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49 出逃

藍寄柔被黑護法扼住了脖子,她有些透不過氣來,她心里暗罵道:這個該死的小黑竟然把我的脖子掐的那么緊,為了配合他藍寄柔的表情更加痛苦了。
  “你快放開他,否則我對你不客氣。”阿七說著就打開了雙腳,提起了拳頭。
  “哼!上次讓你們逃了是你們運氣好,這次你竟然還不知死活。”小黑想嚇走他,可是阿七卻死死的盯著黑衣人對藍寄柔喊:“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他把你帶走的。”
  說這話的時候藍寄柔似乎有點感動,可是以目前的形式來看,黑護法想帶走藍寄柔是很難的,黑護法上次已經領教了阿七的功夫,他對藍寄柔輕聲說:“你想辦法去看絲絲,我先走了。”說著黑護法把藍寄柔往前使勁一推,自己飛到了房頂上翻出了方府,阿七剛要去追,藍寄柔突然哎呦一聲假裝摔倒在阿七的懷里,阿七抱著藍寄柔的那一刻,他們是四目相對的,藍寄柔瞪著大眼睛,看著這個英俊的小書童,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不是很正常,藍寄柔馬上推開他說:“還好阿七出來相救,要不我就被他擄走了。”
  阿七也回過神來,說:“你怎么會和他們扯上關系?”阿七似乎認得他們,知道他們的來歷。
  “我并不認識他,他可能認錯人了。”藍寄柔敷衍著拾起木盆匆忙的進了房間。那一夜藍寄柔并沒有睡好,她滿腦子想的都是絲絲,她心里非常糾結,絲絲是她的好姐妹,而且現在絲絲很想見到自己。
  藍寄柔回憶著那晚的事情,她想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如果不是自己敲那口破鐵鍋,絲絲是不會一時失神被錢公子偷襲的,而錢公子也不會被劃了一刀。
  “你還沒睡么?”另一邊的阿七問道。
  “恩。”
  “在想剛才的事情么?”
  “沒有。”藍寄柔并不想讓阿七破壞了自己自責的情緒,似乎自責也是一種享受。
  “你放心,有我在,我會對付他們的。”阿七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對一個男人說出這種話,只是每每當他看見阿貴那嬌小的身體時就很想保護他,幫助他。
  “哇,你離我遠點。”藍寄柔一轉身突然看見阿七的頭離著自己很近,剛才阿七一邊說一邊移著身子往藍寄柔的枕頭邊靠了過來,原本是想說話方便,卻沒想到被藍寄柔指責了。阿七默默的移回去,氣氛有些尷尬,藍寄柔沒有說話,她只是裝睡,希望第二天一早自己可以想出離開方家的辦法。
  第二日,艷陽高照,藍寄柔卻依然沒有想出辦法,因為在方家,任何一個家丁或者丫鬟請假都是非常難的事情。
  藍寄柔跟著方文宣在書房里看書,方文宣顯得有些浮躁,他自然是有自己的算盤,他答應了嬌嬌等錢公子走后要娶她過門,可是錢公子卻受了傷,方文宣很擔心嬌嬌是不是正在責怪自己為什么還不去看她。方文宣雖然是在看書,但是那一頁他看了很久,腦子里倒是不停的翻著只有嬌嬌模樣的畫冊。
  站在一旁的藍寄柔還在擔心絲絲,她總是在想萬一自己去了月蓮教之后看到的是絲絲的尸首自己該怎么辦?作為被迫成為月蓮教一份子的她,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失誤害了絲絲而受到教眾的懲罰?而且藍寄柔知道古代的那些歪門邪道都是用卑鄙下流的手法對待敵人的,藍寄柔越想越怕,越怕就越想。
  方文宣突然扔下書說:“我要出去。”
  “少爺,老夫人不準你出門的。”藍寄柔提醒道。
  “我知道,我不能不管嬌嬌,她現在一定在等著我。”方文宣一臉堅毅。
  “少爺難道又想翻墻?別忘了上次我們翻墻之后,老夫人把圍墻加高了半米,我們是跳不出去的。”藍寄柔想到上次的事情竟然讓老夫人興師動眾的把圍墻足足加高了半米多。
  “當然不是。”方文宣似乎有了什么注意。
  “是什么辦法?”此時的藍寄柔也很想出去,現在她也顧不得方文宣出去是不是找嬌嬌了。
  “今夜三更方家的護院會換崗,到時候你掩護我出去。”方文宣說。
  “掩護少爺?我怎么掩護少爺?”藍寄柔問道。
  “見機行事。”方文宣詭異的說。
  “可是,少爺,我也想出去。”藍寄柔可不想做賠本的買賣。
  “恩,小鬼,我會帶你出去的。”方文宣敲了一下藍寄柔的腦袋,他以為藍寄柔也想去依紅樓看看那那些漂亮的姑娘。
  二更時,藍寄柔就躺下了,待到三更時藍寄柔看身邊的阿七熟睡了之后就悄悄的去了方文宣和李慕慈臥房的門口,輕輕敲了三下門。方文宣鬼鬼祟祟的探出頭來問:“都辦好了?有沒有人發現?”藍寄柔搖搖頭。
  方文宣輕手輕腳的關上門:“走。”方文宣和藍寄柔像做賊一樣溜到大門口的樹叢里,門口站著一個護院,顯然他們已經有些疲累了,更夫已經敲響了三更的響鑼。門口的護院自言自語道:“怎么還不來換崗?”聽到這里藍寄柔咯咯一笑,他那里知道藍寄柔已經在那個要換崗的護院的飯里下了瀉藥,此時那個護院正一人占茅坑撲哧撲哧的一瀉千里。
  藍寄柔假裝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路過門口,這時他被護院拉住說:“你幫我看一下,我去找人來換崗。”
  “可是,我還得回去睡覺呢。”藍寄柔假裝不愿意。
  “我馬上回來,估計這家伙又睡過頭了。”護院乞求道。
  “那好吧,你可要快點回來,我還得回去睡覺呢。”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阿貴。”說著那護院就氣沖沖的跑去找人換崗了。
  此時藍寄柔迅速打開門讓方文宣沖出了門口,計劃的第一步成功了,沒多久,那護院又跑了回來說:“那小子拉肚子,看來我今天要守上一夜了,謝謝阿貴。你快回去睡吧。”
  “哦,那你認真一點啊。”藍寄柔說完打著哈欠走了,她當然沒有走,她又躲在了不遠處的樹叢里,外面的方文宣從拋進來一條繩子,藍寄柔順著繩子爬到了墻頭,方文宣展開手臂輕聲喊:“跳。”雖然藍寄柔十分恐高,但是她為了絲絲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這次方文宣是接住了藍寄柔,藍寄柔松了一口氣,方文宣也松了一口氣:“終于出來了。”
  方文宣直奔依紅樓的方向,而藍寄柔卻說:“少爺,我不跟你去了。”
  “你不是想跟我去看看依紅樓的姑娘么?”方文宣問。
  藍寄柔心想,方文宣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我至于為了看幾個姑娘跟你大半夜的出來翻墻么?藍寄柔說:“其實我有一個妹妹,我想去看看她。”
  “阿貴你什么時候有妹妹啦?”方文宣不信。
  “她也是剛到的,只是給我捎了口信。”
  “那你為什么大半夜的去見她?你跟老夫人說,她又不是不肯放你出來。”方文宣道。
  “我妹妹怕見生人,所以她不能來找我,方家的規矩是要親人來了才能放下人出去的,所以妹妹來了我一直沒去看她。”藍寄柔并不知道她這個謊方文宣信不信,可是著急見嬌嬌的方文宣說:“你可得記得回來,我們說的你可記清楚了?”
  “知道了,五更我們碰頭。”藍寄柔點著頭。
  “你小心點吧,我走了。”方文宣想到嬌嬌就心急如焚,看著他遠去的背影,藍寄柔想:若不是為了絲絲我才不會幫你去見那個狐貍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