的心里還占了些位置,方文宣想到這里吸了口涼氣:“是啊,我怎么忘了,他只是一個書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