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47 懷疑

“阿七,看什么呢?”藍寄柔看著阿七盯著黃|菊怔怔的發呆。
  “我在想你做的詩。”阿七認真的說,但是眼睛還是盯著花圃里的花。
  “我那是瞎編的。”藍寄柔突然覺得臉上一紅,她沒想到自己的胡編亂造竟能讓阿七玩味很久。
  “你說過,愿作一朵永康泰。”阿七道。
  “好像是有這么一句,我都忘記了。”
  “我沒忘,你的心境很好,不爭不搶,自己就是自己,你只求平平安安就好。”阿七看起來有些傷感。
  此時秋風微微吹過,兩人的衣袖隨著晨風輕拂,花園里一對書童對著花圃談天倒是別有一番意境。他們并不了解對方,如果阿七知道方文宣的書童是個女兒身的話,或許他就沒有那么傷感了。因為女人本就是從不為名也不為利,她們只想被自己心愛的人呵護罷了,可藍寄柔卻偏偏失去了心愛人的呵護,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可是只要人還在藍寄柔的信念就還在。
  “其實你不應該做書童,你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做下人似乎是委屈了你。”阿七道。
  “彼此彼此。”藍寄柔說。
  “什么?”阿七覺得藍寄柔話里有話。
  “如果說我不像書童,其實你比我還不像,據我所知還沒有那個主子會整天想著下人的想法,你們的一舉一動恰巧驗證了這一點,所以我覺得你更不像書童,倒像是一個少爺。”藍寄柔的無心之語卻讓阿七有些慌張了。
  “哪里,那是我們家少爺人好,我和他從小玩到大,所以我們感情比較像兄弟,他也從來沒有把我當下人看。”阿七解釋。
  “那你真是命好,哎!”藍寄柔并不在乎他們到底是什么人,只是想想自己平日總被方文宣使喚來使喚去,跟這個同樣是書童的阿七一比自己突然有些沒落。
  “你要一輩子在方家當書童么?”阿七關心的問道了藍寄柔的前程。
  “或許吧。”藍寄柔看著花圃里的菊花,此刻她多想其中一只是自己而身邊的一只就是方文宣,不管是在方家也好還是在現代也罷,只要自己能跟他在一起就行。
  “阿七。”對面的呼喚聲打斷了正在沉思的兩個小書童。那是方文宣的聲音,藍寄柔看著他正從對面走來。
  “方少爺好。”阿七拱拱手。
  “阿七,你們家少爺怎么樣了?”方文宣殷勤的問道。
  “沒有大礙,可能還要再貴府討饒一段日子,等少爺的傷好了,我們就起程。”阿七道。
  “不急,不急,我和錢公子還是很談得來的,就算沒有這事我還想多留你們住幾天呢,沒事就好,我正要去看他。”說著方文宣瞪著阿貴,似乎在問:你今天早上怎么沒叫我起床?
  看見方文宣藍寄柔才記得原來自己并沒有叫他起床,自己起得早也是因為忙活煮粥的事情,所以一時忘記了,藍寄柔說:“我先跟我們家少爺走了,阿七再見。”藍寄柔像是個孩子一樣,見大人來接了就要跟小朋友告別了。
  就這樣方文宣在前,藍寄柔跟在后面,身后的阿七看著他們的背影似乎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讓阿七想起一句在他看來很不貼切的話:夫唱婦隨。
  方文宣探望了錢公子,見他沒事就去跟母親請安了。
  廳里老夫人捻著佛珠雖然和往常沒什么兩樣,只是眉頭微微蹙起,方文宣見了問道:“母親可是有什么心事?”
  “文宣啊,你對錢公子遇襲這件事怎么看?”老夫人問道。
  “都是孩兒不好,孩兒沒照顧好錢公子。”方文宣以為老夫人還是在調查錢公子遇襲的經過。
  “我是說你對錢公子這個人怎么看?”老夫人強調道。
  “他人挺好的,比較溫和謙遜。”
  “你對阿七怎么看?”說到阿七,藍寄柔不由的抬頭看看老夫人的表情,似乎老夫人也覺得阿七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了。
  “阿七?他為人機靈,而且功夫也不錯,在抵御刺客的時候他還能對付他們兩招。”方文宣回憶著。
  “是啊,我也覺得錢公子沒什么,倒是這個阿七一點也不像是一個下人。”老夫人的眼睛瞇了起來似乎在回憶著阿七進方家以來的言談舉止。
  “母親的意思是?”方文宣不解的問道。
  “阿七一定是個不尋常的人,我很懷疑他的身份,我們得找個人打探清楚才行。”老夫人道。
  藍寄柔一聽老夫人這話,覺得老夫人像是山中的女大王,還得找人打探,藍寄柔只覺得好笑,阿七雖然感覺不像下人但也不像壞人,藍寄柔只覺得老夫人太小題大作了,等他們住上半拉個月還是要拍拍屁股走人的,到時候跟方家一點關系也沒有。如果再過個三年五載恐怕錢公子都好忘記有老夫人這個人了,再說到時候老夫人是在廳里坐著還是在棺材里躺著都還說不準呢,想到這里藍寄柔不免微微一笑。
  “阿貴。”老夫人叫道,這讓正在想老夫人先去的藍寄柔突然嚇了一跳,心想:難不成這老太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成。
  “啊?”藍寄柔應道。
  “阿貴,我看阿七跟你比較熟,不如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老夫人道。
  “給我?不不,老夫人,我跟他不是很熟。”藍寄柔搖著手,她覺得自己在方文宣身邊已經像個間諜了,如今又要潛伏在別人的身邊,藍寄柔做不來。
  “你不是還跟他住過一晚么?”老夫人顯然什么都掌握的清楚。
  “我們什么都沒做。”藍寄柔緊張的看著方文宣,方文宣并沒有半點表情。
  “呵呵,你又不是女人,不必緊張,你的床不是塌了么?不用修了。”老夫人道。
  “那我睡哪里啊?”想到這兩天自己都是在廚房跟幾只扒光毛的死鴨子睡在一起,而且廚房還有一股魚腥味,這就讓藍寄柔覺得打怵。雖說阿七的床很有位置給藍寄柔睡,可是藍寄柔覺得還是要自愛一些,雖然現在方家不知道自己是女兒身,可是總有一天他們會知道的,尤其是方文宣,雖然現在他是失憶,但是藍寄柔相信他總有一天會記得自己,跟自己回到現代去的。
  “元正。”老夫人并沒有直接回答藍寄柔的問題,她叫了一聲站在身邊的元正。
  “老夫人。”元正從老夫人身旁走到眼前,拱著手答道。
  “西邊不是有一間廂房正在修葺么?不用修了。”老夫人道。
  “是。”元正并沒有問為什么,他只是答應。
  “還有阿貴的床塌了,再修好也不會舒服到哪去,不如給他拆了吧。”老夫人吩咐。
  “是。”元正依然沒問為什么。
  這時候藍寄柔站不住了,她問:“那我睡哪里啊?這幾天我都睡廚房的。”藍寄柔委屈道。
  “你的住所我自然會給你安排,只會住的更舒服。”老夫人說著就起身回去了,留下藍寄柔在苦思冥想自己到底該住在哪里?難道老夫人要讓自己住在鍋臺之上不成?
  老夫人并沒有回房休息,而是又去了錢公子所住的西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