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45 夜襲

藍寄柔跟在后面,兩人豪不顧忌的有說有笑,藍寄柔不知對他們飛了多少白眼,秋天的夜特別冷,藍寄柔抱著手臂瑟瑟發抖,而這時候方文宣將自己暖暖的大手握住了嬌嬌那冰涼的小手問:“冷么?”
  “恩。”嬌嬌低低的應道。
  藍寄柔跟著他們走到了依紅樓的后巷,那個看門的龜公早已在后門張望,他叫道:“嬌嬌快來,有客人找你。”
  嬌嬌嬌嗔道:“急什么?我今天不想見客。”
  “說什么呢?”老鴇從門里扒拉開龜公走到方文宣面前,拉起嬌嬌的手說:“呦,方公子,聽我們家嬌嬌說你要娶她?不過這一行有一行的規矩,我自然知道方公子家是不缺錢的,不過你一天沒娶她,嬌嬌還是我依紅樓的姑娘,你可不能看我白養她吧?等您什么時候來娶她,我就什么時候嫁女兒,我們這一大家子都是靠嬌嬌呢。而且這些年來我也沒虧待過她,她可是賣藝不賣身,您這跟娶回去一個花黃大閨女沒什么兩樣,來嬌嬌跟我見客去。”說著老鴇就要拉嬌嬌走。
  “放開她,那人出多少銀子,我給。”說著方文宣從衣襟里掏出了一些銀票砸在了老鴇的臉上,老鴇反應也快馬上接住,仔細數了數,然后笑瞇瞇的說:“還是方公子心疼人兒,我看嬌嬌也累了,今晚不能讓她接客了,方公子您放心我一定不會累壞你的可人兒的。”老鴇見了錢突然轉變了態度,而嬌嬌和方文宣卻在藍寄柔的眼前抱在了一起難舍難分,老鴇轉過頭去對著龜公說:“快回去,看什么看,讓人家小兩口親熱親熱。”說著扇著手中的銀票一扭一扭的進了后門。
  “你一定要來娶我,我不想再接客了。”嬌嬌趴在方文宣的肩頭。
  “恩,我一定會來娶你。”方文宣抱著嬌嬌的那一刻他再也不想讓她離開自己了。
  “我要回去了。”嬌嬌松開環在方文宣腰際的玉手。
  方文宣看著嬌嬌一步一步的走了進去,在嬌嬌關門的那一刻,方文宣喊:“我一定會娶你的。”
  這場景,如果不是有人在的話,藍寄柔恨不得狠抓自己的頭發,她覺得自己的心靈受到很大的創傷,她覺得怎么上天對自己那么不公平,為什么方文宣會變成這樣?
  可是方文宣并不知道他之前和藍寄柔的關系,他根本不知道在自己身邊的小書童竟然是自己現代的老婆,最疼愛的老婆。
  另一邊阿七和錢公子肩并肩走著,他們只覺得有些涼意,兩人便談論開來。
  阿七說:“阿貴這個人挺奇怪的,我總感覺他那里不對勁。”
  “是挺奇怪的,我也感覺到了,尤其是他的眼神似乎有些讓人猜不透的東西,那日你跟他同房,我心里很是緊張,你可從來沒有和別人一起睡過。”錢公子說。
  “呵呵,是啊,我倒是很喜歡和他一起聊天,只是他不怎么愛搭理我。”阿七回憶道。
  “沒想到我們翩翩公子阿七竟然也會沒人搭理,別忘了在齊都可是有不少人整天追著你呢。”錢公子道。
  “是啊,京城就是不一樣,連一個小小的書童都看不起我,呵呵,不說了,我們何必為那些人過不去呢!”阿七嘆了口氣。他有些想念齊都了。
  “哈。”突然一道黑影從小巷的圍墻上沖了下來,兩人透著月光,看見眼前正有兩道刀光逼近,速度很快,反應慢的人是來不及躲閃的,阿七叫道:“小心。”錢公子被阿七推到了一邊,躲過了一刀。
  阿七也踉蹌的摔倒了墻邊,兩道黑影似乎是想要兩人的命,接著又分開對付他們,阿七在月色中看見那是一高一矮的兩個蒙面人,他們目光十分兇狠,出刀也很是用力,阿七赤手空拳的對付著一個蒙面人,而另一邊錢公子似乎就沒有阿七那么好的身手,但是也會點功夫,他只是躲閃著劈下的利刀。
  阿七功夫還是不錯的,還能跟黑衣人對打幾下,而錢公子則被那個矮個黑衣人窮追不舍大喊救命。
  正在此時藍寄柔和方文宣折回方家,他們隱約聽到有打斗的聲音。
  “你去看看。”方文宣命令道。
  “我?”藍寄柔指著自己的鼻尖不想去。
  “快去看看發生了什么事。”方文宣再次命令道。
  “哦。”藍寄柔不得不從,她輕輕的捋著巷子的石壁弓著腰探著腦袋輕聲細步的往前移,到了巷口,她看到錢公子和阿七正被人襲擊。
  藍寄柔并不驚叫,她偷偷回過頭去,跟不遠處的方文宣小聲喊:“錢公子正和別人打架。”
  “什么?”方文宣一聽,馬上抄起地上的一塊磚頭,他不允許方家的貴客出什么意外。
  “快上去幫忙。”方文宣此時猶如一個路見不平的熱血漢子,可是藍寄柔可是女兒身,就算上去打架也只有挨打的份兒,方文宣卻拉著她大喊:“大膽,你們竟敢打方家的客人。”方文宣一喊,那兩個蒙面人并不因為他是方家的大少爺就停手了,反而連看都沒看他,繼續朝著自己的目標人物砍去,只有錢公子在喊:“快來幫忙啊。”
  方文宣拿著磚頭,卻發現自己的磚頭根本夠不到任何一個蒙面人,所以方文宣朝著一個蒙面人就扔了過去,可是轉頭并沒有砸傷蒙面人,反而被蒙面人一刀劈成了兩塊,方文宣有些害怕了,可是他卻不能退縮。他從地上撿起一只框子替錢公子去擋刀,落下的刀像雨點一樣坎在竹筐上,方文宣能感覺到來自使刀人的狠勁,每砍一刀,方文宣都要后退一步。
  而一直躲在后巷的藍寄柔為方文宣捏了一把汗,在輕紗薄霧的黑夜里,三個男人和兩個刺客就這樣打斗著,從巷子里不時的傳出吼吼哈哈的打斗聲還有刀劃在墻上的聲音,在那么安靜的夜里顯得格外刺耳,眼看著矮個子的黑衣人馬上就要把方文宣的框子坎爛了,藍寄柔在垃圾堆里找到一把鍋,然后用手使勁的敲著喊:“官兵來啦,官兵來啦。”
  黑衣人果然受到了驚嚇,他們抬眼看去,這才發現躲在巷口的藍寄柔,藍寄柔看著他們嘴里喊:“官兵馬上來啦。”
  “快走。”高個的黑衣人拉住呆住的黑衣人就要跑,藍寄柔覺得那個矮個的黑衣人似乎像是認得她,藍寄柔跟他兩眼相對的時候并沒有害怕,而是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一時愣住的黑衣人,被順手從地上撿起木棍的錢公子狠狠的打了一下后背,那人啊的一聲看來被打的不輕,高個的刺客一揮刀劃傷了偷襲的錢公子,錢公子在胸口挨了一刀之后重重的跌坐了回去,而此刻被偷襲的刺客已經被高個的刺客扶著逃走了。
  藍寄柔敲鍋的聲音還是管用的,不一會官兵真的就來了,他們把錢公子送回了方府療傷,還好他只是劃傷了,并無大礙,只是藍寄柔顯得憂心忡忡,她并不擔心錢公子的傷勢,而是擔心刺客的傷勢,因為藍寄柔覺得那個被錢公子偷襲的刺客很有可能是月蓮教的絲絲......
  錢公子受傷的事情讓方家全家都很緊張,因為錢公子畢竟是皇上安排住進方家的,不管他是什么職位,就是一個乞丐在方家出了事,方家也難辭其咎,更何況,現在正有一只猛虎虎視眈眈的盯著方家的動靜。若是讓方萬鴻知道錢公子受了傷一定會借題發揮的,現在老太太只是跪在菩薩面前祈求這次的橫禍不要給方家帶來什么麻煩。
  方家一家老小都守在錢公子的西廂房外面,看著一盆盆血水端出來,老太太幾乎要暈過去,不一會錢公子的書童阿七從屋里出來,他說:“我家少爺沒事了,老太太請回去休息吧。”
  “不,我不回去,我要等著他醒來。”老太太被幾個丫頭攙扶著自己拄的龍頭拐杖在夜里也格外威武,阿七說:“少爺醒來我一定告訴他大家的好意,老太太若是在屋外站上一宿恐怕少爺醒來也是要怪罪我的,不如老太太先去休息,等明天早上再來看我家少爺,那時候少爺也就醒了。”阿七勸說道。
  方文宣也說:“是啊,母親,這里寒涼對您的身子骨不好,還是回去休息吧。”
  “休息?我家的貴客受了傷我豈能休息的好?既然錢公子在里面休息,我們也不便打擾,你們跟我來,我要徹查此事。”老太太一搗龍頭拐杖不免讓方文宣心中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