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39 救嬌嬌

此刻藍寄柔暗自慶幸的同時又有一絲醋意。
  “你怎么能為了那種女人這么跟姐姐說話?”方文宜指著方文宣,下巴開始抽搐,方文宜委屈的瞪著弟弟。
  “我。”方文宣看著姐姐,在他的記憶里似乎從來沒有這么對待過姐姐,頓時方文宣覺得自己似乎是做錯了什么,但是他想到在大牢里嚶嚶啼哭的嬌嬌,他的自責馬上變成了義無反顧:“姐姐,放了嬌嬌,她有什么錯?”
  “她有什么錯?她破壞了你的家庭。”方文宜對這種女人格外憤恨。
  “念慈,我根本不喜歡她,姐姐,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在大啟朝是很容易的,可是對我來說有多難你知道么?沒認識嬌嬌之前我跟本不知道什么叫感情。”方文宣的話似乎是發至肺腑,可是藍寄柔心里卻默念:方文宣啊方文宣,那么你跟我的感情又是什么呢?現在若是你沒有失憶,我定給你一嘴巴。藍寄柔心一沉,但卻不死,她轉念一想安慰自己:方文宣正是因為失憶才被那黃元奇唆使,否則自己的老公絕對不會喜歡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文宣,你怎么還執迷不悟呢?你跟她是沒有結果的。姐姐是在幫你,慕慈雖然傻一點,但是她是方家的好媳婦,娶妻娶賢你又不是不知道。”方文宜嘆了口氣,她覺得弟弟似乎是被那個叫嬌嬌的女人下了藥。
  “姐姐,她是無辜的你放了她吧,我知道跟她沒有結果,你就讓我自己慢慢跟她斷了吧,你們不要插手我的事,你們插手只會讓我更放不下她。”方文宣再次乞求。
  “是文宣么?什么事?”遠處的呂棟穿了官服,他剛剛下了早朝,一進門便看見姐弟二人在一邊吵鬧。
  “姐夫。”方文宣叫道。藍寄柔順著聲音望去,看見那個大官呂棟竟然也是一個胖子,如果說方文宜是桶那么呂棟就是缸,他鼓出的肚皮讓藍寄柔覺得他的脂肪該有十厘米厚,他把官帽遞給身旁的下人,笑著說:“文宣一早就來和姐姐聊天啊?”
  “姐夫,我在求姐姐放人。”方文宣毫不顧忌此時方文宜遞給他的眼神。
  “放人?出了什么事?”呂棟突然繃著臉問妻子。
  還沒等方文宜解釋,方文宣就說:“姐夫,姐姐私自抓人。”方文宣似乎是在告狀,這讓一直在一旁使眼色的方文宜暴露了出來。
  “文宣啊,有什么事先去大廳吧,我和你姐姐有事要說,你先去,等我換了衣服就過去。”呂棟拉著方文宜就走,方文宣在下人的指引下去了大廳坐下,下人端上來的茶方文宣并沒有心思品,他滿腦子里都是嬌嬌的身影,而且嬌嬌會扒著欄桿泣不成聲的喊:“文宣,救我。”
  呂棟拉了方文宜去了臥房就問:“你弟弟說你抓了人?你抓了誰?”
  “哎呀,別聽他胡說。”方文宜背坐在桌旁心虛的很。
  “你說,今天早上跟我說要找幾個壯丁回家幫忙是不是就是去抓人?”呂棟厲聲問道。
  “你知道那人是誰么?她是依紅樓的姑娘,她整天勾引文宣,弄得文宣現在很不像樣子,母親讓我處理,我只能把她抓起來,也不知道是誰透的風,我抓人的時候可是沒什么人看見。”方文宜扭著手絹解釋道。
  “你馬上放了她,我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什么事。”呂棟指指門口。
  “我不管,人都抓了,弟弟也得罪了,我才不會這么輕易的就放人。”方文宜不依。
  “我現在讓你趕快放了她!”呂棟咬牙切齒兇巴巴的吼著方文宜。
  “不放,就不放。”方文宜使性子。
  “來人吶。”呂棟一喊,方文宜的幾個貼身丫鬟就進來了問道:“老爺有何時吩咐?”
  “你們說,今天夫人抓的那個女人關在什么地方了?”呂棟見方文宜不說只能問下人了,可是方文宜的幾個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肯先說。
  “說!”呂棟一怕桌子,桌子上的茶杯都跳了起來,這讓幾個丫鬟嚇得忙低下頭支支吾吾的說:“關在后院的屋子里。”
  方文宜見幾個下人這么不經嚇便指著下人說:“你們一群狼心狗肺的東西。”
  呂棟此時已帶著幾個下人去了后院的小屋,呂棟命人砸開了門,嬌嬌果然在里面,她沒有哭也沒有慌,只是呆在屋里挽著自己的一縷頭發,屋里很黑,嬌嬌被沖進來的人驚了一下,那人背著陽光,嬌嬌看不清楚是誰,她嚶嚶的問:“你是誰?”
  此時呂棟可看清了嬌嬌姑娘,他愣了一下,似乎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在此刻心弦一動,可是呂棟并沒有表露出來,他說:“你跟文宣走吧。他在大廳等你。”
  “謝謝大人救命之恩。”嬌嬌輕輕一彎腰,呂棟馬上憐香惜玉的攙扶起來,他說:“抓你的人也是無心,希望姑娘不要追究。”
  “恩公說話,我一定從命,何況我也沒半點損傷。”嬌嬌被攙扶了一下順著手臂往上看去,終于看清了那人的臉,她輕輕的叫道:“原來是呂大人。”
  “你認識我?”呂棟似乎有些美意。
  “誰不認識朝中的二品大員呢?”嬌嬌把手絹掩在嘴角輕輕一笑,雖不算一笑傾城,但也算的一笑銷魂。
  呂棟片刻的遐想之后說:“姑娘快走吧。”因為呂棟感覺到了身后似乎有一團人影,那自然是自己的妻子方文宜。
  嬌嬌鳳眼一挑點點頭碎步出了屋子,卻看到方文宜插著腰惡狠狠的瞪著嬌嬌。
  嬌嬌低著頭跟著下人去了大廳,只留下方文宜和呂棟在一旁。
  方文宜瞪著眼問:“你為什么放她走?我連個人都不能抓了?”
  呂棟皺著眉頭看著她說:“以后這種事情你少做,你差點毀了我的前途知道么?”
  “前途?我抓個人還能毀了你的前程?”方文宜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么。
  “你可別出去亂說啊,皇上準備讓我做丞相,這個節骨眼上可不能出什么事?”呂棟輕輕說道。
  方文宜聽后又驚又喜問道:“你要做丞相了?那么李丞相呢?”
  “他剛剛不治,不過他也活了這么大歲數了,也該讓出來了。”呂棟摸摸下巴嘴角一絲詭異。
  “啊呀,太好了,那我以后豈不是丞相夫人?”方文宜撲向了呂棟,就這樣兩個人熊抱在了一起。
  話說嬌嬌跟著下人剛進了大廳就看到方文宣焦急的踱步,還是黃元奇先看到了嬌嬌,他從椅子上站起來道:“嬌嬌你出來了!”
  站在一旁的藍寄柔再一次看到了這個情敵,自然開始咬牙切齒。
  “嬌嬌你沒事吧?”方文宣看到嬌嬌馬上跑了上去,握住嬌嬌的肩頭關心的問道。
  “我好害怕。”嬌嬌一頭扎進方文宣的懷里,方文宣從沒有過如此的溫柔,他輕輕拍著嬌嬌的背說:“沒事了。”
  “咳咳。”藍寄柔裝作咳嗽,方文宣意識到此時不是在青樓,馬上和放開嬌嬌。
  藍寄柔看著這一幕心中猶如萬箭穿心,她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老爺吩咐,請方少爺和這位姑娘委屈一下走后門。”一個下人彎腰道。
  “恩,嬌嬌我們走吧。”方文宣就這樣把嬌嬌從呂府帶了出來,而此時大家都如釋重負,只有藍寄柔那幽怨的眼神在背后上下打量著輕風細柳的嬌嬌......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