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37 總管太監

方文宣去了老夫人的屋里,他看見老夫人支著腦袋靠在疊好的錦被上閉目養神,另一只手正捻著佛珠。
  “母親,今天方總管是要讓什么人住進來?那人是什么來歷?竟然讓皇上身邊最紅的太監來安排?”方文宣坐在床邊,老夫人慢慢起身,方文宣去扶她。
  “哎,他也沒說是誰,但這個人來頭一定不小。”老夫人嘆道。
  “他沒說是來做什么的?”
  “說是來參加賞菊會的。”老夫人說。
  “又是賞菊會。”方文宣聽到這個詞腦袋就大了。
  “夫子不是建議你也去么?這個人一來你更得去了。”老夫人摸著方文宣的頭說:“文宣啊,方萬鴻吩咐的事情我們一定要做好,千萬不能讓這個老家伙抓住我們的把柄,他就像是一頭猛獸時刻盯著我們的動靜。”老夫人似乎很不待見方萬鴻,自然那也是有原因的,這里還要說一段方家祖輩上的一些歷史:
  方文宣的爺爺有兩個兄弟,哥哥方成季育有一子,而弟弟卻一直沒有孩子。弟弟方成年到了三十歲才收養了一個五歲的流浪兒,給他取名方萬鴻。方萬鴻聰明伶俐很快就得了方成年的喜歡,后來,方家分了家,城東的宅子給了哥哥,城西的宅子給了弟弟,方成年就帶著方萬鴻住進了城西的宅子。
  可是城西的那所宅子被人訛傳說是風水不好,以前死過人,事情總有巧合,沒多久方成年就英年早逝了,只留下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方萬鴻,沒多久方萬鴻吃喝piáo賭就把宅子給輸掉了。他只會跟自己的大伯也就是方萬杰的爹方成季借錢,開始方成季還是借他銀子度rì的,可是一rì方成季發現方萬鴻竟然去了賭坊,頓時恨鐵不成鋼便在街上痛打了他一頓,可是這一打不要緊,因為方成季不小心踢中了方萬鴻的下體,方萬鴻從此不能生育了。
  他經過痛打之后雖然有所收斂但是他心中對方成季無比的仇恨,在他眼里,方成季是故意踢壞自己的,因為方萬鴻根本不是方家的血脈,巧合之下方萬鴻便去了宮里當了太監,他憑著方文宣的爹(也就是方成季的兒子方萬杰)對方萬鴻那么點家族的愧疚感。幫助他順利的爬上了總管太監的位子,可是方萬杰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貪贓枉法之人,方萬杰在宮里聽說了方萬鴻大肆斂財的秘密,他便找方萬鴻理論,還上書奏請了皇帝,可是那奏折卻被方萬鴻藏了起來,后來兩人決裂,方萬鴻再次把矛頭指向方家。
  就這樣,方萬鴻總想對方家下手可又有那么點于心不忍,畢竟自己是方家撿來收養的,也是方萬杰讓自己坐上總管太監這個位子的,直到方萬杰死后方萬鴻才來過一兩次,因為畢竟皇上是知道他與方家的關系,所以方家出了大事的時候自己就會來假裝關心一下,等皇上問起來自己也有個交代,上次方萬鴻來方家的時候還是兩年前方文宣掉下了懸崖碰傷了腦袋的時候了。
  雖然方萬鴻跟方家有那么點名義上的親戚關系,可是還是仇恨比較多的,所以方老夫人在自己兒子失憶之后就找人臨摹了各種方文宣以前熟識的人的畫像,指著畫像一一的給方文宣講他們之間的關系和歷史,害怕方文宣因為失憶而得罪了像方萬鴻這樣的人。
  所以方文宣一看到方大總管的時候自然心里有數了,他雖然現在是個不能生養的可憐人,但他卻是皇帝身邊的紅人,紅到什么程度?據說只要跟方大總管結仇的大小官員,沒幾天肯定會被皇帝免職,免職是輕,有些被發配充軍還有被正法的也是有的,如果問為什么皇帝會聽他的?只能說皇帝已經老邁隨時可能駕鶴西去,所以后宮的嬪妃們根本沒辦法吹皇帝的枕邊風,再加上這個和皇帝差不多年紀的總管太監深的皇帝的信賴,還有方萬鴻練就了一副好嘴皮子,不但把皇帝也把皇帝身邊的人夸的找不著北了。
  方老夫人自然不敢怠慢,方萬鴻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一樣,隨時可能想起自己以前的委屈然后把方家置之死地。
  對于方萬鴻說要送來住在方家的人,老夫人總覺得那是一個yīn謀,但自己又不敢怠慢,她只交代方文宣說:“不要亂說話,不要怠慢了人家。”
  方文宣點點頭,他想去那里不好,偏偏去的是自己最不想去又害怕去的地方,就覺得前有狼后有虎的處在尷尬的境地。
  話說李慕慈回到臥室撲騰一下爬在床上就哭了起來,弄得大小丫鬟不知怎么安慰這位西洋少nǎinǎi了,李慕慈哭的好委屈,李慕慈哭了一會指著被子說:“明明是你讓我去學習怎么抓住男人的心的,怎么我學了你倒不喜歡了?”李慕慈滿臉的淚花,此刻她已經把被子當做了老夫人。
  “少nǎinǎi別生老夫人的氣了,今天是因為來了特別的客人。”小如小意一起勸道。
  “好,我不生婆婆的氣,但是文宣也這么對我,他寧可幫阿貴也不幫我。”有時候老實人撒起潑來更是了得,此時的李慕慈更是歇斯底里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其實阿貴也沒錯。”小如說。
  “是啊,錯的是這件衣服。”小意把李慕慈的氣轉移到衣服上了。
  “這衣服有什么錯?”李慕慈揪著自己的蛋糕裙,雖然是因為這件衣服惹得禍但是她還是打心眼里喜歡這條裙子的。
  “都怪洋人發明了這種衣服。”小意又把責任推給了洋人。
  “對,都是洋人發明的這件衣服,如果是大紅sè的婆婆就不會這么說我了,來!馬上給我脫下來,我要換上我們啟朝的衣服,給我穿紅的那件。”李慕慈被小丫頭轉移了幾次目標倒也不恨婆婆或者阿貴了,可是李慕慈哪里知道,其實全府上下的丫鬟都滿中意阿貴這有趣又俊俏的小書童,所以她們會盡量幫助阿貴脫身。
  李慕慈換下衣服的時候還依依不舍的看著它,可是李慕慈只能忍痛割愛了,她會像方文宜一樣只能抱著睡覺卻不能把它穿在身上。
  藍寄柔回了房間,阿壽、阿福、阿康都圍上來問藍寄柔到底去李慕慈的房間干什么了。藍寄柔搖搖頭心想這群男人竟然比女人還八卦,最起勁的還是阿壽,他的興奮之處就在于阿貴只要和大少nǎinǎi好上了,婉兒必定死心了,碰到這種事情恐怕下人都很難去考慮自己的主子會不被戴綠帽子,或者他們更想讓主子帶上綠帽子。
  藍寄柔脫掉鞋自己躺在在墻角,因為自打她病好了之后又回到了這個充滿男人汗臭味兒的房間了,她蒙上頭用棉被擋住了外面那嘈雜的世界,藍寄柔想:“如果說女人頂五百只鴨子,那么男人能頂一千只,只是這一千只鴨子要比那五百只活動的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