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46 攻心

方文宣和藍寄柔跟著老夫人一起去了大廳,雖然已是半夜,但是幾個丫鬟掌上幾盞燈整個大廳猶如白晝,讓人沒有一點睡意,反而是老夫人威嚴的坐在椅子上更顯得氣氛緊張。
  “文宣,你說,錢公子是怎么遇襲的?”老夫人問道。
  “錢公子是被人從身后襲擊的。”方文宣扯謊道。
  “你當時在錢公子什么位置?”
  “我在錢公子的前面。”
  “在前面怎么還能看見后面的事情?”老夫人顯然不相信。
  “我是猜的,我當時沒看清楚刺客是從什么地方出來的。”方文宣眼神閃爍。
  “恩,文宣你先出去吧。”
  “哦。”方文宣摸摸頭上汗,拉著藍寄柔說:“走吧。”
  “阿貴留下。”老夫人說。
  “我?”藍寄柔覺得老夫人一定是見方文宣不說實話想從自己這里下手了。
  方文宣給藍寄柔使使眼色,自己便出了大廳。
  “阿貴,你說錢公子是怎么遇襲的?”老夫人又問道。
  “回老夫人,當時阿貴也沒看清楚,那兩個黑衣人動作太快,我都懵了。”藍寄柔替方文宣圓謊。
  “你在說謊!”老夫人突然大怒,狠狠的搗了一下龍頭拐杖。
  “我,我沒有。”藍寄柔心想或許是老夫人的攻心計。
  “文宣是送青樓的那個姑娘回依紅樓了吧?”老夫人問道,這一問讓藍寄柔覺得老夫人深不可測,她一定是派人跟著方文宣,另一邊又問自己方文宣都做了什么,這一問猶如老夫人給藍寄柔挖好了坑讓她跳。
  “老夫人。”藍寄柔嘀咕了一下,底下了頭。
  “阿貴啊,我曾經說過,你是文宣的書童,有些事情不能由著他的性子來,你也要為文宣的將來考慮啊,雖說那個青樓女子去找文宣是她自己的主意,你也管不了,可是你大可不必跟我這個老太婆扯謊吧?如果今天錢公子沒受傷我也不會去追究什么,可是錢公子正是因為你們只顧著送那個青樓女子,所以才沒了幫手,而且我還懷疑這一切都是那個女人的陰謀。”說道這里藍寄柔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做錯了,嬌嬌本來就是自己的死對頭,為什么還要替方文宣隱瞞什么呢?藍寄柔在心里還是向著方文宣的,所以她并沒有因為想拆撒他和嬌嬌而像老夫人告狀,反而不由自主的想維護他。
  “老夫人,我知錯了。”藍寄柔覺得在方家還是老夫人最大,自己永遠是渺小的任人擺布的棋子。
  “阿貴啊,這種事情我不允許發生第二次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要馬上來稟報,如果我知道你隱瞞不報,我只能從家丁的名冊上把你去掉了,不過我倒是很喜歡你這娃兒,我會多給你些銀子,回家種種田娶個老婆是沒有問題的,你這娃還是招人喜歡的,只是我很希望你能留下來,我們文宣身邊就需要你這樣的好幫手,當然你也大可不必理會我這老太婆的苦口婆心,一切都是我一廂情愿罷了。”老夫人一臉無奈。
  “不,老夫人,我不想走。”藍寄柔覺得老夫人似乎是觸動了她內心的什么地方,老夫人的話聽了讓人心酸,聽了讓人揪心。
  “好阿貴,快去休息吧,你也累了,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以后可不能再騙我這個老太婆了。”說著老夫人一臉孩子相,讓藍寄柔有一種負罪感,藍寄柔就這樣被老夫人的三寸不爛之舌收入麾下......
  第二日,錢公子從昏迷中醒來,他看見阿七正坐在自己的床邊,似乎是一晚上沒有睡。
  “阿七。”錢公子輕輕的呼喚阿七。
  “你醒了?怎么樣?”阿七去扶著錢公子起身。
  “好多了,你怎么一夜沒睡啊?”錢公子似乎很是心疼阿七。
  “昨晚你有些發燒,我不放心所以我就讓那些丫鬟們先去休息了。”阿七道。
  “你快去睡吧!恐怕我的傷要影響我們趕路了。”錢公子道。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找人給你做點吃的。”說著阿七就要出門,這時藍寄柔正端著一碗米粥站在西廂門口。
  “我來給錢公子送吃的。”藍寄柔張望著錢公子,昨晚藍寄柔回去之后怎么想都覺得那個矮個子的刺客很像絲絲,錢公子被他們劃了一刀藍寄柔很是過意不去,所以一大早,藍寄柔就去廚房替錢公子煮了粥。
  “謝謝阿貴。”錢公子握著胸口道。
  “錢公子,你醒了?”門外老夫人也走了進來,她正是來探望錢公子的。
  “我們出去吧。”阿七提醒著藍寄柔,藍寄柔放下食物跟著阿七出了房門。
  老夫人馬上走過去,拿起方才的米粥,說:“我來喂你。”
  “老夫人,這怎么行?您是長輩,還是讓晚輩自己來喝吧。”錢公子很是客氣。
  “哦,那讓婉兒來喂你,婉兒。”老夫人叫道身后的婉兒。
  “恩,錢公子還是讓婉兒來喂你吧。”婉兒接過碗去,輕輕的吹涼米粥一口口的把米粥送到錢公子的嘴里。
  婉兒一邊喂一邊吹,而錢公子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姑娘喂飯,他除了有些許的緊張之外,還有一絲絲的暖意,他看著婉兒那精致的小臉,尤其是婉兒吹米粥時低垂的眼瞼,那長長的睫毛讓婉兒猶如仙女一般。
  老太太在一邊說:“錢公子,都是文宣不好,他不該拋下你們,如果不是他,你們恐怕也不會遇襲。”
  “哦,不不,方公子也是遇到的舊友,況且那黑衣人是沖我們來的,如果方公子也在恐怕會牽連到他。”錢公子一邊看著婉兒一邊說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哦?是沖著你們來的?”老夫人問道。
  “哦,我只是猜測,我想他們一定是埋伏在那里劫道的,正巧我們路過,所以就想把我們劫了。”錢公子有些緊張,通過多年閱人無數的老夫人看來,錢公子在撒謊,他一定知道那兩個刺客為什么要埋伏他們。這讓老夫人心里感到這錢公子一定不只是商人的子弟這么簡單,老夫人也不好多問,她便只留婉兒一人伺候錢公子去了。
  阿七和藍寄柔走在花園里,阿七問:“昨天的事情害怕么?”
  “害怕?”藍寄柔想到一定是自己一直躲在巷口讓阿七給發現了覺得自己是一個膽小之輩吧?
  “我阿貴是頂天立地的男人,我天不怕地不怕。”藍寄柔拍著胸口說。
  “恩,那就好,昨晚還好沒出大事。”阿七說。
  “是啊,要是你們家公子死了,那......”藍寄柔發覺自己又口無遮攔了,她馬上捂著嘴說:“對不起,我不是成心詛咒你們家少爺的。”
  “呵呵,沒事。”阿七這次并沒有發火。
  “你們家少爺沒什么事吧?昨天好像流了很多血。”藍寄柔打聽著。
  “現在沒大礙了,他是皮外傷不會致命的。”阿七寬慰道。
  “那就好。”藍寄柔松了一口氣,她知道至少絲絲現在還沒有多一份孽債。在藍寄柔眼里絲絲殺人也是常事,而自己也正是因為她殺了人才認識絲絲的,但是如果絲絲殺的是自己認識的人,而且那人還是一個好人的話,那么藍寄柔就覺得認識這么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女是多么為難的事情了。
  “你家少爺多久才能好?”藍寄柔問道。
  “多則一月少則半月。”阿七道。
  “這么久?那不是耽誤了你們的行程?”藍寄柔記得錢公子只說在方家住到賞花結束。
  “是啊,所以恐怕又要打擾貴府了。”阿七道。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藍寄柔突然紅了臉,她覺得自己剛才說的話好像是在趕客人走似地。
  “呵呵,我知道。”阿七笑道,正好他們走到一個花圃外,里面也種著黃}菊,阿七背著手往花圃走去,藍寄柔看著阿七的背影總覺得他怎么看都不像個書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