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48 劃界

阿七正坐在錢公子的床邊,看見老夫人進來馬上站在一邊,錢公子剛要起身,老夫人馬上上前一步道:“錢公子還是好生休息吧,我來是想找錢公子和阿七商量事情的。”
  “不敢當,老夫人有什么事晚輩自當竭力。”錢公子道。
  “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文宣的書童阿貴,他的床爛了許久,你說我這老太婆竟也不知道,任由他住在廚房,這廚房本不該住人的,讓我把他說了一通,可是思來想去卻不知道安排他住在那里,而且工人說錢公子旁邊的那間屋子損壞的比較嚴重一時半會也修不好,所以我想問問錢公子的書童可否留阿貴一起住下?”老夫人很是禮貌。
  錢公子笑笑道:“這沒有什么問題。”
  “那就好,下人的事我平日也是比較上心的,只是阿貴那晚在廚房睡覺才被我發現的,你說我這老太太打也不是罵也不是,都怪我們方家的下人房太少了,所以才讓阿貴在廚房過夜,這不,我知道以后馬上來給他討個住處來了。”
  “老夫人客氣了,本是我們打擾方府,老夫人對下人還真是愛護有加啊,何況阿貴我們也識得,正好阿七也可以有個人做伴。”錢公子夸贊老夫人。
  老夫人目的達成也就不再多言了,她囑咐錢公子好生休養,并說:“我已經讓下人給錢公子熬了鴿子湯,有助于錢公子養傷。”
  “多謝老夫人。”
  “恩,那錢公子休息,我先走了。”老夫人被婉兒攙扶著走出了西廂。
  與其說錢公子目送著老夫人不如說錢公子是目送婉兒,上次就是這位姑娘喂自己喝粥的,看著婉兒纖細的背影,錢公子心中不免的生出憐愛之情。
  “我的錢公子,你看夠了沒有?”一旁的阿七看出了端倪。
  “哦。”錢公子紅了臉。
  “你對老夫人這次來訪有什么看法?”阿七問。
  “我覺得沒那么簡單。”錢公子仔細想了想說道。
  “是啊,哪里有主子會為下人張羅住處的,我覺得他是派了阿貴來監視我們。”阿七說。
  “恩,有道理,那我們以后要不要防著阿貴,以后阿貴可要跟你住一起了。”錢公子有些緊張。
  “我想阿貴他沒有老夫人那么復雜,沒事,我們平日多注意點就行。”阿七道。
  錢公子點點頭,表示對阿七言聽計從。
  當藍寄柔得知自己是要跟阿七住一個房間的時候她有些尷尬,她對老夫人說:“我跟陌生人住不慣。”
  “你以為你是大少爺啊?還跟陌生人住不慣?老夫人能給你安排兩人的下人房就不錯了,你還想怎么樣。”元正在一旁數落道。
  “阿貴啊,你是不是不愿意給我這老太婆做事啊?”老夫人問道正扭捏的阿貴。
  “不不,那我去好了。”藍寄柔不好多說什么。
  “那你還不快謝過老夫人?”元正提醒道。
  藍寄柔把手一拱道:“謝老夫人。”
  “阿貴啊,你不用謝我,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方家都靠你了,到時候我還要謝謝你呢。”老夫人話里有話藍寄柔自然聽的清楚,藍寄柔覺得自己像是間諜一樣,這讓她單純的心有了些許的壓力,她并不想那么帶有目的性的接觸一個人。
  “我知道了,老夫人放心。”看來老夫人是吃定藍寄柔了,她只有服從。
  藍寄柔并沒有多少行李,只是一套家丁服、一些被褥和日常用品。藍寄柔抱著這些東西就住進了東邊的下人房,阿七正在房間里看書,他見了藍寄柔來馬上上前道:“以后有你陪我,我就不寂寞了。”
  阿七自然不知道對方是個姑娘,可是在藍寄柔心里聽著就是那么別扭,什么陪啊,寂寞的讓藍寄柔浮想聯翩。
  藍寄柔用一條小棉被將那張寬寬的大床劃出界限,阿七問:“這是為何?”
  “不為何,我怕過界。”藍寄柔一邊比量著寬窄一邊鋪著被子,她可不想多占了阿七的便宜。
  “過界?你以為是下象棋呢?”阿七好奇的看著這個在床上忙活的小書童覺得他真是有趣。
  “我睡覺踢人的,所以還是劃條界限好。你也不要過界,你過界我怕我會踢到你。”藍寄柔嚇唬道。
  “我知道你以前睡得是四人的床鋪都沒聽說你有踢人的毛病,怎么現在只有我們兩人睡,你反而踢人了呢?”阿七問。
  藍寄柔說:“那是我伸展不開,現在地方大了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藍寄柔終于比量好了界限把小被子橫在中間,她很滿意自己的創意,不由的拍拍手說:“搞定!”然后跳下床來眨巴眨巴眼睛說:“以后別過界啊。”
  阿七只覺得好笑,他說:“放心吧,如果你對我拳腳相向我可是會功夫的,你那么瘦,我一手抓你的手一手抓你的腳把你拎起來看你怎么踢人。”
  “啊!不行。”藍寄柔下意識的抱住自己的胸口,很是擔心的樣子。
  “哈哈,我開玩笑的,你踢人的時候我躲的遠遠的行么?”阿七覺得這個小書童越來越可愛了。
  “那成。”藍寄柔忙活了半天不由的口渴了,便坐下來喝了口茶。
  阿七提醒自己不能看一個男人喝茶喝這么久的時候,藍寄柔已經咕咚咕咚的灌了兩盞茶下去了,阿七看著她喝茶的動作都會著迷,阿七晃晃腦袋提醒自己不要亂想的時候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往藍寄柔那細細的脖頸后面打量,阿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喜歡看阿貴,看他的一舉一動。
  藍寄柔扔下碗便去找方文宣去了,阿七又呆呆的看著空杯子,他自嘲的笑了笑:“想什么呢?”
  再看看那床鋪上的一條綠色的棉被,阿七覺得藍寄柔很特別......
  就這樣藍寄柔又闖入了阿七的世界,未來的日子藍寄柔都要跟這個小書童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了其他的時間都是各自跟著主子以外,他們的一日三餐也在一起吃,藍寄柔從開始的拘束,到后來的無所謂,再到后來的打打鬧鬧,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話說那晚行刺錢公子他們的正是絲絲,而絲絲也是被錢公子偷襲身負重傷的,在絲絲身邊的也是形影不離的黑護法,絲絲還是第一次沒有完成任務,他被黑護法救了回去之后便一病不起,整日不停的咳嗽,黑護法十分擔心,絲絲不但吐血還發熱,滾燙的身子讓月蓮教里懂得醫術的行真都束手無策,而絲絲在病中卻一直喊著一個人的名字——藍姐姐。
  “你等著,我一定把她找來。”黑護法給絲絲喂了一口藥下去,絲絲卻吐了出來,只是喊著藍姐姐,黑護法知道絲絲掛念藍寄柔,所以準備把藍寄柔從方府帶出來。
  那晚月朗星稀,藍寄柔剛剛洗了腳倒了一盆水出去,她聽到有人喊他:“蘭姐姐。”藍寄柔四下望去,卻看不見人,她慢慢的往聲源的方向過去,發現在樹叢里似乎有一只黑影,藍寄柔靠了過去,黑護法突然站起來:“藍姐姐,我在這里。”這個舉動把藍寄柔嚇了一跳,自己手中的木盆掉在了地上,藍寄柔定神一看,原來是小黑,她撫著胸口問:“原來是你啊,你來干什么?”
  “藍姐姐,絲絲快不行了,你去看看她吧。”黑護法拉著藍寄柔就要走。
  “站住!你這個刺客今天竟然送上門來,還要擄走阿貴,你好大的膽子。”說話的人正是阿七,剛才他在屋里聽到了動靜馬上出來查探,卻發現書童阿貴正被上次行刺自己的黑衣人拉著不放,眼看阿貴就要被帶走,阿七馬上大喝了一聲。
  藍寄柔就這樣被黑護法拉著,兩個人當時都愣住了,藍寄柔輕聲問:“怎么辦?可不能讓他們知道我認識你。”
  “看我的。”黑護法對藍寄柔使使眼色,突然他一張大手成鷹爪狀狠狠的鎖在了藍寄柔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