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40 貴客到

方文宣出了呂家后門的小巷,便不敢跟嬌嬌走在一起了,他吩咐了黃元奇把嬌嬌送回依紅樓,藍寄柔一路跟著方文宣,前面的方文宣似乎在想些什么。
  早晨的街市還是比較熱鬧的,人來人往,小販的叫賣聲并不能打擾此時兩人心里所想,藍寄柔看著方文宣的背影,她蹙起了眉頭,她想:如果老公回復了記憶,他會不會還記得嬌嬌?還沒等藍寄柔想出答案,突然方文宣一轉頭問:“我是不是很沒用?”
  藍寄柔愣了一下問:“少爺為什么這么問?”
  “我不能跟自己喜歡的女人在一起,還怕著怕那的,我是不是很沒用?”方文宣第一次表現的那么沒自信,或者是那把代表風流自信的折扇隨著方文宣平日的盛勢凌人都忘在了方家廳里的那張餐桌上了。
  “少爺您不是沒用,嬌嬌姑娘本來就是青樓女子,你若和她在一起那跟那些嫖客有什么兩樣?”藍寄柔逞一時之快,并沒有估計方文宣的感受。
  方文宣大喊:“我不是嫖客,你懂不懂?不懂別亂說話。”方文宣一吼,街市上的小販和路人無不側目而望,方文宣左右看看然后飛了一眼藍寄柔自己疾步而去了。
  藍寄柔卻微微一笑,現在她只覺得痛快。
  “哎呦。”站在一旁的藍寄柔被人踩了一腳,抬頭望去是兩個路人。
  “這位仁兄真是對不起。”踩藍寄柔一腳的人正擦著汗一臉憨厚的道歉。
  “沒關系。”藍寄柔現在的心情很好,所以她并不會計較這些。
  那人低著頭抹著汗對身邊的另一個人說:“方家應該快到了。”
  “什么?你們去方家?”藍寄柔問。
  “是啊。莫非仁兄知道方家怎么走?還望仁兄指點。”另一個同樣書童打扮的人說。
  “我當然知道,跟我來吧。”藍寄柔揮揮手很是愜意的走在前面,她可不想去追方文宣,方文宣現在適合靜一靜。
  “你們是去方家做什么?”藍寄柔邊走邊道。
  “我們是來賞菊的,所以暫住方家。”那人說道。
  “哦?原來是你們?可是你們不是明天才到么?”藍寄柔問道。
  “這位仁兄是?”書童模樣打扮的人并不回答反而問了藍寄柔一句。
  “我是方家的書童,我叫阿貴。”藍寄柔很是自來熟。
  “哦,原來你我都是書童啊。”同樣書童摸樣的人指指后面長相憨厚的人說:“那個是我家公子,我是我們家公子的書童。我叫阿......”那人似乎想了下又說:“我叫阿七,我家少爺姓錢。”那人比藍寄柔整整高了一個頭,面白、劍眉微微上挑、高高的鼻梁比身后的那位公子長相更英俊些,只是那書童的打扮讓他在藍寄柔心里減去幾分,而后面的那位公子只是跟著也不怎么說話。藍寄柔想:看來后面那公子應該是個大戶,光是他掛在腰間的那塊玉佩就值幾千兩銀子.對于這些藍寄柔還是有些研究的,因為在以前藍寄柔總喜歡看鑒寶節目,而且每天夢想著自己也有一塊稀世古玉就好了。
  不一會兒藍寄柔就帶著兩個人回了方家,藍寄柔見到元管家便把兩人交給了管家,元正甚是殷勤,點頭哈腰的把兩個人請去了大廳,藍寄柔摸摸頭上的汗看著元正不免的腦海里出現幾個字——狗腿子,因為藍寄柔來到方家還從沒見過元正對自己這樣笑過,他總是喜歡板著臉,害的藍寄柔還以為元正得了不能活動面部肌肉的病。
  藍寄柔剛要去書房卻被婉兒叫住了,這次婉兒可不是私事,她說:“阿貴哥哥,老夫人讓你在大廳門口候著,她有事要問你。”
  “問我?”藍寄柔指指自己,她只能跟著婉兒站在大廳門口,門里正是那對剛剛進入方家的兩個人,老夫人甚至比元正還殷勤,吩咐下人馬上沏上等的鐵觀音。
  “敢問錢公子家住何方?家里可有什么人?”老夫人問道。
  “回老夫人,我父母都在外經商沒有固定居所,只是家父曾經偶然救過當今皇上,所以皇上特命宮中的方公公安排我入京的大小事宜,錢某多有打擾了,還望方老夫人見諒。”錢公子說話很是客氣,老夫人得知錢公子和皇上的關系,也就沒有再細細打聽,只是詢問了錢公子最近去過那里云游之類的家常話。
  大約半盞茶的功夫,老夫人便安排了下人幫錢公子整理好房間。
  “錢公子,你住西邊的廂房,你的書童住你旁邊的廂房吧。”話音剛落,元正道:“回老夫人,西邊的廂房有一個正在修繕估計得三四天才能完工,只有東邊空著一個下人房。”
  “錢公子,你看我把你的書童安排在東邊的下人房行么?等西邊的廂房修繕好了,我馬上讓你的書童住進去。”老夫人誠懇的問道。
  “恩,這個。”錢公子似乎猶豫了片刻,說:“好吧。”
  “好啦,你們奔波了一天也累了。元正,帶錢公子回房間歇息,告訴廚房今天有貴客到做一頓豐盛的午宴。”老夫人吩咐完畢,錢公子和阿七一起出來,阿七見到藍寄柔開心的問:“阿貴,你也在這啊。”
  “恩。”藍寄柔點點頭,早老夫人面前藍寄柔也不敢多說什么。
  看著元正把二人帶遠,老夫人喊:“阿貴進來。”
  “是。”阿貴應聲進去。
  老夫人捻著佛珠說:“今天早上去哪了?”
  “沒去哪啊。”藍寄柔裝糊涂。
  “別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想文宣執迷不悟下去吧?”老太太嫣然覺得藍寄柔已經是自己的眼線了。
  藍寄柔突然為難了起來,不知自己該說還是不說,這時候婉兒揪揪藍寄柔的衣服說:“阿貴哥哥,她們都告訴老夫人了,你也別瞞著了。”
  藍寄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訴了老夫人,而藍寄柔卻不知道從自己脫口而出的那一刻,自己已經注定了成為老夫人的眼線了。
  老夫人聽完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賞了藍寄柔一些銀子便作罷了。
  藍寄柔拿著賞錢,很不自在,她覺得這些錢是自己用方文宣換來的銀子,雖然自己也不想讓方文宣跟那個頭號情敵嬌嬌廝混可是這么做顯得自己很不厚道。
  似乎是對自己的懲罰,不久藍寄柔看到趕來找自己的阿康,阿康說:“阿貴,今天阿壽在修窗的時候不小心把你睡的地方給踩塌了,你快去看看吧。”
  “他多大的力氣?會給我把床踩塌?”藍寄柔邊問著邊跟著阿康回去看個究竟。
  果然藍寄柔回去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得地方已經慘不忍睹了,自己的被子都陷在磚頭里。
  “我今天怎么睡覺啊?”藍寄柔覺得這就是上天對自己的懲罰。
  “是啊,最后一間下人房也給了那個錢公子的書童阿七了,阿貴你今晚只能去廚房將就了。”阿康出著注意。
  藍寄柔白了他一眼,覺得自己命太苦。
  藍寄柔自己搗鼓了半天都沒弄好,磚頭碎成一塊一塊的很難修好,而方家唯一的一個修理工正在修西邊的廂房,那有功夫來管下人房?
  這時有丫鬟來喊:“今天所有家丁都要伺候著,老夫人說了有貴客到,不能怠慢。”話剛落下,所有的家丁都跑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原位上,只有藍寄柔拿著半塊磚頭唉聲嘆氣的看著自己慘不忍睹的爛床......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