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1)      人物簡介待續(09-21)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1)     

跟著老公去穿越52 牡丹發簪

老夫人推開了門,藍寄柔再想往里看的時候門又被老夫人關上了,沒多久,老夫人從密室里出來,那只金色牡丹的發簪又重新插在了她的頭上,老夫人關上佛堂大門的時候,藍寄柔才開始擔心自己應該怎么出去。
  藍寄柔順著柱子爬了下來,她已經在房上呆了大半天,當她落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餓得腿在發抖,藍寄柔從門縫里向外望去,三三兩兩的家丁正在清掃著院落,當看著窗上的窗閂時她突然有了主意。這時肚子開始抗議,藍寄柔對著佛祖拜了拜道:我餓了,希望佛祖不要怪罪啊。藍寄柔取了一只香蕉三兩口就吞了下去,為了不留現場證據,她只得把香蕉皮塞進了自己的衣襟內,藍寄柔散開長長的頭發,摸摸頭說:“可憐這頭發了,你們不要讓我太疼啊。”藍寄柔忍著痛仔細的拔了幾根頭發,待到中午大家都扔下掃把去吃飯的時候,她推開窗子把頭發栓到了窗閂上,她小心的提著窗閂跳了出來,然后輕輕的關上,慢慢的把窗閂放下來,藍寄柔把幾根長長的發絲留在了外面,那幾根頭發絲就這樣不被察覺的在秋風中輕輕擺動。
  藍寄柔懷中的香蕉皮是在晚上準備就寢的時候才被發現的,藍寄柔竟然忘記自己懷中還有一只香蕉皮,阿七笑道:“一只香蕉皮你也藏?”
  “這個是我跟大少爺去依紅樓偷吃的,不想放在懷中竟然忘了拿出來。”藍寄柔編謊道。
  阿七的臉上又掠過一絲不被察覺的疑慮。藍寄柔卻得意的鉆進被窩,阿七又打探:“方公子和嬌嬌姑娘都做了什么?”
  藍寄柔還算不錯的心情又被打亂了,是啊,方文宣晚上到底和嬌嬌說了什么做了什么?藍寄柔腦海里突然充斥了那些她不想見到的畫面,藍寄柔擺擺手道:“少爺的事別打聽那么多,睡覺。”
  “不說算了,我覺得她們一定做了......嘿嘿,不說了,睡覺吧。”阿七蒙頭大睡的時候藍寄柔卻又失眠了,她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天花板似乎有方文宣和嬌嬌的畫面,他們緊緊的抱在一起,嬌嬌那狐媚的眼神和搔首弄姿的身體讓藍寄柔使勁的閉上了眼睛,她告訴自己:不要想這些,還是想想明天的計劃更實際些。
  又是一個稍帶些涼意的早晨,藍寄柔起的特別早,阿七似乎還沒醒,藍寄柔搓著手徘徊在回廊上等著婉兒的出現,遠處婉兒早已看見自己的阿貴哥哥,便疾步走來嬌氣的喊道:“阿貴哥哥。”
  “婉兒。”藍寄柔耷拉著臉。
  “怎么了?是不是你妹妹出什么事了?”婉兒擔心的問道。
  “妹妹沒出事,只是我的后母生日快到了。”藍寄柔道。
  “后母?”婉兒奇怪的問道。
  “不瞞婉兒妹妹說,我老爹在家鄉娶了后母,可是妹妹又重病,只能靠后母照顧,還有幾日就是后母的生辰了,我若不表示點什么誠意的話,恐怕妹妹無法得到更好的照料,后母對妹妹一直不太好,所以妹妹經常生病,而且這次后母也是寄信回來希望我能多寄些銀子回家去。”藍寄柔嘆了口氣。
  婉兒聽到這里不免落下淚來,婉兒記得自己曾聽過多少后母虐待孩子的事件,不免的想到自己未來的小姑子竟然受著這等委屈的時候她心軟了,婉兒從袖中掏出一些銀子說:“阿貴哥哥,這些給你的后母吧,讓他好生對待你的妹子。”
  “你這是做什么?這不是打我的臉么?我怎么會要女人的東西。”藍寄柔假裝生氣。
  “阿貴哥哥,我不是這個意思。”婉兒有些驚慌失措。
  “其實婉兒,我倒是有件事情想問你。”藍寄柔用那深邃的目光火辣辣的盯著婉兒,婉兒突然一陣嬌羞道:“什么事,阿貴哥哥盡管說。”
  “我后母喜歡牡丹花,所以我想給她打一只銀色的牡丹頭釵,但是我看街上的那些頭釵都不能入后母的眼,后母是個諸多要求的人,我這一時倒沒了主意,婉兒你有沒有牡丹式樣的發簪,借給我去打一個。”藍寄柔乞求道。
  “阿貴哥哥,我們下人從不帶牡丹的,不過老夫人倒是有一只,我可以給你借下老夫人的發簪。”婉兒道。
  藍寄柔心想:老夫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命根子借給你呢。
  藍寄柔擺擺手說:“不用跟老夫人說,我只想看一下畫個圖、,趁老夫人洗漱的時候把發簪給我就好,如果婉兒去跟老夫人借的話,我怕老夫人深究起來會比較麻煩,而且老夫人如果知道我后母這種貧民百姓跟她戴一樣的發簪她老人家心里一定不樂意的。”藍寄柔分析道。
  “恩好,阿貴哥哥你在老夫人屋外等,我去給你取來。”婉兒絲毫沒有察覺到藍寄柔的別有用心。
  藍寄柔看著婉兒走進屋里,婉兒輕手輕腳的把老夫人床頭的發簪拿出來遞給了藍寄柔,當藍寄柔拿到發簪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已經成功在即了。
  婉兒輕聲說:“阿貴哥哥趁著老夫人還沒醒你快些送回來。”
  “恩,放心。”藍寄柔拿著發簪鉆到了樹林里,她取出石膏把鑰匙深深的壓在了石膏上面。
  “你在做什么?”背后有人問道。
  藍寄柔嚇得手一哆嗦把發簪給掉在了地上,藍寄柔默念著:不要出事,不要出事。她轉過頭看見的正是阿七,藍寄柔覺得自己跟阿七一定是八字相克,因為每次她鬼鬼祟祟的時候總是被阿七發現,藍寄柔迅速的把發簪撿起來,遮在袖口里說:“你沒事怎么總喜歡悄悄的站在別人的背后?”
  “是你沒聽到我的腳步聲。”阿七冤枉的說。
  “你家少爺不用你照顧么?”藍寄柔巴不得他趕快消失。
  “我家少爺好多了,是少爺讓我給老夫人道謝的。”阿七解釋道他為何會來到老夫人的屋外。
  “老夫人還沒睡醒,我去給你叫,你等著。”藍寄柔匆匆的敲開了老夫人的門:“老夫人,阿七來了。”
  婉兒開了門,藍寄柔迅速的把發簪遞給了婉兒,可是這一切都被屋外的阿七看的真切。
  “婉兒,是誰在外面?”老夫人被吵醒了,慢慢的起身。
  “哦,是阿七。”婉兒撇撇嘴示意藍寄柔趕快離開,藍寄柔輕挑了一下眉毛意思是表示感謝,但是這在婉兒看來就是暗送秋波了。
  婉兒對門口的阿七喊:“待我給老夫人梳洗完畢,你再進來吧。”
  “是。”阿七很懂規矩他安靜的站在一邊,而眼睛卻一直盯著匆匆而去的藍寄柔。
  “婉兒這發簪怎么有泥?”婉兒站在老夫人身后給老夫人梳著發髻,老夫人拿著發簪發現了在花瓣上有些泥土。
  “會不會是您昨天去花園的時候沾上的呢?”婉兒很是心虛。
  “或許吧。”老夫人并未在意。
  就這樣婉兒替藍寄柔成功的復制了鑰匙,而婉兒卻并不知道這真正的緣由,只是憑著那股子對阿貴哥哥的信任和愛戀,她在藍寄柔面全已經完全沒有了抵御能力。
  藍寄柔用了半盞茶的功夫就配好了鑰匙,當她把鑰匙握在手心的時候,她默默的念叨:“絲絲,你不會死了。”
  西廂內,阿七剛剛拜謝了老夫人,就匆匆回去稟報錢公子。
  “我發現阿貴很不地道。”阿七對錢公子說。
  “有什么發現?”錢公子突然坐了起來,似乎很是緊張。
  “阿貴總是在說謊,而且我還覺得,他跟行刺我們的人有來往。”阿七很肯定自己的想法