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38 桃花債

正當阿壽他們在一旁議論紛紛的時候,卻聽見屋外有人輕呼阿貴的名字。
  “阿貴,那不是婉兒么?他來找你了。”阿康望著窗外的婉兒,搖著蒙著被子的藍寄柔,藍寄柔掀開被子:“阿?她來找我干什么?”看著窗外的那個倩影,此時還幸災樂禍的阿壽突然不說話了,他失落的靠坐在窗邊,默默地看著遠處的婉兒。
  “你快出去吧。”阿福推著藍寄柔。
  藍寄柔被眾人推了出來,她遠遠的問婉兒:“你找我什么事?”
  “你能走近點么?”婉兒對藍寄柔招招手,藍寄柔還真不敢招惹這個小丫頭,上次鞋墊的事情就讓自己挨了打,還有今天根本沒跟她有點什么,她就膽敢闖進大廳去和自己理論,更別說再有點什么了,再說藍寄柔本事女兒之身怎么可能跟她有結果?所以藍寄柔還是很想躲著她的,可是這個小丫頭竟然比自己對方文宣的感情還執著。
  藍寄柔盡量跟她保持距離:“什么事?說吧。”
  “對不起。”婉兒低著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而且在月光下,藍寄柔似乎還看到了她臉上有兩滴淚珠。
  藍寄柔想自己如果真是個男人,在這樣的月夜,跟自己喜歡的女子偷偷情還是不錯的。可是不對,身份不對!藍寄柔時刻提醒自己是個女人,因為有時候他為了入戲,要整天想著自己是男人該怎么做,所以藍寄柔并不知道正是因為自己平時所做的都是提取自兩年多年來最優秀男人的特點和精華,藍寄柔讓全方府的小丫鬟都為之著迷,藍寄柔也是女人,或許只有異性才能把對方詮釋的如此完美吧!
  “你不必和我說對不起。”藍寄柔看著這梨花帶雨的小臉蛋,似乎還想說:我跟你也沒什么關系。但是話到嘴邊又噎了回去,藍寄柔覺得傷害這個還未滿十八周歲的孩子是件很不仁道的事情。
  “阿貴,我們能做朋友么?”婉兒在月色下閃爍著狡黠的眼睛,藍寄柔搞不懂她到底想些什么。
  “恩。”藍寄柔不敢多說話,只能聳聳肩表示同意。
  “那你是我第一個異性朋友。”婉兒似乎在解釋什么。
  “是么?”藍寄柔想到在啟朝應該是個比較守舊的時代,或許男女之間只能是夫妻或者親屬關系,否則古代的女性很可能被劃作放|蕩不羈的哪一類。想到這里藍寄柔看看遠處自己的房間,果然他們那群家伙覺得沒什么好玩的了就關燈睡覺了,藍寄柔想到自己每次都要抹黑回去不免心里發毛,因為她怕黑,還有那被他們亂放的椅子,說不定哪一條就會把自己絆倒,藍寄柔嘆了口氣說:“婉兒,我要回去了,他們熄燈了。”
  “恩。你走吧。”婉兒眨巴眨巴還帶著淚水的睫毛,可是嘴角卻揚起一絲笑意,直到藍寄柔走回了屋子,婉兒的視線也未曾移動過,藍寄柔自然感覺的到那道來自背后的強烈感覺,她只能搖搖頭。藍寄柔總感覺自己惹上了桃花債,還是那種必須要欺騙到底永遠有負罪感的桃花債。
  “哎呦。”果然藍寄柔被椅子絆了一下,她一邊摸著小腿一邊嘶嘶的心疼自己的腿又要淤青了。
  藍寄柔趁著月光爬上床,正準備睡下,卻聽到旁邊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阿貴,你喜歡婉兒么?”
  月光下藍寄柔看見兩只又圓又大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夜里那雙眼睛格外滲人,藍寄柔裝糊涂問:“什么意思?”
  “我覺得你不喜歡她,她是好姑娘,如果你不喜歡她一定要跟她說清楚,如果你傷害了她,會有人替她出頭的。”阿壽雖然是小聲的說,但是話音里帶著幾分執著和威脅,藍寄柔還沒來的及回答,阿壽就把頭蒙起來裝睡了。
  藍寄柔有一個婉兒就足以讓她不知所措了,如今還有一個憐香惜玉的護花使者,藍寄柔的心事更重了。
  藍寄柔從來沒有這么煩過,在現代的生活是簡單而快樂的,可是怎么到了啟朝就變得那么復雜了?藍寄柔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可是她也只是想想,第二天起床之后就又拋到腦后了,因為她的心里只裝的下一個人,那就是現在的方文宣。哈十八免費小說
  藍寄柔再看到婉兒是在方家吃早飯的時候,藍寄柔站在方文宣的身后,婉兒站在老夫人的身后,而老夫人和方文宣是挨著坐的,所以她們兩靠的很近,婉兒的眼總是掃到藍寄柔,而藍寄柔只能盯著高高門檻上的一條裂紋看,直到看成斗眼。
  終于老太太打破了屬于她背后的尷尬:“文宣明天貴客就來了,你準備的怎么樣了?”
  方文宣說:“差不多了,就差他人來了。”
  “恩,來了之后就看你了,你可不能給我們方家丟臉。”老太太接過婉兒遞過的手絹擦著嘴。
  方文宣嚼著米飯點頭道:“母親放心吧,文宣一定寬待好客人。”
  “那就好。”老夫人拄著拐杖在婉兒的攙扶下走了。
  “少爺,是誰要來?”藍寄柔很是關心是那個大人物竟然讓他們這么上心。
  “恩,來了你就知道了。”方文宣自然也不知道是誰,又不想承認。
  “哦。”藍寄柔總覺得方文宣對自己似乎忽冷忽熱。
  “方兄。”方文宣還捧著半碗米飯,黃元奇就急匆匆的從門口跑進來。
  “黃兄,來坐,沒吃飯吧?來給黃兄拿副碗筷。”方文宣拿著筷子指著座位示意黃元奇坐下。
  可是黃元奇好像很著急,他擦著額頭上的汗說:“你還有心思吃飯啊?”
  方文宣聽到這話馬上放下碗筷,口中還塞著滿滿的飯菜問:“出什么事了?”此時方文宣是最不想出狀況的,因為不久客人就要來了,他本來就焦頭爛額了,如果再出點什么狀況生怕打亂了計劃。
  “依紅樓出事了。”黃元奇抖著衣襟看來他真是熱壞了。
  “出什么事了?”方文宣突然站起來,這讓身后的藍寄柔有些醋意。
  然后黃元奇左右張望了一下,伏在方文宣耳朵上耳語了幾句,方文宣皺著眉頭聽完了之后,他一拍桌子道:“怎么能這樣?我去找姐姐去。”
  方文宣說:“走。”他便拉著黃元奇就要走,還沒踏出門口,方文宣指著身后的一干人等說:“你們都不許告訴老夫人,聽見了么?”
  “是。”丫鬟們那細細的聲音一聲聲的應和著,方文宣跟著黃元奇就要走,藍寄柔突然喊:“我也去吧。”
  方文宣回頭看看藍寄柔,似乎猶豫了一下又點點頭,就這樣藍寄柔也跟著去了,其實藍寄柔去只有一個目的——看熱鬧。
  一路上,兩人只是小跑,害的藍寄柔在后面緊跟著,雖然是初秋,但是藍寄柔額頭上已經冒了汗。
  藍寄柔還是第一次去呂府,呂府更是氣派非常,光是呂府門前的兩個石獅子更彰顯了主人的身份,可是方文宣卻沒有心情看這些,他一進府就大叫:“姐姐,姐姐出來。”
  方文宣怎么叫都不見姐姐的蹤影,只是幾個家丁見了方文宣說:“方少爺還請稍后,我去稟報我們老爺。”
  “不用了,我來找姐姐的,不是找你們家老爺的。”還沒等方文宣支開家丁,卻聽見有人喊:“大清早的來我家做什么?”
  說話的正是方文宜她伸伸懶腰,肚皮上的肉更是凸顯了出來,方文宜身后有幾個丫鬟伺候著,一個端過水去,方文宜漱了漱口,方文宣可沒功夫等姐姐漱口,他沖上去就厲聲喊:“快把嬌嬌放了。”
  方文宜似乎沒想到弟弟竟然沖著自己大小聲,她一驚嚇突然把漱口水給吞了下去......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跟著老公去穿越豆豆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