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第三章坐牢太痛苦

“大人,我犯了什么罪?我是殺人還是搶掠?你們還有沒有王法了,我冤枉哪。”藍寄柔照著電視劇里感同身受的背著臺詞。
  誰知那大老爺竟然不為所動,他捋著胡子說:“你衣衫不整在街上亂晃,呲牙咧嘴擾亂秩序,而且你還有綁架的嫌疑,你這可惡的女子,可知罪?”藍寄柔想:我在他眼里就那么可惡么?明明就是大老爺看我不順眼。
  “你不要總拿我的穿著說事,我們家鄉穿比基尼的那不都得斬首?而且我呲牙咧嘴是我的面部表情,難道你還要管人家的表情動作么?還有,箱子里有人我可不知道,他自己鉆進去的我能控制了么?大人綜上所述,我沒覺得我犯了錯。”她為自己辯解。
  “什么叫比你基?”大老爺捋著胡子問。
  “我暈啊,比基尼,沒文化真可怕。”她白了他一眼。
  “大膽,我家老爺可是學富五車才高八斗,豈容你詆毀?”旁邊的八字胡師爺拍著馬屁。
  她跪在堂下腿輕輕捶著麻木的小腿,說:“大老爺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你們欺人太甚,我要找你們的皇帝。”藍寄柔扯著衣服上的囚字怎么看怎么不順眼。
  “你可問問這一方百姓,他們都是原告。”大老爺指著堂上的百姓,他們一直在圍觀,還發出嘖嘖的聲音。
  “你們閑的沒事干了是吧?”她突然站起來,門口的百姓嚇得使勁往后躲,可是她還沒站穩就又被官差給按下了。
  “大膽妖孽,你還想作孽,來人吶,把她押到牢房去。”大老爺最后一聲驚堂木意味著藍寄柔終于惹上了官非。
  她被提著扔到了牢房里,這還是她第一次參觀牢房,水泥墻木頭窗,還有一只木桶,里面盛滿了排泄物,惡臭熏天,她捏著鼻子尋找自己的床鋪。
  “你是新來的吧?”對面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拉著蒼白的臉指著她問。
  她把藍寄柔嚇了一跳,不過出于禮貌藍寄柔友好的擺擺手說:“嗨!”
  “你犯了什么罪?”看來她還挺熱心的,她住在藍寄柔對面。
  “我沒犯罪,我那么善良清純,你看我像是犯罪的么?”她整了整碩大的衣服,雖然她提起這邊那邊垂下去,提提這邊那邊又垂下去,藍寄柔懷疑這衣服之前的主人是個胖妞。
  “我看挺像的,你長的就不一樣。”她指著藍寄柔的臉,藍寄柔皺著眉頭說:“我長得很像壞人么?”她想:二十多年來別人都夸自己漂亮怎么穿越了她就長成罪犯了?難道中國幾千年來的審美積淀還比不上小小的啟朝。
  “不,你長漂亮,這樣人容易招惹桃花債。”她呆呆的說。
  “大姐,你真有眼光,你就說我長得妖嬈吧?”藍寄柔感激的看著她,看來她還是有審美觀的。
  這時一個齙牙的衙差走了過來喊:“不許聊天。”
  她捂著嘴巴,點著頭,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而自己就站在傳說中古代最最黑暗的牢房里,所以她必須要老實點。對面的女人卻指著衙差喊:“大哥,你愿意娶我么?”
  藍寄柔看著衙差實在難以想象會有女人對他說這種話,藍寄柔打量著衙差:他五短身材、大齙牙、斗雞眼、而且在方形的紗帽里藍寄柔看到了中央不長。
  那衙差拿著刀柄敲她的手說:“臭瘋子,站回去。”
  她想死的心都有,原來她是個瘋子,現在藍寄柔想:我是該感謝呢?還是該感謝呢?自己竟然被一個瘋子夸獎。
  “衙差大哥。”她喊住要離開的衙差,他回過頭問:“干嘛?”
  “請問我的床在那里?”她雙手扒住欄桿上頓時覺得自己好凄涼。
  “你把草鋪平了就是。”他用刀柄指指地上一推的枯草。
  “什么?這些草就是我的床?”她看著地上那些臟兮兮的雜草,藍寄柔很難想象她這么嬌弱的身子要躺在上面被那些枯草亂扎著。
  “好吧,那么您能幫我把這些糞便處理一下么?它們快要滿出來了。”她指著骯臟的木桶,木桶外面都生了蛆。
  “等你出獄了就好了,你先將就著吧。”看他那一臉厭惡的樣子估計他也不肯幫自己倒。
  聽到這里,什么時候出去才是藍寄柔最關心的,她喊:“我什么時候能出去?”
  衙差邊走邊擺手說:“等大老爺心情好了自然放你出去了。”
  藍寄柔退后幾步蹲坐在地上想:等大老爺心情好了?他那副尊榮恐怕從來沒有笑過。雖然他滿臉胡須,但是自己看到他圓溜溜的眼睛旁邊竟然沒有一條魚尾紋,這說明什么?說明他不經常笑啊。他的心情會好?
  藍寄柔覺得自己頭頂一道閃電劈下,她還不如被判個三年五載的還有個期限啊。
  她找了個比較干凈的墻角依偎著。天黑了,淡淡的月光透過木頭窗子照射在那骯臟的馬桶上,時刻提醒著她它該清理了。還有那該死的北風呼呼的往窗里灌,她身上只有一件大褂還四處漏風,藍寄柔瑟瑟發抖上牙打著下牙。窗外的烏鴉,藍寄柔認為那應該是烏鴉吧,‘啊啊’的叫著,對面的瘋女人已經睡著了打著呼嚕,藍寄柔被屁股下面的稻草扎得難受。現在她只想哭,她想自己的老公,為了他自己竟然關進了大牢,為了他自己要穿著囚衣依偎在四面透風的牢房里,為了他自己要喊聽官差大哥的話。她在心里吶喊:“周俊豪!你到底在那里?你可知道你老婆現在正在受苦?快來救救我吧,我想你,我想暖暖的空調,我想柔軟的沙發,我想那三十五寸的液晶電視,我想我們鄰居的小狗,我想我老爸老媽,我更想我們的家。”
  終于她挨到了第二天,溫暖的太陽取走了她一夜的寒氣,她的衣服被熏的一股又臭又霉的味道,她頭上沾著的稻草怎么也拔不干凈,她站起身來伸伸懶腰,發現對面的瘋女人一直盯著自己看,藍寄柔嚇得趕緊縮回手腳蹲在一邊,她問:“你干嘛老看我。”
  “你真漂亮,如果我也像你一樣漂亮就有人娶我了。”她幽幽的說,竟然讓藍寄柔升起一絲憐憫。
  “其實你也挺漂亮的。”藍寄柔抱著腿安慰她。
  真的么?她興奮的沖到欄桿邊上,用手撲撲自己的頭發,她突然嚇了一跳,她原本被頭發遮住的臉有著一塊恐怖的疤痕皺皺巴巴的貼在臉上,藍寄柔看到的第一反應就是反胃,她被馬桶熏了一夜都沒有如此反胃。
  她看到藍寄柔干嘔的表情又坐了回去,藍寄柔知道不能以貌取人,可是那人的臉讓藍寄柔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應,雖然她是一個瘋女人。
  藍寄柔看著她慢慢得坐靠在欄桿上,摸著自己的臉傻呆呆的樣子讓藍寄柔覺得自己傷害了她。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