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36 出丑

老夫人大喊一聲:“放肆,方總管在這里你們還敢胡來?”
  婉兒被老夫人嚇了一跳,她馬上跪下說:“不知方總管在此還恕婉兒無禮。”婉兒把頭低下自知自己太過莽撞。
  “呵呵,我若沒記錯的話,你們那個大少奶奶是叫李慕慈吧?”方總管坐回了位子上,方文宣說:“是叫李慕慈。”
  “還不快下去!”老夫人斥責道。
  婉兒馬上小碎步的出了大廳,藍寄柔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不如讓你們的少奶奶也來見見我,怎么說我也算是他的叔叔,來認認親。”方大總管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想看好戲。
  “慕慈去那里了?”老夫人問道身邊的小吉。
  “我馬上去找。”小吉匆匆出了門去尋找李慕慈。
  小吉左右打聽終于打聽到少奶奶是去了街上,小丫頭好不容易看見了少奶奶卻不敢認,她走上前去看見了小如小意才敢說話:“大少奶奶您快回去吧!老夫人正急著找您呢。”
  “找我?”李慕慈馬上扶著小意趕了回去,雖說李慕慈的鞋還算舒服,但是若是讓她一溜小跑還真是為難她了,所以在兩個丫鬟的攙扶下她趕回了方家。
  元正正站在門口說:“少奶奶怎么這等打扮?”
  “元管家,婆婆找我做什么?”
  “是方總管來了,他可是皇上身邊的當紅太監,你可別得罪他,禮貌一點。”元正匆匆的告訴了李慕慈該注意的事情也沒說老夫人找她做什么。
  李慕慈一身洋裝打扮就闖進了老夫人和方總管的視線,李慕慈剛抬腳卻被門檻絆了一下撲騰一聲倒在地上,露出了白皙的小腿。
  “放肆,你這是什么打扮?”老夫人看到兒媳竟然這樣丟臉,她自己都替李慕慈害臊。
  “婆婆。”李慕慈好容易站直了,她撲撲身上的土,然后看見笑瞇瞇的總管太監,李慕慈馬上作揖道:“慕慈見過方大總管。”
  “呵呵,很特別的女子啊,別這么見外,你們還是叫我叔叔來的開心,算起來我也是方家的人嘛,哈哈。”總管太監的笑聲帶些譏諷的意味。
  “慕慈,你怎么這身打扮,我還沒死你就給我戴孝了?”老夫人看見李慕慈頭上的白色蝴蝶結,在她看來只有家里長輩死了以后后輩才會帶那種東西。
  “婆婆,這是洋發卡,是阿貴做的。”李慕慈摸著那白色蝴蝶結發卡說。
  “沒想到,方家的家丁還如此心靈手巧。”方大總管不陰不陽的說。
  “快去換掉。”老夫人責令道。
  “不用換,我看這樣挺好的,我說老嫂子你家媳婦還真是特別,還有那個做卡子的家丁,我看你們真是其樂融融啊,我還以為家丁只能做做粗活,沒想到這給少奶奶梳妝打扮的事也會做的很。”方總管時刻提醒著阿貴和李慕慈的那點莫須有的關系。
  “對啊,阿貴什么都會,這鞋子也是阿貴給做的。”李慕慈翹起一只腳來展示著。看到這里座位上的方大總管已經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老夫人壓住怒火問:“阿貴去你房間就是做這些么?”
  “是啊,當時小如小意都在的,不信你問她們。”李慕慈解釋道。
  “算你還有些小聰明,以后不準讓家丁進你的房間知道么?”老夫人松了口氣,看來這個兒媳婦還沒做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事情。
  藍寄柔一句話也沒說,因為她覺得氣氛很不對,方大總管似乎再和老夫人對戰,而戰旗就是李慕慈,如今老夫人算是占了上風,總管太監也就沒話可說了。
  總管太監站起身來說:“我在這里呆久了皇上要找我的,今天見了文宣的媳婦真是讓人開懷,文宣啊,你可要好好對待你媳婦啊。”總管太監若有所指似乎再說:“你可得看好了她。”
  “那是,那是,方總管不再坐會么?”方文宣客氣道,其實他心里在想:你快走吧。
  “不了,我來也是有些公事要給老夫人交代交代,如今我話送到了,也就不打擾你們了,我走了。”方大總管縷縷耳邊的二根紅繩,似乎是把它們當做了自己的胡子找些安慰吧。他跨出了門檻說:“走。”接著幾個太監從樹叢里竄了出來跟在方總管的身后很有氣勢的遠去了。
  目送方總管走了之后老夫人嘆了口氣說:“終于走了。”
  “母親,他今天是來做什么的?”方文宣問道。
  “過幾天會有一個貴客來我們家住幾天,這些天你可要好生準備。”老夫人交代一聲,然后轉頭說:“慕慈,阿貴跟我來。”
  李慕慈和藍寄柔就這樣跟著老夫人去了她的臥房。
  老夫人一搗龍頭拐杖問道:“你們把事情的原原本本跟我講清楚,否則那止憂房不會只關方家男丁的。”老夫人的口氣帶些強迫還有威脅,這讓李慕慈嚇得趕緊跪下訴說了事情的經過。
  然后老太太看著藍寄柔說:“我不管你家鄉有什么人,我也不管你哪方面拿手,你在方家做了文宣的書童就應該做好,不要管其他的事情,那些事情自有丫鬟婆子去做,我方家不是請不起她們,要讓你一個人全全承擔,而且這些事情丫鬟們做起來肯定比你順手,以后你可要注意點,畢竟這不只是大少奶奶的名譽,更是方家的名譽。”老夫人只要談到名譽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在她眼里方家的名譽大過天。
  “是,阿貴知錯了,當時就是手癢癢了,所以才沒顧忌那么多,下次阿貴一定不會再犯了,求老夫人原諒。”藍寄柔很虛偽的跪在李慕慈的身邊,她心里想:哼,你倒是找出一個丫頭來跟我比比看,有誰能像我一樣的手藝?
  “哎!算了,算了,還好有小如小意作證,你們出去吧,這件事情是個教訓!”老夫人似乎是消了氣。
  李慕慈和阿貴一前一后的出了老夫人的房間,卻看見門口正跪著婉兒。
  “是婉兒么?進來吧!”老夫人探頭看見了婉兒的半面身子。
  婉兒抿著嘴進了老夫人的房間,又跪了下來,她說:“老夫人對不起,我今天是太魯莽了。”
  “剛才他們說的你都聽見了?”老夫人不是瞎子,其實他早就看見婉兒跪在門口,與其說是看見不如說是料到婉兒肯定會這么做的。
  “恩,聽見了。”婉兒點點頭,依然低著臉。
  “哎,女大不中留啊,你喜歡誰我都不會管,但是你也得看看周圍的情況,你是個機靈的丫頭,不用我多說了吧?”老太太扶起婉兒。
  婉兒慢慢的站起來說:“謝謝老夫人不怪罪,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老夫人放心吧,以后我會只放在心里的。”
  “哎!可憐的丫頭。”其實老夫人早也看出來了,是這丫頭一廂情愿罷了,所以一直沒有撮合兩人,現在看來平日一向穩重謹慎的丫頭竟然為了阿貴這般魯莽,一定是情根深重難以自拔了。
  出了門,藍寄柔跟在李慕慈身后走,李慕慈轉過頭來說:“都是你干的好事。”
  “怎么成都是我做的好事了?”藍寄柔覺得李慕慈把火都發在自己身上把責任也推在自己身上。
  “就是你,如果不是你也不會鬧出這些笑話來的。”李慕慈把嘴一撅,卻覺得自己的手被什么重重的拉扯了一下。
  “自己不好還懶別人?”說話的正是方文宣,藍寄柔心中有些小小的興奮覺得終于有人拔刀相助了。
  “相公,都是他......”李慕慈躲著腳指著藍寄柔,藍寄柔一臉無辜相。
  “我都知道了,都是你非得穿什么洋服,現在鬧了笑話還不自己反省反省。”方文宣背著手很有派頭。
  “我......哼!”李慕慈扭了身子就走了,留下方文宣和阿貴在原地。
  “還有你,你也是,沒事裝什么好人!”現在方文宣又把話鋒一轉留下了這句話自己背著手也走了。
  傻呆呆的藍寄柔本來以為是一個超人來解救自己,沒想到自己又被方文宣訓斥了一頓,不過她心里很自虐的想:總比被李慕慈這個忘恩負義以怨報德的家伙倒打一耙好吧?!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