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34 蛋糕裙

拜過師傅之后,方文宣就對夫子言聽計從,再也沒有那先前的魯莽和不羈了。
  方文宣問過母親夫子到底是什么來頭,似乎老夫人并不想多說,她只會一只手念著佛珠一只手拍著方文宣的肩膀說:“跟著夫子好好學就行了。”
  夫子教方文宣已經二年多,夫子自打方文宣撞壞了腦袋之后他不厭其煩的從頭開始教授方文宣學問,方文宣的狀況和別的公子哥不同,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會,那時的方文宣恐怕都沒有六歲的孩童識字多。如果是去年的賞菊會,夫子是絕對不會提出來讓方文宣前去的,因為那時方文宣說話都說不囫圇,而現在方文宣有時候也能造出些句子,雖說不算佳句但也是進步了不少,所以夫子覺得得讓方文宣去實踐一下,哪怕是被貶低的一文不值也有助于他的提高。
  方文宣卻對這個賞菊大會愁眉不展。一天,他坐在長廊上,對面的李慕慈正花枝招展的從他身邊經過,走到方文宣眼前的時候還故意擺弄了幾下臀部,可是方文宣卻像沒見到一樣,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對面的欄桿。
  “相公,你想什么呢?”李慕慈見方文宣沒有看自己不免有些失落,她擺著那條繡了鴛鴦圖案的粉紅絲帕在方文宣面前搖著。
  “哦,沒事。”方文宣想敷衍過去繼續想那個讓自己頭痛的問題。
  “相公,你看我的裙子好看么?”李慕慈揪著自己的西洋蛋糕裙在方文宣面前轉了兩圈。
  “好看,好看。”方文宣又敷衍道。
  “那里好看?”李慕慈不知趣的問。
  “你看哪里好看就那里好看吧!”方文宣略蹙了一下眉頭,李慕慈也就不敢多問了,她失望的提著裙子走向長廊的另一頭,話說李慕慈的這條白色西洋蛋糕裙,還是從大姐方文宜那里淘換來的,這幾日老夫人攛掇了李慕慈去學習學習怎么留住自己男人的心,可是李慕慈卻苦了,她身邊也沒有什么好姐妹,更別說向誰討教了。還是在丫鬟小如的提點之下李慕慈決定找自己的大姑姐去學習一番,所以每天都跑到呂府跟著方文宜學什么宮廷禮儀,其實李慕慈根本不是因為不懂禮數而被方文宣冷落一旁,只是那剛冊封的二品夫人實在是沒什么好打發這個難纏的弟媳婦,所以就來點自己拿手的還能順便虛榮一下的東西來教李慕慈。
  李慕慈也算學的認真,只是她從來沒考慮過在自己丈夫面前學些宮廷的規矩到底有什么用?一來自己不是官夫人,二來自己更不會在皇宮走動,每次李慕慈問道這些的時候那個胖乎乎的二品夫人就會說:“啊呀,以后我們文宣可是要做狀元的,這些狀元夫人都得會啊。”說到這里,李慕慈也就沒了疑惑,便認認真真的跟著堂堂的二品夫人擺弄著那輕柔細慢的淑女動作了。
  學累的時候李慕慈會聽著方文宜講那些自己被賞賜的寶貝,方文宜會擺滿整個大床,上面鋪著各種顏色質地的衣服,當然這些大多是太后賞賜的,當說到那件白色的蛋糕群時,方文宜更是如數家珍,說那次宮里來了西洋人,太后命一品和二品夫人們去陪著,說是有一個洋人特別喜歡自己,所以就把這唯一一件要送給啟朝女性的跨過之禮送給了方文宜,可是李慕慈卻不知道,那是因為方文宜看見那裙子穿在人家身上好看,所以左摸右摸讓人家洋人覺得不自在,干脆洋人公主從自己的行李箱里隨便找出一件送給了方文宜。那晚,方文宜是抱著這件蛋糕群睡著的。
  李慕慈看看蛋糕群問:“這個裙子好看是好看,但是姐姐能穿上么?你看他們把腰縫的那么細。”李慕慈拿著裙子朝方文宜身上比量卻發現自己很難想象方文宜穿著這個蛋糕裙時的樣子。
  方文宜雙手叉腰白著眼說:“我以前可是很瘦的,就是生了孩子才這樣的,這件衣服就是生呂齊之前送給我的,那時候那些洋人說我穿了比她們穿的都好看。”
  “那姐姐現在是穿不上了吧?”李慕慈見了這裙子就喜歡。
  “那可是,不過,你可別想從我這里順走,這可是洋玩意,你看看我們大啟朝能有幾個有這種裙子的人家?我看就是那些一品夫人也都沒見過幾次。”方文宜看出李慕慈喜歡,可是她才不會把那件最值得炫耀的東西送人的,哪怕是自己的親戚。
  “姐姐,你現在又穿不上,而且我特喜歡這裙子,你就把它讓給我吧。”李慕慈拽著方文宜的袖子像是小孩子要糖吃似地。可是方文宜依然不松口,沒辦法,李慕慈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首飾都給了方文宜才換回這件洋玩意的。李慕慈最喜歡那裙子上的層層蕾絲,在李慕慈眼里那就是外國公主的象征,所以淘換了回來便馬上穿上了身,一搖一擺的走過長廊要去拜見老夫人,這才看見了方文宣獨自坐在那里想事情,李慕慈當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番了,可是相公卻毫不關心自己的外表,所以李慕慈的興致也就化去了一半,便耷拉著臉繼續往前走去。
  這時藍寄柔也經過長廊,她遠遠的就看見李慕慈從對面萎靡的走過來,手里還拖著白色的蛋糕裙,藍寄柔細看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李慕慈本來就憋了一肚子委屈,便撒嬌似地問:“阿貴,為什么笑我?難道我不好看?”
  “少奶奶怎么能這么穿呢?”的確李慕慈現在的樣子只能用搞怪來形容。她梳著高角的發髻,頭上插著五顏六色的朱釵,還有他把泡泡袖的蛋糕裙竟然穿在了自己的茜色彩繡蝶紋的織錦褂子外面。手上還提著鴛鴦手帕,如此的中西合并怎能不讓藍寄柔笑出聲來?
  李慕慈原地轉了一圈問:“不是這么穿么?大姐就告訴我這么穿的,她還能有錯?”李慕慈傻兮兮的以為那個二品夫人就該懂得比任何人都多,當然更應該比一個小書童懂得多,可是藍寄柔是現代人,她見慣了穿著各種各樣的蛋糕裙拉著小男生亂跑的小女生們,而且這種蛋糕裙被李慕慈這么亂搭一氣實在是體現不出蛋糕裙的魅力。
  “當然不是這么穿,我的家鄉住著一個洋人,那人每天都穿這種衣服,而且她還教過我們家鄉的女孩子們該怎么穿,我家有個小妹每天都要在我面前嘮叨,所以我也略懂一些的。”藍寄柔只能扯謊,而且她覺得那個不為人知的家鄉是可以隨時拿出來扯謊用的。
  “是么?快告訴我,我該怎么穿?”李慕慈儼然把藍寄柔當成的救星。
  “少奶奶不嫌棄的話,就讓阿貴告訴你怎么穿吧。”李慕慈滿心歡喜帶著阿貴進了臥室,并且叫來小如小意兩個丫鬟陪伴,因為畢竟現在的藍寄柔還是男兒打扮,所以李慕慈必須找兩個人做一下見證,見證他們什么都沒做過。
  接下來藍寄柔還真得把這個二號情敵給打扮的與眾不同了,當然嬌嬌才是藍寄柔心中的一號情敵......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跟著老公去穿越豆豆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