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第四章遇到重囚犯

藍寄柔坐在她的對面,藍寄柔覺得現在的氣氛極為尷尬,終于她的肚子打破了這短暫的安靜“咕嚕~咕嚕”,那女人看看藍寄柔問:“你餓了?”
  藍寄柔點點頭,雖然剛才還反胃但是卻沒東西可吐,她昨天都沒吃飯,挨到今天早晨真是不容易。
  “一會就吃飯了。”她說,沒想到她有時候還挺正常的,藍寄柔覺得她并不是很瘋。
  果然,一個衙差挎了一個簍子過來,里面盛滿了大餅。
  沒想到這衙差竟然把一個個餅扔在她們的牢房外面,大餅上面沾滿了土,對面的女人拿起來,用手輕輕的撲了撲、又吹了吹,就這樣干咽著大餅。
  “你快吃啊,一會還要干活呢。”她催促藍寄柔,可是藍寄柔看著地上的大餅躺在那里,她覺得吃了一定會肚子痛,但是藍寄柔腦海里又出現了周俊豪的影子:恩!老公,為了你我一定要吃下去,她撿起餅,把外面的皮都摘掉,放進嘴里一咬‘哎呦’一聲,她覺得自己的牙都要格掉了,沒想到這大餅這么硬。
  “差大哥,這餅太硬了有水么?”她順著欄桿看見幾個衙差正在喝著茶。
  “去去去,還喝水,想得美。”看見他們如此欺負犯人藍寄柔真想揍他們。
  “一會就有水喝了,你別著急。”那女人說。
  “真的?對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藍寄柔,你呢?”她想起自己一直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叫于念真。”她說。
  跟念真對話這么久藍寄柔覺得她并不瘋,她回答自己的問題時并沒有驢唇不對馬嘴,還沒等她們多說話,她們就被幾個衙差送到了府衙的大院里。
  “我們要干什么?”她們腳上綁著繩子,走起路來很不方便,幾個衙差讓我們排好隊站著。
  “洗衣服啊。”念真說。
  “哦。那水呢?”她被太陽照得更覺得干渴。
  “這里面有。”念真指指洗衣服的木盆,藍寄柔叫道:“天哪,竟然要喝洗衣服的水?”
  她們被安排在木盆邊坐下,每人眼前一個木盆,傍邊一堆的舊衣服,井就在她們前面十步遠的地方。
  念真掬起木盆里的水吮吸著,藍寄柔皺著眉頭說:“前面就是井,那里面的水還干凈一點。”
  念真搖搖頭說:“他們不讓我們靠近井口,我們腳上綁著繩子,因為上次有個囚犯也是想過去喝水,誰知道掉進去了,所以衙差們堅決不允許我們靠近那里,所以你趕快喝點吧,要不一會就臟了。”
  被念真一說還真是,幾個衙差總往井口看,藍寄柔對著那盆水咽口水,她覺得好臟好臟,而且她還看到上面飄著蟲子的尸體。
  念真說:“快喝吧,一會洗衣服了就不能喝了。”
  藍寄柔猶豫的時候,她在盆里似乎看到了老公的樣子,周俊豪笑著對她說:“堅持下去,喝一口,堅持下去。”
  她閉著眼睛掬起水,咕咚咕咚的咽下去,她覺得自己好委屈,她是就著眼淚咽下去的,很甜又很咸。
  一盆一盆的衣服讓藍寄柔懷念洗衣機,她的手被泡起了褶皺,濕乎乎的被風吹著,她知道自己的芊芊玉手一定會皸裂的。
  她忍著,她一定要忍著,她要出去,她要去找自己的老公。
  念真果然洗的比藍寄柔快,自己洗完之后還幫藍寄柔洗,她一低頭又露出那塊把橫,讓藍寄柔很不經意的掠過一絲恐懼,念真察覺到了捂著自己的臉說:“很難看吧?”
  “不,不會。如果你去了我的家鄉,那里的美容技術一定會給你治好的。”
  “真的么?我的臉會好么?”她望著藍寄柔。
  她點點頭說:“一定會的。”雖然她知道自己是在說謊,可這也算善良的謊言吧?
  洗完衣服日上三竿了,她們回到牢房,藍寄柔累得躺在稻草上覺得是那么舒服,她捶著肩膀說:“再這樣下去,我非得頸椎病不可。”
  念真依然扒著欄桿看著藍寄柔,藍寄柔對她報以微笑說:“謝謝你。”因為藍寄柔覺得這么久了自己還沒對念真說一聲謝謝。
  念真點點頭,藍寄柔發現她被頭發擋住疤的時候還是挺好看的。
  囚犯們的午飯還好點,是一碗米飯和幾顆青菜,沒穿越以前為了保持體形藍寄柔只吃菜不吃飯,而現在她覺得糧食是多么好吃的東西啊,她扒著飯,盡管里面有很多沙子。
  正吃著,一個衙差帶著一個女囚進來了,衙差打開了藍寄柔的牢門,把她推了進來,她似乎受傷了,她的身上流著血,她問:“你是誰?”
  女囚不搭理藍寄柔,她依偎在一邊,眼神很犀利讓藍寄柔跟她對視了一眼她就得馬上把眼睛移開。
  她長得也算眉清目秀,可是卻被綁著手腳。
  “看來她是重犯。”念真說。
  “重犯?你殺了人?”在她眼里重犯就是殺人,藍寄柔突然害怕起來端著剩下的半碗干飯躲得遠遠的。
  “哼!這群狗官,為虎作倀,我只是替民間除害罷了。”那女人又揚起犀利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那般衙差。
  “奶奶的,昨天老子打了你一晚上你還這么張狂?”說著那個衙差就要打開牢門進去教訓她。
  藍寄柔見形勢不妙,她想:萬一他們起了沖突傷到自己怎么辦?藍寄柔說:“差大哥,饒了她吧。”
  “不用你管。”那個女人瞪著藍寄柔,藍寄柔低了頭不知該說什么好。
  “哼!老子今天沒功夫教訓你了,你們把她看好,她可是重犯,等皇上的公文批下來,秋后就要問斬的。”那個衙差對幾個獄卒說。
  藍寄柔看著這個年輕的女囚心想:天哪,她就要死了?她還那么年輕,她昨天被打了一夜?難道她就是傳說中的女中豪杰?
  雖然她犀利的眼神占了上風,但是女囚很快就體力不支了,趔趄的歪道在墻邊,看起來很疲憊。
  “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你要被問斬?”雖然藍寄柔很怕她,但是她也很好奇。
  “江湖人稱挽絲絲的就是我。”看到衙差走遠了,女囚也肯透露自己的身份了。
  “你被打了一夜么?”看著她身上破爛的衣衫,藍寄柔發現里面已經皮開肉綻了。
  她點點頭哼了一聲,說:“打了一夜就想讓我屈服,可沒那么容易!等老娘死了吧,死了老娘也不放過你們。”她說的很大聲很有氣勢,似乎是說給外面的獄卒聽的。
  藍寄柔看看那半碗米飯,她說:“給你吃吧。你一定餓了,被打到現在一定滴水未進吧?”
  她看著米飯咽了咽口水,她知道那女囚真的餓了,女囚搖了搖頭說:“不吃。”
  藍寄柔看得出來她是嘴硬,她說:“我吃飽了,扔了可惜,我來喂你吧。”
  我慢慢的靠近她,畢竟她是殺人犯,可是看到遍體鱗傷的她,藍寄柔又于心不忍讓她餓著。
  她別著頭不讓藍寄柔喂。藍寄柔勸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就算是英雄也要填飽肚子啊。”
  她咬著嘴唇看看藍寄柔想了想說:“謝謝。”她默許了,就這樣藍寄柔一口一口的喂給她,吃完后她說:“你的大恩我一定會報的。”
  “哦!”藍寄柔只能敷衍一句,一個將要被行刑的人還能報什么恩?何況藍寄柔也不指望她給自己報什么恩,她希望她死了以后自己會心安一點就行了。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