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50 探絲絲


  時間:2011-06-13
  看著方文宣的背影,藍寄柔并不知道如今月蓮教是去了那個山頭安營扎寨,但是她有所準備,她拿出先前絲絲給他的煙火對著天空放了出來
  ‘啾~’的一聲,只見一道白色的光直飛入空中,沒多久在茫茫的夜色中便消失了
  藍寄柔還在擔心月蓮教的人會不會看見的時候,一個露著渾圓肩頭的大漢就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大漢粗獷的問:“煙火是你放的么?”
  “是我放的,我要去找月蓮教的絲絲”藍寄柔認得月蓮教教眾的打扮,他們很喜歡光著膀子,哪怕是在如此寒冷的深秋
  “跟我來”大漢上下打量藍寄柔一番,確認這個瘦弱的小哥不是自己的對手之后便放松了警惕,帶著藍寄柔去了附近的余華山上,余華山,藍寄柔也是聽說過的,據說山上有很多盜匪出沒,所以很少人敢去那里,這么看來大家所說的盜匪一定就是月蓮教的教眾了
  沒多久,大漢就帶著藍寄柔爬到了山頂,余華山并不算高,只能算是一個很小的山頭,加上大漢領著藍寄柔走的都是近道,所以他們上山并沒用多長時間
  還是上次的那個老頭出來迎接,老頭說:“我看見你放的信號了,知道你很快就來你快來看看白護法”說話的正是行真,他懂得醫術,平時在月蓮教里誰受了刀傷劍傷或者傷風感冒的他都能治,而且他還給大家配了些治療病癥的丹藥,正是因為行真的藥丸,藍寄柔才得以活命,但是藍寄柔并不知道這個老頭竟然是曲線救自己的恩公,她只是跟著行真,藍寄柔現在想馬上見到絲絲
  跟著行真走進了房間,藍寄柔果然看見病榻上的絲絲,她面色慘白,不停的胡言亂語,只是藍寄柔隱約的聽到似乎絲絲是在喊自己的名字
  藍寄柔拉著絲絲的手說:“絲絲我來看你了”
  “藍姐姐,藍姐姐”絲絲依然昏迷著
  “她為什么會這樣?怎么不找大夫來?”藍寄柔握著絲絲的手,感覺到的是無力
  “行大叔就是最好的大夫了,只是他也無能為力,恐怕絲絲的病......”藍寄柔看見黑護法正從外面走進來,他手里端著藥,一邊搖著頭一邊放在桌上
  “老夫無能,不能救治她”行真自責道
  “行大叔,不怪你”小黑安慰著行真但是眼睛還是痛苦的看著絲絲
  “行大叔,是么?”藍寄柔跟著叫道
  “你救不了,難道其他人也救不了么?”藍寄柔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
  行真嘆了口氣說:“這世上只有一個人能救她”
  “真的?那快找他啊”藍寄柔激動的拉著行真的袖子
  “他是我的師傅,可惜他在二十年前便死了”藍寄柔對于行真說話大喘氣十分氣惱,可是她看著病榻中的絲絲卻已經無力謾罵別人了,絲絲嘴里不停的喊自己的名字,藍寄柔卻是沒想到的她沒想到自己竟然在絲絲的心中占有那么重要的地位,藍寄柔覺得對不起這個整日喊著自己叫姐姐的妹妹了,記得當時藍寄柔也像絲絲一樣只憑著一口氣殘喘著,要不是絲絲,藍寄柔恐怕早就見了閻王,而現在卻沒有人拉絲絲一把,無論是和絲絲青梅竹馬的小黑,還是懂的醫術的行真,還有那極少露面的教主以及那萬千教眾竟然沒有一個能挽救絲絲,藍寄柔的眼淚不由的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行真看著絲絲,他的眼睛突然一亮說:“我知道還有一種東西說不定可以救她”
  “什么東西?”藍寄柔聽到這話像是冬日里的暖陽,充滿了一絲生機
  “我聽說你是在方府當書童是么?”行真問道
  “是啊,這跟方家有什么關系?”
  “能救絲絲的恐怕只能用方家的千年人參”行真捋著幾根山羊胡默默的點著頭,似乎這方家藏了多少好東西行真還都了如指掌
  “好我去偷,它在那里?”藍寄柔爽快的答應了,為了絲絲,她甘愿做小偷
  “在方家佛堂后面的密室里”
  “密室?”藍寄柔知道那佛堂除了婉兒是不準下人進去的,老夫人的密室恐怕婉兒也不一定會知道藍寄柔雖然明白這是個很艱巨的任務,但是她還是答應了下來
  “好,我一定把千年人參給偷來”藍寄柔堅定了自己要當一次小偷的想法
  “必須在三日之內偷到,我給她用續命法維持她的性命,如果三日之內你拿不到千年人參,那么白護法只能投胎轉世去了”行真說完便嘆了一聲說:“你還是好好看看她”
  行真的話讓藍寄柔好不心痛,她看著絲絲現在的樣子,她覺得都是自己若得禍,藍寄柔心里暗罵自己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四的鑼聲響起,藍寄柔已經在絲絲的床邊說了很多話,但是絲絲什么也聽不到,只是不停的呻吟,藍寄柔的眼淚止不住的的流下來,她記得自己跟方文宣約好的時間,她抹干了眼淚說:“絲絲,你等我,三天之內我一定給你偷到千年人參”
  藍寄柔走到方家門口的時候已經五了,方文宣焦急的跳著腳等著藍寄柔,他看見藍寄柔慢悠悠的從飄著輕霧的夜色中走進的時候他拿著扇子狠狠的敲了一下藍寄柔的腦袋:“你怎么現在才來?五的鑼都敲過很久了,你怎么......”方文宣沒有繼續數落下去,因為他看見阿貴低著頭,一臉憂郁,還有他紅腫的眼睛再加上方文宣敲她的腦袋,藍寄柔并沒有做出反應,她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那憂傷的世界里,所以方文宣又關心的問了一句:“你怎么了?哭了?”
  藍寄柔似乎剛剛回過神來:“哦,我來晚了?我們進去”
  藍寄柔對剛才方文宣說話的話和做過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凈,藍寄柔也是第一次這么容易忽視方文宣的一舉一動,方文宣看著他紅腫的眼睛也不免有些替她擔心,這個咋咋呼呼的書童去看了自己的妹妹就這副德行回來,這讓方文宣胡亂猜忌
  “阿貴,如果有什么需要盡管跟我說”方文宣大方的說
  “沒有”藍寄柔看著方文宣想:如果我跟你要你家的千年人參你會給我么?
  “本少爺難得想做做好人,既然你不領情那就算了”方文宣自感無趣
  他們的照著先前的計劃,讓藍寄柔敲了下方家的大門,然后馬上躲到墻角,一夜沒睡的護院聽到了敲門聲看了看天色問:“誰?”
  沒有人答應,但是過了一會藍寄柔又敲了門,護院問:“到底是誰?”
  又沒有人答應,護院打開問左右望了望,突然看到地上有一只錢袋,這讓困乏已久的護院突然來了精神,他走上前去拿起了錢袋,里面似乎還有不少銀子,護院掂量了一下輕輕的打開錢袋口說:“還好那家伙拉肚子,這下我發財了”
  正說著方文宣從另一邊溜了進去,護院拿著錢袋關上了大門,計劃成功了一半,接下來藍寄柔看到從圍墻里扔出一根長繩,還是老樣子,方文宣拽著一頭,藍寄柔爬了進去,當藍寄柔落地的時候,方文宣長吁了一口氣:“成功了”
  藍寄柔此時并不能分享方文宣的喜悅,她心事重重
  “你們在干什么?”一道嚴厲的聲音從方文宣背后傳來,方文宣不免一哆嗦,藍寄柔轉頭一看:“怎么是你?”
  小說來源:淘書吧中文網http: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