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43 嬌嬌的春天

方文宣自己撞著膽子去了依紅樓找嬌嬌,嬌嬌也是回絕了所有客人和方文宣獨處,方文宣再看到嬌嬌的時候覺得她清瘦了許多,不由的憐香惜玉起來?
  “那日,姐姐是怎么把你擄走的?”方文宣問。?
  嬌嬌蹙著眉頭說:“那日你姐姐帶著幾個壯漢就沖進了依紅樓,當時我正在彈琴,他們抓著我就把我關進了呂府,后來媽媽說她也是無能無力,畢竟依紅樓得罪不起呂府,還好你把我救出來了,要不我可要嚇死了。”說著嬌嬌半倚在方文宣的肩頭,方文宣突然感到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竟然任由自己的家人如此對待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嬌,他覺得自己一定會被人恥笑。?
  “嬌嬌,你要名分么?我給你吧!”方文宣不知哪來的沖動,他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嬌嬌不受傷害,他可以娶她。?
  “真的么?”嬌嬌很是感動。?
  “恩。只要你肯嫁給我,只要你肯屈居李慕慈之下,我一定會娶你的。”男人最大的弱點就是沖動,而且他們更喜歡發誓,此時方文宣已經舉起三根手指,指天發誓。?
  嬌嬌摸著眼淚說:“我等了這么多年,就是等你這句話,你可不能騙我。”?
  “嬌嬌,我不會騙你的,相信我。”方文宣一把摟住嬌嬌,他覺得此時自己才像一個真正的男人,懷中的嬌嬌就是方文宣的動力,嬌嬌把方文宣送出后面的時候兩人還依依不舍。?
  “你什么時候再來看我?”嬌嬌問。?
  “你等我,我說服了母親就來接你。”方文宣道。?
  “恩。”嬌嬌乖巧的點著頭,更激發了方文宣的責任感。?
  嬌嬌慢慢的關上門,方文宣正要回寶茶樓,突然被身后的一道黑影打暈了......?
  且說錢公子在寶茶樓等了兩個時辰都不見方公子,最后只得自己循著路回了方家,錢公子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老夫人的時候,老夫人心里已經有數了,但是老夫人只能幫方文宣圓場,說是方文宣可能有重要的事情,又沒有阿貴在身邊,所以不能通傳。?
  老夫人馬上吩咐了元正去依紅樓尋找方文宣。?
  元正帶著幾個下人準備從后門進去的時候,卻發現,方文宣倒在了依紅樓的后門外。?
  元正趕忙找幾個人背著方文宣回了家,找了郎中來看,郎中扎了幾針,方文宣便醒了,老夫人顧不得問方文宣為什么還去依紅樓只是擔心的問:“你還認識為娘么?”?
  “母親。”方文宣用手支著酸楚的脖子,他覺得后背好疼。?
  “沒有失憶就好,為娘真怕你失憶了。”有了上次的教訓之后,老夫人確實很怕方文宣再出個什么事。?
  方文宣回憶著自己的是什么時候暈倒的,自然也就知道老夫人是在什么地方找到方文宣的,而此時錢公子也來了,所以老夫人也不能多問。?
  “方公子,你沒事吧?原來你沒來寶茶樓找我是遇襲了,你到底去了那里?碰見了什么人?”錢公子很是關心,可是他正問道關鍵之處,最后方文宣只得閉著眼睛又裝失憶了。?
  方文宣私自去找嬌嬌,而且還被人襲擊,這讓老夫人平添了一份擔心,她命令阿貴必須時刻跟著方文宣,可憐藍寄柔的腳還沒好利索,就要一瘸一拐的緊跟在方文宣的身后。?
  最讓方家驚恐的就是那個襲擊方文宣的人,他似乎知道方文宣行跡的路線,老夫人怎么也想不起到底是誰跟方家有仇,?
  離賞菊會還有三日了,方文宣卻一點書都沒心思看,他只是在書房里踱步,而藍寄柔卻看的迷茫。?
  方文宣把手中的書摔在了桌子上,哀聲嘆氣的坐下。?
  藍寄柔也不多問,就看著方文宣像公園的猴子一樣上躥下跳。?
  “阿貴,你知道么?”方文宣實在憋得難受,因為老夫人吩咐下來不到賞花會的時候絕對不允許方文宣出門了,而至于貴客錢公子游覽京城的任務他們就派了元正去。?
  “什么事?少爺?”藍寄柔問道。?
  “我決定迎娶嬌嬌了。”方文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像是如釋重負。?
  “什么?你要娶嬌嬌?”藍寄柔瞪大了眼睛,她覺得方文宣的止憂房是白關了。?
  “我已經決定了。”方文宣給自己打氣。?
  “少爺,你決定是你自己的事,老夫人是絕對不會答應的。”藍寄柔提醒他。?
  “這輩子我都沒做過逆反母親的事情,而我如今就要做一回了。”方文宣很是堅定。?
  此時藍寄柔看著方文宣的臉,她覺得那還是自己的老公么?她似乎從來沒有見過老公有如此堅毅的眼神,那眼神讓人害怕,更讓人心碎,藍寄柔覺得天塌下來了,有了一個李慕慈還不夠,如果嬌嬌再住進方家那可真是要折磨死藍寄柔,看著自己老公左擁右抱自己卻只能忍氣吞聲的伺候他們,藍寄柔覺得自己讓老公許的愿馬上就要實現了。?
  三天對藍寄柔來說過的很快,可是對方文宣來說過的很是煎熬。?
  一大早各大才子文人們便三五成群的去了賞菊會,方文宣和錢公子也隨著人群涌入了菊園,藍寄柔和阿七跟在兩位公子的身后,直到擠進了菊園那窄窄的矮門,大家才松了一口氣,藍寄柔沒想到來賞菊的人還真是不少,她更沒想到啟朝的文人竟然這么多,熱鬧的菊園除了菊花的爭奇斗艷就是各個才子們頭上那百色的發冠了。?
  錢公子和阿七很是興奮,他們看看這朵花漂亮再看看那多花也漂亮,這讓藍寄柔在心里暗暗的叫他們——花癡。?
  藍寄柔隨著他們走了幾步,便看見有幾個文人駐足在一起,搖著折扇牛哄哄的作詩,然后一個個的拍手稱好,一個作完詩另一個趕快接上,藍寄柔強烈的感覺到了他們的賽詩熱情,但是藍寄柔卻不以為然,因為作為現代人的她根本不好這口。?
  他們一路走來不免有幾個文人墨客側目而視,他們總覺得兩個公子加上兩個書童總會在他們之間爆發出什么絕美的佳句,不過這恐怕只有錢公子和阿七才會做的事,方文宣只是低著頭走路,他在園里所見的每朵花都像是嬌嬌的微笑,不由的方文宣心情也變得好起來,跟在身后的藍寄柔也融入了這美好的景色之中,他們走著走著一曲悠揚婉轉的琴聲就飄到了方文宣的耳朵里,方文宣識得那琴聲,他又開始像猴子一樣在密密的人群里跳著腳尋找那琴音的源頭。?
  果然在不遠處很多文人都聚在一起,聽一位公子彈琴,那輕靈的琴聲更讓這個菊園充滿了生機,在些許文人的議論之下,藍寄柔知道,那琴聲可謂是繞梁三日,遠處的公子翩翩衣袖,凈白的臉上透出了些許淡雅,菊園是不準女人進入的,當然平日是可以的,但是在賞菊大會上只迎往全國的書生們,單是這樣,都讓藍寄柔覺得啟朝的書生們比那菊園的花兒還多。?
  方文宣撥開人群,卻見到了翩翩少年不免臉上有一絲失望的表情,而藍寄柔遠遠望去只覺得還好菊園不準女人進入,否則那公子是絕對不會那么淡定的在亭里撫琴的。雖說啟朝的女子不會拿著手機對著他亂拍一通,但啟朝的女子會悄悄的擠上去順手摸一把公子那俊俏的臉,不過藍寄柔是不會這么做的,第一她不是花癡,第二她不會喜歡上除方文宣以外的人,藍寄柔只是欣賞他的俊俏,藍寄柔覺得自己倒是可以和這位公子來一個組合,就叫做——啟朝正太聯盟。?
  方文宣沖到了前面又準備折回的時候,那位公子突然停止了琴音,他慢慢的站起來叫道:“方公子,請留步。”?
  “恩?”方文宣挺住了腳步,他轉過頭去看了那公子半晌,而藍寄柔也覺得這位公子好生面熟,像是在那里見過。?
  “是你......”方文宣剛想說什么就馬上挺住了,眼睛里閃爍著的是激動。?
  “正是在下。”那位翩翩公子把手一拱,細細的腰肢在偏肥的長袍里顯露無疑,如果說藍寄柔不認得她現在摸樣,那么她那一尺六的細腰藍寄柔還是認得的,藍寄柔在嘴里驚訝的念著兩個字——嬌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