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44 詩配曲

藍寄柔沒想到嬌嬌打扮成書生的模樣來菊園尋找方文宣,并且以這么高調的方式讓方文宣找到了她,而那曲琴音正是當年方文宣第一次跟著黃元奇膽戰心驚的到了依紅樓后聽到嬌嬌所彈奏的第一首曲子,方文宣識得琴音卻不識得嬌嬌的女扮男裝,還是在嬌嬌那魅惑的眼神提醒之下,方文宣才恍然大悟,此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嬌嬌姑娘。
  而錢公子和阿七也擠進了駐足的文人中間,錢公子問:“這位公子認識方公子么?”
  “何止認識,我們還是老相識,只是多年不見,方公子還認得在下么?”嬌嬌那勾魂的眼神藍寄柔見了就想給她一拳頭,可是藍寄柔卻要忍著,看著這只小狐貍精怎么扯謊。
  “哦,是是,剛才若不是焦公子喊我,我還以為自己認錯了人,果然是焦公子。”方文宣也順著嬌嬌的謊往下扯,他也把手一拱,嘴角露出了許久不見的微笑。
  “原來你們是老相識,不如我們去涼亭一坐吧。”錢公子很不識趣的想要參合其中。
  方文宣點頭說:“是啊,我們可是老相識了。”
  此刻藍寄柔心里卻想:你們只是老相好吧?還焦公子,方文宣啊方文宣你可真能編。
  藍寄柔和阿七站在一旁,而方文宣、嬌嬌和錢公子坐在四人的石凳上,錢公子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方文宣和嬌嬌的一道礙眼的屏障。
  “公子長得好生俊俏。”錢公子夸贊道。
  “那是,焦公子可是遠近聞名的......聞名的俊俏書生。”方文宣差點說成了遠近聞名的花魁。
  “那里那里,那是各位抬愛了。”話說剛才方文宣和藍寄柔都沒有認出嬌嬌,那是因為平日里在依紅樓嬌嬌也是濃妝艷抹,而如今嬌嬌把妝容卸去倒是變化了不少,但是嬌嬌依然美麗只是風格變了一些,還有她那勾魂的丹鳳眼,藍寄柔曾經想過若是嬌嬌臉上什么都沒有只有那雙丹鳳眼也會勾了許多男人的魂魄去,藍寄柔不是信鬼神的,但是她卻篤定嬌嬌一定是千年的狐貍精。
  “不如焦公子撫琴,讓方公子作詩一首。”果然方文宣遇到了他最擔心的事情。
  “這個......”方文宣顯得很尷尬,但是那在錢公子看來是謙虛。
  阿七也說道:“是啊,我們家公子和方公子認識這么多天了,都沒有領教方公子的才氣呢。”
  藍寄柔暗暗笑道:方文宣,你終于要露餡了,我看你在嬌嬌面前還能裝多久。
  可是藍寄柔并不知道方文宣會打太極,方文宣道:“我作的詩都是些清苦的詩句,不合今日的氣氛,待到哪日月明星稀之時,我一定獻丑,只是今日老友相見并不適合作苦詩,不如讓我的書童阿貴來作詩一首。”方文宣絲毫不想讓藍寄柔閑著,他轉移了眾人的目標,把他們的目光移到了藍寄柔的身上。
  藍寄柔瞪大了眼睛擺著手道:“我不會作詩。”
  “作為書童那有不會作詩的道理,你跟著你們家公子那么久,難道連詩都做不出來?我們只是附庸風雅罷了也不是什么斗詩大會,不如阿貴也作詩一首,讓我們感受一下你現在的心境。”錢公子突然來了興致,讓人攔都攔不住。
  藍寄柔鄙夷的看了一眼幸災樂禍的方文宣,藍寄柔只得硬著頭皮想了一下然后道:
  深秋菊仙百蕊開,
  飄然落下凡塵來。
  馥郁新雅博人愛,
  愿作一朵永康泰。
  藍寄柔作罷,方文宣卻愣住了,他心里想這家伙竟然會作詩,當時選他的時候真是上了當。
  “好詩,好詩。”阿七說道:“沒想到阿貴竟有如此意境,不如讓焦公子來譜上一曲,那就完美絕倫了。
  “好,那我也獻丑了。”嬌嬌說著就開始撫琴。
  藍寄柔在一旁怎么也不會想到嬌嬌竟然會給自己的詩譜曲,恐怕說出去都是天下的笑話——老婆和小三琴瑟和諧?!
  嬌嬌一曲琴畢,更是眾人博彩,圍觀的書生說:“那不是方家大少爺么?連書童都會作詩更別說大少爺了。”
  方文宣沒想到阿貴倒是給自己長了臉面,只是此時他更恐懼萬一有人起哄讓他也作詩一首怎么辦。他便說:“聽說菊園的后面就是以菊花為原料做的糕點,不如我們去品嘗一下。”
  嬌嬌也應和著說:“我倒是餓了。”嬌嬌和方文宣肩并肩走著,錢公子直接被無視掉,只是阿七看著身邊的阿貴惡狠狠的瞪著焦公子感到好生奇怪。
  果然過了后園的小門,就是品菊會了,這里來自各方的廚師競技自己的糕點手藝。
  他們以菊為原料紛紛作出各種帶有菊的菜品。
  藍寄柔對吃還是比較感興趣的,方才一首詩已經讓她死了很多腦細胞,現在倒是可以美美的補充一下,她輕輕的拿起一塊菊花糕剛要放入嘴中,方文宣說:“來,給我嘗嘗。”
  藍寄柔很不情愿的遞上去,想要再拿的時候發現盤中僅剩下的兩塊都被錢公子和阿七拿走了,只是人家錢公子對下人很好,他自己拿了兩塊一塊給阿七,一塊自己吃。
  藍寄柔看著空盤子失望極了,更令她沒想到的是方文宣拿的那塊根本不是要自己吃的,他是遞給了嬌嬌說:“據說這菊花糕是這里最有名的小吃,你快嘗嘗。”
  嬌嬌伸出纖纖手指,輕輕的掰下一小塊放進嘴里說:“真好吃,你也嘗嘗。”說著嬌嬌就推著方文宣的手臂替他放進了嘴里,看的在場的各位好不奇怪。這兩人的表現很像是小夫妻一般,可是方文宣和嬌嬌卻不以為然,他們這么曖昧的動作都做習慣了,此時他們的眼里只有對方更無旁人。只是藍寄柔看著那空盤子心里很不痛快。
  藍寄柔剛要走,阿七說:“我這里還有半塊,給你吃吧。”
  “你吃了吧,我不要。”藍寄柔覺得阿七一定是可憐她,這不免讓藍寄柔想起了那只餅,同樣是被方文宣搶走,但是方文宣給了嬌嬌這讓藍寄柔醋意更濃,所以說話的時候帶著些怒氣。
  藍寄柔跟著他們繼續品嘗食物,只是藍寄柔覺得她毫無味覺,她總覺得所有的東西都沒有那塊菊花糕好吃了。
  一整天下來,藍寄柔的耳邊充斥了各種詩詞句式,她的耳朵嗡嗡作響,而方文宣卻笑得像花兒一樣。
  在回方家的路上,嬌嬌便要告辭,方文宣說:“我送焦公子回去,阿貴你送錢公子回去。”
  “不必了,還是讓阿貴跟著你吧,我們認得路。”錢公子說。
  可是錢公子那里知道,那是方文宣想支開他們自己和嬌嬌獨處。
  “是啊,他們認得路,我還是跟著少爺吧。”藍寄柔可不肯給他們機會,再說老夫人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讓藍寄柔好好跟著方文宣。
  就這樣藍寄柔破壞性的加入了護送焦公子的隊伍里,這讓嬌嬌對這個不知趣的書童送以白眼。
  就這樣,四個人在交叉口分道揚鑣了。
  而他們卻不知道那條通往方家路上的一對主仆講會遇到怎樣的事情,一邊是甜蜜另一邊就是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