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5-28)      人物簡介待續(05-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5-28)     

跟著老公去穿越42 獨處一室

雖說藍寄柔開始對這個帥哥書童沒有多少好感,但是想到自己一整夜將會沒有地方去,也就不由的跟阿七攀談了很久,從談話中藍寄柔知道阿七也是一個很有抱負有理想的人,至于為什么會屈居人下做錢公子的書童阿七并沒有過多的解釋。
  看著阿七越發沒精神的眼睛,藍寄柔知道自己呆得已經很晚了。
  “我要告辭了,很晚了。”藍寄柔站起身。
  “哦,慢走。”
  藍寄柔慢悠悠的打開門,她瞟了一眼那張大床,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
  “阿貴。”阿七叫住已經邁出門的藍寄柔。
  藍寄柔回頭望望阿七。
  “不如今晚你就睡這里吧,你的床不是塌了么?”阿七的話讓藍寄柔突然一怔。
  “你怎么知道的?”藍寄柔驚訝的問。
  “今天聽修葺西廂房的工人說的。”藍寄柔想起中午的時候阿七是和他們一起吃的飯。
  “可是......”藍寄柔下意識的看看自己的身子,那可是女兒身啊,如果說自己跟阿康他們幾個一起擠在一張床上,似乎還有人見證他們什么都沒做過,可是現在自己真要跟一個男人單獨睡一張床上,藍寄柔怎么也過不去那個關,藍寄柔說:“算了吧,今晚我不想睡覺,我只想賞月。”藍寄柔看著天上的月亮,裝作很很有情調的樣子。
  “哦。”阿七雖然好心,但是藍寄柔卻不領情。
  阿七正要關上門的時候,突然聽到‘啊呀’一聲。
  原來藍寄柔自己掉進了坑里,那是方家準備在東邊打一口井,才挖了不到兩米深,后來錢公子來了,為了不影響阿七所以也就停工了,可是正當藍寄柔拒絕了阿七邀請的時候藍寄柔也在猶豫著往前走,一不小心竟然掉進了坑里。
  阿七聽見,馬上出來查探,他發現藍寄柔正在坑里揉著腳,似乎是傷的不輕,藍寄柔哎呀哎呀的叫著。
  “來,我拉你上來。”阿七伸出手去,藍寄柔卻怎么也站不起來。
  “你等著,我去找繩子。”不一會阿七就拿了一根粗麻繩扔給了藍寄柔,藍寄柔一手抓著繩子,阿七在另一頭拽著,藍寄柔好不容易爬上來,阿七半蹲著說:“來我看看。”
  阿七提了提藍寄柔的褲腳,他看到了一只白皙的腳踝,阿七笑道:“你好白啊。”
  藍寄柔突然覺得臉火辣辣的,她低著頭說:“恩,不怎么曬太陽。”
  阿七說:“你崴了腳要休養一段時間,我看你今晚還是先住在這里吧。”
  藍寄柔實在是走不回去了,只能答應下來,可是藍寄柔現在根本站不起來,她的腳踝一受力自己就疼的要命。
  阿七一把抱起藍寄柔說:“我抱你回去。”
  藍寄柔好生尷尬,似乎除了方文宣,藍寄柔還沒有被任何人抱過。
  阿七把藍寄柔抱上床的那一刻,藍寄柔心里很亂,她恨自己怎么那么不爭氣走路都能走到坑里。
  就這樣阿七和藍寄柔在一張床上睡了一夜......
  第二日,錢公子便來敲門,他叫道:“阿七,阿七快開門。”
  藍寄柔被吵醒,阿七開了門,錢公子看到藍寄柔也躺在床上的時候突然把阿七拉到了一邊,兩人似乎是嘀咕著什么。
  藍寄柔就那么遠遠的看著,不一會錢公子就走了,藍寄柔問:“怎么你們家的規矩好奇怪,平日都是我叫我們家公子起床,你們倒是公子叫書童起床。”
  “哦,今日是我家公子有事情要交代,所以著急找我。”
  “對了,我還要去叫我們家公子起床。”可是藍寄柔剛要下床,腳又疼了。
  “還是我替你去叫吧,順便替你說說你腳傷的事,幫你請個假吧。”阿七很是好心,沒等藍寄柔說出謝謝兩個字,阿七已經關上門出去了。
  方文宣果然還沒起床,阿七敲了門進去,方文宣依然蒙頭大睡。
  “方公子起床了。”阿七叫道。
  “哦。”方文宣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他站起來張開手臂準備讓阿貴給他穿衣服。
  可是方文宣清醒之后轉頭看到的卻是阿七,他問:“怎么是你?”
  “昨晚阿貴腳崴了不能走路,現在他在我房里,我是替阿貴叫方少爺起床的。”阿七解釋。
  “哦。”方文宣并不喜歡讓陌生人伺候,他自己提了衣服穿了起來。
  “你家公子呢?今天我帶他出去轉轉。”方文宣問道。
  “他給老夫人請安去了。”阿七道。
  “倒是很有禮數。”方文宣穿好衣服,但是他總覺得自己穿的別扭,沒有阿貴給他穿的舒服。
  早上,老夫人跟錢公子一起用餐,方文宣從遠處趕來。
  老夫人說:“你看人家錢公子一早就起床了,還跟我請了安,你看你,現在才趕來,真是沒有禮數。”老夫人假裝說教。
  “真是失禮,錢公子早安。”方文宣坐在錢公子的身邊,用餐完畢,老夫人說:“錢公子是初到京城,文宣你一會帶著錢公子出去轉轉,對了阿貴人呢?怎么沒見他?”老夫人剛要吩咐阿貴好生伺候著,卻發現阿貴并沒出現。
  “他腳崴了,現在和阿七一起。”方文宣解釋道。
  而最關心阿貴的還要數丫鬟婉兒,她暗暗的記下來,準備去探望受傷的阿貴哥哥。
  “阿貴哥哥,聽說你受傷了?”婉兒進了東邊下人房的時候看見門是開著的,婉兒看見藍寄柔正在床上伸著腳讓阿七上藥,婉兒卻上前一步說:“還是我來吧,你們男人手粗腳粗的。”還沒等阿七反應過來這個不速之客是來做什么的時候,婉兒已經搶了藥,殷勤的要給藍寄柔上藥。
  藍寄柔好生尷尬,而婉兒一邊上藥卻一邊心疼的說:“阿貴哥哥,你也真是的,這么不小心,還好你沒事,要是你崴斷了腳可怎么辦啊?”
  “我沒事,過幾天就好了。”藍寄柔看著婉兒似乎又要哭了,趕忙安慰。
  阿七在一旁看著,只覺得自己是個多余的人,就慢慢的關上門出去了,留下藍寄柔和婉兒,卻讓藍寄柔更加尷尬。
  “阿貴哥哥,你的腳好白啊,比女人的還好看。”婉兒似乎在欣賞著藍寄柔腳上的每一寸肌膚。
  “還是我來吧。”藍寄柔奪過藥,她實在不敢見婉兒那雙含情脈脈的眼睛,藍寄柔每次見到婉兒總覺得心里萬般愧疚。
  方文宣帶著錢公子道街上逛著,方文宣不由的帶了方公子去寶茶樓,因為對面就是依紅樓。
  自然毫不知情的錢公子只是傻呆呆的坐在方文宣的對邊,方文宣依舊是選擇了靠窗的座位,方文宣終于看到了那個嬌俏的身影。
  “錢公子,我還有事,一會我來找你,你先坐下喝茶。”方文宣就這樣把錢公子扔在了寶茶樓,一個人去了依紅樓的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