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35 西洋美女

藍寄柔讓小如小意幫著李慕慈把衣服換下來,李慕慈躲在屏風后面問:“這么穿能行么?衣服好別扭。”李慕慈揪著腰際的松緊扣覺得把自己上身的曲線顯露無疑。
  “人家洋人都是這么穿的,我可沒見過里面還穿什么大褂子的。”藍寄柔想想那件茜色的褂子就想笑。
  “哦。”李慕慈倒也聽話,她把大褂脫去之后身體曲線更加分明,然后她拖著蛋糕群走了出來,藍寄柔歪著頭看了看:“恩,這樣才對嘛。”
  “這樣好多了么?”李慕慈提著裙子轉著圈,小如小意似乎對這洋玩意也感到神奇,她們輕輕的碰著膨起的蛋糕裙問:“不會塌么?”
  “不會,里面有撐子,它會把裙子撐起來。”藍寄柔解釋。
  “對,里面就是有這樣的東西。”李慕慈覺得藍寄柔深不可測。
  “不過,我還要再給你改改,你的頭發和配飾都不襯這條裙子。”藍寄柔端詳著李慕慈。
  “好,我聽你的。”李慕慈準備把自己交給阿貴去打造。
  藍寄柔讓李慕慈坐在梳妝臺前,把她的發髻打開,各種朱釵都拔了下來,好家伙,李慕慈頭上的大大小小的朱釵總共十幾樣,藍寄柔散開李慕慈的頭發,那是一頭烏黑靚麗的秀發,看起來很是健康,藍寄柔再想想自己的頭發最近總是喜歡打結而且還有些暗黃,藍寄柔看著眼前的李慕慈想:你們整天燕鮑翅的吃吃喝喝自然皮膚好頭發亮,可憐我吃不好睡不好臉上還多出些細小的皺紋,原來像十八,現在像二十八。
  “你們去取個鐵棍和炭爐來。”藍寄柔吩咐道。
  “可是現在這天不用炭爐吧?又不是很冷。”李慕慈問。
  “那個不是用來取暖的。”藍寄柔也不多解釋,直到小如帶了炭爐和鐵棍進來的時候,藍寄柔把鐵棍燒紅了,然后一步一步的逼向李慕慈,李慕慈透過銅鏡看見藍寄柔從身后拿著一根鐵棍悄悄的從背后逼近自己,她頓時害怕起來,她喊:“阿貴,你要干什么。”
  藍寄柔說:“不要動,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給你燙發。”
  “燙發?”李慕慈緊張兮兮的看著阿貴揪起自己的一撮頭發然后纏在鐵棍上,不一會頭發就有一股焦糊的味道,還有一絲絲的青煙冒出......
  “好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藍寄柔把李慕慈的頭發燙成了細細的蛋卷頭,李慕慈睜開眼睛驚奇的打量著銅鏡里的自己,她說:“這是我么?怎么像是變了一個人?”李慕慈輕輕的撫著自己微熱的頭發,她在銅鏡里看到的很像是曾今在西洋畫里見到的公主。
  “不過你頭上還少了些什么。”藍寄柔想了想,自己把李慕慈的朱釵給卸了下來做成了一只小卡子,只留了一顆白色的珍珠,然后自己又借了小意的白色絲帕做了一只蝴蝶結繞在卡子上。
  “怎么樣?”藍寄柔把李慕慈擺正了讓她著銅鏡里面的自己,李慕慈說:“對,我在西洋畫里見過的公主也有一個這樣的卡子。”
  “來,把你的絲帕給我。”李慕慈手中還舉著那只繡著鴛鴦的粉色絲帕,藍寄柔用一把檀香扇換下了李慕慈手中的絲帕,她就不會看起來那樣不倫不類了。
  李慕慈提著裙子站起來轉了一圈,身邊的兩個小丫鬟無不嘖嘖稱贊,藍寄柔摸著下巴說:“還是哪里不對勁。”
  “哪里?”李慕慈覺得自己已經完全跟畫上的西洋公主一樣了,哪里還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你的鞋子,藍寄柔指指李慕慈腳上那雙平底繡花鞋說:“這個鞋子太矮了,你都支不起裙子來。”被藍寄柔這么一說,李慕慈也覺得自己走路都要提著裙子,她生怕把裙子拖在地上弄臟了:“那怎么辦?”李慕慈瞅著自己的腿,它就是那么短。
  “小如去找幾塊實木還有錘子釘子。”吩咐下去不一會小如就把東西帶來了。
  藍寄柔脫下李慕慈如意卷云式的平底鞋然后就開始了她的打造,藍寄柔嘴里叼著幾根釘子手中握著一只小垂頭看起來還真有些小木工的架勢,藍寄柔把鞋子底部釘上了大約五厘米高的鞋跟,就這樣一雙舒適的坡跟鞋就做好了,李慕慈穿上鞋不一會就適應了,而且她的拖地蛋糕裙也不用再用手提起來了,藍寄柔打造完李慕慈的時候,李慕慈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西洋美女。
  在李慕慈驚嘆藍寄柔的鬼斧神工之時,小如小意提醒說:“少奶奶不如我們去街上走走讓他們見識一下。”
  “好主意。”李慕慈帶著兩個小丫鬟就上了街,只留下大功臣藍寄柔在一旁稱贊自己的才藝表演。
  可是當藍寄柔想到自己要去干什么的時候,突然她傻了眼,剛才他正是要去找方文宣來著,說是方府來了貴客,老夫人吩咐了阿貴去把方文宣叫來,可是自己看到李慕慈之后竟然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藍寄柔慌忙出了李慕慈的房間關上了門去找方文宣去了。
  可是藍寄柔卻不知道堂堂一個方家怎會沒有幾個嘴雜之人,不一會而阿貴從李慕慈房間慌張出門的消息就在下人們中間蕩漾開了。
  另一邊李慕慈滿心歡喜的穿著洋服招搖過世,不免引來一群百姓圍觀,李慕慈扇著檀香扇好不風光......
  且說藍寄柔終于在花園旁的小胡邊找到了正在往湖里擲石頭的方文宣,藍寄柔喊:“少爺,老夫人說有貴客到,讓你快去大廳。”
  方文宣走過去問:“什么貴客?”
  “不知道,我只聽老夫人叫他什么總管。”藍寄柔回憶著。
  “方總管?”方文宣有些急了。
  “是啊,對也姓方。”藍寄柔說。
  “他來做什么?”方文宣整理了一下衣服問:“什么時候來的?”
  “來了大約半個時辰了吧。”藍寄柔很不好意思,是她忘記了稟報。
  “半個時辰了?”方文宣沒有多問便疾步的去了大廳。
  方文宣進了大廳果然看到一個白面公公,他正坐在一旁跟老夫人聊天,看來他們是聊個半個多時辰了。
  “方總管。”方文宣把手一拱很是恭敬。
  “呦,這不是方大公子么?怎么樣?病好些了么?”方總管扯著公鴨嗓問道。
  “好多了,還叫方大總管掛念著。”方文宣十分客套。
  “好了就好,你說把你那么聰明的小腦袋瓜子磕碰壞了,我回去跟皇上說皇上都覺得心疼。”方總管啞了一口茶問:“你方才去那里了?這方家大大小小都在找你,你不會是躲著不想見我這個叔叔吧?”
  叔叔?難道這個太監還是方家的親戚?藍寄柔打量著這個大太監,他帶著黃黑相間的巧士冠,兩遍耷拉下來兩條紅色的細繩映的臉色紅潤有光澤,那薄薄褶皺的嘴上沒有半根胡須,淡淡的眉毛下面那雙眼睛竟然跟元正有些相似,他一只手肘搭在方桌上翹著兒郎腿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反而是老夫人正襟危坐,很是端莊。讓藍寄柔沒想到的是方家這個將相之家竟然還會出宦官。
  而此時方文宣立馬下跪說:“那里剛才是有些瑣事要辦,還請方總管多謝皇上掛念。”
  “呦!快起來,快起來,看來你這孩子真是病好了,記得當年你剛病的那會你見了誰都不認識,可是擔心死我了。”說著那公公慢慢提起跪在地上的方文宣,表面上方文宣跪的是皇帝,但是在藍寄柔看來他跪的就是一個太監。
  可是正在這時,婉兒從門口沖了進來,她抓住藍寄柔的胳膊喊:“你去少奶奶的房間做什么?”或許是婉兒太著急根本沒注意大廳里的總管和跪在地上的方文宣,婉兒急匆匆的找來這讓藍寄柔突然懵了,她看看老夫人那臉色只能用一種顏色來形容,那就是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